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归创客杨云峰:“工匠+精神”才是制造业法宝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22 02:53:40
  • [摘要] 和中国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比,生于1954年的杨云峰不再年轻,但作为精益喷射成形专利的持有者,这一匹老马相当自信:“未来,我们的前景比3D打印更广阔。”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杨凯奇 发自佛山

    和中国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比,生于1954年的杨云峰不再年轻,但作为精益喷射成形专利的持有者,这一匹老马相当自信:“未来,我们的前景比3D打印更广阔。”

    佛山峰合精密喷射成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峰合科技”),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力合科技园。在杨云峰的名片上,职位显示为“董事长兼总经理”,他说这是自己通过教训得到的启示:“技术带头人的水平决定了团队水平,内行人要把指挥权抓在手里。为了技术的完美、完整,我必须当第一把手。没有指挥权的技术专家干不成事,特别是在中国。”

    杨云峰住在园区的单身公寓里,每天在食堂解决一日三餐。回国前,他是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在芬兰生活很轻松,但我想把这项技术应用到中国的实践领域中去,及早推广开来。我现在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采访那天赶上午餐,杨云峰点了白切鸡、土豆丝和青菜。他笑着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沾你的光,今天给自己多加一道菜。”

    杨云峰认为传统手工业所谓的“工匠精神”不足以回应当下中国的发展需求。“过去,一个人开个小作坊就能搞定所有事情,但在现代工业里,没有一个技术是简单的。”

    “工匠精神”要分开

    杨云峰介绍,精益喷射成形技术是一种全新的冶炼工艺:将金属溶液置于漏斗状容器中,利用高温高压一次性喷射成目标器形。喷射后成形的器具,其分子排列比普通铸造出的器具更加均匀,因此能够延长器具的使用寿命,并缩短交货期和降低制造成本。

    峰合科技副总经理杨海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除了制造模具,这项技术还可以应用在金属涂层、合金材料、精密零件等领域。“比如火车轮生锈了,给它喷一层金属就能继续使用了,比换一个要便宜得多”。目前,汽车生产线如使用精益喷射成形技术生产的模具,能降低10%的成本。

    “其实在上世纪70年代,国外就有人提出这项技术了”,杨云峰透露,但其中“表面两毫米无法致密”的难题一直无人攻克。解决这一难题的就是杨云峰。他拿起一个白色的陶瓷模具,陶瓷表面并不十分光滑,但痕迹排列均匀,这就是他解决“表面两毫米致密”难题的关键。这件模具的制作,是杨云峰亲身参与的。

    无论科技发展如何先进,杨云峰始终强调“动手”能力。

    “1971年,我17岁,第一次参加工作,就是从当蓝领工人开始的。”两年的工人经历让他受益终身。

    2005年,杨云峰被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派驻上海,担任技术推广。参与了一些与央企合作的项目后,他对中国制造与欧美制造的差距有了更深的感悟。“我们设计出来的东西却造不出来,有了现成的引进图纸也造不出来。就算拿人家的零部件组装,组装出来的汽车发动机性能不如人家,寿命也不如人家。”

    杨云峰强调:“‘工匠精神’应该从两个方面理解,即‘工匠’和‘精神’”。在中国,科研人员缺乏动手实操能力,技术工人缺乏理论素养,只能“按图索骥”,对图纸的实际要求并不清楚。从这个意义上,杨云峰说出了他理解的工匠精神:“对科研人员而言,‘工匠’要求在有优秀理论素养的同时,加强实际操作能力。对技术工人而言,‘精神’要求兼备一定的理论素养,对工程有足够的理解能力。”

    在芬兰工作多年,让杨云峰最钦佩的,是一位工作在一线的技工。“他从不多说话,但交代的事情从来不用多操心。他就是个技工学校毕业的,但什么都能干,从冶炼,开数控机床,做点小设计甚至设备编程,我交给他什么都能搞定”,杨云峰直言,“这在国内真的很少见。”

    在芬兰,刚毕业的技术工人,月工资是2万芬兰马克,普通大学生的毕业薪资只有1万。上职业学校在国内是无奈之举,在芬兰却是能同时满足兴趣和就业的个人选择。“中国要转变观念,首先就要肯定并提升职业教育的价值,让技术工人活得更有尊严。”杨云峰建议。

