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家公司失联,私募乱象露出冰山一角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5-12-01 02:50:37
  • [摘要] 在经历一年多爆发式增长之后,私募基金乱象,因为12家私募公司的集体失联,被暴晒在阳光下。

    时代周报记者 陶喜年 发自杭州

    在经历一年多爆发式增长之后,私募基金乱象,因为12家私募公司的集体失联,被暴晒在阳光下。

    11月23日,来自北京等地的12家失联私募机构被公示。这是9月29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私募失联(异常)制度后,首批被公示的私募机构。

    事实上,这是一份迟来的公示。因为早在半年之前,12家失联机构中的大部分公司已经出现兑付危机,不少公司甚至人去楼空,徒留一堆投资者苦苦维权。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12家私募,规模大小不一,绝大部分甚至从未发行基金产品,有些是纯粹的皮包公司。这些问题公司,大多从事的是项目、股权投资或非法集资,没有一家是从事股票投资。

    在业内人士看来,投资股票的私募资金貌似风险很高,但基本会设置平仓线。而股权投资基金一旦出现危机,极有可能血本无归。

    无法兑付的基金

    这份名单中的12家私募机构,按照注册地分类,9家在北京,一家在深圳,一家在苏州,一家在湖北。除久未更新的北京幸汇财富及湖北奥信外,其他公司的官网均已无法打开。

    按照基金协会的信息,12家公司中,目前仅有华天国泰、北京幸福和深圳中星三家机构有基金产品运作,其余9家机构并无私募产品可查。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仅有的“正在运作”的3只基金,也是状况频出。

    华天国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银河华盛私募基金,和深圳市中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深圳市中星一号基金,号称“证券投资基金”,但前者“用于项目公司补充流动资金需要”,后者用于“江苏天腾江苏集团有限公司在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的安置房建设”,跟证券投资完全不搭边。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深圳中星的注册资本及实缴资本仅为50万元,这几乎是国内基金公司中最袖珍的。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中星基金成立于2011年11月,原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曹秋林、张丽娟各持股95%、5%。2014年12月,公司注册资金突然缩减为50万元,股东持股比例不变。

    按照公开宣传,中星基金专注于投资中国高成长、高回报的企业,为企业提供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并购、收购、财务重组、基金发行管理、企业管理咨询等综合性服务。

    由中星基金发行的“中星·天腾安置房BT项目基金”设计规模2亿元,共成立五个合伙企业,深圳市中星一号投资基金为母基金,即投资人资金汇集平台。

    “天腾安置房BT项目基金”以合伙协议形式,从各投资人处募集资金,再将其以私募债权投资形式,委托银行借款给江苏天腾,以供后者承建来安安置房BT项目。

    早在2014年6月,中星基金即出现兑付危机。按照中星方面的解释,投资人本金到期无法兑付,是因为来安城基未向江苏天腾支付工程回购款,导致江苏天腾没能给中星基金还款。

    几个月后,公司官网无法打开,与其相关的深圳中星金融集团,电话也已停机。

    北京幸福财富管理的“幸福通用永发橡胶股权投资基金”,属于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于“安徽永发橡胶园”,但这更像是一个陷阱或骗局。

    永发橡胶园系合肥市寿县招商引资的项目,位于安徽新桥国际产业园,据称建成后将成为“安徽省乃至国内规模最大、设备最为先进的再生胶生产基地”。

    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这是一个企业自融项目,一共5期,只正常兑付了第一次利息。后续利息和本金,至今未能兑付。

    据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幸福通用·永发橡胶产业投资基金介绍显示,基金发行规模为3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最高为13%,起投资金为100万元。

    根据当初宣传,基金还款来源包括:永发橡胶达产达效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24亿元,作为基金本金及收益的保障;永发橡胶的其他银行融资周转资金;永发橡胶股东强制回购;永发橡胶母公司安徽永顺集团提供担保等。

