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问3》资本大戏演砸 快鹿集团票房换股价梦碎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6-03-15 02:36:46
  • [摘要] 欲借助《叶问3》打造“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标杆的施建祥及其手中的快鹿投资集团,也面临重重质疑。

    时代周报记者 胡秋实 发自上海

    本应是娱乐圈话题的《叶问3》,却因被质疑票房注水及其背后复杂的多重融资链条,成了财经圈的焦点。而欲借助《叶问3》打造“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标杆的施建祥及其手中的快鹿投资集团,也面临重重质疑。

    3月4日,《叶问3》正式在内地上映,3天后票房迅速翻至4.7亿元。票房注水质疑随之而至,3月7日,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声,向猫眼、微票儿等四家电子商务售票机构下发了文件,要求电子商务售票机构提供与《叶问3》各发行方进行票务合作所签署的有关合同。

    票房的质疑迅速转至《叶问3》背后的金融迷局。《叶问3》上映之前,快鹿集团已经把其打包成多个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在众筹平台、理财公司、P2P平台等进行融资。担保方多为上海快鹿集团及其旗下的东虹桥担保。

    而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控股的港股上市企业十方控股(1381 HK)、快鹿集团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 SZ),均参与了《叶问3》的票房收益项目。

    快鹿集团一不愿具名的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快鹿集团最终目的是为了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是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攀升。快鹿集团“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其实就是用票房换股价。至于做大上市公司市值后如何进一步运作,该内部员工并未透露。

    以票房换股价的如意算盘显然已经落空。假票房风波后,3月7-11日一周内,十方控股股价下跌了59.17%,神开股份的周跌幅也达到了18.01%。

    《叶问3》事件的影响也在发酵,一位快鹿集团前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去年以来,快鹿集团、金鹿财行等公司扩张太快,近来一直在裁员、缩减门店。不过,该说法时代周报未能获得快鹿集团的官方回应,而与快鹿集团密切合作的当天财富,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听说此事。

    “假票房”风波引发兑付质疑

    《叶问3》上映以来,因“假票房”问题备受争议,称快鹿集团及相关公司以自有资金购买《叶问3》电影票,推高票房。 而“假票房”事件甚至惊动广电总局;3月7日,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声,随后,《叶问3》的票房开始回落,截至2016年3月13日,《叶问3》上映10天,全国累计票房突破7亿元,但累计票房已被同日上映的《疯狂动物城》反超。

    有影视发行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的电影票房水分是行业潜规则,不少电影在上映的时候都会有这样买票房的现象。上述快鹿投资集团内部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对于“买票房”的问题并不完全了解,在影视行业“买票房”的不在少数。快鹿集团以大约2亿元的价格向黄百鸣买下了内地发行权,而电影的投资制作方面,快鹿投资集团所占比例并不大。另外一个发行方火传媒的杨子与施建祥在影视投资上关系匪浅。

    在参与并买下《叶问3》的投资和内地发行权后,上海快鹿集团将《叶问3》在内地的票房收入打造成金融产品,经由众筹平台、理财公司、P2P平台等进行融资。其中如苏宁众筹产品筹资总额4050万元,当天财富产品规模2亿元也销售一空。单单前述平台所获得的融资额便接近4亿元。据悉,早在去年众多理财产品便已经售罄。但趣逗理财的《叶问3》产品自今年1月开始至2月底发了5次,每次融资10万元或20万元,为一个月的短期投资,年化利率9%-9.6%。

    以苏宁众筹上的《叶问3》产品为例,票房低于5亿元,收益率为8%,票房≥10亿元,年化收益11%,票房每增加1亿元收益率便增0.5%,而当天财富上的产品,是每增加1亿元,浮动收益增加1%。随着“假票房”事件的不断升级,快鹿集团对于《叶问3》的预期收入也出现较大的落差,兑付问题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尽管快鹿集团一直否认,但被其称为战略合作伙伴的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众多公司,包括影视公司、通道公司、担保公司、融资平台,均被指为快鹿集团旗下子公司,涉嫌自融、自保。

    除了《叶问3》,快鹿集团投资和发行的新电影《大轰炸》已经杀青,并早已在京东金融、苏宁众筹的平台进行融资《叶问3》,产品的设计类似。如果《叶问3》的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最终获得高收益,《大轰炸》如法炮制的金融产品,融资起来自然会十分顺畅。

