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进军智慧城市底气十足 南沙跨国组合不逊华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05 03:13:17
  • [摘要] 为了让休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也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袁峰带着休会见了各地的客户,以及政府官员,大家都对智慧城市很感兴趣。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芝加哥是美国路灯最多的城市,有37.5万盏,而上海有190万盏。当Sensity的CEO休·马丁(Hugh Martin)意识到中国将是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智慧城市”市场时,他决定不论成败都要放手一搏,并最终找到了合适的中国合作伙伴。

    随着物联网建设被诸多地方政府和企业提上日程,“智慧城市”在中国的前景也日渐清晰。在广州南沙,一个名为“智慧路灯”的中美合作项目刚刚迈出自己的第一步。位于南沙的中科智城有限公司将与硅谷的新兴物联网公司Sensity Systems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中科智城由中科院软件所的技术团队成立,中科智城占51%的股份,并且在硅谷和南沙分别建立国际联合实验室,共享各自的技术,定期交流。

    相比普通路灯,一盏“智慧路灯”集合了多个传感器,可以立体化地感知周围环境,包括温湿度、PM2.5、路面积水、噪音。路灯摄像头能够判断车流量、停车位,报警器可以随时连接公安或保安公司,充电桩可以为电动车充电。

    大约2个月内,南沙区主要道路的部分路灯将全部变成这种智慧路灯。这一项目的中方负责人、广州软件所常务副所长、中科智城董事长袁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路灯覆盖城市的每个角落,路灯连接着市政电网,如果要做城市物联网,从路灯入手可以避免市政建设的重复投资,后方已有的管理平台也是可以使用的。

    袁峰介绍,“智慧路灯”项目将以PPP合作的方式在一两年内向全国迅速拓展。路灯收集的数据上传到统一的平台后,再提供给企业或市政部门,让大家各取所需。比如做自动驾驶的企业可以通过平台获取路面状况、精确定位、交通状况等信息,交通部门可以通过摄像头收集到的车流、车速信息来调节红绿灯,继而改善整个城市的通行状况。

    事实上,“智慧路灯”为一座城市变成“智慧城市”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和基本的数据服务。而“智慧城市”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

    苹果元老入华

    6月30日,时代周报记者在珠江入海口旁的一家粤菜馆里见到了休·马丁和他的中国伙伴袁峰,以及其他团队成员。经过半年多的磨合,双方已经非常熟悉了。

    休·马丁身材高大,精力充沛,极富热情,是一派典型的硅谷企业领袖形象。两天前,他正在天津参加第10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今年的天津夏季达沃斯,休在大会上见到李克强总理,会议谈到稳定、法治、工业制造等一系列话题。让他感到兴奋的是,和他交谈的发改委官员,天津市副市长等许多政府高层表示了在基础设施投资上对“智慧城市”的兴趣。

    早在1990年前后,休·马丁便是苹果公司的主任工程师,负责Mac 3的开发设计。他是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创立过一家做DNA测序的公司,一家光学通讯公司,都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的公司Sensity systems 创立于2010年,背后股东包括思科、通用电气等多家公司。此外,他也曾是硅谷最早的风投机构—凯鹏华盈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2015年4月,美国商务部部长佩妮·普利茨克率领一支由24家企业的高管组成的总统商业发展代表团访华,主题是“智能城市—智慧增长”,休·马丁是其中的一员。随着代表团,休见到了总理、副总理和许多地方一把手,令他吃惊的是,所有人都在谈“智慧城市”,他意识到中国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在广州,Sensity的副总裁和袁峰团队做了第一次会谈。

    回国后,休向公司董事会提出应该进军中国市场。在美国,尤其是在硅谷,说服一家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是不太容易的事。

    “几乎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中国太复杂了,在中国做生意,你会花大笔的钱,但你的技术会被偷走,不出五年你就会退出那里。”休对记者说道。

    面对董事会的顾虑,休告诉他们:如果公司忽视中国市场,那么五年内一定会有一家做“智慧城市”的中国公司迅速崛起,并在国际市场上打败每一个竞争对手,包括Sensity。

    强强联合

    休对记者表示,面对这样巨大的一个市场,初创公司不可能只局限在一个国家。到目前为止,大企业都是在自己国家发展壮大,然后进军国际市场,这样也很有效。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其他国家的企业可以模仿你,你会在世界范围内遇到竞争对手。所以,休认为更好的方法是,建立一个中美联合的创业公司,或者叫世界型创业公司。