    在杨云峰看来,国内的职业教育分工太细也是一种缺陷,“10个人去做一个人能做的事情”,这既降低了效率,增加了成本,也拉低了技术工人的平均素养。在杨云峰的话语体系里,技术工人和科研专家、工程师属于同一个高度,统称为“技术人才”。技术人才要兼顾理论素养和技术能力。“正规大学和职业学院,理论和动手各有侧重,但都不可偏废。我的观点是,谁兼顾得最好,谁的水平就最高。”

    必须掌握管理权

    在杨云峰的办公室里,一扇落地窗正对工厂。

    工厂正在施工,但生产许可证的审批预计今年5月才能发下来。杨云峰有些着急,那是他将要施展抱负的地方。

    目前,杨云峰的核心团队共5人,加上工人,目前一共10人左右,但杨云峰的理想是“在还干得动的年纪,把企业做进500强”。是世界500强、中国500强还是广东500强?杨云峰笑,“事在人为,我们的技术这么好,完全有这个潜力。”

    杨云峰称,目前他还在花力气建设一支优秀团队。“现代工业是要跨学科的大系统,没有一个人能单独搞定,我需要一个工匠团队,在每个细节上一丝不苟。”

    杨云峰的助手罗一凡(化名)是湖南某大学机械设计制造专业的毕业生,2005年起开始跟随他参加中芬合作的交流项目。在杨云峰带过的国内团队成员中,他是唯一留下的一位。“老师对技术的要求、对工作的态度,让很多人吃不消。”

    罗一凡在车间里的许多岗位上轮过岗,除了设计、研发,还会焊接、安装。罗一凡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精益喷射成形的工艺看似简单且自动化,其中却有上百道细小的工序,需要手工把握。

    杨云峰说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吃过外行管理的苦头。“很多企业的领导,听上去是资深的大学毕业生甚至是教授级工程师,但经常一拍脑袋下指令,还常执行几年甚至十几年,从来没人怀疑是错的。”

    责任感的缺失不仅扼杀创造力,也会孕育出扭曲的“创新精神”。杨云峰在为一家大型央企服务时,对方给他派了厂内最顶尖的十个工程师,结果工程师各行其是,导致整个项目拖延了几年仍未完成。“我的痛点在于,你们都可以创新,都想露一手,最后你们不承担任何责任,责任都推给我,说我技术不行,以便你们可以交差。”

    掌握管理权,以团队之力完美结合“工匠”与“精神”,这是杨云峰为现代制造业开出的药方。
     

    寻找时代工匠①

    这是一个属于“工匠”的春天。

    李克强总理在《2016政府工作报告》这样阐述“工匠精神”: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并非舶来品,《庄子》中记载的“庖丁解牛”,庖丁就是工匠。从遥远的战国时代到眼下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工匠的内涵几经变化、发展,精神却始终如一:精益求精,注重细节,严谨专注,精致专一。

    这也是一种时代的气质。

    从这期起,《时代周报》推出“寻找时代工匠”系列报道,关注广东制造业里的优秀匠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工匠 法宝 制造业 的报道

  • ·海归创客杨云峰:“工匠+精神”才是制造业法宝(2016-03-22)
  • ·中国告别"世界工厂"?(2012-07-12)
  • ·骆家辉:美国制造业回流无损中国(2013-02-28)
  • ·制造业“非激进式转型”(2013-04-18)
  • ·加码“未来工厂”(2014-07-03)
  • ·丁力:制造业转型,关键在于政府“对自己动刀子”(2015-02-10)
  • ·广东创新再出发:“科技服务业+高端制造业” (2015-05-26)
  • ·转型升级是又一次边缘革命?(2016-03-01)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广东自贸区各方面政策功能的完善,有助于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而海关、通关的便捷化,也将惠及跨境电商的发展。“关键是广州背靠庞大的国内市场,泛珠政策全覆盖。

    接近国税总局人士透露,对电商征税是早晚的事,只是届时国税总局不会一概而论,而是会谨慎划定征收范围及对应税率。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政府的经济工作将从短期的需求管理向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转变。

    在推动成果的转化和企业产业提升的过程中,企业获得巨大的利润回报,那么科研人员也应该相应地获得更大的回报。

    近一年来,赴公海赌博成为大陆赌客的新宠,政策宽松以及邮轮代理商的推销是关键的因素,公海赌船或许目前正迎来一轮新的火爆扩张期。部分赌船除了提供豪赌娱乐,更一向是洗黑钱的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