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版巨头培生集团:剥离庞杂业务,押注国际教育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6-02-23 05:38:44
  • [摘要] 根据培生2015年7月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培生认为未来国际教育市场机会巨大,增长点主要在教育服务、数字化及高增长经济体三个方面。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年销售额70多亿美元的英国出版业巨头培生集团正在剥离传统的出版传媒板块,集中精力转向国际教育业务。

    1月20日,继出售《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后,培生集团CEO范岳涵(John Fallon)再次决定在全球范围内裁员4000人,以便尽快地完成结构调整,将重点转移到国际教育上来。

    据彭博社报道,范岳涵表示在2017年后可能再卖掉企鹅兰登书屋。

    如果这一计划也变成现实,培生将完全剥离媒体和大众读物出版业务,成为一家专注于国际教育的公司。根据培生2015年7月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培生认为未来国际教育市场机会巨大,增长点主要在教育服务、数字化及高增长经济体三个方面。报告显示,这一转型从2013年就开始了,而主要的结构调整在2014年就已完成。通过梳理、剥离过去庞杂的业务,培生将变成“一个培生”,在经营目标上更为集中。

    并购史

    回顾培生的历史可以发现,培生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并购史,教育产业在并购中逐渐壮大起来。

    培生集团起源于1844年S·Pearson父子开办的一家小建筑公司,后来,Pearson父子公司组建了威斯特明斯特出版社,在1920年正式转入出版业。

    1957年,培生收购《金融时报》。目前最优秀的大众读物出版社企鹅,创立于1935年,于1970年加入培生集团。1972年,培生收购朗文出版社,现在朗文则被划入高等教育业务领域。1988年,科技出版社Addison Wesley加入培生后与朗文合并,1996年,培生又收购了专门出版学校教育读物的Harper Collins出版社,并将其与Addison Wesley 朗文合并。1998年,培生在收购西蒙·舒斯特出版社的教育业务后,正式成立培生教育集团。

    2000年,培生以24亿美元收购了“国家计算机系统(NCS)”,NCS是美国教学测试和数据管理的旗舰公司,为培生“联系家庭和学校、个性化教学、连接课程、评估和测试”奠定了基础。2003年,培生又收购了著名教育理论和教学技能研究公司Lesson Lab。Lesson Lab后来整合了培生集团的全部职业培训业务。从2003年开始,培生又并购了数家专注于考试测评的公司,最终积累起了数字出版资源。

    同样,培生进入国际市场也是通过一系列并购,如2001年培生并购日本教育出版商桐原公司,进入日本市场。2009年通过并购华尔街英语进入中国英语教育市场。培生的并购策略一般是先从相对较小的区域机构开始,然后扩大该模式,用更大的收购强化优势,占领区域市场。

    目前,培生将其国际市场划为三部分:北美市场,占60%;核心市场,包括英国、意大利与澳大利亚,占24%;成长型市场,包括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占16%。

    在并购的同时,培生先后出售了银行、杜莎夫人蜡像馆、西班牙主题公园。由收购教育类出版社开始,培生进入教育产业,并逐步将业务拓展至教育产业链的各个方面,包括连锁学校、教材、评估与测试、线上教育平台等。如果培生CEO范岳涵未来的确有出售企鹅兰登书屋的打算,培生将完全由出版商蜕变为教育企业。

    教育野心

    培生集团对国际教育市场充满了期待。报告分析称,世界上1/5的成年人没有基本的写字能力,1.21亿儿童不能上学。更多人接受了教育,但无法有效学习。目前的教育方法是碎片化、地方化的,各种教学观点互相冲突,而且教育政策总是受到当地政府的影响,变来变去。

    培生认为,各种新兴技术使教育更加容易获得,更具个性化,使教育能够被测量,被诊断,而培生正站在新技术与新教学方法的交汇点上,只要专注于国际教育业务,未来一定会有持续稳定的增长。

    根据报告介绍,培生的具体策略是,重点建设一批全球性的产品与平台,数量不会很多,并且会采用相同的基础架构与系统。培生会在教学软件、学习评估、资格认证、学校与大学建设等方面都加大投入。

    自两年前接替玛乔丽·斯卡尔迪诺(MarjorieScardino)执掌培生集团以来,范岳涵一直致力于培生数字化转型,欲在数字教育领域大展拳脚。

    1997年, 范岳涵加入培生,担任传讯部门主管;2003年,担任培生教育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总裁;2007年担任培生教育国际首席执行官。在此期间,他积极推动培生教育从传统教材出版向教育服务和教育综合解决方案转变。在他的领导下,培生集团收购了华尔街英语,发展教育测试测评、数字化教学、教育解决方案等多种新业务。

    有分析人士认为,培生近两年的转变与CEO范岳涵的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作为斯卡迪诺的继任者,范岳涵与斯卡迪诺的背景完全不同,他没有过从事新闻的经验,他在培生集团事业起点是传讯部门,事业的巅峰是在培生最重要的国际教育业务板块实现的。这可能影响到他对培生的战略定位。

    培生希望在全球建立统一教育体系的打算招致许多批评。在北美地区,大批家长、老师把公司看成是教育界的怪兽。在他们看来,培生想要控制教学的方方面面,从教师资质、课程到用来评估学生的考试再到考试的评分方法。共同核心课程是培生的产品,在佛罗里达,人们甚至建立反对共同核心课程的组织,一位名叫克里斯·夸肯布什的家长说:“我们觉得培生是一家另类的公司,他们要给我们的孩子洗脑。”

    尽管范岳涵坚持:“人们与培生打交道越多,就越有可能说,你们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个样子”,但是毫无疑问企图统一教育标准对每个普通人来说都是令人紧张的事情。2015年,培生丢掉了得州和俄亥俄州的价值1亿美元的合同,这是培生30年来头一次失去得州的生意。《金融时报》文章称,2016年培生的考试业务将会因此受到严重打击。

    《金融时报》分析文章认为,培生集团体量庞大,即使剥离《金融时报》,50%的《经济学人》股份和在线学管系统Powerschool,它仍是一个需要费力协调的巨大集团。

    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培生通过一系列手段有效降低了市场预期,并将近几年的困顿归咎于“市场周期性因素和政策不利”等外因,但其教育市场战略是否有效,仍值得怀疑。据《金融时报》报道,其他教育产业的同行并不好过。掌控凤凰城大学的阿波罗教育集团,股价自2012年以来下跌近9成。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在去年9月份出售旗下数字教育部门Amplify,而他已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近10亿美元。

    培生是否真的准备好了要从全球教育的持续增长中获利,抑或仍是一堆杂乱的资产,核心市场仍面临着持续压力,这也是另其投资者困惑的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培生 巨头 业务 的报道

  • ·出版巨头培生集团:剥离庞杂业务,押注国际教育(2016-02-23)
  • ·O2O寒冬将至:巨头们最后的游戏(2015-10-27)
  • ·“足记”创始人杨柳:欢迎巨头来合作,而不是碾轧(2015-11-1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房山区要建国内最大基金产业聚集区,促地区经济转型、产业转移。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东北客户占六成,多数一次性付清全款,京冀客户越来越多。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