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密“仙草”石斛产业链 上市公司坐收暴利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04-26 01:54:09
  • [摘要] 目前我国从事铁皮石斛行业的企业有100余家,产业集中度并不高,未形成产业集群优势,竞争程度不高。而石斛高售价背后带来的直接好处是超高的毛利率,使得资本趋之若鹜。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浙江杭州、绍兴

    作为药材的石斛素有“植物黄金”、“仙草”等美誉,因为有生津养胃、润肺益肾、明目强腰等功效而受到市场追捧。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庄稼地里的一根石斛草,被企业拿去做成产品,并被当作保健品销售之后,其价格却高得离谱,甚至能卖到贵如黄金的价格。

    4月25日,时代周报记者在京东商城上看到,一款霍山石斛售价相当于440元/克,当天的黄金价格也才260元/克。

    因石斛价格高昂,很多资本纷纷选择介入这一领域。目前至少有包括高山农业(835947)、威门药业(430369)和智蓝生物(835057)等在内的6家从事石斛产业的公司挂牌或正在挂牌新三板。

    从这些公司公开的财务数据中分析发现,其毛利率高得令人咋舌。以高山农业为例,其2015年的毛利率高达79.23%,而在2014年毛率利甚至高达90.47%。

    如此高的毛利率在整个中药材行业中堪称暴利,相比之下,经历多次提价的东阿阿胶(000423),2015年毛利率也只有64.61%;主营冬虫夏草的青海春天(600381.SH)去年毛利率也仅有48.31%。

    在高毛利率驱使下,很多公司纷纷介入这一行业,然而却无法做大做强,“标准的不完善,使市场上存在产品良莠不齐,不利于石斛产业良性发展,对企业拓展市场也将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一名石斛产业人士忧心忡忡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石斛保健品贵如黄金

    今年以来,云南文山石斛产区的种植户反馈,当地的石斛价格正在持续下跌。而在几年前,他们出产的石斛曾一度能卖到4800元/公斤,而同样的货源,去年底的收购价格仅在1000元/公斤左右,下跌幅度最高达到80%,而且今年以来,价格下跌的趋势还在延续。

    据业内人士介绍,石斛价格的下跌,主要原因是其不像灵芝和冬虫夏草等,其现在还处于一个非大众消费的阶段,前几年石斛价格上涨过快,农户和企业一哄而上,大面积种植引起了石斛价格的暴跌。

    中国中药协会石斛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明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虫草等相比,石斛的知名度远没有前者高,同时这两年种植的人较多,产量增加较快,这是价格下滑的主要原因。

    此外,杨明志还指出,云南当地的石斛种植面积大,90%以上的石斛都要等着浙江当地的商户前去收购,浙商中做石斛的又都是一个村或者一个乡镇的人,因此价格主动权就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这样就造成商户形成“联盟”,将云南石斛的价格压得很低。

    “而云南当地的石斛产量占据全国市场的50%以上,所以云南当地的价格一跌,所以整个市场跟着下跌。”杨明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与农户种植石斛低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一根草一旦被人工种植并开发成产品之后,其价格的暴涨令人咂舌。

    京东商城上一款名为“北京同仁堂铁皮石斛100g”的产品,售价达2800元人民币,相当于28元/克;另外一款名为“北京同仁堂优级铁皮石斛100g”的产品,售价甚至高达6580元,相当于65.8元/克,这两款产品均由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福州药业”)生产。

    同样在上述商城,一款名为“康恩贝高山铁皮 济公缘牌铁皮石斛洋参浸膏 125g/瓶×2瓶”产品的价格高达6500元,由浙江康恩贝集团医疗保健品有限公司生产。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同仁堂福州药业系北京同仁堂集团的孙公司,其还是康恩贝(600572.SH)董事长胡季强实际控制的高山农业前五大客户之一。

