• 哈药股份“排污门”背后 广告投入上亿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12-06 01:42:29
  • [摘要] 2016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上述3大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83亿元、15.45亿元和4.82亿元,同比下降60.36%、37.45%和19.77%。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位于哈尔滨的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集团”)最近遭环保麻烦缠身。

    11月30日,哈药股份(600664.SH)分公司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以下简称“哈药总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涉嫌超标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据哈药股份公告称,11月27日公司收到黑龙江省环境保护厅通报,因哈药总厂手工监测结果达标,决定对哈药总厂不予行政处罚。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这并不是哈药集团第一次身陷环保漩涡,这也不是哈药集团面临的唯一问题。

    资料显示,哈药集团拥有哈药股份、人民同泰(600829.SH)两家上市公司。哈药集团作为国内老牌保健品生产企业,有很多消费者熟知的“新盖中盖牌高钙片”“三精葡萄糖酸锌口服液”等产品,但这难掩近几年业绩下滑之势。从细分产业领域来看,哈药股份的部分业务板块营业收入也呈下滑态势。

    作为国内老牌普药类国企,哈药集团近年来正在奋力转型。

    身陷“污染门”

    这起排污事件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11月5日,环保部在官网公布了东北地区大气污染物涉嫌超标企业名单,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位于哈尔滨市的哈药总厂赫然在列。

    11月8日,哈药股份对外公告称,近日,有媒体报道和转载了题为《东北39家企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涉嫌超标》的文章,文中提及本公司哈药总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数据异常、涉嫌超标。

    哈药股份称,国家环境保护部相关人员已于11月6日到哈药总厂核查情况,对企业燃煤使用、锅炉运行等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

    同时,黑龙江省环保厅已责成哈尔滨市环保部门对哈药总厂氮氧化物排放情况进行手工监测,以进一步查明企业实际排放情况。

    “针对在线数据有超标的情况,哈药总厂已采取措施对锅炉运行进行了调整,对部分生产车间进行限产,自查的环保指标已正常。上述限产措施不会对工厂的正常生产经营构成大的影响。”哈药股份称。

    哈药股份表示,鉴于环保部门将于5个工作日内出具监测结果,届时公司将及时对监测结果进行公告,并将严格遵照环保部门的意见进行整改,“公司将认真分析企业在环保工作上存在的问题,采取有效措施从根本上加以解决”。

    11月30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哈药总厂被免予行政处罚。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哈药股份及其旗下子(分)公司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曝光涉嫌污染超标问题,最近的一次是在2015年6月。

    据新华社报道,黑龙江省环保部门表示,因哈药总厂6号锅炉未安装脱硝设施,在2015年一季度国控污染源监测中,其烟尘超过国家规定标准2倍排放,二氧化硫超标0.4倍,氮氧化物超标0.9倍。

    由此,哈药总厂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法有关规定被处以5万元罚款。在当年5月5日至6月5日期间,哈药总厂被环保部门要求限制生产以保证污染物达标排放。

    回溯哈药集团的历史,早在2011年6月,央视曝光哈药集团违规排放一事,让其声誉受损。

    哈药集团官网资料显示,哈药股份旗下拥有多家分公司,分别为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以下简称“哈药世一堂”)、哈药集团中药二厂(以下简称“哈药中药二厂”)和哈药总厂等。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哈药股份的3家分公司,之前已成为监管部门关注的对象,系环保部门公示的重点监控企业。

    根据环保部印发的《2016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显示,废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中,有哈药世一堂、哈药中药二厂和哈药总厂。

    环保投入未明

    哈药集团旗下拥有哈药总厂、哈药三精、哈药六厂、哈药世一堂、哈药中药二厂、哈药生物、哈药疫苗等国内知名药品制造企业和哈药人民同泰、哈药营销有限公司商业流通企业。

    根据哈药集团官网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末,集团资产总额达165亿元,固定资产48亿元,净资产94亿元。现有在职员工2.52万人。

    哈药集团的工业板块哈药股份,主营业务涵盖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制剂、中药、保健品等产业领域,产品聚焦抗感染、心脑血管、感冒药、消化系统、抗肿瘤药以及营养补充剂等治疗领域,涉及 20多种剂型、700 多个品规。

    经过多年的发展,哈药股份形成了从化学原料药到制剂、中药、生物制剂以及医药商业的全产业链,打造了产销一体化的产业模式。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哈药股份近年来受到的环保压力,凸显在其主营业务的产品结构中。比如,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化学原料药营收分别为6.12亿元和1.83亿元。

    “公司现有的化学原料药主要是抗生素类,受投入大、建设周期长、技术门槛高和环保要求严等因素制约,国内抗生素原料药市场的集中度相对较高,但在多年形成的产能过剩情况下,行业竞争较激烈。”哈药股份一语道破现实尴尬。

