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悬崖边上的三星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10-11 02:34:47
  • [摘要] 10月10日,发酵长达一个月之久的三星“电池爆炸”事件又迎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三星新上市的手机Galaxy Note7被传停产,成为史上最“短命”的旗舰机型。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广州

    三星打喷嚏,韩国就感冒。这句话,在眼下显得尤为残酷。

    10月10日,发酵长达一个月之久的三星“电池爆炸”事件又迎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三星新上市的手机Galaxy Note7被传停产,成为史上最“短命”的旗舰机型。

    作为拥有虹膜识别、SPen、IP68级防尘防水等多项黑科技集身,足以正面迎战iphone7的超级竞品,三星对这款新机型寄予复兴的厚望可想而知。不过,随着“电池爆炸”事件接连发生,这款旗舰产品把整个三星集团拉到了悬崖边。

    目前,随着Note 7的大规模召回以及后续事件发酵,三星电子蒙受重创的形势不可避免。9月12日,三星电子股价曾一日暴跌7.2%,市值损失约16万亿韩元(约合960亿元人民币)。根据行业人士预估,三星在此次手机召回事件中共损失了50亿美元,年净利润降低5%。

    不少人只对三星的电子产品印象深刻,但实际上,三星电子是三星集团旗下62件子公司之一,主要提供消费类产品、IT移动通信以及设备解决方案。除了三星电子,庞大的三星帝国还涉足地产、化工、造船、汽车、能源、球队、食品、飞机租赁业等行业。

    韩国的经济历来具有财阀特色。作为韩国最大的财阀,三星集团对韩国经济的影响举足轻重。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三星的营收为228万亿韩元,约占韩国GDP的20%。而截至10月10日,三星电子总市值达到230万亿韩元,占韩国综合股价指数总市值的13%。三星这轮挫折带给韩国经济的巨大伤害不容忽视。

    被誉为“韩国经济总统”的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富可敌国,多年来带领三星称霸全球消费电子市场,却终究敌不过身体的衰老,两年前突发心脏病住院至今,病情一直扑朔迷离。拥有78年历史的三星集团,目前正走到改革和交班的紧迫关口。

    9月12日,三星董事会宣布任命李健熙之子李在镕出任执行董事,负责公司经营。作为临危受命的“富三代”,除了解决眼下的“爆炸门”,李在镕还面临多个维度的难题。

    一方面,韩国国内的政治和政策正酝酿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财阀。另一方面,过去三星集团在如今已无可避免走到竞争的红海中,过度倚重三星电子的三星集团,如何布局新的增长点,站上时代变革的风口避免被淘汰,成为一道新的命题。后李健熙时代的流年不利与临危受命,对于少帅李在镕而言,是危局也是时机。

    \Note7停售 一日蒸发38亿美元

    今年8月2日,三星正式发布了年度旗舰Galaxy Note7。早于苹果发布的Note7,配备了对称四曲面的创新外观设计、全新虹膜识别的“黑科技”、体验大幅提升的触控笔S Pen及全机身IP68级防尘防水等独特功能,一经面世便实力“圈粉”。自8月19日在全球十个国家和地区首发以来,多国都曾传出因需求太火爆而导致供货不足的消息。

    8月26日,Note7在中国首销当天,时代周报记者现场看到,三星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设置了上百平方米的展区火热造势,整条街上Note 7的Logo、海报、灯箱、气球随处可见,三星电子大中华区总裁裴敬泰更亲自到场助阵,现场100台Note7半小时内便被抢购一空,销售火爆。

    不过,好景不长,三星的美梦随后被自家旗下电池猛然“炸醒”。8月底开始,Note 7在全球多地出现爆炸起火事件。9月2日,三星宣布进行大规模召回。不过,该事件对三星电子的影响仍在不断发酵中。

    在中国市场,尽管三星多次向中国消费者发布公告强调,由于采用了不同的电池供应商,在中国市场发售的Note 7国行版本不存在问题,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但是,9月18日凌晨曝出的国行Note 7“首爆”再次将三星置于备受质疑的境地。

    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敦促用户停止使用三星Note 7手机,多家航空公司对旅客发出警告,禁止在航班上使用Note 7或对其进行充电。

    出于安全担忧,美国电信运营商AT&T宣布将全面停止Note 7的销售。据预计,AT&T是三星第三大客户。美国另一电信运营商T-Mobile也表示,暂停Note 7的销售以及更换。

    与此同时,根据路透社消息,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联邦法院判决三星侵犯了苹果手机包括“滑动解锁”“拼写自动纠正”“快速连接”在内的外观专利,三星需赔偿1.2亿美元。

    10月10日,据外媒报道,因为更换后的新机再次收到炸机报告,Galaxy Note 7目前已宣布停产。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三星中国方面进行求证并试图了解事件进展,但对方表示,无法提供更多信息。

    股市上,10月10日,三星电子报收168万韩元,与上一个交易日10月7日的收盘价170.6万韩元相比,跌了1.52%,这意味着,仅一天时间,市值便蒸发4.25万亿韩元,相当于38.3亿美元。

