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必然》:12个动词告诉你什么是未来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6-04-05 03:45:45
  • [摘要] 作为作家,凯文·凯利著作颇丰,著作内容一直围绕两个关键词:科技、未来。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3月30日,被中国人冠以“硅谷教父”之称的凯文·凯利(粉丝称他为“KK”)出席广州IEBE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

    KK是美国《连线》杂志的联合创始编辑之一。他在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新经济,新规则》,几乎准确预言了当下正在发生的各种科技现象以及占主导的科技公司类型—即便在疯狂又热切的美国,30年前能够作出这样的预言,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KK因此被扣上了“科技预言家”的帽子,但他始终不承认。

    作为作家,凯文·凯利著作颇丰,著作内容一直围绕两个关键词:科技、未来。

    除了那本阅读难度颇高的《失控》,KK目前在中国出版的著作还有《技术元素》、《科技想要什么》以及刚刚出版的《必然》。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是,《必然》在中国的出版居然比美国还要早半年。KK在解释原因时说,“因为中国人的做事效率很高”。书在去年6月份写毕,当时KK同时间邀请了纽约出版社,“但他们的速度非常慢,所以就导致中国出版提前了半年”。

    《必然》的12个章节由12个动词组成:形成、知化、流动、屏读、使用、共享、过滤、重混、互动、追踪、提问、开始。

    尽管从章节名和内容来看,《必然》都不如《失控》惊艳大胆,预测力也不如《失控》强大,但它显然更精细一些。谈及《失控》时,KK说:“我预测的是长期趋势……大家如果觉得很有用的话,我觉得很开心,但是我也在介绍细节时出现了很多错误,所以我想读者应该来质疑我,挑战权威。”

    在《必然》中,KK的确定性要高得多,他在自序中毫不回避地表示:“必然是一个强烈的措辞”,而“本书中所谈及的数字领域中的必然是一种动能,是正在进行中科技变迁的动能。”

    KK认为,在未来,所有人都会在飞速跃迁的科技和迅速迭代的工具面前“一直保持菜鸟状态”,这使得社会呈现出一种“进托邦”的状态:一直在改进,但不会一下子变好。书里也写到了一些早已发生的事情,比如UGC和人工智能—大约KK写作的速度也赶不上科技,他也成了菜鸟。

    在书中,KK“提前”安慰了目前对“机器统治人类”的可能性忧心忡忡的人们,他认为人工智能将是“廉价而聪明”的东西,但与人类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机器自会拥有机器的心智,而不是人类心智。“现实世界遵循补偿的法则,哪怕在强大心智的世界中也是如此。”KK预测,人工智能将提供数十种新的心智模式,并帮助人们重新定义自身。

    在12个关键词中,“使用”通常被理解为Uber和Airbnb所代表的共享经济,但KK说出了一个更重要的趋势:货币的去中心化。他认为,在区块链逐步普及的世界里,比特币只是一个开始。最有趣的一章是过滤。KK认为,在信息过载的情况下,拥有一个过滤器,“过滤”过多的信息和选择成为新的趋势。“我们通过守门人、媒介、管理者、品牌、政府、文化、朋友和自身来过滤,我们依据自己的喜好和判断来作出选择。传统上讲,这才是最珍贵的过滤器。”

    相比之下,真正商业化的“推荐型过滤器”有风险,因为它倾向于让你只接触“已经喜欢的东西”。在KK的标准里,理想的过滤器应当能留下“朋友喜欢而我现在还不了解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应当能够建议“某些我现在不喜欢但想尝试着喜欢的东西的信息流”。

    类似于未来学的《必然》,读来总令人多少有些追赶无力的感觉,KK善解人意地在第一章的结尾处安慰说:你没有迟到。

    但愿他说的是真的。

    孩子们要做“科技知识分子”

    前不久,阿法狗(AlphaGo)与韩国最佳棋手李世石对弈带来的震撼,引发了人工智能(AI)在大众中持续的关注热潮。这一次,凯文·凯利也回答了众多与AI相关的问题。

    与马云“不少企业都有能力开发出AlphaGo”的观点相似,KK这位从硅谷来的老预言家,也认为与美国公司相比,中国公司在AI技术上的差距并不遥远。

    无论这是不是一种恭维,在全球4.0背景下的科技和研发,正走向相似的起跑线和更多的合作代,这正是一种“必然”。

    时代周报:去年的这个时候,你认为主导的人工智能公司还没有出现,现在观点有改变吗?

