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护航供给侧改革,财政部长楼继伟要啃硬骨头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6-28 03:07:20
  • [摘要] 6月6日,在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表示中国的产能过剩已经在扭曲市场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广州

    6月6日,在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表示中国的产能过剩已经在扭曲市场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罕见地“发怒”,他指出中国产能过剩源自2008年国际经融危机之后,“当时全球都为中国叫好,感谢中国带动世界经济,现在说中国产能过剩对全球造成拖累,当时怎么不说?”

    “今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财政部今年最大的工作重点,就是如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明显是现在其工作的核心。”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作为财政部一把手的楼继伟,他现在最关心的经济问题,决然离不开供给侧改革。今年5月初,财政部力促目前最大的税制改革—营改增在全国全面推行。李克强总理曾表示营改增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

    据徐洪才分析,财政部今年最大的工作重点将会围绕供给侧改革来展开:钢铁煤炭去产能,补短板发展绿色环保等方面,都是需要财政部这个“钱袋子”来投入。

    楼继伟一直被外界称为“市场派”核心人物,同时被广泛认为是当下中国最有能力的经济管理者之一。在今年全国两会答记者问上,楼继伟表示改革进入深水区,确实需要啃硬骨头。

    “现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你还要继续推行减税,必然有各方阻力,防控地方债务的力度也必须加强,”徐洪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个财政部长,可不好当啊。”

    曾与周小川合作论文

    2013年全国两会上,根据李克强总理的提名,会议经过投票选举,63岁的楼继伟成为了财政部部长。其实早在当年1月,坊间就有传闻楼继伟即将接管财政部的消息,因为翻开楼继伟的履历表,以他的专长与经历,外界对他的当选并不会感到意外。

    楼继伟17岁的时候,进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在南海舰队4009部队当了5年兵。退役之后,1973年楼继伟被分配到北京首钢总控室、北京自动化研究所工作,又做了5年的工人。1977年,随着高考恢复,那几届高考后来被形容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楼继伟在高考中脱颖而出,考入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随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继续深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当年楼继伟在北京自动化研究所当工人时,现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行长周小川也是该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1984年9月,楼继伟和周小川二人更是在《经济研究》上共同发表了题为《论我国价格体系改革方向及其有关的模型方法》的论文。

    其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计划经济的痕迹依然到处可见,布票才刚刚取消,而粮票依然还在推行,学界关于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争论依然喋喋不休。按照现在经济学界的说法,以吴敬琏为代表的被称为“市场派”,楼继伟、周小川都是“市场派”的核心人物。

    在社科院深造后的楼继伟,在历任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财经组主任科员、副组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物资经济研究所成本价格室主任等职后,迎来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上世纪80年代末,中央提出“在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收支范围的前提下,实行分税制”,搞“财政包干”,但中央此时还缺少相应完善的市场经济配套。公开资料显示,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请吴敬琏去上海设计改革方案,吴敬琏带上了楼继伟。随后不久,楼继伟被任命为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

    1992年,随着邓小平南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立。两年之后,时任国家体改委宏观调控体制司司长的楼继伟更直接参与设计了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同时还是外汇管理体制的牵头人。

    掌管中国钱袋子

    在对楼继伟的评价中,有高层人士曾评价为“头脑非常清晰,经济学功底扎实”。这些在他往后的履历中都可以窥见。

    1998年全国两会中,朱镕基任国务院总理。一个月后,楼继伟出任财政部副部长。此前,他曾在贵州担任了3年副省长。这三年的经历中,有一个细节是楼继伟几乎可以背出贵州当地所有商品的价格,大到电价,小到猕猴桃。回到北京他对此说道:“在北京,你制定政策,并为政策实施创造环境。在贵州,你则需要去决定一个实际的项目,全神贯注于它的每个细节。”