    三星在官网上表示,对于运营商和消费者对Galaxy Note7替换机的担忧表示理解,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据国内某手机厂商品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对于三星这样一家拥有全产业链优势的全球领先企业,很难理解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电池爆炸事故。“现在主要问题在于如何应对。三星本来想通过简单的回购、换电池解决问题,但社交网络时代,一个小问题会被无限放大,目前已经发展到草木皆兵的阶段。直接停止生产,检讨其供应链、品控等问题,再重新设计、生产,以最坦诚的态度面对消费者,是唯一的办法,而且越早越好。”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资深行业分析师王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去年三星刚刚通过S7实现了上升的势头,Note7是对标iPhone7的竞品,今年发布时机、产品创新等各方面表现都不错,但突如其来的炸机事件对三星影响很大,包括利润、营业额,全球化品牌方面都将形成严重的影响,尤其对于中国市场,本来就受到国产手机品牌的打压,这一来,市场份额有可能遭遇进一步蚕食。另一方面,三星高端用户受损,消费者对其品牌信赖感降低,甚至会影响到家电等其他消费电子业务。”

    前狼后虎  如何突围?

    Galaxy Note 7爆炸事件的影响已经率先体现在三星电子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业绩预报。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财报资料获悉,今年第三季度,营收估计将达到49万亿韩元(约合440亿美元),同比下滑5.2%,营业利润预估在7.8万亿韩元(约合70亿美元),同比增长5.5%。而在今年的第二季度,三星电子营收为50.94万亿韩元,营业利润为8.14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6%;第一季度营收为49.78万亿韩元,营业利润则为6.68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3.4%,营业利润增速均超过第三季度。

    2015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二季度之间,三星国内市场份额稳中有涨,四个季度分别同比增长6.1%、14.0%、-0.6%、5.5%。凭借S7和S7 Edge的良好表现,三星本打算通过Note 7在高端旗舰市场发力,延续其在中国市场的复苏之路。

    在“爆炸门”后,接连变卖资产则被外界视为三星电子抢救营收的手段之一。9月18日,三星电子宣布,为集中力量发展主业,公司已出售4家海外公司股份,分别是综合电子制造商夏普、硬盘制造商希捷、内存制造商Rambus,以及荷兰半导体设备制造商ASML。

    Note7中国首销当日,三星电子移动业务总裁高东真曾强调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三星一直认真聆听中国消费者的声音,力求在不断创新与进步的同时,尽可能了解与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要做中国消费者喜欢的企业。

    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三星的全球市场份额从去年的21.3%增长至22.4%;紧随其后的是苹果11.8%,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1%,华为则从8.6%增长至9.4%,位居第三。大陆蓝绿军团OPPO和VIVO异军突起,以6.6%和4.8%的市场份额包揽第四、第五位,涨速分别为136.6%和80.2%。

    王斌指出,三星本寄希望通过创新的Note 7再度提升利润和份额,现在这一目标基本化为泡影,这反而成了苹果、华为的机会。三星正处在一个前有猛虎,后有群狼的境地之中。

    分析人士称,三星电子第三季度之所以能收获超预期的业绩表现,很大程度上是凭借半导体和显示器业务的强劲支撑,弥补了召回事件对财务的冲击。

    鸿海精密总裁郭台铭曾表示,他打不过的对手,全世界恐怕只有三星一家,因为这家公司可以存储器、面板、半导体制造三者都玩。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三星电子历年财报发现,三星电子主营业务分为CE(消费类电子)、IM(IT&移动通信)、DS(设备解决方案)三部分,2015年,上述三部分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4.5%、45%以及30.4%,其中,包含半导体配件、面板的DS业务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与此同时,包含手机业务在内的IM部门营收贡献则由2014年的47.9%下降至45%。

    TCL多媒体总裁薄连明9月初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谈道,以产业链垂直整合为战略的企业,资产的投入量不可能轻,而这种“重资产”的投入能对竞争对手设立门槛,三星就是把产业做深的最典型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从中长期来看,三星作为一家以硬件制造为主的公司,要永远保持最先进的领跑姿势,似乎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商业难题,毕竟,过去诺基亚、索尼等巨头的没落,就是一个引以为鉴的例子。三星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新的增长引擎和投资机会。几年前,李健熙就曾危言警世:三星赖以生存的大部分产品,未来十年都将消失。未来十年,三星将瞄准太阳能电池、混合动力电动汽车用充电电池、LED技术、生物制造和医疗设备等五大新领域,预期在2020年能创造出480亿美元的营收。

    后李健熙时代

    被誉为“韩国经济总统”的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两年前突发心脏病住院至今,病情一直扑朔迷离。尽管病中的李健熙依旧把握着三星集团的绝对控制权,但面对“群龙无首”的情势,交班问题迫在眉睫,而复杂的业务调整重组,以及敏感的政策形势,对李氏家族的顺利交班提出了新的挑战。

