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取消”211,能否解决教育不公的时代沉疴?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6-07-05 02:56:35
  • [摘要] 被追捧二十多年后,211和985高校面临政策和民意的双重“围剿”。

    胡涵

    被追捧二十多年后,211和985高校面临政策和民意的双重“围剿”。

    政策上,日前,教育部官网宣布《关于继续实施“985工程”建设项目的意见》《“985工程”建设管理办法》《“211工程”建设实施管理办法》等一批规范性文件“失效”。随后,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失效”不是“废除”,而是以后统一纳入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中。

    坚持不用“废除”,从字义分析,应当是惧怕“废除”背后的否定意味。但从中国高等教育的官方发展史来看,211和985工程作为上世纪90年代初的教育工程,已经完成了其使命。民意中,从媒体发现相关文件失效到民间热议,从专家到网民,无一例外用的都是“取消”或是“废除”。或许可以就此下个判断,211和985工程的消失已是主流民意,而不再是此前所谓学渣对学霸们的“愤懑不平”。

    这可说是时代的必然。

    一开始,这种行政序列的高低恰好迎合了当时的市场和公众需求:在百废待兴的高等教育领域里,市场和民众都需要一个相对权威的评价体系。但很遗憾,“评价标准”只是这两大工程最表层的意义。如今回望211和985工程,事实上是高等教育领域的“集中力量办大事”。两串数字决定了中国高校可使用的资源规模和社会地位,进而也决定了生源质量和数量。

    在这种特权身份下,中国高等教育格局是:中国高校要在线性的行政序列中争个高低,而不是在广阔的市场环境中享受机会均等的竞争。这样的工程和体制是封闭而排斥竞争的,是高校序列中的特权结构。而特权容易滋生公正问题,中国高等教育近年来的诸多弊端丑闻,都与此直接相关:大到高校腐败“跑部钱进”,小至教育目标混沌、培育人才功能的沦陷等。

    核心问题是,今天中国的时代主题,已不再是“办大事”的效率,而是“如何办事”的公平。这两年,媒体和网民热衷于挖掘当年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个案,可视为是对过去教育不公正现象的上溯和反思。

    211和985的特权结构,不论如何完善监督和退出机制,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其资源分配不合理、行政序列不合理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不公正现象。从体制顶端辐射下来,就业歧视、高校的两极分化和高等教育被异化为政绩工程,都是同一棵树上的果子。

    因此,废除211和985的社会意义,绝非“从中国走向世界”这么简单。如今的“双一流”建设的提法,从现在的文件材料中看,更像是前一个序列和思维的迭代。

    既然已经提出了“世界一流”的提法,那么就不妨看看世界一流的样子。

    在过去的政策工程指引下,中国大学千人一面成图大图热成了政绩型高校,而在美国,每所高校都保留了自己的特色,在不同评价体系市场江湖中的差异化竞争。比如,斯坦福大学专攻科技创新和创业精神,哈佛则精于学院研究,如此,才产生了美国众多的一流学科和一流高校。

    这一切,恐怕并不得益于美国政府的政策和调控。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归根结底只能产生在完备的市场竞争格局中。

    (作者系时评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沉疴 时代 的报道

  • ·沉疴遍地的西方和威权转型的东方(2012-05-23)
  • ·“取消”211,能否解决教育不公的时代沉疴?(2016-07-05)
  • ·时代辞典:拼爹(2010-11-03)
  • ·[时代辞典]赴京自首(2010-11-25)
  • ·时代周报总274期PDF下载(2014-02-27)
  • ·[时代辞典]职业农民(2010-12-02)
  • ·2010年第三届时代营销盛典评选标准及流程(2010-12-07)
  • ·英雄,在时代的浪潮里(2010-12-07)
  • ·时代辞典:国考(2010-12-09)
  • ·时代辞典:房票(2010-12-16)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6月6日,在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表示中国的产能过剩已经在扭曲市场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沈阳自动化所所长于海斌向默克尔详细介绍了这条国内首条工业4.0示范线。

    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名单中,中国的“天河二号”以“六连冠”成就了一个传奇。这一纪录,在2016年6月被终结,而终结者,是同样来自中国的“神威·太湖之光”。

    高举“不愿做资本的奴隶”的大旗,以王石、郁亮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在面对“宝能系”试图“一锅端”之际,达到了空前团结。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