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神上海莱士的千亿市值炼金术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07-19 01:47:34
  • [摘要] 上海莱士证券事务代表张屹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该公司仍然持仓3只股票:富春环保(002479.SZ)、万丰奥威(002085.SZ)以及资管计划持有的兴源环境(300266.SZ)。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截至今年7月14日收盘(以下类同),沪深两市2876家上市公司中,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的上市公司共有62家,上海莱士以1046.67亿元的总市值,排名第56位,一度超过另一家医药巨无霸恒瑞医药(市值1006亿元),成为A股医药“股王”。

    当天,上海莱士下调业绩预告,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超两成,这要归咎于其持续的证券投资,去年炒股带来丰厚回报,今年上半年却未能延续。

    上海莱士擅长炒股,这在A股上市公司中,早已不是新鲜事,其自身股价在过去3年时间里也得到暴涨。

    上海莱士证券事务代表张屹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该公司仍然持仓3只股票:富春环保(002479.SZ)、万丰奥威(002085.SZ)、以及资管计划持有的兴源环境(300266.SZ)。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按照目前已披露的信息,今年上半年,上海莱士前6大股东已合计质押其超过50%的股权,两大控股股东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瑞天诚”)和 RAAS China Limited/莱士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士中国”)质押最多,合计超过40%。

    炒股或拖累中报业绩

    “因证券投资而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超出了原预计范围,导致净利润略微低于原预计预告范围。”7月14日,上海莱士发布2016年中期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修正后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为6.32亿元至6.65亿元,同比下降20%-24%(上年同期净利润为8.32亿元)。上海莱士在一季报时,曾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变动-20%-10%。

    这已是上海莱士自2014年10月以来,近两年时间内第七次发布业绩预告修正的公告,其中有4次是因为证券投资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与原预计范围存在出入。

    对于业绩下滑,上海莱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中期业绩下滑20%左右,这是正常市场情况下的正常变动,沪深股市指数都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以上。但与此同时,公司的主营收入与净利比上年同期仍是大幅增长。

    作为一家主营血液制品的上市公司,近年来上海莱士一边辛苦“卖血”,一边还通过投资股票,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截至目前,上海莱士共持有3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分别为万丰奥威、富春环保和兴源环境。

    万丰奥威和富春环保系上海莱士于2015年先后买入,当年1月,上海莱士通过大宗交易系统购入万丰奥威1900万股;6月和9月,分别购入富春环保1000万股和2000万股,这三笔交易合计耗资8.74亿元。

    今年4月11日,上海莱士参与认购的天治星辰5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天治星辰5号”)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以34.38元的均价买入1500万股兴源环境,交易总金额为5.157亿元。

    据上海莱士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其出售了富春环保1000万股股票,扣除相关税费后共实现投资收益970.29万元,其余未出售的股票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8.65亿元。

    据此计算,上述三笔股票投资浮盈加投资收益达到了8.75亿元,相较于初始成本8.74亿元,回报率达到100.12%。而2015年,上海莱士净利润为14.42亿元,8.75亿元股票浮盈占到其全年净利润的六成。

    能够在去年大起大落的A股市场中让手中股票翻倍,上海莱士成为A股上市公司当仁不让的“股神”。不过今年以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海莱士所持的3只股票,股价几经沉浮。不过,上海莱士证券事务代表张屹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3只股票在账面上是盈利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如果仅从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这一项来看,去年上半年,上海莱士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6.54亿元,而根据今年一季报,其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仅为9165万元。

    上海莱士显然是认准了证券投资这条路径,自去年尝到炒股甜头后,其加大了在风险投资上的投入。

    今年2月,上海莱士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上调风险投资额度及投资期限的议案》,同意公司将投资最高额度由原最高不超过(含)10亿元调整为不超过(含)40亿元,使用期限由原来的2年调整为3年。

    在主营业务之外,花如此多的资金投向风险较大的股市,上海莱士的做法,着实让外界咋舌。

    “这只是给我们一个额度,并不一定实际要投资这么多,因为有审批流程,上董事会股东大会,如果有好的项目,行情不等人。如果等一圈批下来,可能一个月过了,行情也过了。只是现在通过股东大会先授权(给)公司这么一个额度,在额度内灵活操作。”上海莱士内部负责证券事务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于这笔额度内的资金用了多少,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公司仅投资了上述3只股票,去年为此耗费的8.74亿元资金也算在其中。