    在爆炸门愈演愈烈之际,9月12日,三星董事会宣布任命李健熙之子李在镕出任执行董事,负责公司经营。这也被外界视作对李在镕的临危受命。

    作为韩国最大的财阀集团,三星集团是一家典型的世袭制家族企业,李健熙自然要为独子的上位铺平道路。不过,过去多年李在镕的表现却并未令外界对这位“三代”抱有太多的幻想。

    今年48岁的李在镕,曾在日本庆应大学攻读MBA,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2000年李在镕刚回到韩国,在三个月内创立了“e三星”等14家互联网企业,并作为大股东开展互联网业务,不过,由于各种原因,这些互联网企业迅速走向衰落。最后由三星旗下的第一企划和三星SDI等8家公司购买了李在镕持有的互联网公司股份,才挽回了他的经济和声誉的双重损失。

    另外,三星所处的外界环境也在急速变化当中。过去数十年来,韩国政府支持三星和现代这样的财阀,希望以此加速该国的现代化进程。不过,在迈入21世纪以后,韩国国内对财阀造成社会竞争不公,挤占中小企业生存空间等问题颇有微词。

    在韩国家族企业手中,为了达到财团经营权子孙相传的目的,创始人家族会编织错综盘杂的股权关系,用较少的资金控制财团的所有公司。三星便是如此。

    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于2013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李氏家族虽然只持有三星集团1.53%的股份,但却拥有49.7%的控制权。

    自从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之后,已禁止新的交叉持股出现,并出台了税收减免政策,鼓励财阀放松现有的结构,增强其持股公司的透明度。

    三星集团的内部持股应在韩国政府整顿之列。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财报发现,以三星集团的利润奶牛三星电子为例,截至目前,李健熙持股为3.38%,还有0.05%的优先股,李在镕持股为0.57%,与此同时,其他集团子公司亦在三星电子持有股份,其中三星物产持股4.1%,三星生命保险持股7.5%,三星火险持股1.3%。而三星生命则由李健熙持股20.76%,三星物产持股19.34%。三星物产则由三星SDI持股4.8%,三星电机持股2.6%,三星火险持股1.4%,交叉持股错综复杂的程度,可见一斑。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梳理还发现,目前,三星物产投资了62个关系企业中的19个,三星电子也投资了19个关系企业,此次爆炸门的电池供应商,三星集团在电子领域的附属企业三星SDI则投资了12个关系企业。

    截至2015年底,三星集团共有62家国内子公司,相比2014年度,减少了10家,新增了3家。

    有分析人士指出,根据韩国50%的最高遗产税率,如果不改变原有的股权结构,李氏家族的继承计划还可能需要承受巨额税费,但重组的难度可想而知。

    日前,三星的投资者、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发出公开信表示,为避免拖累三星电子股价,要求简化三星集团结构,推动三星电子重整和简化其复杂股权结构。Elliott提议把三星电子对其他三星实体的各种持股,整合到一个新的控股公司。而这个由三星电子营运的新公司,可以在纽约和首尔上市。

    与此同时,三星的一些“原罪”也在过去多年面临被清算。例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时,李健熙在向李在镕出售SDS债券时,人为压低价格以实现逃税目的,于2008年被判有罪,但他2009年获得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的特赦。同一年,三星集团上世纪90年代的秘密资金、行贿问题亦被曝光,引发公众热议。

    王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这次爆炸风波,如果李在镕能顺利处理危机,建立信赖感,对他未来在集团内部领导三星,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只有在危难时刻才能立功,建立威信。

    守业还比创业难。李在镕是否能够顺利接班,实现集团的重组变革进程,传承三星不断求变的生存之道,既能与苹果以及来自中国的厂商决战智能手机市场,又要积极寻找蓝海,进入与三星集团未来息息相关的新业务,成为这一产业的领军者,此次“爆炸门”就是其第一道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三星 电池爆炸 的报道

  • ·悬崖边上的三星(2016-10-1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收入的大头来自于炒房,优势则在于内部信息、内部价格和内部渠道。潘晓光今年花3万元向银行借了30万元先息后本的贷款,结合手头资金交了三套新房的首付,并很快卖出一套。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孙宏斌一度吐露心声,他信奉选择和判断大于一味努力。在大并购序幕开启时,融创已提前进场谈判,通过并购获取大量低成本土地,用较小的投入撬动成倍的销售。

    尽管增速明显,但贵州发展大数据仍面临短板。“一是政府理念与配套管理是否具有连续性;二是否真的能够留住人才。如果不能解决这两个短板,大数据产业存在风险和泡沫。”

    “人傻、钱多、速来”已成传说。即便提供了高附加值服务,也别期望与客户“打打高尔夫球、品品酒”就能建立起紧密的关系。

    “近期房价暴涨,导致资金没有流入实体经济,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还带动了水泥、钢铁等传统产能行业,使得去产能效果不理想,这些都是督查组应该继续重点关注的。”

    当马云把阿里巴巴的生意做到政府大院里,长袖善舞的他正在撰写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学章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