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或拨300亿帮助“僵尸企业”安乐死黑龙江煤城艰难涅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1-05 01:42:47
  • [摘要]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赵天琦 傅明 发自鸡西、北京、广州

    傍晚5时,窗外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寒风中,几座高耸的烟囱正源源不断地喷出滚滚浓烟。路上的行人大多步履匆匆,想要尽快逃离这寒冷而又污浊的空气,早早回到温暖的室内。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在冬天西北季风的影响下,这些浓烟会不断地被吹向这个小城的东南方。如果碰巧遇到逆温天气,这些浓烟便会在发电厂东南方一公里左右的位置沉积下来,久久不散。这里曾经是鸡西市第一中学(这座城市两所重点高中之一)的所在地,而这所中学已经在2012年搬离了。

    鸡西市,大多数人对它的了解是来自于中学地理课本上的一张全国煤炭资源分布图。鸡西与鹤岗、双鸭山、七台河一起并称为黑龙江“四大煤城”。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煤炭以及与之关联密切的焦化、发电、钢铁产业是鸡西经济重要支撑。

    然而,变化也正在悄悄发生。

    在经历2005-2011年长达7年的“黄金时代”后,煤炭行业从2012年起步入寒冬。根据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0日,动力煤价格为372元/吨。而这一数字在2011年的高峰时期曾一度超过800元/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2015年12月3日召开的全国煤炭交易会上表示,2015年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62%,行业亏损面达到80%以上。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上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黑、吉、辽、冀、鲁、皖六个省市出现全行业亏损。

    与此同时,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愈发明显。根据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各类煤矿产能相加已经超过50亿吨,而2015年官方给出的煤炭消费量仅为35.1亿吨。

    煤炭行业去产能已经迫在眉睫。

    在2015年12月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去产能、去库存、防风险、降成本、补短板被正式定调为2016年五大任务。其中,“去产能”被放在了五项任务之首,并将矛头直指产能严重过剩的煤炭和钢铁行业。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煤炭工业协会以及相关部门已经形成了有关煤矿退出机制政策建议的初稿,其中将以市场化为主的方式推动过剩产能化解。更早之前,2015年1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煤炭工业发展形势及“十三五”展望》中便提到,在“十三五”期间要继续推进企业兼并重组,预计到2020年,全国煤矿企业数量由现在的6390家减少到3000家以内。这意味着将会有一半以上的煤矿企业被淘汰出局。

    钢铁也是中国产能过剩的“重灾区”。目前,中国钢铁产能超过11亿吨,产能过剩超过3亿吨;此外,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等都是产能过剩集中的行业。在A股市场上,这些行业中的某些企业成为苟且偷生的“僵尸企业”。来自Wind的数据显示,目前266家“僵尸”上市公司中,包括197家以钢铁、有色、造纸、纺织、船舶、石化、化工、机械、水泥、煤炭等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公司。这些“僵尸企业”因效益不佳,主要依靠银行支持和政府照顾勉强生存。

    1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权威人士谈当前经济怎么看怎么干》一文,提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做“加法”相对容易理解,做“减法”困难会大一些,但必须做下去。

    “对待‘僵尸企业’,必须斩钉截铁处置,坚定不移减少过剩产能,让他们入土为安,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权威人士说,“同时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对破产企业尽量实行‘安乐死’。”

    2015年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将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

    工信部一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该专项资金规模首期可能为300亿元,主要用于退出过剩行业员工社保安置,重点是推动“僵尸企业”退出。

    但直到记者发稿时止,就300亿资金如何分发等问题,有关部门还没有制定具体的标准。

    煤炭行业的“铁锈时代”

    在远离北京的鸡西市,一场煤炭行业去产能的硬仗已经打响。

    对于这个边陲小城而言,煤炭行业的发展几乎决定了整个城市的经济发展状况。根据该市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市煤炭基础产业产值115.8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48.4%。

    然而,煤炭行业在近年来的发展已经不容乐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同时,全市煤炭基础产业产值也由2012年的181亿元跌至2014年的115.8亿元,下降约36%。

    鸡西市仅仅是全国煤炭行业的一个缩影,这座“煤城”所面对的问题也是全国主要煤炭产区正在面对的问题。

    在经历过长达7年的“黄金时代”后,煤炭行业从2012年开始走上了下坡路,甚至出现了“量价齐跌”的惨烈景象。煤炭价格在经历2011年860元/吨的高点之后不断走低,2015年12月30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仅为372元/吨,煤炭价格已被拦腰斩断。