    哈药股份在年报中亦披露了环保风险:“随着近年来环保政策法规相继出台,环保标准日益提高,国家对污染物的管控力度不断加大,这将增加公司环保治理工作难度和环保费用开支,使公司面临环保处罚风险。”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原料药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较严重的污染,如废气、废水、废渣量大,成分复杂,对于环境和人体健康危害都比较严重。

    2011年6月,哈药股份曾在一份对外的环保公告中表示:“近年来,公司已累计投入4亿元用于清洁生产和环保治理,主要建设了废水预处理及污水处理、气味、锅炉烟气、噪声等各项污染处理设施。每年各项环保设施的运行费用在5000余万元。”

    然而,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哈药股份年报,并未见披露环保费用开支的具体数据,向其发去采访函询问,亦未获回复。

    值得关注的是,哈药股份动辄花费上亿元投入到广告宣传中。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哈药股份的广告宣传费用为8.78亿元、6.20亿元和2.38亿元。

    对此,史立臣分析称,由于投建治污系统需要企业花费5至10年的利润,一次性投入大,见效缓慢,这也是让很多重污染药企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转型压力凸显

    近年来,由于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以及行业竞争激烈等因素,哈药集团正在逐步转型。

    在大的业务方向发展框架上,哈药大阔步地进行了梳理。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为切实履行关于解决与控股子公司三精制药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的承诺,哈药股份以持有医药公司98.5%的股权与三精制药全部医药工业类资产及负债进行置换。

    此后,“三精制药”证券简称更名为“人民同泰”,通过本次资产置换实现了医药工业、商业的产业布局调整,打造了人民同泰医药商业上市公司平台,促进了哈药股份医药工业、商业的协同发展。

    诚然,哈药股份拥有丰富的产品资源,现有独家剂型、独家市场、独家通用名的产品 69 个,227 个品种、444 个品规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440个品种纳入国家级医保目录,青霉素和头孢菌素类抗生素原粉及制剂、补钙补锌系列产品、中药粉针等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前列。

    但去年以来,哈药股份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和中药营收出现下滑。根据2015年年报,这3大板块营收分别为6.12亿元、36.49亿元和9.2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8.35%、18.17%和28.28%。

    2016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上述3大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83亿元、15.45亿元和4.82亿元,同比下降60.36%、37.45%和19.77%。

    此外,哈药集团保健品营收亦难掩近几年业绩下滑之势。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哈药股份历年年报显示,2012年保健品营收为15.46亿元,2013年营收较上年减少12.47%;2014年较上年降幅为25.71%,2015年下降3.3%,到2016年上半年,保健品营收约为2.88亿元,较去年同期则减少3.43%。

    哈药股份保健品的毛利率在70%上下波动,远高于其他品类。但是,随着今年7月1日《保健食品注册和备案管理办法》施行后,同类产品的市场准入门槛相应降低。

    哈药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指出:“保健品行业技术门槛低、毛利高,目前国内保健品生产企业有上千家,市场集中度较低,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

    今年,哈药股份的产品还爆出“冷门”。8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检出其女士高盖牌钙片维C超标不合格,上个月中旬,哈药股份公布了事件进展。

    11月17日,哈药股份披露,分公司哈药六厂收到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合计罚没款19.6万元,并召回不合格批次产品565盒。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背后 股份 广告 的报道

  • ·天翼广告代言人换角背后(2009-07-08)
  • ·赛迪传媒高管集体请辞背后(2009-07-09)
  • ·陆奇:站在微软搜索 背后的技术牛人(2009-07-13)
  • ·多伦股份的“马甲”生存术(2015-05-19)
  • ·千亿估值背后:滴滴2016年欲“打扫战场”(2016-03-01)
  • ·深挖极草背后利益链:如何把一棵草变为软黄金(2016-04-05)
  • ·华润医疗借壳上市背后:傅育宁棋行两年频布子(2016-04-19)
  • ·Line上市背后:微信千亿美元估值在望(2016-07-12)
  • ·原酒标准出炉背后的资本推手(2016-08-23)
  • ·网上商超巨头之战:价格战背后拼硬实力(2016-08-30)
  •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与此同时,坐拥科技园的南山成为最能代表深圳未来的科技创业中心:从华强北走出去的腾讯,代表未来的大疆、光启、柔宇等“黑科技”公司,都在南山。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完全在意料之外,这些排名前10的传统大型基金公司不但落榜前十,反而掉到了末尾。”

    让“糖业大亨”赖可宾焦头烂额的,除了资金链濒临断裂的危机,还有一封有关人士国庆前夕发出的举报信《关于施汉飞、赖可宾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侵占国有资产、损害职工权益的情况反映》。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