    凯文·凯利:目前的AI行业当中,主导公司仍然没有出现。现在只是有一些领军公司,比如谷歌、微软、IBM,接下来就是百度、亚马逊等,但还没有一个主导的力量,也就是说,中国的公司有可能在此领域成为主导公司。

    时代周报:中国的AI公司和美国公司相比是否处于劣势,未来十年当中能否消除差距?

    凯文·凯利:我对中国AI公司了解得并不很多,虽然昨天晚上我是和两个AI公司的成员一起进餐的。就我所了解的情况,我认为目前中美两国的AI技术没有相差很远。现在还处在AI最早期的阶段,所以中国仍然有可能发展出全球范围的主导公司。

    就现在的世界来说,我们就像是处在电力化最初期的那个时代一样,第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公司并不一定会成为未来的主导公司。亚马逊也不是第一个在线书商城,是不是第一个,并不很重要。

    时代周报:当前的人工智能仍需要大量的成本支撑,需要大公司的推进,小公司该如何应对?

    凯文·凯利:在AI领域,未来可能会出现很多大公司,小的AI公司要成功,可能性并不高。但我一直觉得未来最成功的AI公司,现在还没有被创造出来—所以这件事有两面:一个就是小AI公司不易成功,二就是最成功的公司还没有出现,值得一试。

    时代周报:过去十年当中,一些传统媒体走向了衰败。借助VR虚拟现实的契机,传统媒体能否迎来下一个春天?

    凯文·凯利: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不觉得VR会对传统媒体有任何帮助,它会使新公司进入市场,但不会帮助传统公司,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不会伤害到传统公司。传统媒体将会以一种整合的方式,逐渐形成几个主导公司,日后继续引领市场。

    我觉得还要等10-15年VR才能成为主角。根本原因是,现在还没有捕捉新闻的VR设备,这种设备暂时不存在。

    时代周报:面对这样一个成指数级发展的社会,我们的教育理念该如何转变?对于今天的孩子来说,应该学习的生存技能会不会有所不同?

    凯文·凯利:孩子们需要拥有非常重要的几个特质。一个是要敢于失败;不仅要失败,还要在你的错误当中学习到更多的教训和经验支持;第二个技能是敢于挑战和质疑权威;第三个技能是要做“科技知识分子”,因为你买的科技产品可能很快就荒废了、老旧了。你现在所使用的语言,可能都不是将来计算机会使用的语言。这是一个长期的学习状态。基于这样的教育理念的变化,父母应该要求政府对此作出调整,政府也应该对此作出调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动词 必然 的报道

  • ·《必然》:12个动词告诉你什么是未来(2016-04-0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虎嗅、钛媒体、36氪这三家科技媒体经常被拿来相互比较,后两家招式频出,不断刺激着资本市场的想象,相比之下,率先上了新三板,获得资本青睐的虎嗅却面临着诸多麻烦。

    机器分发内容的副作用也日渐明显:内容质量越来越差,标题党、奇闻怪谈充斥其间。机器根据用户阅读情况决定对一个内容是否扩大分发,这往往让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在过去的2015年,股权众筹是创业圈的一个热点,退出机制是股权众筹的其中一个难点。近日,36氪首创股权众筹退出机制,这距离其推出股权众筹业务已过去半年多。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一份法院判决书,揭开了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贪腐案背后的利益链条。

    “阿里和腾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而真正的输家可能是BAT中的百度吧。”

    和中国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比,生于1954年的杨云峰不再年轻,但作为精益喷射成形专利的持有者,这一匹老马相当自信:“未来,我们的前景比3D打印更广阔。”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如果各个大数据管理局都自立标准,那么,各地的标准之间还存在能否统一、兼容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