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夺快递第一股 王卫力战桐庐帮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05-31 02:51:55
  • [摘要] 在“桐庐帮”的圆通速递、申通快递相继宣布在A股借壳上市之后,王卫终于坐不住了,顺丰也开启了借壳上市之路。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不久前,“替挨打的快递小哥找公道”将顺丰神秘低调的掌门人王卫推到台前;而5月23日的一则公告,则将王卫再次推到风口:顺丰将借壳上市,王卫可能坐拥500亿身家,成为快递业首富。

    目前,快递发展呈现一种三化现象:微利化、无利化、亏损化。大家要打破发展瓶颈,必须要资源重组;要整合,就必须考虑资源的问题,在技术、人才、商业模式和资本这四个要素中,资本是核心,如果不通过上市方式,单靠资本原始积累,速度来得比较慢。

    在“桐庐帮”的圆通速递、申通快递相继宣布在A股借壳上市之后,王卫终于坐不住了,顺丰也开启了借壳上市之路。

    不过,顺丰上市并不顺。5月24日,深交所就顺丰控股丰控股借壳鼎泰新材(002352)上市一事发布问询函,要求鼎泰新材提供资料说明顺丰控股本次预估增值的可能性等相关问题。尽管有券商投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举并不会对顺丰上市造成太大影响,但这也不可避免地为本次借壳重组带来一丝不确定性。

    谁能成为中国快递业A股第一股?王卫和以喻渭蛟为代表的“桐庐帮”开辟了又一个厮杀战场。

    着急上市

    今年2月19日,顺丰正式刊出公告,表示公司目前正在接受上市辅导,仅仅3个月过后,顺丰选择借壳上市。祎海恒航资管总经理周鲁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顺丰不是不能上,主要是不想等,如果等下来,三四年都有可能”。

    如果本次借壳成功,届时顺丰将登陆中小板,按照顺丰的体量,它完全可以上主板。对此,周鲁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主板借壳不如在中小板,毕竟主板的股本更大一些,如果是在中小板借壳的话,顺丰的损失要小一些”。

    从账面上看,截至2015年12月31日,顺丰总资产达347.17亿元,未经审计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36.20亿元,资产负债率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顺丰为何如此着急上市?

    去年年底,申通借壳艾迪西(002468)登陆中小板;圆通借壳大杨创世(600233)成为沪市主板的一员;中通也表示正计划赴美上市。国金证券交通物流首席分析师苏宝亮表示,上市融资后,快递企业将提高服务质量和时效,增加机队、转运中心等重资产投入,预计未来资本实力将成为快递企业竞争的新壁垒。“目前快递市场是先上市,融资资金大,体量大,有足够的宽度和深度的公司将会在下轮竞争中取得先发优势”。

    群雄并起

    如今,快递行业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进入,容易生存。

    对于中国快递行业来说,1993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一年。这一年王卫在广东顺德创立了顺丰,聂腾飞和詹际盛在上海创立了盛通(即后来的申通);一个在广东和香港之间做夹带,另一个在上海和杭州之间送报关急件,尽管那时他们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黑快递”。

    在发展初期,受到规模和资源的限制,两位未来的快递巨头并没有多少打交道的机会。2002年以前,顺丰严格地把旗下所有业务控制在华南地区;而申通则要力图站稳长三角,以应对来自诸多老乡的挑战。

    从背景上看,很多快递行业的后起之秀,如中通、圆通、韵达等企业的创始人都和申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来自浙江省桐庐县,故而又被叫做“桐庐帮”。

    而就在这个时期,王卫率领顺丰牢牢占据广东市场。

    2003年5月,淘宝网在马云公寓内被创立,随后电子商务实现了井喷式的发展,江浙沪一带产生了很多淘宝店主,处于电商行业下游的快递行业自然也是乘风而起。此后,随着身份合法化,民营快递更是发展迅猛,中小快递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快递企业数量的增多也削弱了快递行业的议价能力。为了开拓市场,很多快递公司不惜开展价格战,利润一降再降,2006-2015年间,快递单价由28.8元/件下降至13.4元/件,降幅达53.5%。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那时候客户谈合作时,基本上第一句话问的都是:“你们公司快递打几折,可以帮我们省多少钱”?

