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三角外贸业踏上“西进”路:不为取经为赚钱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22 02:43:43
  • [摘要] 珠三角的外贸工厂来说,欧美和俄罗斯市场利润无疑更高,但审批认证的高昂费用和手续之复杂,并非邓成彬这样的小型工厂能够承担得起,沙特的审批则简单得多。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杨凯奇 发自广州

    广州番禺,某商住公寓内,1995年出生的汪澜打开他的白色MacBook,回复了一封来自莫斯科的电子邮件。这些天,他同时还在帮一个来自珠三角的外贸厂主确定巴基斯坦行程,替另一位客户联系非洲某国的中国大使馆。业务繁忙,有时夜太深,他直接睡在沙发上。

    按入学时间算,汪澜今年该是首都经贸大学的大三学生,如今,他辍学一年有余,陆续做过企业推广、大学生社群运营和在线旅游。2015年,他只身来到广州,年轻的商业嗅觉让他把赌注押在了有关“一带一路”的生意上。“我跟我爸说好了,两年内创业不成功就回家。”

    20公里外,佛山。邓成彬(化名)是汪澜某个客户的表弟,经营一家卫浴门店。门店里的红木桌上,摆着一套功夫茶具。邓成彬殷勤地沏茶,体现出潮汕籍商人闲适的一面。门店外的陶瓷一条街上,来往行人很少,露出一丝萧条。邓成彬的生意市场,此前一直是国内乡镇及农村,这两年,他开始针对沙特做生意—沙特的外贸单,目前约占所有业务的10%。

    在顺德做油漆外贸的白玉开,是汪澜的客户,最近,他把微信名改成了“一带一路践行者”。他的生意遍及中东、南亚、中亚、非洲、南美等地十几个国家。“习总提出这个战略之前,我们的业务一直没有做好。我希望‘一带一路’能带给我好运气,在这些国家的业务上有所开拓。”去年,白玉开赴巴基斯坦考察市场。“巴铁”对中国品牌的友好令他印象深刻。白玉开决定将今年的业务重点放在巴基斯坦,“虽然市场小点,但对于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来说,机会还是比较多的。”

    “力争今年进出口额不下降”,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称,广东要遏制进出口下滑势头,巩固和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广东外向型经济经过30多年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5年,广东省经济总量突破7万亿元人民币,继续领跑中国内地,但同时,广东外贸总值连续两年下降,2015年下降幅度更是从2014年2.5%的基础上升至3.9%。

    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大背景下,与海上丝路沿线国家贸易与合作的升温,给广东外贸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珠三角外贸业次第踏上“西进”之路。

    攻与守

    21岁的汪澜考虑的东西,和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不大一样。

    一位学生朋友在学校里开了家洗衣房,让他支招。他给出的建议是:可以直接跟校方联系,设立勤工俭学岗位,让在校生帮忙收每个宿舍的脏衣服。“学校特别欢迎这种勤工助学项目,学生又很任劳任怨”,汪澜分析,再把收来的衣服交给闲置的洗衣房,赚取其中差价。汪澜非常推崇Uber的“快速复制”模式,对有些专车公司专注于一座城市稳扎稳打的策略有些鄙夷:“(他们)都快死了。这个时代,人们只看得到第一,看不到第二。”

    珠三角外贸企业针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定制商务市场,是汪澜眼中的一块鲜肉。

    汪澜的商业逻辑是:依托在国外的熟人和酒店等合作方,为珠三角外贸企业到“一带一路”国家考察市场、谈生意提供签证、酒店、交通等一条龙配套服务。汪澜称,他最核心的优势是当地信息,“我在国外的朋友很多”。汪澜的父亲在北京做生意,搭了不少人脉;他自己做在线旅游时也很注重交朋友。如何盘活国外大量“闲置”的华人和留学生资源,是汪澜打的小算盘,“外贸工厂去国外,最头疼的就是不了解当地的市场环境和文化习惯。”

    当地华人不但能给汪澜的客户提供信息,还可以直接成为合作方。汪澜甚至设想,客户在某个国家落地时,可以跳过租车公司,直接找当地有车的留学生接机—汪澜省了钱,留学生也能赚外快。

    冯永(化名)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留学,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汪澜,现在是汪澜在莫斯科的合作伙伴,有赴莫斯科的国内客户接受汪澜的服务,冯永就负责安排。他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在于多年留学国外的生活经历,这能够帮那些外贸厂主在考察市场时发现一些容易忽略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往往决定了此次考察能否成功。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性格,更愿意虚心接受别人的指点。”冯永不怕客户觉得他年纪轻,他相信真诚和努力能够赢得信任,“现在这个时代,早就不以年龄去评判一个人了”。

    类似冯永这样的合作者遍及亚洲和欧洲。下一步,汪澜打算建立一个网站,让他的合作者和客户直接对接,形成一个平台,做大体量。汪澜在MacBook上敲击着商业计划书,第一轮融资已经提上日程。

