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车倒逼改革 深圳力啃“份子钱”硬骨头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4-05 02:47:27
  • [摘要] “由企业和司机商议”的份子钱到底要交多少?谁会是说了算的一方?李师傅说,自己的心里实在没有底。

    时代周报记者 刘金环 杨凯奇 发自深圳、广州

    3月26日,开了整整10年出租车的李师傅送客去华强北。路上,电话响了,李师傅打开免提,边接电话边开车。电话里,同包这辆车的小伙伴用豫东方言说起了包车、份子钱等话题,李师傅听了2分钟,突然大声嚷了一句:“份子钱交多交少还不一定!”

    3月23日,深圳市举行2016年深圳市交通运输工作会议,宣布对深圳市出租车实行经营权无偿化,首次明确改革月缴定额(份子钱),具体额度将由企业与驾驶员协商确定,这也改变了在深圳维持了20年之久的出租车牌照的拍卖模式。

    就在2天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及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这部从1998年开始实施的出租车法规,16年后正式画上了句号。

    经营权无偿化不等于取消份子钱

    李师傅说,每天坐上驾驶位前,他的“内心戏”都是:“因为每月都要交给出租车公司11700块,所以一接到车就想到还欠公司400块。”

    李师傅说的“11700块”,就是俗称的“份子钱”,也是《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中最为出租车司机诟病的部分。深圳市的出租车月缴定额标准由主管部门确定。2004年至今,红的月缴定额为11743元。2011年至今,绿的月缴定额为8530元。

    出租车管理办法的废止和深圳出租车经营权的无偿化,是否意味着“份子钱”就此告别历史舞台?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份子钱”是驾驶员交给出租车企业承包金的俗称,而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则是由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大头来自出租车牌照费。“经营权有偿使用是计划经济遗留的产物,有的部分比如管理费、车辆折旧费等是必要的,但即便如此,现阶段的缴纳数额也并不合理;而车辆的牌照费这一部分更是应该取消的。”

    此次深圳市交委宣布实施出租汽车经营无偿化,即取消了“份子钱”中的一部分—经营牌照费用。

    在深圳,一直以来为大众诟病的“份子钱”主指车辆牌照费。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市出租车开始实行公开拍卖牌照制度,由于市场供求等原因,牌照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调研员俞力在3月24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目前深圳单个出租车牌照价格已被炒到80万—100万之间,“最高的牌照费标准是3000多元一台,这些牌照费被摊到了份子钱当中”。俞力表示,目前深圳出租车的牌照费约占“份子钱”的1/4,此次“经营权无偿化”将有助于降低“份子钱”额度。

    除了经营牌照费用,“份子钱”还包含了车辆的折旧、保险、维修费、驾驶员的基本工资、社会保险、企业管理的成本、税金等。因此,即使取消经营权的有偿使用费,“份子钱”也会存在。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法教学部主任张柱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份子钱’与废止不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没有关联性。‘份子钱’本质是企业与驾驶员的劳动关系,涉及劳动法律关系的平衡,不是行政规章调整的范围。”    

    据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广东省定价目录(2015年版)的通知》要求,深圳出租车月缴定额不再实行政府指导,由市场调节。企业根据经营成本、市场供求变化、驾驶员营收状况等因素,以自愿为原则,与驾驶员协商月缴定额(份子钱),并按规定做好明码标价和公示工作。

    按照上述规定,份子钱不再由政府强制要求,改由企业和司机商议,在韩志鹏看来,“对司机个人对企业都利好的事”,“减少份子钱本身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互联网专车的发展倒逼出租车改革加速了这个趋势的到来。相应的政府和企业就该顺应大趋势。”韩志鹏对时代周报记者预测,接下来,广州市出租车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以前固定的“份子钱”。这意味着,司机的支出和收入将与企业的营收“捆绑”在一起,出租车司机不再是“一个人战斗”,而是与企业甚至行业“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同时,出租车不再是公共交通工具,政府不会再为出租车业托底。

    “由企业和司机商议”的份子钱到底要交多少?谁会是说了算的一方?李师傅说,自己的心里实在没有底。而之前为缓解深圳“出租车荒”发放的1000元/车每月的临时性补贴,李师傅说,改革办法出台后,已经取消了。

    政府回购车牌细则待出台

    “出租车行业改革难度之大,前所未有。”3月14日的两会记者招待会上,交通部部长杨传堂这样总结。深圳出租车的经营权情况则更加复杂。

    2015年,交通运输部同时发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之后,武汉、南京、昆明等地方纷纷宣布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实行无偿经营权使用。“在深圳,经营权费用基本可等同于牌照拍卖费。深圳的出租车经营权情况比较复杂,根据市场变化,经营者在不同阶段的成本不同,且深圳拍卖的价格参差不齐,二级市场也存在交易。”参与了此次深圳市出租车改革的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王雪副教授说,“具体回购细则正在制定中,不同年限的牌照会有不同的算法,目前已经有了好几套财务折算的方法。”

