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挑战硅谷 深圳扮演供应链中心角色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15 03:14:01
  • [摘要] 即使随着地价上涨、深圳的制造业优势不再明显,对硬件创客的影响也不会很大。“真正重要的是深圳在电子信息产业上浓厚的氛围。”

    时代周报记者 赵天琦 发自深圳

    3月11日,一场猝不及防的“倒春寒”席卷深圳,断崖式的降温让这座南方城市寒意十足。华强北,南北宽930米、东西长1560米,面积达1.45平方公里。这条大路细分出众多小巷如蜘蛛网般细密复杂—巷子里,拉着手推货车进进出出的商贩络绎不绝。

    这是华强北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下午,但“事情正在起变化”。

    以山寨手机和水货闻名的华强北,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元配件集散中心,正在向创客中心迈进。

    早在2012年,来自硅谷的全球知名硬件创客机构HAX选择华强北安营扎寨。去年6月,深圳国际创客周开幕前夕,由华强北两大龙头企业分别投资成立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和赛格创客中心,前后两天对外开放—华强北创客的三足鼎立之势就此铸成。

    HAX中国项目负责人昌玲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入驻深圳华强北,就是看中了这里的产业优势。同时,深圳市完整的电子产业供应链和浓厚的创新氛围,都为硬件创新起到了明显的加速作用。

    在深圳市综合开放研究院创新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林看来:“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兴起,华强北的零售业务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在这个背景下,华强北自身也在寻求转型升级,创客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今后,华强北的产品和低端产能会进一步向国外转移,但是作为供应链中心的地位不会转变。”

    华强北从山寨集散地到创客中心的转变,也是深圳城市转型的缩影。

    \
     

    深圳一周,国外一月

    华强北世纪汇大厦21层,电梯出门右转,就到了HAX硬创加速器的深圳工作室。简易的装修,毫无隔断的桌面,木质的吧台,纯西式的办公环境。

    从大会议室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深南大道上的车流穿梭不息,远处尚未建成的全球第二高楼平安中心直插天际。隔着透明玻璃向里看,老外们三三两两席地而坐,抱着笔记本电脑激烈讨论。“这是我们在今年1月招收的新学员,有30个团队,已经是第八期了。”昌玲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总部位于美国硅谷的HAX硬创加速器,2012年正式落户华强北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招募创客团队。HAX每年两次从来自全球的海量报名团队中挑选有潜质的创客队伍,并将他们召集至深圳。为期111天的学习中,这些团队将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并最终由HAX推向全球市场。

    作为上一期的学员,来自印度的Kiran已经推出了自己的产品,并在一家名为kickstarter的众筹网站上筹集到了25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Kiran和团队设计的产品是一款耳机,其特殊之处在于,用户第一次使用时可以把耳机像耳塞一样捏扁并塞入耳朵,等到耳机调整到适应使用者耳朵轮廓时摁下按键便可定型,从而变成一副专属定制的耳机。

    去年7月,Kiran来到深圳。他对深圳在电子产品制造方面的优势赞不绝口。“一切都很方便。我们可以亲自去工厂参观产品是怎么制造出来的,而且速度很快,往往一两天就能拿到成品。如果缺少什么材料,在华强北的店铺里就可以买到—如果我会说中文的话就更好了。”说起来,Kiran还带有一点小小的遗憾。

    实际上,深圳和华强北在电子产品制造业上的优势正是吸引HAX入驻的最主要因素。“我们更愿意将自己称作加速器而非孵化器。我们所做的,是加速想法到产品的过程并将其投入到适合的市场。在加速的过程中,深圳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十分明显。我们常常说在深圳一周能做到的事,在国外可能往往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昌玲说。

    周林同样认为,作为国际性的电子元配件集散中心,华强北对硬件研发可以提供非常有效的支撑作用,向创客这一方向演化也属自然而然。“目前全球对于电子信息产品实行的是零关税的协定,因而电子信息行业的分工也是全球性的,国际化程度很高。在此基础上,华强北的制造业优势十分明显。”

    作为国际性的创客项目,HAX招收的创客团队主要来自国外。但随着在深圳逐渐站稳脚跟,HAX也将眼光瞄准了中国创客团队,今年5月,全新的中国项目将正式启动。

    昌玲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设立中国项目不仅仅是希望利用中国制造的优势,还希望利用华强北的整合资源和市场优势,为中国创客提供更加国际化的眼光。“与国外的创客相比,中国的创客显得不够大胆,设计的产品往往是大而全的,而非小而精准的。我们希望依托华强北的量产优势,提升Made in China的品质,为他们打开全球市场。”昌玲对中国创客充满希望。