    根据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各类煤矿产能相加已经超过50亿吨,而去年官方给出的煤炭消费量仅为35.1亿吨。针对如此庞大的过剩产能,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建议,要建立和完善煤矿退出机制。

    有消息称,煤炭工业协会以及相关部门已经形成了有关煤矿退出机制政策建议的初稿,其中将以市场化为主的方式推动过剩产能化解。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煤炭工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目前尚不方便透露关于煤炭退出机制的具体细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淘汰落后煤炭企业时,人员安置、债务清算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此外,不少落后煤企虽然没有生存下去的希望,但却可以为当地政府的GDP作出贡献,这中间的关系也需要妥善处理。”李佐军说道。

    实际上,淘汰煤炭行业过剩产能的做法已经开始在地方落实。“从去年开始,市政府就在开展小煤井的关闭整合,要求在今年全部结束。”鸡西市政府相关负责人李安(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道。

    李安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政府负责整顿的主要是私人煤井,将原来要求9万吨的最低产量提高到15万吨,不能满足要求的便会被关闭。“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提高单井煤矿的生产能力,也为了避免小煤井能力不足导致的资源浪费。”

    冗员的难题

    然而,小煤井在鸡西市煤炭产业中的产能占比微乎其微,真正影响整个煤炭行业产能的则是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

    数据显示,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2014年的煤炭产量为1336.1万吨,占全市煤炭产量的近80%。作为一家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龙煤集团去产能的举动更显得举足轻重。

    李安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由于受到现在煤炭市场‘量价齐跌’的影响,矿务局现在非常困难。省里面已经提出要对它进行改革,现在走的第一步是把富余人员分流安置。”

    李安口中的“矿务局”就是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的前身。2004年,龙煤集团正式成立并重组了鹤岗、鸡西、双鸭山和七台河“四大煤城”的矿务局,并掌握绝大部分优质煤矿。但当地居民仍然将“矿务局”的说法保留了下来。

    龙煤集团成立之初刚好赶上全国煤炭行业复苏,将曾一度“揭不开锅”的四家矿务局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随着煤炭行业整体的衰落,从2012年起,龙煤集团开始连年亏损。公开报道称,龙煤集团2012年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扩大到23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60亿元。今年前8个月,龙煤集团同比减亏11亿多元。截至6月11日,龙煤集团落地煤积压资金已达10亿元。

    在接连亏损的同时,繁冗的人员已经成为龙煤集团心头上的一把尖刀。目前,龙煤集团在职员工共24万人,这一数字甚至高于煤产量为其10倍的神华集团的21.4万在册员工。

    与此同时,龙煤集团还要为人数庞大的离退休人员以及工伤残、遗属发放工资。有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8月末,龙煤鹤岗分公司在岗职工48436人,却要支付总人数6.34万以上离退休人员统筹外养老保险,以及工伤残、遗属等相关花费。

    巨大的资金压力下,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的员工已经被拖欠工资三个月之久。“最近一次发工资就是9月,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一名普通职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道。

    “龙煤集团因资金紧张,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龙煤集团董事长王智奎在去年9月20日晚上召开的紧急会议上说道。随后,在9月22日,龙煤集团官方网站发布了机关全体员工大会的新闻稿,龙煤集团董事长王智奎在会上提出:“当前,龙煤好比一个危重病人,第一就是止血,就是全面完成3个月分流10万人左右的目标。”但随后不久,这篇稿件被其官网删除。

    这场关乎10万人命运的分流改革目前已经在“四大煤城”展开。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前计划初期分流2.3万人,而鸡西的指标是5500人。

    李安也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这次分流改革是龙煤集团和地方政府联手推进的。“分流的方向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矿务局自己会发展一些其他产业,包括林业、农业等提供一些就业岗位。此外,地方政府也会拿出一些岗位提供给分流人员,包括到社区、团委、农垦局等地方。”

    然而人员分流并不简单,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小城,如何能够提供5500个就业岗位成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龙煤提出这个10万人分流计划时有一些考量,但并没有考虑一些实际问题。关于具体的方案,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开会讨论,随时都会有变化。”龙煤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道。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一些消息的误传已经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误解。

    “之前我们在跟农垦局开会时,农垦局口头上提出,要为分流到农垦局的员工每人分配61亩地。如果员工不愿种地就交给农场,企业每个月可以给1800块钱,其中包含了企业帮忙上缴的各类保险。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很多人都赶来报名。原本1000人的名额不到十分钟就报满了。但是农垦局那边还没有把这个政策写入正式的文件里,只是一个口头协议。这其实已经误导了人员分流的选择,如果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可能就会造成误解,甚至产生一些不稳定因素。”该负责人说道。