    但从今年年初开始,永发橡胶股权投资基金利息即无法兑付。来自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大批投资者深陷其中,有3亿多资金至今无法收回。

    杭州一位投资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管理人北京幸福财富的负责人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永发橡胶园虽然没有跑路,但一直在推脱还款。与之关联的另一只基金安徽永顺北辰天都项目基金,目前也陷入了兑付危机,能否收回本金,希望渺茫。

    以基金为名涉嫌非法集资?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公示的12家私募公司中,有超过一半已经人去楼空。有些公司虽然名为私募,但从事的基本是非法集资的勾当。中融坤瑞(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堪称其中的代表。

    中融坤瑞成立于2013年9月,工商资料显示法定代表人为贾传会,但基金协会显示的法人代表则是刘荣桓,刘荣桓还是北京科林泰富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法定代表人。

    有知情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贾传会是山东人,丈夫叫刘景明,刘荣桓正是他们的女儿。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刘景明,贾传会、刘荣桓只是马甲而已。

    2014年3月,中融坤瑞发行了“三明林业FOT”基金,投资标的为“中铁信托312号三明林业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在还款来源中,中融坤瑞称三明林业已与潍坊市滨海经济开发区农林水利局签订协议,由农林水利局购买盐松绿化苗木2500万株,用于滨海旅游度假村环境绿化,购买金额总计5.7亿元,以财政预算拨款的绿化资金支付。

    在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中,写明由中国农业银行荆州金穗支行担保,全程由华创证券资金监管。今年4月,中融坤瑞失联。投资者这才发现,中铁信托并未发行过该信托计划,也从未与中融坤瑞合作过,投资人所签订的资管合同,原来都是伪造的。

    这些投资者不了解的是,这个基金的融资主体三明林业,多年前就已经资金链断裂。成立中融坤瑞,不过是刘景明家族以基金名义进行民间集资,为之前的集资填补窟窿而已。

    记者调查获悉,2011年和2012年,东营三明林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景明在当地进行了数千万元的民间借贷,但都未能按时归还,以致被多名借贷人告上法庭。

    2015年7月,三明林业被东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按照《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私募基金的投资起点为100万元,但一些私募公司打着P2P或投资理财旗号,将投资门槛大大降低。

    来自北京的杨女士,去年购买了融易融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理财产品—银合通财富计划,认购起点为5万元。根据产品周期不同,预期年化收益率也从8%到13%不等,杨女士一共签了7个合同,累计投资266万元。

    2015年2月份左右,杨女士等人发现这家公司不再按时支付利息。3月到公司,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北京幸汇财富失联,则是因从事P2P业务陷入危机。

    幸汇财富注册资金高达5亿元,是资金实力最强的一家,今年5月被爆出兑付危机。基金业协会在公示信息中称,“因该公司从事的P2P业务爆发风险,引起投资者集体上访事件”。

    项目投资陷阱

    12家失联公司中,实力最强的要数湖北奥信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王平,奥信集团董事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学,武汉大学金融硕士,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博士,系湖北知名商人。

    目前,王平在北京、上海、武汉,各掌控一家私募基金公司。

    2009年开始,王平开始产业园扩张之路。2009年底,王平在洪湖建立奥信畜禽产业园。随后的两年里,王平陆续投资建设了5个产业园。

    2012年后,“奥信系”开始重点打造融资通道,而其模式就是,大量成立有限合伙形式的股权投资基金。

    2014年6月20日,奥信集团以100%股权收购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丰泽农牧;7月,丰泽农牧更名为“奥信天力”,王平担任奥信天力董事局主席。

    早在2012年5月,奥信控股就提出目标:“通过5年时间的发展,力争资产和营业收入达双百亿元,利税达数十亿元,拥有控股公司300家,孵化上市公司数十家。”