    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高山农业对同仁堂福州药业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98.50万元、292.42万元和289.31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额的5.32%、3.50%和3.29%。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在市场面存在的石斛主要分霍山石斛和铁皮石斛等,前者霍山石斛多分布在安徽省西部、大别山北麓的霍山县及其周边地区,其他地方极为少见。而铁皮石斛多分布在我国云南、广西、贵州等西南山林密布的南方地区。

    霍山石斛被誉为石斛中的“皇冠”,价格卖得颇贵。据从事中药研究30余年的重庆市中药研究院研究员张明教授介绍,现在真正的霍山石斛产量并不多,原来每年干皮的产量不足1斤,最近3-5年有所发展,国内很多大的企业,在安徽省霍山县种植霍山石斛,但真正的产量非常低,亩产不足100公斤。

    4月25日,时代周报记者在京东商城上发现,一款名为“[徽元]霍山何云峙野外种植原生种米斛 龙头凤尾 15克”售价高达6600元,相当于440元/克,如此价格甚至贵过黄金,当天的黄金价格也才260元/克。

    而这还不足一提。在九仙尊霍山石斛股份有限公司(原圣农生物,以下简称“九仙尊石斛”)的官网上,该公司标注的名为“九仙尊霍山石斛枫斗(特级)规格:18g×2瓶”的产品,全国统一价格为2.38万元,约合661.11元/克;名为“九仙尊霍山石斛枫斗(一级)规格:18g×2瓶 ”的产品,全国统一价格为1.98万元,约合550元/克。

    九仙尊石斛自称其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领先霍山石斛产品生产研发经营公司,在霍山石斛组培、栽培、研发、深加工及销售方面,始终保持国内业界的领先地位,年产值达数十亿元。

    毛利率超高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从事铁皮石斛行业的企业有 100 余家,产业集中度并不高,未形成产业集群优势,竞争程度不高。而石斛高售价背后带来的直接好处是超高的毛利率,使得资本趋之若鹜。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经营石斛产业的公司中,因石斛产业并未形成规模,因此很多资本往往选择对盈利条件等要求并不高的新三板市场。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挂牌或正在挂牌新三板的从事石斛产业的公司,有高山农业、威门药业、智蓝生物、千草生物(830875)、神元生物(831808)以及漳州本草春石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月已申请挂牌)等超过6家公司。

    目前市场上的石斛保健品,大多是高售价,如此带来的直接好处是超高的毛利率。以高山生物为例,综合其公开转让说明书和2015年年报可看出端倪。

    高山农业2013年、2014年以及2015的毛利率分别为85.62%、90.47%和79.23%,“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价格呈下降趋势,而主要原材料铁皮石斛成本波动较大,导致产品毛利率有一定的波动风险”。

    相比之下,主营冬虫夏草系列产品的青海春天2015年毛利率也仅只有48.31%。

    事实上,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超过青海春天拥有高毛利率的还不止高山农业。智蓝生物2015年年报显示,其营收为3445.72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1989.86万元,毛利率高达 68.56%。

    值得注意的是,智蓝生物于2015年12月17日挂牌新三板,2015年才开始正式拥有经营收入,2014年营收为零,亏损80.25万元。这家公司2011年、2012 年种植的霍山石斛、铁皮石斛自2015年才逐步进入采收期。

    另外,神元生物也有不错的毛利率,其2014年和2015年毛利率分别为53.75% 和48.73%; 同期,千草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54.91% 和30.22%。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述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高的毛利率,除了产品本身的价格高外,有的还与其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不无相关。

    以高山农业为例,目前其铁皮石斛中药原料产品,全部由公司云南普洱种植基地和天台种植基地提供。高山生物(母公司)有两家子公司,分别为旺旺野生植物公司和济公缘药业。

    在“分工”上,母公司高山生物主要从事铁皮石斛幼苗组培以及生态种植,为子公司提供原材料。旺旺野生植物公司从母公司获取铁皮石斛生产原料后,从事铁皮石斛初加工产品生产,并对济公缘药业以及外部客户销售。