    深圳创客纯国产、高科技

    华强电子世界内,各式各样的电子产品琳琅满目,商铺一家挨一家。乘坐电梯穿过卖场来到7楼。一片开阔的露台广场是刚成立不久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所在地。

    在这里,与创客相关的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包括路演中心、投资机构、创客学院以及每个创客中心都必备的咖啡厅。

    如果说HAX硬创加速器是“外来的和尚”,那么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则属完全国产。

    2015年,“双创”浪潮席卷全国,在深圳更是风生水起。6月18日,中国第一个以“创客”为主体的大型国际盛会“深圳国际创客周”正式开幕。创客周开幕前夕,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和赛格创客中心成立,这两家创客中心背后是华强北的两大龙头企业:深圳华强集团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

    华强北创客中心的崛起,和山寨手机没落的大势息息相关。周林分析:“近年来,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崛起,对华强北产生了一定的冲击,交易功能在逐步萎缩。同时,国产手机行业几大巨头的崛起也将一些小型手机企业挤出了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向创客方向转型升级成为了必然的趋势。像华强和赛格去做创客中心,也都是因为传统业务受到影响,企业内部自发产生了转型需求。”

    据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的工作人员赵小维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对外开放仅仅不到一年,已有20多家创客团队入驻。“这里是我们的第一期创客中心,目标是招收40个团队。今年下半年,第二期创客中心也会对外开放。”

    据介绍,目前入驻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的创客团队同样以高科技产业为主。“这就是深圳创客的特色。依托在电子信息产业方面完整的供应链优势,深圳创客主要瞄准的就是高科技产业,特别是有元硬件的开发。北京的创客则更多集中在软件开发领域。”周林比较说道。

    创客氛围与深圳未来

    创客浪潮的背后,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的深圳。

    地价呈现几何级增长,生产成本逐步攀升,企业外迁消息此起彼伏。

    深圳要往哪里走?

    “深圳今后的发展方向很明确,就是向总部型和创新型经济转型。深圳这样的经济体量肯定是需要在区域甚至全国和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的。企业的外迁是生产要素重新配置的体现,也是深圳通过产业转移带动周边地区发展的表现,我们应该乐观其成。”周林态度乐观。

    面对部分企业倒闭现象,周林表示,剔除经济下行的因素,这也是电子信息产业内部行业整合的必然趋势。“以深圳的手机行业为例,随着国产手机巨头的崛起,市场份额的不断扩大,中小企业被迫关门歇业,同时引起上下游企业的连锁反应。这是行业洗牌的结果,弱势企业被市场淘汰出局,也是经济体健康的一种表现。”

    实际上,部分工厂的倒闭并未影响创客对深圳的兴趣。昌玲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即使随着地价上涨、深圳的制造业优势不再明显,对硬件创客的影响也不会很大。“真正重要的是深圳在电子信息产业上浓厚的氛围。只要这个氛围还在,硬件创新的氛围就不会消散。”

    创客氛围的兴起能否弥补深圳企业外迁带来的损失?周林的态度谨慎客观:“创客代表着更长远的未来,它伴随着一定的风险,也需要时间才能慢慢看到结果,所以很难在短期内对经济发展产生直接的影响。但是创客之风的兴起可以推动全社会的创新热情,提高大家的信息量,同时把社会上大量的游资吸引到这一创造未来的领域上来。”

    谈及华强北今后的出路,周林表示,华强北作为电子元配件集散中心的地位不会改变,但在业态和规模上进行结构性调整则是可以预期的。“一些相对低端的产品虽然在国内没有市场,但在东南亚、非洲的市场还很大,产品国家化的程度会进一步提升。低端产能向国外扩散的同时,深圳和华强北则要继续扮演供应链中心的角色。”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硅谷 深圳 供应链 的报道

  • ·挑战硅谷 深圳扮演供应链中心角色(2016-03-15)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这种绿色重卡,使用的都是瑞典产的斯堪尼亚豪华重卡,每一辆的造价都在100万左右。”费天艳开玩笑说,“司机们开上这样的卡车后,连宝马奔驰都不想开了。”

    广东省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创新指数》显示,珠海综合排名全国第八,广东省内排名仅次于深圳和广州,创业者活动指数仅低于北京。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去年提的意见建议,基本上都有反馈,应该说还是非常重视。”今年是胡季强第4次参加全国两会,作为一名老代表,他的感慨颇深。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两会期间也有财税专家强调,赤字率提高主要不是用在开支上,而是用在减免各种税费上,财政对基建投资等方面的支持还需依赖其他手段。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卫计委文件针对的是医院与医院之间的远程医疗,如远程会诊等,与“互联网医疗”并无关联,业界无需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