    快鹿系股价暴跌

    快鹿集团上述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票房证券化的最终目的是在于资本市场的获利,快鹿集团控制的十方控股是港股上市公司,票房越高则该公司股价市值便能翻倍增长。因为《叶问3》的问题频出,《大轰炸》会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注入上市公司尚不知晓。

    有消息称,快鹿集团早期对票房的目标是30亿元;接近快鹿集团的相关影视发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30亿元的票房预期有点高,更倾向于炒作,根据目前的情况而言,《叶问3》的总票房或许会稳定在10亿元出头。

    如果《叶问3》票房收入10亿元,而票房净收入一般为总票房的35%,十方控股得到其中的55%,再扣除1.1亿元投资,十方控股便能获得8250万元的净收入。目前市场上,一般影视公司20倍市盈率,十方控股的市值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

    公告显示,十方控股主要经营内地地区报纸、电视媒体等行业的广告外包业务,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部分行业经营压力加剧,该公司2015年年中报显示,营业收入4170万元,同比2014年相比下跌54.8%,税后净亏损5400万元,与2014年同期净亏损7000万元相比有所收窄。

    2015年12月22日,施建祥认购十方控股1.6亿股股份,认购价格为每股0.8港元,认购事项于2016年2月19日完成,截至目前,施建祥持有十方控股股份1.86亿股,为第一大股东;而后施建祥担任了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

    2月23日,十方控股公布斥资1.1亿元向合禾影视收购 《叶问3》内地票房净收入的55%。其中提到,根据公告,可以得知票房净收入=票房总收入-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5%)-增值税和附加税(3%-5%)-电影院及院线分摊(50%-60%)-总投资成本及推广费用(未知)。

    2月24日,神开股份公告,出资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人份额,设立《叶问3》电影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用于投资电影《叶问3》。神开股份称,无论《叶问3》票房多少,神开股份都可以获得8%的收益,如果票房超过20亿元,预计年化收益率将达18%。投资期限为6+3个月,前6个月为投资运作期,后3个月为清算期。

    数据显示,上海业祥投资持股神开股份18%,为第一大股东,而上海业祥投资为上海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此次参与交易的上海规高投资大股东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而该公司的工商变更记录中有着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的身影,相信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与快鹿集团渊源颇深。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为该电影提供10亿元的票房保底承诺。由此可见,上海快鹿集团以《叶问3》的票房收益分账给十方控股55%,而神开股份也将受益于票房。

    2015年9月,十方控股股价仅为0.4港元,而12月份后期认购完成后,十方控股股价上扬。2015年12月24日,《叶问3》在香港正式上映,当天十方控股股价收于3.08港元每股,涨19.84%;2016年3月4日,《叶问3》在内地正式上映,股价大涨22%至3.6港元每股。

    快鹿集团子公司上海业祥投资于2015年9月认购神开股份,2015年12月24日,神开股份股价上涨2.74%,12月25日收涨4.83%,股价一度上涨到24.46元/股,创2009年9月以来股价新高。2016年3月4日《叶问3》在内地正式上映当天,神开股份股价上涨6.53%。

    但是,“假票房”事件的大肆曝光令《叶问3》与快鹿集团陷入舆论漩涡,自2016年3月7日起至3月11日,十方控股股价由3.6港元跌至1.47港元,单周下跌59%,神开股份的周跌幅也达到了18.01%。

    快鹿集团以票房换股价的愿景,已经彻底落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戏 股价 票房 的报道

  • ·《叶问3》资本大戏演砸 快鹿集团票房换股价梦碎(2016-03-15)
  • ·《美人鱼》27亿元刷新票房 文化传媒板块景气爆表(2016-02-23)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这种绿色重卡,使用的都是瑞典产的斯堪尼亚豪华重卡,每一辆的造价都在100万左右。”费天艳开玩笑说,“司机们开上这样的卡车后,连宝马奔驰都不想开了。”

    广东省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创新指数》显示,珠海综合排名全国第八,广东省内排名仅次于深圳和广州,创业者活动指数仅低于北京。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去年提的意见建议,基本上都有反馈,应该说还是非常重视。”今年是胡季强第4次参加全国两会,作为一名老代表,他的感慨颇深。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两会期间也有财税专家强调,赤字率提高主要不是用在开支上,而是用在减免各种税费上,财政对基建投资等方面的支持还需依赖其他手段。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卫计委文件针对的是医院与医院之间的远程医疗,如远程会诊等,与“互联网医疗”并无关联,业界无需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