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苗红利,双非父母最后的优越感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6-04-05 02:07:53
  • 谢勇

    4月1日开始,香港母婴健康院每月只有120个名额可供非香港儿童预约接种疫苗。由于香港本地儿童已有很大需求,部分母婴健康院可即时停止预约服务。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限苗令”仅针对公营医疗服务系统,暂未涉及私营医疗系统。  

    看到这样的新闻,那些纠结而不堪重负的双非父母们,会不会稍感心安?

    打疫苗成了双非父母们最后的仅存优越感。2001年,庄丰源案在香港终审判决,确立父母双方皆无香港居留权的中国内地居民在港所生子女可享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自此后十年间,超过20万“双非”婴儿在港出生。而距离2013年1月,香港所有私立医院最终停止接收非本地孕妇预约分娩,已经过去3年,最后一批双非儿童,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十几年时间里,新闻不断记录这样的故事:想尽办法获得的香港身份,只是看起来很美。关口上浩浩荡荡的喂饭大军,每天数小时来回奔波,以及既不能融入香港本土社会,又游离于内地社会体之间的尴尬成长。

    这肯定不是全部真相。真相的另一面则是,这些窘境,并不属于那些拥有足够财富,能够覆盖两地制度差异造成的成本鸿沟的富人阶层。他们能够负担国际学校,有能力改变双方父母的身份,移民香港及其他地方。

    压力属于中国中产,属于追逐身份红利,又无力真正承担其沉重负担的父母们。“去香港生孩子,说实话我现在很后悔。”有深圳双非父母如此表示,她面临的尴尬是:跨境,孩子从六七岁起就得每天5小时耗在路上;不跨境,私立学校的学费承受不起,而且离家近的私立学校已经明确不收“双非”儿童,“今年过完年一家人都在愁这个事”。

    种种窘迫中,经多次“实验”计算,已有双非父母总结出最优路径:10点从小区出发,换乘两次地铁,1.5个小时后到达福田口岸,半小时等跨境保姆车、过关,再坐车半小时到达元朗幼儿园,刚好赶上下午一点钟的第一堂课—全程来回5个小时,好处是不会塞车、不会迟到。

    这是中国中产们的能力,正是这种能力,让他们选择了把孩子生在香港,以及,去香港背奶粉、去香港买保险、去香港打疫苗……总之,去香港购买一个安全的生活。现在看来,为一种不属于自己的生活买单,未必是件性价比足够高的事。更何况,脱离社会母体的教育,对下一代造成的种种伤害,也会在未来显现。

    当然,如果操作得当,这20万双非儿童,实际上将成为香港发展的一笔财富。全球正展开一场争夺人才的竞赛,香港同时面临高技术人才流失及劳动人口萎缩等问题。据媒体报道,随着香港人口老化,劳动力不足的情况愈见严峻。香港劳工及福利局推算发现,香港劳动人口2022年将有367万,但劳动力增长速度追不上同期人力需求增长。2022年的人力需求高达379万,香港将缺工12万。有专家指出,内地与香港的经济、社会融合已成大趋势,在香港生育率长年维持在较低水平的情况下,未来人口增长动力的选择不应局限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香港的人口政策需要进行跨境规划。

    “规划”中就应该包括这20万双非儿童,以及他们的父母。回内地还是留在香港坚持?回,有没有合适路径;留,除了身份红利,能否还有便利?所有这些,都需要所有当事方拿出足够的智慧。

    (作者系媒体创业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优越感 红利 疫苗 的报道

  • ·疫苗红利,双非父母最后的优越感(2016-04-05)
  • ·傅蔚冈:人口红利消逝或是好事(2011-04-07)
  • ·杨国英:释放制度红利远比降低红利税重要(2012-11-22)
  • ·[社论]以制度创新创造改革红利(2012-11-29)
  • ·[社论] 深化“放权式”改革才能创造“股市红利”(2014-09-06)
  • ·谢勇:创新创业倒逼教改红利(2015-01-27)
  • ·肖俊:反腐红利不可小觑(2015-08-04)
  • ·房贷利息抵个税,一箭多雕的政策红利(2015-12-08)
  • ·山西“疫苗门”:免于绝望当释放恐忧(2010-03-2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虎嗅、钛媒体、36氪这三家科技媒体经常被拿来相互比较,后两家招式频出,不断刺激着资本市场的想象,相比之下,率先上了新三板,获得资本青睐的虎嗅却面临着诸多麻烦。

    机器分发内容的副作用也日渐明显:内容质量越来越差,标题党、奇闻怪谈充斥其间。机器根据用户阅读情况决定对一个内容是否扩大分发,这往往让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在过去的2015年,股权众筹是创业圈的一个热点,退出机制是股权众筹的其中一个难点。近日,36氪首创股权众筹退出机制,这距离其推出股权众筹业务已过去半年多。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一份法院判决书,揭开了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贪腐案背后的利益链条。

    “阿里和腾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而真正的输家可能是BAT中的百度吧。”

    和中国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比,生于1954年的杨云峰不再年轻,但作为精益喷射成形专利的持有者,这一匹老马相当自信:“未来,我们的前景比3D打印更广阔。”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如果各个大数据管理局都自立标准,那么,各地的标准之间还存在能否统一、兼容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