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立群谈亚投行:轮到我们为亚洲其他国家做点事了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11-17 03:41:16
  • [摘要] 11月9日,伦敦博鳌亚洲论坛“对话亚投行”分会上,在上千听众的等待中,金立群现身了。

    时代周报记者 梁维维 发自广州

    11月9日,伦敦博鳌亚洲论坛“对话亚投行”分会上,在上千听众的等待中,金立群现身了。

    这位一头白发的中国人显得自信满满,他已经准备好了回答最尖锐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亚投行是否为了配合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是否为了帮助中国输出产能过剩,台湾能否加入亚投行?在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他几乎征服了现场所有的听众。

    这位亚投行的首任候任行长,几乎就是亚投行的代名词。他先是被任命为中国财政部亚投行筹备组组长。亚投行筹建多边临时秘书处成立后,他又被任命为秘书长,亲自搭建起亚投行框架。人们从他的不断阐释中,看到了未来亚投行的样子。

    向世界阐释亚投行

    早在10月21日,在习近平总书记访问美国的前一天,金立群受邀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作了一个演讲。他向听众解释中国为什么要创办亚投行:中国的想法来自于自身的经验,1980年,世界银行行长麦克纳马拉来中国会见邓小平,讨论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席位。中国成为世界银行的成员后,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加上来自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的资源,都涌入中国,帮助中国进行现代化基建建设,中国经济开始腾飞。过去30年,中国已经实现了6亿人口的脱贫。

    “现在,轮到我们为其他亚洲国家做点事情了。”金立群说。

    但是,当金立群被中国领导人选中来领导中国工作小组成立亚投行时,他的一名美国朋友来到他的办公室说,金先生,过去40年你都享有很好的声誉,不要去做,不想看到你的名誉被毁。金立群对他的回答是:谢谢你,但我不认为我的名誉会受损,反而会提高。

    在当时,中国成立亚投行的倡议受到了不少的质疑,很多国家怀疑中国是否有能力设立这样一个银行,并获得亚洲其他国家的支持。

    但金立群决定接受这个工作。他的信心来自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决心与承诺:“我决定接受这份荣耀的工作,因为中国领导人打算成立一流的采用符合21世纪治理准则的多边机构,如果没有这个条件,我是不会接受这份工作的。对于这个倡议,习近平主席非常有决心,即便最终只有一个国家,只有中国,只有一个团队在运营,我们也会做。”

    于是,在其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外界看到个子不高,一头白发,处事果断却不失儒雅的金立群奔走于东西方各国之间,游说各国加入亚投行。

    而金立群的工作也取得了让人瞩目的成就。截至10月9日,亚投行已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并签署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亚投行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开始运作。

    西方准则不等于最佳准则

    现在回到11月9日下午在伦敦博鳌论坛“亚投行分会”记者会。当金立群现身时,除了原先约定的几个媒体外,还有闻声而来的几十家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这充分体现了金立群的号召力。当组织单位要求对媒体进行核对时,金立群大手一挥,统统放行。他已经准备好应对所有最尖锐最刁钻的提问。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可以对话的,开放的。

    在被问到亚投行是否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是否为了解决中国国内的产能过剩问题时,金立群这样回答:亚投行并不是专门为了“一带一路”方案而设立的,亚投行是由现在的57个国家共同所有,旨在服务亚洲所有的发展中国家。

    “至于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我不认同这种产能过剩的论调。中国某些行业存在产能过剩,但并非所有行业,调整中国经济结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金立群说,“如果有人认为中国是为了出口过剩产能,请务必记得亚投行是进行全球采购的。亚投行的采购欢迎全世界各国以竞争的方式参与,韩国、日本、美国以及欧洲。”

    而在被问到几天前在新加坡的习马会是否有商谈让台湾加入亚投行时,他则这样回答:台湾是否加入,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自己家人来讨论。亚投行的章程里说得很明确,亚投行成员资格向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成员开放。

    在亚投行的设计上,股东所有制形式跟其他多边金融机构没有本质区别,但在机构设置和投资方式上有很多的创新。如亚投行并不设立“常设理事会”,为的是“不需要有理事会来干扰运作”,亚投行采用总部集中决策,不在各地设立办事处,因为“总部决策更能够控制风险、减少成本”,业务上按条线来组织架构,而不是把专业人员分散到各个国家,以地区或国家作条线,等等。

    金立群说:“西方准则并不是国际最佳准则,这是两回事。我们追求最佳准则。我们所理解的最佳准则,是吸收了很多国家的经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发展经验,然后形成我们新的一套准则。我认为我们这个银行必须能够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验,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如今,金立群进入了他人生中最忙碌,也是最好的时期。

    按照亚投行的时间表,亚投行将于今年年底正式成立并开始运作。目前各成员国仍在审核协议条款,研究讨论社会及环境标准等事项,而在亚投行的北京总部,一个临时秘书处正在招募员工。

    亚投行正式运行后,初期目标是在2016年的第二个季度把第一个项目推出。“亚投行前期的运作将集中在基础设施的三个方面,电力、供水、交通的公路铁路。以后会延伸至健康、教育领域等,对未来20年有价值的项目。”金立群说,“这家新的多边国际机构要有雄心。”

     

     科学家、副校长和改革派 施一公的平衡术

     程维和他的“独角兽”

    常青树鲁冠球 不做中国特斯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金立群 亚洲 其他国家 的报道

  • ·金立群是谁?喝咖啡而不喝白酒的中国人(2015-07-14)
  • ·金立群谈亚投行:轮到我们为亚洲其他国家做点事了(2015-11-17)
  • ·深化亚洲金融合作 为超主权货币开道(2009-07-14)
  • ·博鳌论坛助推亚洲一体化(2009-07-14)
  • ·亚洲金融新格局:守望亚元(2009-07-14)
  • ·G20戛纳峰会:亚洲机遇?(2011-11-09)
  • ·亚洲不折腾,中国当有为(2013-04-1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