    随后,楼继伟在财政部副部长一职上一干就是9年,历经项怀诚、金人庆两任财长。这个时期的中国经济正在突飞猛进,GDP的年增长都保持在8%以上。直到2007年,中国政府决定成立主权财富基金。在当年的3月份,57岁的楼继伟被提升为正部级的国务院副秘书长,负责筹组新公司。2007年9月,楼继伟正式出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投”)董事长,他掌管的资金高达2000亿美元。

    出任中投董事长后,楼继伟有一句名言“一睁眼每天要挣3亿人民币”。中投的年报显示,其境外投资组合年度收益率自2008的-2.1%增长至2010年的11.7%,即使在2011年全国市场萧条的情况下,其累计年化收益率仍达到了3.8%。

    到2013年出任财政部部长时,楼继伟睁开双眼面对的是将近12万亿元的公共财政收入。外界则普遍对他抱有信心,希望他重启税制改革,完成“营改增”。

    出任财政部长不久,楼继伟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时就明确表示“增值税是(财税改革)的首要任务。此后,“营改增”步伐明显加快,2013年8月,“营改增”全国试行,到了2014年1月,铁路运输和邮政服务业也纳入了营改增的试点中。到了今年的五一,这项目前中国最大的税制改革—营改增,完成了历史性的一步,在全国全面推行,营业税正式成为历史。

    “这个财政部长不好当”

    据新华网报道,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当记者提到说有专家说财税改革低于社会预期,问楼继伟如何看待,他直言“惭愧”,认为“改革推进虽然很努力,但有些没有达到”。

    “营改增”的推行,使得地方财政收入的主体“营业税”成为历史,多位专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都曾表示“地方财政不可避免会有较大的减少”。

    营改增全面推行的前一天,国务院发文指出增值税中央和地方五五分成,将其作为营改增的过渡政策。同时财政部近日又发文,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不动产租赁按5%纳税。

    徐洪才以“营改增”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现在财政部还在规划地方主体税的重建,目前房地产税征收正在立法,但是以国际经验来说,房地产税所起到的调节分配的功能实在太小,而且这个立法的过程会相当蔓长,毕竟现在全社会还没有达到一个共识。所以现在对于财政部来说,这个财政部长可不好当啊。”

    此外,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时,“营改增”又加大了地方财政的缺口,因此,如何加强地方债务防控,是财政部还必须应对的另外一个挑战。

    “我认为财政部首先要从源头上控制好,地方预算以及中央对地方的预算,包括财政赤字、投资等方面,都要控制在一定的指标之内,然后财政部应该让现有的融资平台更加规范,同时盘活地方财政账上的资金,现在很多地方财政花钱的效率都不高。”徐洪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的确,楼继伟肩上的担子将会越来越重。2015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2016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当时,楼继伟也表示要“着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可以说,现在财政部今年最大的工作重点,就是围绕供给侧改革来展开,钢铁煤炭去产能,补短板发展绿色环保等方面,都是需要财政部这个‘钱袋子’去投入的。”徐洪才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楼继伟 硬骨头 财政部长 的报道

  • ·护航供给侧改革,财政部长楼继伟要啃硬骨头(2016-06-28)
  • ·专车倒逼改革 深圳力啃“份子钱”硬骨头(2016-04-0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林江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进一步分析说,以东莞为例,其凤岗、塘下等镇产业发达,并不见得弱于深圳的平湖、龙华,东莞由此不见得愿意让深圳来主导双方的合作。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现今拥有300多万潮人以及100多万潮商的深圳,是潮汕商帮长袖善舞的风水宝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已过古稀之年的任正非如何掌舵华为这艘大船继续起航?而在经历了28年井喷式发展之后,华为如何继续常胜不败?这是摆在任正非和近20万华为员工面前的大命题。

    在被称为“中国创业元年”的2014年,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国内地城市,类似的创业孵化中心不断涌现,甚至诞生了专门针对香港青年的创业平台。

    “看上的项目主要是高科技、成长期的项目。”陈斌说,“中国制造在技术装备上和国际水平存在差异。怎么去弥补?如果靠国内自主研发,进展非常慢。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