    超半数股权遭质押

    事实上,在央企及国企类上市公司占据绝对主力的“千亿俱乐部”中,上海莱士显得颇为“另类”,因为无论是在实业经营,还是综合实力方面,与其高估值相比,显得并不匹配。

    以2015年业绩来说,估值已过千亿的上海莱士营收却只有20.1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42亿元,每股收益0.52元。相比国内多家制药巨头,上海莱士显然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如同样位于上海的上海医药(市值500亿元左右),2015年营收达1055.17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8.77亿元;同期,云南白药(市值700亿元左右)营收207.38亿元,净利润27.71亿元。

    上海莱士创下的高市值“神话”,始于2013年,彼时尽管公司基本面惨淡,但其二级市场的股价却一飞冲天,全年涨幅超过250%,此后继续高歌猛进。

    在经过“股灾”震荡后,2015年上海莱士的股价仍屹立不倒,市值一路飙升突破千亿元大关。外界质疑,这样一家基本面平平,在单一血液制品行业浸淫的上市公司,缘何能够在去年股市“过山车”中雄起。

    关于自身估值问题,上海莱士认为“合情合理”,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中国血液制品的行业龙头,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行业龙头公司理应享受更高的估值。

    不过,今年6月27日,国信证券分析师在研报中指出,上海莱士估值长期高于市场水平。其在2015年股灾期间达到最高47.19元,此后一直坚挺,在2015年底的反弹中还创了新高47.94元,“现在37.17元的股价与大多数本轮下跌的个股比,调整幅度较小,可以说是估值长期抛离行业的水平”。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海莱士的股权高度集中。2016年一季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达84.89%,也就是说,属于散户的筹码最多也就是占公司总股本15%的股份。

    作为一家拥有外资背景的血液制品上市公司,上海莱士拥有2名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相对应地,其拥有2名实际控制人,分别为科瑞天诚、科瑞集团董事长郑跃文,以及莱士中国/美国莱士董事长、总裁黄凯。

    从上海莱士十大股东明细可看出,除自然人和中央汇金外,其他股东主要分两支“队伍”:

    即以“科瑞系”为首的科瑞天诚(持股32.13% )、宁波科瑞金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科瑞金鼎”,持股4.59%)等;以“莱士系”为首的莱士中国(持股30.39%)、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士凯吉”,持股4.59%)等。“科瑞系”和“莱士系”合计持有上海莱士接近75%的股权。

    在上海莱士股价接连暴涨的同时,大股东非但没有减持,反而还有所增持。上海莱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近一年来,两大股东共计增持公司股票逾40亿元,且都是长期持有而不减持,充分凸显了大股东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信心。截至2016年7月7日,黄凯已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凯吉进出口有限公司增持上海莱士5369.52万股,占总股本1.946%,并为此花去20.84亿元。

    不过,大股东显然在股权上做起了文章。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均大笔质押了上海莱士的股权。

    据上海莱士最近披露显示,截至今年5月18日,莱士中国共持有其8.38亿股(占总股本30.39%),其中有6.49亿股(约77.39%)已遭质押,占总股本的23.52%。

    另外截至6月30日,科瑞天诚共持有上海莱士8.86亿股(占总股本32.13%),其中有5.65亿股(约63.77%)遭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0.49%。经计算,两大股东共计质押上海莱士44.01%的股权。

    算上2016年一季报中披露的其他股东如科瑞金鼎质押1.13亿股、莱士凯吉质押1.20亿股、傅建平质押1.20亿股和新疆华建恒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质押7963万股,这4大股东合计质押约15.67%的上海莱士股权。

    如此,上海莱士共有约59.68%的股权遭到质押。这也是外界投资者一直质疑这家高估值药企的地方,大股东通过股权质押获得融资去向成谜。

    7月18日,上海莱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是股东的正常权利,完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且已进行了充分的信息披露。

    争夺浆站资源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莱士的创始人为其实际控制人黄凯,他是一名越南人,后取得美国“绿卡”。1988年,黄凯来到中国开拓市场,由于血液制品行业生产要求极为苛刻,从开始设厂到主管部门批准,上海莱士用了4年时间,直到1992年,公司才正式投产。

    2007年,上海莱士改制,PE科瑞天诚进入,与莱士中国各出资50%;一年后的2008年6月,上海莱士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

    上市初期的上海莱士,经营体量较小,当年营收3.10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5亿元,总资产8.31亿元。