    与汪澜在互联网上的长袖善舞相反,邓成彬选择坐等客户自己上门。目前,沙特市场环境较为稳定,他没再费心寻找其他国家的客源。“沙特有足够的消费潜力,而且没有生产洁具的工厂,当地的工人不愿意从事这种劳动”,邓成彬介绍,这给了中国制造很大的商业机会。

    “沙特人喜欢金色的东西,马桶也得是金色的。而且只要刷成金色,他们不管档次高低。”邓成彬对沙特市场独特的偏好有些无奈,但认为沙特人也有精明的一面:“他们喜欢拆装的,不喜欢整体买回去,因为整体的运费比较贵。”

    邓成彬的手机上录有一段视频,画面里是沙特的一个卫浴门店,大大小小散装的卫浴零件铺了一地,水龙头、下水管、陶瓷面盆和马桶盖散乱地堆叠在一起,像是等待拼装的四驱车模型。即便购买拆装的卫浴部件,沙特客户的定量往往也不多。“他们买回去找不到工人组装,在当地组装的人工费也很贵。”

    与传统石油强国的形象不同,沙特对便宜产品的需求旺盛。在当地,邓成彬的卫浴产品一是款式齐全,二是工厂直销,价格相对便宜。这意味着利润空间的压缩。对珠三角的外贸工厂来说,欧美和俄罗斯市场利润无疑更高,但审批认证的高昂费用和手续之复杂,并非邓成彬这样的小型工厂能够承担得起,沙特的审批则简单得多。“只要把文件寄到大使馆,盖个章就可以了。费用也便宜。”邓成彬说。

    与邓成彬的被动接单不同,白玉开选择主动出击。“对于外贸业来说,如今信息已经不是最缺乏的,中国外贸企业最缺乏的是深入当地市场的能力。”白玉开会仔细选择当地的代理商,由代理商负责铺货。他与当地人打交道的心得是,只要是谈生意,“国内国外并没有大的区别”。在赴巴基斯坦的调研中,白玉开发现,当地的车用油漆市场主要还是ppg、立邦、巴斯夫等国际品牌,中国品牌相对弱势,且主要集中在大城市。他的目标是在大城市建立枢纽,把网点铺向小城市和更细分的市场。

    白玉开承认,与国际品牌竞争,自己手中的牌不多。“这些国际品牌都有百年历史,有良好的品控和营销体系”,他的底牌依然是中国制造的传统优势—价格。在他看来,国产车用油漆在品质上与国际品牌相比,差距并不太大,价格则便宜得多。“巴基斯坦的消费能力还是有限的。如果中国产品能够在价格、品质和服务三者之间建立平衡,体现的优势将非常大。”

    今天的巴基斯坦,即便在城市,许多人依然住在河边的草屋里,还有人在铁路边的荒野上支起一口锅讨生活。当地的贫困令白玉开印象深刻。同时,人口基数堆砌出的汽车保有量,让他对这个国家的消费能力有信心。今年,白玉开的油漆品牌在当地的铺货量已达到40%。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邓江年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了“一带一路”实施后珠三角外贸格局的变化,“内地从外贸边缘变成外贸前线,东南沿海的外贸通道作用下降,珠三角地区也不例外。陆路经济走廊的通道价值上升。珠三角的外贸服务业务和港口物流业务的增长将放缓。另外,由于珠三角的产业升级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对新兴市场的开拓,珠三角对东南亚、南亚和东北非市场的外贸份额将上升,一般贸易增长将超过加工贸易,工程贸易、服务贸易增长将超过货物贸易。”

    大与小

    “现在早就不是以前外贸业的黄金时代啦。”邓成彬的朋友、佛山一家外贸公司的业务员方志强(化名)一边说,一边重重地摁灭了烟头。

    从2006-2010年,珠三角地区在全国对外贸易中的份额由29%下降到25.2%,增速连年放缓。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邓江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珠三角中小型外贸企业的困难,主要来自于国际市场的低迷和国内生产成本的上升。

    “今年只是勉强维持,”方志强做了一个向下的手势,“一直跌,跌到这里就停住不动了。现在很多工厂的资金链都断了。不发工资,工人都跑了。”

    与佛山大多数卫浴外贸工厂一样,邓成彬是贴牌生产,利润微薄。“利润高的欧美市场,都是大企业在做。”邓成彬称,做外贸最难的是针对不同的国家制造相应的产品。“中东国家的马桶,管道要粗。而韩国、日本的马桶是虹吸式的,管道要窄。每个国家的产品都需要单独的生产线。”这些,中小企业没有能力办到。“做外贸没那么容易。首先要适合的产品,适合的团队,还要靠时间的积累。就算我能找到客户,他需要的产品可能我也做不了”。

    目标市场本土企业的成长,也在进一步压缩中小外贸企业的利润空间。过去,东南亚是珠三角外贸最重要的市场,近几年,东南亚各国本土制造业兴起,国内一些不堪重负的工厂也搬迁到诸如缅甸、柬埔寨等国。“那些工厂开出的工资可能只是国内的五分之一,但这样的薪水,已经够当地人过上好生活了。”方志强介绍。同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国内外贸工厂的产品价格只能向出价更低的对手妥协。

