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民主党人为什么都在用选总统的标准选第一夫人?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10-25 02:50:30
  • [摘要] 上世纪60年代,伴随民权运动而来的美国第二波女权运动 ,与此前争取选举投票权不同,它将目标放在实现一切社会领域的男女平等上,培养女性政治家就成为一个重要方面。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熊皮特儿

    过去人们或许说过,没有比尔·克林顿,就没有希拉里·克林顿。

    或许未来人们要说,没有米歇尔·奥巴马,就没有希拉里·克林顿。

    在7月底希拉里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第一夫人米歇尔发表了一通15分钟的讲话,其中被认为是影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很快成为名句。米歇尔的演讲可以说为身陷“邮件门”的希拉里挽回了颓势,甚至被一些评论者称为“起到了历史性的作用”:短短15分钟的演讲,就让几十万的美国选民改变心意。

    在10月13日新罕普什尔州的第二次助选集会上,米歇尔又针对特朗普不久前爆出的“非礼门”,以强硬的态度发表了公开演讲。这次演讲看起来又是一股刷爆朋友圈之势,各大报纸也在褒奖:《华盛顿邮报》网站用“大师级”“非凡”来形容,《洛杉矶时报》则称之为“总统选举的决定性时刻”。

    两场演讲宛若清流

    米歇尔的两场演讲,就像美国大选这场无底线的丑闻竞赛中的一股清流。现任总统奥巴马的演讲稿撰写人Jon Favreau不吝称赞说,米歇尔的演讲才是这场总统大选中最重要的演讲。

    如果注意到共和党的支持者也纷纷转发米歇尔的演讲,或对第一夫人发出溢美之词,就不用怀疑对米歇尔的称赞只是民主党和左翼媒体的自嗨,事实上,就连特朗普也不敢对这位第一夫人表示一点不敬—在大选第二场电视辩论的时候,希拉里不失时机地引用了米歇尔的“they go low, we go high”,为自己加分,特朗普反唇相讥,说希拉里不配说这个话,并不忘表示自己也很尊敬米歇尔。可见一提到米歇尔,大嘴巴特朗普也不敢有丝毫造次,否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盛誉之下的米歇尔,其演讲才能早年就初露锋芒:2008年,她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为丈夫奥巴马发表站台演讲,从自己与丈夫的成长经历讲开去、印证“美国梦”,就广受好评。特朗普妻子梅拉尼亚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闹出的演讲“抄袭门”中,被指抄袭的,也就是米歇尔8年前的这段演讲中的内容。

    米歇尔的成长履历,的确是典型的美国梦故事:出生于芝加哥南区(曾经是黑人和底层人聚居地),父亲是城市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然而,严格的家教和家庭对教育的重视,让她摆脱了平庸的人生轨迹,上常春藤名校,毕业后进入律师事务所工作,并认识了未来的丈夫—当时他们是律所仅有的两名黑人职员。后来米歇尔又先后在芝加哥市政府、非营利机构、芝加哥大学等地任职,随着女儿的出生和奥巴马事业的上升,米歇尔逐渐把精力转移到家庭和辅助丈夫上。

    事实上,在奥巴马成为全国性政治人物后,米歇尔的着装得体、谈吐优雅很快让她成为时尚媒体的宠儿、长年的报道评论对象。米歇尔的明星天分还体现在她当上第一夫人后,曾跟说唱歌手合作录制了单曲《Go To College》,在MV中,米歇尔与经常模仿奥巴马的谐星在白宫边跳舞边念rap,鼓励青少年好好念书考大学 。

    这一次,米歇尔吸引的远不止女人们的眼球。

    人们从米歇尔身上看到一个未来政治家的肖像。她有一个政治家典型的学历背景: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学位;早在2008年,她就开始帮奥巴马竞选总统,想来对竞选事宜了如指掌,而此次为民主党助选的表现,又让她赢得了足够多的美国民众的心。虽然传闻说米歇尔和希拉里的关系并不好,还有媒体挖出米歇尔2008年说过的反对希拉里的话,在本轮大选中,米歇尔依然倾尽全力为希拉里拉选票,俨然具备了一个成熟政治家的修养。

    因此,当人们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有大牌记者忽略了正在竞选的希拉里,称“米歇尔已经成为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有影响力的第一夫人”,还有不少名流大V们表示支持米歇尔竞选2024年总统,也就不会感到这只是奉承之词了。

    何况,米歇尔今年才52岁。

    大名鼎鼎的第一夫人们

    不管是希拉里还是米歇尔,她们的角色和人生,或许已经是“第一夫人”的一种常态。

    美国女性争取政治权利的历史,是这个国家的历史的一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扮演过重要角色。人们往往认为有着“平权运动”底色的民主党是女性政治地位的主要倡导者和维护者,虽然情况没这么简单,这种观念的形成不无道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那些大名鼎鼎的第一夫人们。

