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深圳:从文化沙漠到长满庄稼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4-19 04:00:41
  • [摘要] 深南大道5033号,地王大厦斜对面,一方颇具年代感的招牌上题有四个大字:深圳书城。

    时代周报记者 赵天琦 发自深圳

    深南大道5033号,地王大厦斜对面,一方颇具年代感的招牌上题有四个大字:深圳书城。

    4月,梅子黄时雨。书城刚刚新装改造不久,一楼到四楼分别使用不同的主题以示区分。每逢傍晚或周末,到这里来捧一本书席地而坐是不少人的选择。书城的楼上,金山大厦7层,是深圳出版发行集团的办公所在地。

    今天的深圳,关键词是总部经济、创客、互联网、金融、高房价……作为全国首个经济特区,深圳在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以年均25%的经济增速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深圳速度”。2015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城市竞争力蓝皮书》显示,在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名中,深圳首次超过香港,成为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城市。但耀眼的GDP背后,因为没有秦砖汉瓦的历史积淀,这座新城常年背负“文化沙漠”之名。

    “深圳市读书月”是深圳人改造这片沙漠的努力之一,一办16年。

    有坚持亦有突破。4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行。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新闻出版处处长谯进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要建设现代化、国际化的创新型城市,首先要求市民精神个性上的现代化、国际化,而阅读是塑造市民精神气质的最有效手段。一个热爱阅读的城市,必然是文明程度高、创造力强、社会和谐稳定的城市。深圳对阅读的尊崇,终极目标只有一个:为了人,成就人。”

    阅读立法前后打磨50次

    阅读立法并非强迫公民读书,只是为了更好地保障公民阅读的权利。《条例》共分五章28条,分别从政府工作职责、阅读推广、阅读保障和阅读资源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

    谯进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早在2010年,深圳市委就提出要积极推动阅读立法、为深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提供法规保障:“从那时开始,阅读立法就已经作为一项重点工作被我们列上了议事日程,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2014年10月,《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正式成形。从《草案》到《条例》,中间经过了无数次调研、座谈、拟稿和打磨,先后修改不下50次。

    对比《草案》和最后实行的《条例》,最大的改变是《草案》中的第十章“法律责任”被全部删除;而第九章“阅读保障”中,关于规定市区财政保证全民阅读资金的条款以及由市财政出资设立全民阅读基金的条款,均被悉数修改或删除。对此,谯进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这样处理的目的是为了突出全民阅读的专业性和社会化,在政府、社会、个人之间进行明确分工。政府的保障侧重于阅读环境、阅读资源、人才资金等方面,阅读服务、阅读活动等专业化的工作则更多地偏向于让社会专业机构和专业人才来实施。

    “征求意见稿中,曾经提出由政府部门为有需要的新生儿家庭(父母)发放阅读书包,最后发现这样的工作政府部门做不好,一则不能保证内容的科学合理,二则难以实施,最后决定改为通过项目资助的形式运作。此外,我们曾经设想在中小学设立阅读课、推动未成年人阅读,但是教育部门认为开设阅读课难度较大,因为教育部对开设课程有严格的要求。因不便操作,最后没有作出硬性规定。”谯进华进一步解释。

    从政府主导到“半官半民”

    2013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深圳“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深圳花了整整十余年,摘掉了“文化沙漠”这顶帽子。

    今天,深圳共有公共图书馆625个,实现了每万人拥有一座图书馆的目标。每年在图书馆借书10本以上的深圳市民超过10万人。深圳读书月累计举办了5800多项主题活动,参与其中的市民人数从首届的170多万人次上升到2015年的1200多万人次。

    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办公室主任助理朱德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读书月的开展对推广全民阅读理念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深圳市政府在其中起到了十分明显的推动作用,每年读书月的启动仪式,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会亲临现场,规格之高,可见一斑”。

    朱德明介绍,2005年以前,政府在读书月中处主导地位。如今,读书月的功能专项推广阅读活动等具体任务,更多由深圳出版发行集团负责。

    2013年1月,在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文体旅游局的倡导下,国内第一家阅读联合组织深圳市阅读联合会正式诞生。目前,联合会拥有99家会员单位,深圳出版发行集团任会长单位。

    阅读联合会专职副秘书长于芃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联合会的主要业务包括开展阅读活动和阅读研究、培养阅读推广人才等,在一定程度上承接了部分政府转移职能:“现在,政府在阅读推广方面更多地起到统筹和指导的作用,具体活动需要社会组织来保证落地。联合会作为一个‘半官半民’的社会组织,起到纽带的作用。”

    于芃介绍,虽然逐步移交了活动的组织权,但深圳市政府在阅读推广活动经费方面一直给予了大力支持,“政府设立的宣传文化基金,每年有1000万元左右专门用于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这还只是市级层面的,并未包括各区的配套资金支持。”这1000万元基金,用于读书月的大约470万元左右,另外的500多万元则用于开展全年除读书月以外的其他阅读文化活动。

    移民城市催生亲子阅读热潮

    2014年,深圳人口的平均年龄为33.6岁,深圳还是个年轻人。

    深圳人异乎寻常的读书热情,曾给许多上世纪80年代从北京来到这座城市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在北京,国家图书馆时常出现“门可罗雀”的景象,而到了深圳,他们惊奇地发现,如果错过了图书馆开馆前后的10分钟时间,可能连个位子都占不到。

    长期从事负责深圳书城管理业务的朱德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近几年,在全国图书销量最高的30个书城中,深圳市四大书城均占有一席之地。“1996年,深圳书城成立之初曾举办过一次大型的全国书市,当时创造了10天卖出2100多万本的纪录。原本5块钱的门票甚至被炒到了80块一张。”朱德明回忆。

    深圳市的人口结构也使得这座城市的阅读呈现出一个新的特点:亲子阅读十分火爆。“从人口年龄来看,深圳市在最近几年迎来了生育高峰期,这就为亲子阅读市场的开拓奠定了基础。”朱德明解释。

    持续升温的亲子阅读使深圳在这一领域走在了全国前列,诸多以此为主体的民间组织兴起,深圳的阅读推广人培训目前也主要围绕0-6岁的儿童文学领域展开。

    在深圳,阅读同时承担起了一部分社交功能。“新移民来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总希望能够找到一定的归属感,之前更多地是靠老乡会这类的组织。但现在,通过阅读兴趣建立起的组织同样可以满足这一需求。像联合会的会员机构‘后院读书会’和‘深圳读书会’,已经分别形成了面向白领和轻工的社交团体。”于芃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庄稼 书香 深圳 的报道

  • ·书香深圳:从文化沙漠到长满庄稼(2016-04-19)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过去一年中,信泰人寿发生了新业务被叫停、两大股东法院斗法,接着一派股东举报总裁、随后总裁被捕,但立刻又有员工举报另一派股东等“狗血”的剧情。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由企业和司机商议”的份子钱到底要交多少?谁会是说了算的一方?李师傅说,自己的心里实在没有底。

    假如中泰铁路如期修好,到2017年,中国游客从昆明到曼谷,只需要700元人民币,这个价格相当于目前两地往返机票的1/2。

    在媒体转型与融合的新形势下,2016年前后,媒体根基深厚的广东,诸多媒体机构又出现了许多令人惊喜的新动作,尤其是在移动互联领域,尝试了各具特色、差异化十足的打法

    去年11月,盛大参与了以色列一家名为ElMindA的大脑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这家公司致力于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完成一些有关脑部治疗的创新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