    有关人士算了一笔账,按照2007年、2008年期间的出租车牌照拍卖价格计算,深圳的出租车经营权一旦实施无偿化,每台车可降低牌照费2000元。公开数据显示,深圳市目前有1.6万辆出租车。据媒体报道,按照经营年限不同,深圳市牌照的拍卖价格从十几万到90多万不等。如取中间数字估算,政府回购车牌需要近8亿元。有关这笔财政支出的细则,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深圳市交委的回复。

    王雪透露,出租车经营权的无偿化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存在一定阻力,但深圳市希望在2016年啃下这块“硬骨头”。

    政府给出回购牌照的钱后,相应的出租车公司应借机完成改造升级。韩志鹏表示:“可以学习广州的如约租车,由广州市交委搭建管理平台,企业负责运营。”这同时符合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中提出的“运营服务互联网化精神”。

    取消牌照管制加剧道路拥堵?

    《规定》的出台和深圳市出租车改革的背后,是中国互联网专车市场的兴起。

    2014年,互联网专车横空出世,如一条鲇鱼钻入传统出租车市场,波澜骤起,未曾停息。据统计,2015年,国内共有16个城市出现了出租车大规模抵制专车的现象。

    情势越演越烈。2016年1月4日,深圳市全城出租车大面积停运,机场、火车站、医院等公共场所均受牵连。出租车司机们集聚在市民中心、罗湖口岸等地,要求当局对“专车扰乱市场”问题作出答复。

    面对专车的“鲇鱼效应”,有人选择对抗,亦有人适时择木。“我有好多原来跑出租车的朋友都改行做专车了,我也在考虑。”出租车司机杜师傅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据统计,我国目前专车司机人数超过40万,其中17%由出租车司机跳槽而来。

    出租车行业研究者杜敏认为,传统出租车行业在专车面前显露的疲态,既来源于“轻资产”专车快速扩张造成的冲击,也来源于自身多年来形成的积弊。她将目前出租车行业存在的问题分为三个方面:出租车数量严重不足、群众打车难;高额份子钱及由此引发的恶劣服务;乘客和司机信息不对称。”乘客不知道是否有以及什么时候有空驶的出租车经过,司机也不知道乘客会在何时何地拦车,只能碰运气地在马路上东张西望地待客。”相比之下,专车则或解决或规避了这三个痛点。

    但在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李俊慧看来,专车市场的欣欣向荣,并非完全利好。她理解传统出租车的苦衷,“专车不交牌照费,性价比当然高,当然受欢迎。”她认为,交通管理部门设立牌照管制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比起普通车辆,出租车会更频繁地使用城市道路。如果与普通车辆缴纳同样的年费,就是占了大便宜。牌照费是管理部门对出租车占用道路获取弥补的方式。”

    在李俊慧看来,专车占了便宜,却没交好处费。“牌照管制土崩瓦解的后果,将是城市道路的产权界定失效。”李俊慧说,如果对此不加以控制,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专车行业,长期来看会加剧道路拥堵因而对专车进行管制在所难免,收取牌照费亦是未来趋势,“只是形式可能不同罢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硬骨头 专车 深圳 的报道

  • ·专车倒逼改革 深圳力啃“份子钱”硬骨头(2016-04-05)
  • ·专题:“围剿”专车(2015-01-13)
  • ·优步的海外遭遇(2015-01-13)
  • ·专车“刹车”(2015-05-12)
  • ·野蛮Uber的中国之旅(2015-05-26)
  • ·滴滴“公”车要来了?(2015-06-23)
  • ·杭州领衔出租车改革:退车潮倒逼,对专车平台敞开大门(2015-09-22)
  • ·风口浪尖,滴滴三条修改建议回应交通部(2015-10-20)
  • ·深圳“保四”(2010-12-02)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虎嗅、钛媒体、36氪这三家科技媒体经常被拿来相互比较,后两家招式频出,不断刺激着资本市场的想象,相比之下,率先上了新三板,获得资本青睐的虎嗅却面临着诸多麻烦。

    机器分发内容的副作用也日渐明显:内容质量越来越差,标题党、奇闻怪谈充斥其间。机器根据用户阅读情况决定对一个内容是否扩大分发,这往往让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在过去的2015年,股权众筹是创业圈的一个热点,退出机制是股权众筹的其中一个难点。近日,36氪首创股权众筹退出机制,这距离其推出股权众筹业务已过去半年多。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一份法院判决书,揭开了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贪腐案背后的利益链条。

    “阿里和腾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而真正的输家可能是BAT中的百度吧。”

    和中国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比,生于1954年的杨云峰不再年轻,但作为精益喷射成形专利的持有者,这一匹老马相当自信:“未来,我们的前景比3D打印更广阔。”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如果各个大数据管理局都自立标准,那么,各地的标准之间还存在能否统一、兼容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