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错过风口的华强北,如何追上崛起的南山?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11-29 02:56:28
  • [摘要] 与此同时,坐拥科技园的南山成为最能代表深圳未来的科技创业中心:从华强北走出去的腾讯,代表未来的大疆、光启、柔宇等“黑科技”公司,都在南山。

    华强北已经因为修地铁而封路将近四年,它将于明年全面“开街”。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深圳

    在离深圳华强北茂业百货门口不到50米处,横七竖八盘踞着几台螃蟹般僵硬的挖掘机,随着华强北地铁站开通,这里已于10月底开始解除漫长的封路时期,但脚手架仍然像蛛网一样包裹着沿街众多的商场。

    茂业百货的正对面,是十层高的赛格广场裙楼—这座有着典型的上世纪90年代深圳商贸风格的大楼,建成于1999年,竖立一旁的,则是与它配套的华强北地标、72层的赛格广场塔楼。

    曾经很长的时间里,它是中国对于深圳的典型认知。在那个年代,华强北之于深圳,就如北京路之于广州,春熙路之于成都,南京路之于上海,中关村之于北京。

    在11月20日的傍晚,因为道路施工,5吨重的钢材在茂业百货对面“从天而降”,砸在刚开通不久的7号线临时出入口上,据深圳本地媒体报道,因这一出入口人流较少并在施工时加以封闭,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华强北已经因为修地铁而封路将近四年,它将于明年全面“开街”—在这漫长的时间里,空间和交通、消费与电子交易和生产,这三股力量的交错与较量一直在进行。四年中,关于这个地标最著名的报道来自著名杂志《经济学人》,该刊将深圳定位为全球硬件首都,将华强北称为“这个首都的圆心”,此后引发了一波又一波中国各级媒体的跟随报道,也掀开了深圳被树立为科技创新明星城市的起点。

    可以说,深圳被称为中国硅谷的起点,正是此地。

    当一波又一波蓬勃的电子商业野蛮生长带来的极盛过去,解封的华强北面对的,早已不是四年前那个深圳。

    11月17日,深圳高交会期间,华强北的未来被直接放在论坛上讨论。

    在这个作为高交会主要活动之一的论坛上,深圳前副市长唐杰认为,目前的华强北会“消失”。“华强北已经网络化了—柜台展示、网络销售,我现在这大胆地想象,也许有一天华强北的展示功能也会越来越弱化,也许有一天我们进了赛格广场,已经看不见这些零部件的柜台。”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则不这么认为,在采访中,曲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强北的未来应当是东京秋叶原。“华强北的转型升级一直受到各种既得利益的阻碍,而且转型升级一定会遭遇阵痛,但却是必须要做的。”

    逝去的青春期

    在华强北,遇到外国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印度人在这里购买时髦又价格低廉的VR眼镜,作为玩具;巴基斯坦人来倒一些手机和手机配件,而非洲的兄弟们,每年都要来这里超过3次,背着大袋子,来批发各类电子元器件和数码小玩意儿。

    但这与鼎盛时期相比,已经相去甚远。

    在这个面积达1.45平方公里,商业经营面积达300万平方米的华强北,日均客流曾经是70万人,年交易额3000亿元,其中电子产品交易额占总量七成。

    华强北在线董事长王老豹谈及往事总是颇为感慨,“我在华强北有21年了,可以说见证了华强北的发展”。

    “我15岁就在老家做集成芯片和电子元器件生意。因为业务关系我接触到许多华强北的客户,他们爽快、精通业务、订单多、金额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华强北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我充满了好奇。”

    于是,年仅19岁的王老豹决定来深圳华强北“闯天下”,1991年,他在赛格电子市场租下了柜台。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09年左右,华强北容纳和见证了一批批像王老豹一样怀着梦想的市井淘金客在大大小小的柜台后面暴富,“一米柜台走出50个亿万富翁”的传说四处流传,到高峰期,一平方米左右的柜台,转让费需要20万元,并且一柜难求。