    或许是王平野心太大,步子太快,风光无限的奥信集团,早已危机四伏。

    有媒体曾报道,湖北奥信在武汉发行了多项基金,总规模已经达到18.86亿元。再加上民间借贷,奥信集团旗下各个融资平台的借贷规模已经超过20亿元。这些资金,大多被投入集团旗下产业园中,但收益了了,终陷兑付危局。

    此外,北京奥信汇富于2013年12月发行的“复兴1号—航奥伺服科技单一信托投资基金”在2014年12月未能按时兑付。今年6月,愤怒的投资人锁住了位于北京万达广场A座20层的奥信汇富公司大门,北京奥信当时已经无力支付租金和员工工资。而北京奥信汇富为何没有被基金协会公示,原因不明。

    在12家失联公司中,许多公司负责人从未有过金融从业资格,中元宝盛(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个例外。

    中元宝盛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是朱吾成,曾是中国人寿大客户经理。公司于2014年5月至8月发行了三款基金产品,其中“依林山庄FD项目建设基金”是公司发行的第一个项目。

    “依林山庄FD项目建设基金”的募集资金投向邢台依林山庄食品有限公司FD(真空冻干食品加工技术)项目的建设。存续期限为一年,募集规模为1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分为A、B、C三档,年化收益率在10%-12%之间。

    有投资者反映,依林山庄FD项目约定每三个月分配一次收益。与前述永发橡胶园类似,该基金只支付过一次利息,再无下文。

    1年冒出1.5万家私募

    2014年5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鼓励发展私募投资基金,被提上国家层面。2014年8月21日,《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经证监会公布施行。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当时认为,“《办法》的正式出台意味着新一轮私募基金改革开启,私募基金将迎来大发展时代”。

    正是在此基础上,各种类型的私募公司,雨后春笋般出现。

    中国基金业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9日,国内共有私募基金管理公司23746家,其中证券投资基金10578家,股权投资基金11037家,创业投资基金1387家,其他投资基金744家。过去一年,光新成立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就有4773家,平均每天13家。

    截至2015年10月底,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为21821家,是年初 6974家的3.13倍;已备案私募基金为20853只,是年初8846只的2.36倍;私募基金从业人员达33.92万人,也是年初12.44万人的2.73倍。

    按基金总规模划分,管理正在运行的基金规模在20亿元以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21388家,占比达98%;20亿-50亿元的260家,50亿-100亿元的88家,100亿元以上的85家;增长率分别为219.08%、54.76%、 46.67%、97.67%。

    私募基金数量和规模的爆发式增长,让行业出现鱼龙混杂的局面,如何加强行业自律和监管,被摆上议事日程。

    今年9月29日,为加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自律管理工作,基金业协会发布了建立失联(异常)私募机构公示制度的通知。

    失联情形,包括通过在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系统预留的电话无法取得联系,同时协会以电子邮件、短信形式通知机构在限定时间内未获回复。一旦可能“失联”,协会将通过网站发布“失联公告”催促相关机构主动与协会联系,公告发出后5个工作日内仍未与协会联系的,认定为“失联(异常)”私募机构。

    不过,期望基金业协会能对私募基金进行有效监管,可能为时尚早。有投资者质疑:作为行业自律机构,为什么许多私募公司失联半年多,基金协会才予公示?

    或是感到社会对基金协会的压力,协会网站近期专门在最醒目位置挂出“郑重申明”:私募基金登记备案证明、证书和相关公示信息,仅表明该私募基金管理人已履行相关登记备案手续,不构成对私募基金管理人投资能力、持续合规情况的认可,不作为基金财产安全的保证。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私募的放开,鱼龙混杂必不可免。

    对投资者而言,所谓私募基金,就是将巨额资金交给自己不了解的人打理。在看到预期收益的同时,更应该对潜在风险有足够了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冰山 一角 公司 的报道

  • ·12家公司失联,私募乱象露出冰山一角(2015-12-01)
  • ·李嘉诚西行记:英国成为投资重点(2015-10-20)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