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迪顿:赚的钱是用来买东西还是存起来?

    诺奖得主中国行 > | Time Weekly - 2016-09-13 14:43:49
  • \
    2015年10月12日,素有“诺贝尔经济学奖”之称的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了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Angus Stewart Deaton),以表彰他在消费、贫困和福利方面的分析工作。

    2015年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

    想要制定减少贫困、提高福利水平的经济政策,人们首先必须理解个体的消费选择。安格斯·迪顿前所未有地提升了人们对消费选择的理解。通过将具体的个人选择和总产出相结合的方式,他的研究改变了我们对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的理解。

    迪顿获奖的研究主要围绕三个核心问题展开:人们会买什么东西?赚的钱是用来买东西还是存起来?如何判断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水平?

    消费:每天剁手都是为了啥?

    每天都是买买买,剁下的手堆起来足以成为外太空唯一可见的人造物——经济学家看这个问题是相当冷酷的。他们想开发出一套“需求系统”,来判断你为什么要剁手:什么情况下你会更想买衣服,什么情况下更想买食物?对某一类商品的需求,和它的价格、你的收入、你所属的人群都有什么关系呢?这很重要,但并不是为了减少你的手部缝合开支,而是为了帮助决策。比如,假如政府想给某个人群减税,就得知道他们收入增加之后消费行为要怎么改变,会影响哪些其他产业,不然连锁反应让别的人群受损可就不好了。

    我们可以拍脑袋想出许多需求理论,比如某个理论里男生所有的钱都去打游戏,女生所有的钱都去买包包,但这显然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经济学家钟爱的“理性人假设”。60-70年代,研究者测试了各种各样已知的需求理论,结果发现它们全都不合格。哈!谁剁手的时候还记得理性俩字怎么写?抱着这种假设怎么能行嘛!

    别急,迪顿说。丢掉理性人假设一时爽,接下来怎么办?相反,迪顿指出,我们之前的模型其实都用了一些潜在的预设,非常狭隘,而我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把这些狭隘的东西丢掉,换成通用的假说,但还是简单到可以运算——这就是迪顿和同事1980年合作提出的“几乎完美需求系统”。这个系统一开始其实不怎么好用,但是它因为很通用,所以很容易往上打补丁修饰。35年后的今天,这个系统早已是研究经济学政策的标准工具,对学术界和实际政策评估的价值都无可估量。

    收入:多少钱存起来多少花掉?

    “近完美需求体系”假定,一家人的总开销是已知的。但是实际上总开销并不固定,收入可能会变,存下的钱也可能会变。这可不是小事儿,因为消费和储蓄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总储蓄可能会影响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形势。

    50年代,人们认为,所有的消费者都是一样的:他们希望让自己花钱的转变“平滑”一些。如果预感到赚的钱要变少了,他们就会少花多存;如果预感到赚的钱要变多,他们就会多花少存,甚至借贷。听起来很合理嘛。

    然而,到了90年代,迪顿发现了这个想法的一个大问题。按照它的推断,消费应该比收入波动更大——如果全社会经济突然变好了,它通常都会再继续好上一段时间,所以消费者应该使劲花钱、超过收入增加才对!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消费的波动比收入小。这个大问题被称为“迪顿悖论”。

    迪顿说,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不要再以为所有的消费者都一样了。他们不同。每个人的消费情况是不能用整体平均代表的。他由此得出的方式比此前所有模型都更接近事实,并影响了整个宏观经济学界的研究。从此研究者不再只看数据整体了,关于个人的研究成为了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发展中国家:怎么判断贫困、衡量经济水平?

    近年来迪顿的研究主要关注发展中国家的消费和贫困。在这个领域他做出了许多贡献:指出消费数据比收入数据更可靠、更有用;提出了更有效的数据采集方式;如何消除当地物价差异影响;如何计算难以直接观察的商品和服务;如何协调个人数据和家庭数据的差异;如何比较不同国家的福利,等等。80年代,国家经济发展还主要是理论的推算;在迪顿等人的大力推动下,今天发展经济学已经是一门蓬勃发展的实验学科了。

    比如,长期以来经济学家研究了一个国家可能陷入的贫困怪圈:低收入的人吃不饱,就不能正常工作,于是收入始终上不去。如果对这些国家进行援助,能让贫困居民吃饱肚子,从而打破怪圈吗?迪顿的研究发现,收入增加之后人们果然吃得更多了——且慢,营养不良并不足以解释他们为啥低收入。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怪圈,只是一条线:穷导致吃不饱,但并不是吃不饱导致穷。

    再比如,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有明显的重男轻女现象,但是到底是怎么个歧视法呢?一个明显的猜想是,女儿得到的资源比儿子少,但是这个猜想很难验证:你不可能每天和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看是不是饭桌上的肉都给了儿子,就算你真的去了,他们可能因为有外人在看就不好意思公然歧视。迪顿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看看当一家人有了孩子之后,成年人才有的那些消费(比如成人衣物、烟草、酒精)降低了多少,是有儿子降的多还是有女儿降的多。他发现,正常情况下男女没有明显差异——但是,一到家境不好、遭遇逆境的时候,女儿就要遭受明显的歧视。
    \

    简介:安格斯·迪顿是一位微观经济学家,1945年出生在苏格兰爱丁堡。他曾就读于爱丁堡费蒂斯中学,后来在剑桥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1983年至今,迪顿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任教,是该校世界级的微观经济学者,还曾担任美国经济协会(AEA)主席。迪顿主要利用不同国家的数据,对家庭行为、经济发展以及健康、贫困等社会经济问题进行实证分析,其重要成就包括提出迪顿悖论(Deatons Paradox)和迪顿-米尔鲍尔消费需求系统(The Deaton-Muellbauer Sys-tern)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诺贝尔 得主 东西 的报道

  •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迪顿:赚的钱是用来买东西还是存起来?(2016-09-13)
  • ·第七届“诺奖得主中国行”,备战消费4.0时代!(2016-08-24)
  • 近日,关于“中国现在是否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的论战,因杨振宁的公开发文反对,成为舆论热点,引发了一场科学界的“华山论剑”,并席卷普通大众,成为公共话题。

    9月1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一个异常的数据引起了众多委员的关注:今年1-7月,中央营业税的执行数为预算数的3049.5%。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9月7日,挂牌不到十天的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以下简称“中国航发”),确认将参加今年11月在珠海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目前,推动中国制造转型的基本动力是国际上正在进行时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国没有落后,已经走在这一波革命的前列”。但他亦强调,目前,“中国制造2025”还面临着诸多困难。

    中国到底要不要建大型对撞机?对于广大吃瓜群众来说,这可真是一个高深的问题:什么是大型对撞机?这些大咖争论的焦点何在?造一个大型对撞机到底需要多少钱?

    希尔顿和罗斯柴尔德两大家族联姻,传奇家族与时俱进,看重在华业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