    该业内人士表示,在之前的发展中,快递行业门槛低、技术含量低,因此一旦竞争对手数量增加,行业整体利润就下来了。

    也是在2003年,王卫趁着航空运价大跌与杨子快运签下合同,成为国内第一家使用全货运专机的民营速递企业。尽管飞机运快件成本不菲,但这也为顺丰带来了速度方面的优势,顺丰也借此立足于中高端,避免了在中低端电商快件领域与通达系之间的贴身肉搏。

    业内资深人士钟智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行人都觉得快递行业很好赚,可现如今顺丰在中高端市场优势明显,“通达系”垄断了大部分电商市场,其他(快递)赚钱不易。

    顺丰求变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即使身为行业巨头,顺丰的压力也很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大环境不景气,很多中小企业主都想节约成本,在顺丰寄一个快件需要23元,可如果寄申通的话只需要8块钱,如果这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急件,你会寄哪个,自然是便宜的那个。”

    顺丰也将目光转向了之前一直忽略的中低端电商市场:先是在2012年推出了首款经济类快递产品“四日件”;接着又在2014年推出了电商速配、电商特惠、顺丰小盒、商盟会等电商汇系列产品,其中顺丰小盒的同城价格为8元,跨省价仅为12元。

    一位前顺丰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顺丰可能看到市场份额不停地被其他公司抢占,意识到要进军电商行业,和“通达系”竞争。

    相较于同行,顺丰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弃加盟而取直营。其实在刚成立时,顺丰曾经采用加盟店的方式争夺市场,彼时顺丰野蛮成长的模式也被称为“老鼠会”。后来,王卫发现,加盟模式虽然激发了分公司开拓市场的积极性,但也“留下了客户资源全部掌握在分公司手中,管理协调不力、服务水平和能力参差不齐的弊端。更重要的是,分公司做了什么事情,总公司必须负全责”。

    1999年,王卫开始收权,顺丰也和EMS一起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采用直营模式的快递公司。

    钟智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尽管快递公司可以通过合同来约束加盟商的行为,但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管控手段还是以惩罚为主,加盟商还是可以钻空子、找漏洞的;对于加盟商来说,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利益,这也削弱了公司整体凝聚力。对于顺丰来说,直营增加了员工归属感;同时相较于单纯的负向激励,顺丰还可以通过正向激励来增加快递员的积极性,快递员可以通过顺丰的内部机制晋升。

    顺丰的直营模式也让信息化建设的落地成为可能,保障了服务的时效性和高质量。钟智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今顺丰的高质量服务已经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因此相较于其他公司的快递员,顺丰的快递员会得到更多的尊重,这也反过来增强他们对公司的归属感,要知道,快递员是快递公司最重要的资产”。

    相比于业界人士的推崇,资本界对顺丰的直营模式则要平静很多。

    苏宝亮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顺丰的确品牌知名度高,服务质量相对较好。但如今也是“网点为王”的时代,在这一点上,顺丰并不占优势。从官网上的数据来看,目前圆通拥有超过2.4万个终端网点,申通的服务网点及门店也有2万余家,顺丰的营业网店近1.3万家,中通也有网店1万余家。

    最关键的是,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用飞机送快件的将不只有顺丰一家。

    一般来讲,航空网络是高时效电商快递进入市场的关键壁垒。2015年顺丰航空共有36架货机,空运量约占全国空运量的22%,而“三通一达”的航空件基本依赖客机腹舱订舱。而在今年3月,申通快递与南方航空货运部负责人就航空货运合作进行深入交流,意在切入高时效电商快递领域。

    想要同顺丰争抢高时效电商市场的不止申通一家。2015年9月,圆通与美国波音公司签订全球启动用户协议,订购15架波音B737-800BCF飞机,此前圆通已有3架波音737-300型货机,成为中国第三家拥有自有航空公司的快递公司。可以想象,“通达系”与顺丰也将在航空领域掀起血雨腥风。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桐庐 王卫 第一 的报道

  • ·争夺快递第一股 王卫力战桐庐帮(2016-05-31)
  • ·顺丰IPO路上被掌掴 神秘王卫霸气现身记(2016-04-26)
  • ·股权纷乱 第一创业“近亲”保荐之路(2012-08-30)
  • ·十三家族“拧”成养猪第一股(2016-03-15)
  • 他举例说,2011年美国经济增长2.5%,“一部iPhone就占了0.4%左右”,新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是很高的,特别像深圳,“深圳转型这几年,产业结构调整,深圳GDP增长2015年和今年一季度都是8%左右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网红像潮水,一波又一波。李长灿说:“我们不做阳春白雪,阳春白雪一定曲高和寡,我们也不做下里巴人,一味迎合。要分享,分享才能创造价值。”

    马军也强调环境法制的作用。“最终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环境法制的轨道上去,要在严格执法的基础上,以环境法制为基础划定各方行为的边界。

    2014年9月15日,华侨试验区得到国务院批复,成为国家级战略发展平台。按照规划,跨境金融是华侨试验区的重点产业之一。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中国高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一定要尽量避免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发生。我个人觉得高铁输出应配合中国对外发展的‘一带一路’战略进行实施。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已过古稀之年的任正非如何掌舵华为这艘大船继续起航?而在经历了28年井喷式发展之后,华为如何继续常胜不败?这是摆在任正非和近20万华为员工面前的大命题。

    俞永福曾判断,内容平台的竞赛,将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中分出胜负。UC启动内容创业平台后,阿里旗下的各个产品将在数据、流量、渠道等各个方面进一步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