    据有关研究数据,我国实际血浆需求量超过1.2万吨,2014年国内总体采浆量只能满足一半需求,原料供应紧张。

    在巨大的供需缺口下,自2008 年起,血液制品行业的收购兼并开始。不过,在经过几年小步发展后,直到2014年,上海莱士的业绩才真正开始“飞起来”。

    首先是净资产方面,2014年其净资产达86.10亿元,增长691.89%,“是上年末净资产 10.87 亿元的 7.92 倍”。

    上海莱士2014年实现营收13.20 亿元,同比2013的4.96 亿元增长165.8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5.11亿元,同比2013年的1.44亿元增长255.27%。

    上海莱士经营业绩暴涨的原因是兼并收购后,标的资产合并报表的缘故,于2014年1月和12月,上海莱士完成了郑州莱士100%股权和同路生物89.77%股权的收购,并将两者并表。

    2015年,上海莱士继续大幅上涨,20.13亿元的营收,较2014年的13.20 亿元增加6.93亿元,增长 52.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42亿元,较2014年增长182.35%。

    此外,2015年12月31日,上海莱士总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分别为 115.56 亿元、106.58亿元,较2014年末分别增长23.21%和23.80%。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海莱士资产暴涨,其中有接近一半是收购上述两项资产所产生的商誉。

    根据上海莱士2015年年报披露,其购买郑州莱士和同路生物的股权,分别形成商誉14.83亿元和39.37亿元,两者商誉合计54.20亿元,占当年总资产115.56亿元的46.90%。

    作为特殊的卫生行业,国家对血液制品行业高度监管(血浆实行检疫期、产品批签发、新浆站审批难等),并从2001年起不再新批血液制品企业,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大陆地区仅有32家血浆生物药品持牌生产厂商。

    据上海莱士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近年来的发展一直是遵循内生增长和外延式并购的路径。而在血液制品行业的兼并收购中,主要是对浆站资源的争夺。

    截至目前,国内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主要上市公司达5家以上,包含上海莱士在内,分别为华兰生物(002007.SZ)、天坛生物(600161.SH)、博雅生物(300294.SZ)和沃森生物(300142.SZ)等。

    按照上海莱士目前的规模,其已远超同行。截至2015年12月31日,上海莱士包含其下属子公司(郑州莱士和同路生物)拥有单采血浆站 33 家(含母公司已获准5家,同路生物在建2家),年采浆能力800余吨,血液制品产品品种达 11 个。

    东兴证券分析师刘阳指出,未来上海莱士仍将大力推动外延并购的发展战略,已经将发展目标定位为未来五年内成为世界级血液制品企业(采浆能力1500 吨以上)。

    国金证券李敬雷认为,新浆站审批难,浆源内生增长缓慢,即使新批新浆站建设周期也至少三年,“浆源为王”的局面至少还会持续3-5 年。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莱士如要实现目标,将在目前的采浆规模上增长一倍,在严格的浆站审批制度以及激烈竞争环境下,未来或许还需依靠并购。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炼金术 市值 上海 的报道

  • ·股神上海莱士的千亿市值炼金术(2016-07-19)
  • ·市值管理进入2.0时代(2014-12-16)
  • ·上海大众创单月新高 11月销量100025辆(2010-12-09)
  • ·竞购上海家化 平安布局内需产业(2010-12-16)
  • ·建工集团整体上市 上海国资重组开闸(2009-07-08)
  • ·上海交大何志毅:“管理决定中国企业出路”(2009-07-15)
  • ·上海国际割爱 国泰君安仍依赖经纪业务(2014-05-29)
  • ·还原上海联影的“新贵”路(2014-06-05)
  • ·解析上海银行上市背后(2014-09-0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马军也强调环境法制的作用。“最终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环境法制的轨道上去,要在严格执法的基础上,以环境法制为基础划定各方行为的边界。

    成长性、爆发力,始终是衡量一家公司优秀与否的重要标尺。接踵而来的新梦想如何缔造?如何及时找到发展新引擎?都是摆在宋广菊等一众保利地产管理层面前的严峻考验。

    当时就是因为红十字会法缺少相关法律责任的规定,所以郭美美这个误入歧途的年轻人心血来潮在微博上发出那条她是所谓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谣言后,难以对其追究法律责任。

    11月15日,《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在中信出版集团旗下的中信书院组织的一场论坛上与国内学者、读者进行了交流。

    7月7日,广西自治区环保厅办公室工作人员在答复时代周报记者时称,广西环保厅最近新设立了“环境督察处”,他透露:“刚刚成立,办公室电话线还没有接通。”

    代理律师周泽在网上曾公开质疑,广厦系企业网罗了大量前司法官员为己所用—“浙江广厦‘办法院’,谁打官司能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