    另外,眼下的考虑是,美国公司不可能独立在中国做基础设施建设。“那就像说,在洛杉矶装满华为的传感器,是不可能的”,所以找到优秀的中国合作方是必须的。

    在董事会做出决定之前,休作为世界经济论坛“技术先锋企业”的CEO之一,参加了2015年的大连夏季达沃斯,和袁峰在北京见面后,双方决定展开合作。

    今年2月,Sensity的董事会决定支持休的选择。正式踏足中国市场之前,休找红杉资本的董事长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谈了谈,作为美国风投中最了解中国的人,莫里茨给了他两点建议:一、找到值得信赖的中国伙伴;二、只能在一个大蛋糕拿一小块,不要企图拿走整块蛋糕,否则将一无所获。

    带着这两条建议,休开始了频繁的中国之旅。

    和中科智城保持接触的同时,休和华为、中兴、联想等大企业都做过沟通。华为方面曾表示要主导整个项目,包括制造传感器,建立网络,开发应用软件。而休不赞同这么做,他认为自己做的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每个城市可以、做自己的LED灯,甚至做传感器等硬件,平台会在云上运作,每个人借助平台开发自己的软件,每座城市自由开展自己的业务。

    在技术方面,中科智城是这一细分市场做得最好的,但是,在最终肯定了袁峰团队的技术实力后,休对于合作还有两点顾虑:一是这群人都是工程师,他们懂不懂市场?二是面对华为、中兴等巨头,他们有没有竞争能力?

    在中科智城,许多项目在完成技术研发,进入市场之后,是包给各地的代理商去做的。为了让休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也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袁峰带着休会见了各地的客户,以及政府官员,大家都对智慧城市很感兴趣。例如山西的一些产煤大市就表示,如果把之前卖煤积累的资本用来投资,一是投清洁煤技术,二是投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里最重要的就是“智慧城市”。

    休对记者回忆说,他认识了许多很好的朋友, 最终也相信中科智城是正确的合作伙伴,“比华为更合适”。

    据了解,“智慧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在世界上许多城市都采用PPP模式,比如芝加哥、洛杉矶。就“智慧路灯”在中国而言,PPP协议将把Sensity、中科智城、中国电信、地方政府和代理商都纳入其中,解决资金问题。

    这半年来,休几乎每个月来一趟中国,中国团队也去了硅谷交流,合作进展很快。袁峰介绍说,合作之前,双方是竞争对手,现在等于有了两套产品线,“我们借助他进入国际市场,他借助我们进入中国市场”。在技术方面,Sensity 与中科智城都是各自国家做得最好的,再加上中国的市场前景,休认为,双方合作可以战胜任何对手。

    这家合资企业打算做出统一国际标准的平台,让平台上的各种应用可以自由上传和下载。一个企业可以不考虑数据收集,传输等问题,专注应用软件的开发,而中科智城与Sensity作为平台与基础设施的提供方,则专注于做好底层工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南沙 华为 智慧 的报道

  • ·南沙石化项目迁址记(2009-08-06)
  • ·南沙:粤港合作新载体(2010-04-15)
  • ·定位一变再变 敏感南沙将向何处去(2011-03-10)
  • ·对话罗兆慈:南沙发展要谋定后动(2011-06-16)
  • ·南沙迎新(2012-09-20)
  • ·中国渔业科考在南沙(2013-05-08)
  • ·国家超算中心入驻广州南沙(2014-12-19)
  • ·广东自贸区挂牌:粤港澳领导人汇聚南沙(2015-04-21)
  • ·朱小丹:南沙是自贸区中心,泛珠是腹地(2015-04-21)
  • ·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 欲在南沙建超级孵化器(2015-12-08)
  • 今年4月的一天,“985”工程院校兰州大学召开了一场评估会议,迎接即将到来的本科教学评估。会上,青年教师李真(化名)如平常开会一样百无聊赖。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6月6日,在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表示中国的产能过剩已经在扭曲市场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

    为了让休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也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袁峰带着休会见了各地的客户,以及政府官员,大家都对智慧城市很感兴趣。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名单中,中国的“天河二号”以“六连冠”成就了一个传奇。这一纪录,在2016年6月被终结,而终结者,是同样来自中国的“神威·太湖之光”。

    高举“不愿做资本的奴隶”的大旗,以王石、郁亮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在面对“宝能系”试图“一锅端”之际,达到了空前团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生态文明建设其实涉及多方的利益,因此未来最重要的还是体制机制的改革。

    现今拥有300多万潮人以及100多万潮商的深圳,是潮汕商帮长袖善舞的风水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