    曾经的市场孕育出了新的竞争对手。过小的体量,也决定了这些中小厂家无法移师到人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去。广州泰利印刷公司的总经理邹伟武存在同样的困惑,在他看来,中小企业“连工资都发不出,哪有能力向外投资”。

    价格战是导致利润走低的另一因素。长期浸淫外贸行业的方志强对此深有体会,“中国人到哪里都喜欢聚在一起,打价格战”。他认为珠三角的外贸企业不善于开拓新市场,喜欢在已有市场的基础上扎堆。扎堆的企业多了,利润也就被摊薄。

    在巴基斯坦市场,白玉开对未来即将面临的中国货价格战忧心忡忡。“中国的外贸都是自发的,是为了解决生存问题的无奈之举,很少有全行业的长线规划。价格上你杀我我杀你,搞得大家都没钱挣。”他非常希望在“一带一路”战略中,能够制定政策限制价格战,同时从全行业层面,制定协同发展的计划。

    与汪澜设想的、中小企业纷纷前往“一带一路”国家开发新市场不同,珠三角外贸有自己的运转逻辑。

    在最传统、也最普遍的佛山外贸模式中,方志强所处的外贸公司居于中间环节。向上,是香港的货物代理公司。传统上,整个珠三角的进出口业务都需通过香港,由香港的货代公司负责联系外国客户,接收订单,再交给本土外贸公司。本土外贸公司接单后,再寻找自己相熟的厂家制造。层层相扣,其间的利润逐环降低。

    如果能跳过中间的两级外贸公司,对厂家来说当然是最好的,但直接联系客户,邓成彬也“只是想想”,并不会付诸实施。他介绍,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跳过中间的代理自己做外贸,首先面对的是外贸人员的人力成本,这是不小的负担;另外,独力开发新市场,对国外环境不了解,前途未知而危险。

    方志强则认为,外贸公司自有其存在的价值。“我们提供的,其实是一个担保的作用。因为是我们接的单,如果工厂跑路了,我们会负责把钱赔给客户;如果国外客户跑路了,我们会把剩余款项赔给工厂。”近几年由于市场萧条,“跑路”的工厂很多,外贸公司和工厂同时陷入困境。而国外的客户,也会因为担心工厂跑路,宁花钱找外贸公司,拒绝直接与工厂合作。

    方志强所属的外贸公司很少有新客户,都是与熟客做生意。他们依赖口碑传播,客户来源都是旧客户介绍,如今,客户数量基本稳定。对互联网,方志强态度排斥:“网上的信息太混乱,也没有一个模式可以去遵守。”

    快与慢

    现有公开资料显示,“一带一路”战略目前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聚焦行业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投资、资源开发等领域,这与珠三角外贸业的主体—中小型外贸与制造业公司尚有一定距离。

    对于“一带一路”,外贸从业者因为切身利益保持高度关注,但同时又不敢抱有太多奢望。邹伟武直言,“一带一路”是大企业的事,与中小企业关系不大。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邓江年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从更为宏观的角度上看,“一带一路”有利于提振目前处于低谷期的中国外贸业。“一是有力地开拓了发展中国家市场,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发达国家市场的低迷;二是进一步打通了如渝新欧铁路、中俄专线等内外通道,降低了外贸成本;三是倒逼海关进出口制度改革,释放了外贸的改革红利。”

    面对广东省转型升级的压力,一部分中小企业的淘汰和整合在所难免。

    据邓江年介绍,目前广东在外贸上并不着力于直接援救中小型外贸企业,主要做的工作有三项:一是围绕自贸区完善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二是围绕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三是围绕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广东资本走出去并优化国际市场结构。正在筹划的海上丝绸之路港口联盟、空港联盟和信息高速公路等项目,对于外贸成长也颇具意义。

    转变中,既有攥住新火苗的创业、走出去的开拓者,也有隐忍的坚守者。这是一场持久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珠三角 外贸 的报道

  • ·珠三角发展升至国家战略层面(2009-07-21)
  • ·珠三角纲要 为改革探路(2010-03-10)
  • ·本报专访人大代表:《纲要》纳入报告意味着什么?(2010-03-10)
  • ·珠三角一体化渐入佳境(2010-06-05)
  • ·长珠竞争进入新阶段(2010-06-05)
  • ·珠三角民间借贷困危(2011-11-17)
  • ·珠三角率先监测PM2.5(2012-03-15)
  • ·珠三角“金融航母”前海试水(2012-07-05)
  • ·珠三角金改 助力经济转型(2014-03-06)
  • ·泛珠十年,谋破省际壁垒(2014-09-06)
  •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接近国税总局人士透露,对电商征税是早晚的事,只是届时国税总局不会一概而论,而是会谨慎划定征收范围及对应税率。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对于王俊的新事业,汪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支持,孩子长大了,爱干什么干什么。”曾经以为的接班人和天才少年们陆续长大、离开,朝更产业化的方向走去。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

    珠三角的外贸工厂来说,欧美和俄罗斯市场利润无疑更高,但审批认证的高昂费用和手续之复杂,并非邓成彬这样的小型工厂能够承担得起,沙特的审批则简单得多。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政府的经济工作将从短期的需求管理向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