    \


    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整个煤炭行业步入寒冬之时,深陷泥沼的煤企远非龙煤集团一家。2014年开始,许多中小煤企首当其冲,倒闭破产了一大批。而到了2015年,大型煤企也支撑不住,开始变卖资产或降低工资以求改善亏损的局面。

    2015年底,中煤能源、陕西煤业和冀中能源纷纷宣布了资产处置计划以改善利润状况。12月6日,中煤能源发布公告,公司拟将部分与煤炭主业关联度不高且主营业务市场持续低迷、盈利能力较低的资产以9.27亿元转出。

    作为我国仅次于神华集团的第二大煤炭公司,中煤能源此举一出引得整个煤炭行业哀叹不断。根据中煤能源三季度报告现实,公司2015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448.8亿元,同比下降13.8%,净利润亏损约16.7亿元,同比下降352.8%。这也是中煤能源上市七年以来首次亏损。

    与中煤能源一样,陕西煤业近期也出售了煤矿等资产来缓解亏损。陕西煤业201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18.06亿元,同比暴跌295.58%。

    除了变卖资产之外,降低工资也成了煤炭企业防范亏损蔓延的重要手段。2015年5月,煤炭行业的龙头企业神华集团宣布降薪,按照全员工资总额10%下调薪酬总额度。

    然而,这场煤炭行业内的震荡并没有仅仅在其行业内部发酵,也波及到了与其密切相关的诸多行业。首当其冲的便是煤机装备制造产业。

    “目前有一半左右的工人都没活干,也就没有工资拿。现在煤炭行业不景气,机器非常不好卖,只能接一些维修的活做。”鸡西煤矿机械有限公司一位有着20多年工龄的工人王海(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鸡西煤矿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36年。在2006年煤炭行业刚刚遭受一轮冲击复苏之时被美国IMM公司收购。然而,伴随煤炭行业浮浮沉沉的命运并没有因此改变。

    “老美做事讲规矩,不圆滑。现在出去跑业务,不给回扣基本很难谈成,但是美国人不管这一套。现在工资倒是不像原来一样被拖欠了,但是没活干一样没工资拿。”王海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道。

    与此同时,焦炭、钢材的生产同样遭受冲击。以鸡西市为例,2014年该市焦炭和钢材的产量分别下降7.2%和96.4%。鸡西北方制钢有限公司也于2013年底正式宣布破产倒闭,只留下拖欠数月未发的工资和拖欠长达两年的社保以及养老保险。

    钱从何处来?

    实际上,煤炭行业的寒冬并非首次袭来。在上世纪末,煤炭行业已经经历过一次低谷期。上一轮煤炭行情的转折点发生在1997年,当时规模以上煤炭企业的年利润为50.6亿元。但一年之后,这一数字便转盈为亏,变为-4.26亿元,在1999年亏损进一步扩大,变为-18亿元。

    但在市场规律下,落后产能被逐步淘汰出局。1998-2001年的煤价低谷期中,全国共有5.8万个煤矿被迫关闭,占到当时中小煤矿总数的73%。2002年,煤炭行业在全国大幅削减产能的情况下,最终实现了市场反转,并迎来了之后的“黄金时代”。

    然而在经历了8年内累计3.1万亿巨额投资的“黄金时代”后,煤炭行业再次出现产能过剩的状况。50多亿吨的巨大产能已经远远超过了煤炭消费量,“去产能”又被重新提上议程。

    2015年12月18-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提出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作为2016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然而,对于地方政府和企业而言,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切实需要的是资金上的支持。

    在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为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作出了进一步部署。会议提出,从2016年1月1日起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全国平均每千瓦时降低约3分钱,降价金额重点用于同幅度降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

    2015年12月24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有人提出,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利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加大特困行业过剩产能化解力度。

    工信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一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规模首期可能为300亿元,主要用于退出过剩行业员工社保安置,重点是推动“僵尸企业”退出。但该人士透露,就300亿元资金如何分发等问题,有关部门还没有制定具体的标准。

    “本次专项资金采用‘首期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的名称,显然表明国家还会有陆续的资金支持政策出台,用于‘去产能’和清理‘僵尸企业’的人员安排。”上述工信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煤城 黑龙江 僵尸 的报道

  • ·中央或拨300亿帮助“僵尸企业”安乐死黑龙江煤城艰难涅槃(2016-01-0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