    济公缘药业铁皮石斛系列保健品生产原料则均来自于高山农业(母公司)与旺旺野生植物,济公缘主要从事铁皮石斛系列保健品和中药饮片的生产销售。

    通过内部母子公司之间的“流水线”作业,高山生物既可以把控上游原材料成本优势,同时又能够获得整个加工及销售环节的利润。

    相比之下,东阿阿胶则需要向外部采购大量的驴皮,作为其自身的阿胶产品的原材料来源。

    4月14日,高山农业公告称将设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的全资子公司云南济公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 注册地为云南省普洱市 ,因其铁皮石斛种植基地大部分处于云南省普洱市境内,深加工业务则由设在浙江省台州市的子公司进行。

    “本次投资的目的是将部分深加工业务放在普洱市就地加工,可以提高相关产品的新鲜度,及有效降低运输及管理等成本。”高山农业称。

    市场混乱参差不齐

    由于2015 年铁皮石斛种苗市场逐步复苏,石斛企业的产品毛利率较高,但需求规模和持续性尚不确定,多家石斛上市公司发布重要风险提示,“目前来看,种苗市场复苏后,价格尚未回归,对公司毛利率影响较大。”神元生物称。

    在长期研究石斛产业的杨明志看来,因药用价值高,此前石斛一直都是被当作贡品,“石斛在过去产量较少,近几年我国生物种培技术成熟以后,才把繁殖育苗技术突破,进而有了人工种植。”

    此外,虽然铁皮石斛种植成功及产品上市,但它的知名度远不如人参、冬虫夏草和阿胶等保健品。在消费人群中,主要是一些肿瘤、糖尿病患者作为保健应用,少部分消费者养生滋补用,普通民众一般缺乏相应的消费能力。此外,石斛的主要消费地域也集中在江浙沪等地,其他地区认知程度不高。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多年的发展,国内种植石斛的农户比较多,同时开发保健品的成本比较高,要获得“蓝帽子”,因此价格会出现“农贱商贵”的现象。

    然而,市场上的石斛,鱼龙混杂,参差不齐,受利益驱使,很多不良药商还有意混淆“霍山石斛”的概念,以次充好,扰乱市场。

    以霍山石斛为例,这种稀有的石斛从种植到收获,长达4年,而真正收获上来的石斛又少之又少,因此造成市面上的价格持续攀高。

    据张明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很多投机倒把的商贩,将真正的霍山石斛或者铁皮石斛中,添加其他次品的石斛,以高价销售,从而给消费者带来伤害。

    而往往消费者很难辨别。如与霍山石斛近似的石斛物种多达 20 余种,这些物种加工成干品后,普通消费者很难通过外观性状辨别真伪。

    同时,霍山石斛种内变异丰富,品种较多,性状特征多样,不同地区、不同栽培条件生长的品种均有差异。此外,霍山石斛中重金属和农残含量目前尚无国家或行业标准。

    “标准的不完善,使市场上存在产品良莠不齐、以次充好的现象,不利于行业良性发展,对企业拓展市场也将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一名石斛产业人士忧心忡忡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标准的不完善也是石斛产业难以做大的原因之一,同时石斛上市公司虽然毛利率较高,但相比东阿阿胶、青海春天等动辄上亿元的利润,实在较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石斛 仙草 产业链 的报道

  • ·解密“仙草”石斛产业链 上市公司坐收暴利(2016-04-26)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十八大以来,李克强总理已经前后9次召开了经济形势座谈会,“创新”是出现最高频的词汇,2014年之后更是每次都提及了创新。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2016年1月14-15日,广东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代表省委常委会作工作报告,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顺利完成,标志着“十二五”收官

    “互联网大潮下,人们在保障模式的选择上更加多样性。”上海仲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乔克开门见山表示道。

    习惯了晒自拍、晒包包、晒幸福,你知道还有一种晒藏书的新玩法吗?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时代周报主办的2016“影响力•中国”春季峰会上,来自学界、业界和企业界的代表进行了思想的碰撞。

    从2009-2014年,来自中国的几十个学术会议的9000多篇会议论文被IEEE学术文献数据库撤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