    拥有独立政治家身份的第一夫人,要从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妻子埃莉诺·罗斯福算起。埃莉诺一改以往第一夫人相夫教子的传统形象,参与各种社会活动、政治活动,成为丈夫事业的有力支持者和政治伙伴,也是第一个在白宫开新闻发布会的总统夫人。她的人生不仅以往的第一夫人无法相比,事实上在美国20世纪初叶,当时女性普遍社会和政治地位不高,所以说埃莉诺是真正引领历史的。从埃莉诺这里,白宫女主人的传统形象也开始变化。

    另一个被很多美国人记住的第一夫人是今年10月12日逝世的罗莎琳·卡特。从吉米·卡特步入政坛开始,罗莎琳就东奔西走为丈夫拉选票,直至卡特成为美国第39任总统。在卡特任内,罗莎琳继续辅助丈夫。她是美国第一位出席内阁会议的第一夫人,时常代表总统出席典礼,甚至出访拉美多国。罗莎琳始终给人一种美国南方优雅妇人的形象。

    如果说埃莉诺·罗斯福是美国第一夫人政治事业上的标杆,那么杰奎琳·肯尼迪就是第一夫人时尚品位上的标杆。杰奎琳作为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的夫人,以高雅气质闻名于世 。时尚媒体曾经拿米歇尔跟杰奎琳相提并论,理由是她们作为第一夫人都拥有很好的穿衣品位,活泼、时髦。米歇尔一米八有多的个子、强壮紧致的手臂让她的着装更加惹人注目—事实上,米歇尔的知名度,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时尚媒体这些年来在她身上所做的文章。

    民主党多白宫“夫妻店”

    如前文所说,这些史上知名的第一夫人,再加上如今的希拉里、米歇尔,都是民主党总统的夫人。虽然共和党历史上产生过第一位女性国会议员珍妮特·兰金,代表美国女性选举权运动顶点的联邦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也是共和党人力推通过的,但到了最近半个世纪,在向女性开放政治舞台这点上,民主党显然赶超了共和党的步伐。上世纪60年代,伴随民权运动而来的美国第二波女权运动 ,与此前争取选举投票权不同,它将目标放在实现一切社会领域的男女平等上,培养女性政治家就成为一个重要方面。下至各州、上至联邦,美国政坛女性面孔开始增多,在这过程中,首位女参议员、首位女州长、首位女国会参议员、首位少数裔女国会议员……直至首位女国务卿,首位女性众议院议长,都落到了民主党头上。

    到了今天,首位女总统看起来就要出现了。如果希拉里顺利当选,她在“第一夫人”的阵列中也将刷新纪录,成为“第一个当上总统的第一夫人”。美国人未来可能也要习惯夫妻共同参政作为一种典型的政坛现象。我们现在已经很难想象:没有一个精明强悍、外表也足够“吸粉”的配偶,一位男性政治家,要走到美国政坛的金字塔尖,会是一件易事。

    然而并不会因为总统换了一个性别,人们就相信美国会被注入新的活力,希拉里当选也并不因为她的性别。长期以来的调查显示,美国女性选民在选举总统时并没有明显的性别倾向,何况像希拉里这样的女性领导人,从打扮到个性,都显得太男性化,人们甚至把她视作男权精神的继承者。当年为了丈夫克林顿的事业,对方出轨都能站在一边默默支持,这样的第一夫人当得并不光彩。这次大选期间,“邮件门”爆出的丑闻也已让她负面记录累累。

    至于米歇尔,如果真像一些人期望的那样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那么就意味着美国首位少数族裔的女性总统的诞生在即—不知道这是不是可以视为美国平权运动精神的最大胜利?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民主党人 第一夫人 美国 的报道

  • ·美国民主党人为什么都在用选总统的标准选第一夫人?(2016-10-25)
  • ·Google奥巴马:第一夫人比奥巴马更受欢迎(2009-07-15)
  • ·“第一夫人”的财富效应(2013-04-04)
  • ·确保霸主地位 美国内外调整(2010-12-02)
  • ·东亚紧张与美国身影(2010-12-09)
  • ·美国医改启示(2010-12-16)
  • ·秘密美国(2010-12-23)
  • ·“美国安全公司”(2010-12-23)
  • ·美国反恐秘密战(2010-12-23)
  • “暂停涉外民办学校的审批”“禁止国际课程的整建制引入”“外资或中外合资背景的民办中小学校必须制定外资退出方案”“不得提前招生”……

    接近里皮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尽量如此,恒大从2013年下半年起就不遗余力地向中国足协推荐里皮。许家印还多次创造机会撮合里皮与国足。

    11月8日,广东省委宣传部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广州签订《“文化+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慎海雄,浦发银行董事长吉晓辉出席签约仪式。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人民币贬值情况下,如果资本仍然要外逃,就需要多付钱;不愿意让人民币贬值,只不过是给外逃资本更好的机会。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受到高层肯定及各方推崇的三明医改经验,正逐步走出三明市,推向福建全省。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流动人口现象是我国城镇化、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现象,非常值得关注,我们将继续积极推动流动人口数据的开放和共享,使流动人口及其研究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

    “降杠杆涉及一些大型项目,因此,理顺涉及降杠杆间各部门的权力关系以及资源调配,是此次联席会议成立的主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