    1998年海外市场需求加大,王老豹开始将经营重心也随之转向海外市场;2009年,王老豹将目光投向了电子商务,华强北在线电子商务平台应势而生。

    也就在2009年之后,华强北的电子类市场从高峰期转向下坡。

    目前,华强北三五不时传出商铺“空置率”升高的消息,封路之前,作为消费类市场,它已经经历衰落,而封路之后,衰落更加明显。

    作为华强北众多商铺和柜台的拥有者之一,华强公司在2015年遭遇了业绩大幅下降。财报显示,受市场配套物业销售减少影响,营收同比下降61.61%。公司公布2015年三季报,2015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91亿元,同比下降61.61%;实现归母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降48.20%,EPS0.33元。其中Q3单季营业收入3.02亿元,同比下降38.17%;Q3单季归母净利润0.56亿元,同比下降28.96%。

    2015、2016年,华强北经历了数次对于水货、山寨机的查处,柜台空置率一度快速上升,据公开报道,最低时出租率仅有30%。“华强北灭顶之灾”“逃离华强北”等标题,成为电子产业小商贩们的哀号。

    据一位手机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最近的两次查处或许与不少品牌手机希望将翻新机业务收归自营有关—在水货和山寨机没落之后,巨大的手机维修和翻新市场已成为华强北柜台其中一项新的填充者。

    在灰色产业逐渐退潮之后,华强北需要更多的市场、交易和产业来填充这块已经寸土寸金的1.45平方米空间。

    四年后的世界

    10月,深圳地铁7号线开通,封路将近4年的华强北空间升级初露雏形。而它的产业升级,则仍然在不断地讨论和试探当中。

    地铁的开发,令华强北商圈增加地下空间2万平方米,地上地下的空间容量拓展到600万平方米,至此,华强北地下将有4条地铁线贯穿,地上交通也将达到“五纵五横”。

    而市场环境则与四年前完全不同。“当时各种杂牌手机群雄逐鹿,现在则是几大厂商占据市场的格局了。”曲建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

    华强北是深圳30年来重要的创业之地,尽管此前它一直在某种灰度和容忍中运行。

    今年7月,时任深圳市科创委主任陆键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主动提到了华强北,指2011年前后,舆论和媒体对华强北涉及知识产权的部分有过众多非议,让深圳市政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换在其他地方,估计政府就一刀切把华强北生态砍了,但深圳市政府因为对经济发展有着深刻的认识,知道华强北产业链对深圳创新的重要作用,顶住压力没有采取简单粗暴的做法,而是对这里进行整体的规划引导。”

    几年后,华强北成了深圳创新的发源地,深圳也成为世界一流的硬件生产链积聚地。但华强北的草根式创业却日渐黯淡。

    华强北“闭关”的四年,恰好是深圳风云变幻的四年。

    2016年,平安大厦落成,这座592.5米的摩天大厦成为深圳的新地标—它比华强北地标赛格广场塔楼高出一倍。

    与此同时,坐拥科技园的南山成为最能代表深圳未来的科技创业中心:从华强北走出去的腾讯,代表未来的大疆、光启、柔宇等“黑科技”公司,都在南山。

    几家新公司,都在华强北封闭的数年间,浮出水面。

    上述几家创业公司的路径非常相似,“国外高校毕业—回国创业—凭借顶尖的技术拿到资源—快速创立全球化的公司”,这样的高大上路径。

    1998年,贺文标进入华强北,从事影音行业,开了DVD机的OEM工厂,2014年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他是深圳市华谊互娱科技有限公司CEO—当时他看好智能投影仪的封口,希望创立自己的品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贺文标在从事VR影音项目的创业。

    这是一个典型的华强北创客故事—从贸易、生产再到希望创建品牌,但未必顺利。

    深圳本地专投科技创业公司的松禾资本相关负责人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他们看好的团队,通常“一半在美国一半在深圳”—用硅谷的技术和营销,加上深圳强大的生产链,目标则放在全球市场。

    曲建认为,华强北应该成为中国“走出去”的过程中,连接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一个平台,中国企业接下来需要考虑如何服务海外的消费者和市场、服务“一带一路”上所有的市场,“有多大的市场空间,华强北转型升级就有多大的空间”。曲建认为,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和地区,可以让华强北拓展出一个新的市场空间。

    必须是华强北?

    “人们在华强北可以获得市场需求的信息,可以获得创新的信息,获得资料的配给和元器件的配套,别的地方可以做这些事情,但最终还要回到华强北来获取这些。所以这一次的华强北转型升级,绝不是要将产业链弄散了,而是要更积聚。”曲建说,这件事离不开华强北。

    创客空间能否成为华强北的未来?

    华强和赛格两家公司显然也这样认为—即便孵化器的又一波倒闭潮来临,但他们认为华强北的众创空间仍然有发展空间。

    2015年,深圳华强在4月设立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目前超5000平方米的创客中心正式对外开放);其次,6月与腾讯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打造国内创业服务生态系统。之后,华强集团和腾讯联合发布“双百亿创客计划”,双方共同投入总价值100亿元人民币的资源,目标是“在未来四年时间里打造100家估值过亿的硬件创业公司”。

    6月12日,位于华强广场7楼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对外开放;11月18日,位于赛格广场的深赛格国际创客产品展示推广中心开业。

    国信证券2015年的研报中显示, 华强集团“预计通过对湘海、捷扬等公司的一系列并购,深圳华强将完成对电子元器件分销行业的外延式整合,利用上游原厂、下游客户以及华强电子世界、华强电子网等相关资源,打造贯穿电子信息全产业链的交易服务平台。”

    深圳市赛格创业汇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惠劼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赛格的孵化器跟传统的不同,适合80、90后拎包入驻的环境,提供前台、财务、人力资源甚至元器件采购等服务。

    据陈惠劼介绍,目前,赛格的众创空间有30多个团队进驻,整个华强北的创业团队有200多家,并且有国外创业者,“老外特喜欢我们这里,因为华强北什么都有”。

    深圳华强电子世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飞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们希望做的是中间方,“聚集大学、大型企业,众创空间、资本、创客五方,瞄准应用创新。”

    但据公开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不管是功能区域、配套设施还是孵化项目,两个中心均存在重叠。

    即便在封路的嘈杂和尘土之下,华强北茂业百货仍然人流如织。YSL在今年三月入驻,资生堂旗下高端的护肤品牌CPB也在9月份入驻,两个品牌的店员均向时代周报记者坚称“生意很好”,“深圳有钱人太多了,也不在乎在哪里消费。”

    11月17日,在华强北转型升级高峰论坛上,福田区委区政府提出,华强北将调整产业结构,坚持以电子信息产业为龙头地位,发展现代物流、现代金融、现代商业—包括奢侈品等多元业态,打造国际电子商业名街。据介绍,华强北地铁空间,约有一半面积会发展消费电子的展销,另一半将引进餐饮、百货、珠宝、休闲等产业项目,形成体验式为主的商业业态。

    “华强北将近30年的发展,由少到多,由小到大,汇聚了深圳所有分工线和IT相关的产业。有一天,它一定会像水银落地回归土地,但是会在这个网上留下。”唐杰在华强北转型高峰论坛上表示,华强北的未来也许是纽约第五大道或者巴黎香舍丽榭大街,“华强北的升级一定取决于对信息技术网络和对信息前瞻的把握,这就是它的生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华强 风口 南山 的报道

  • ·风暴眼中的华强电池(2009-09-30)
  • ·华强北:新深圳孵化器(2014-10-21)
  • ·政企合力的深圳秘诀(2016-08-30)
  • ·错过风口的华强北,如何追上崛起的南山?(2016-11-29)
  • ·投资风口中的医生集团(2015-11-25)
  • ·站在新经济的风口 3D打印助力中国转型(2016-03-2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这一次,在乌镇,周强还提出了有关人工智能应用的设想,希望把AI技术与审判执行工作紧密结合起来:“现在同案类推都是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奠定基础。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对监事会制度的加强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在央企中发生的较大面积的腐败现象”。

    经中央批准,国内第一家全媒体集团—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诞生。11月17日上午,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揭牌仪式在广州举行。

    希尔顿和罗斯柴尔德两大家族联姻,传奇家族与时俱进,看重在华业务。

    让“糖业大亨”赖可宾焦头烂额的,除了资金链濒临断裂的危机,还有一封有关人士国庆前夕发出的举报信《关于施汉飞、赖可宾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侵占国有资产、损害职工权益的情况反映》。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