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众首任行长去职真相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5-09-22 02:20:10
  • [摘要] 事实上,腾讯和阿里一开始对民营银行牌照并不感冒,心态矛盾。

    CFP 供图

    银行牌照束缚多 预期政策未放开
     
    微众首任行长去职真相:踌躇满志 被缚拳脚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辛灵 发自广州
     
    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曹彤应该未曾料到,他的微众银行之旅不足一年便匆匆结束。
     
    9月16日,微众银行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曹彤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微众银行所任职务,按照有关规定正在走相关流程。”
     
    对于离职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股份制银行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预期政策未能放开,互联网银行很多事情做不了,曹彤难以施展拳脚,落差较大。同时,微众银行高管团队大部分来自平安系,团队间的沟通和配合亦存在问题。“据我了解,曹彤在行内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离职太快,有点出人意料。”
     
    “这种情况腾讯应该是已经预料到了。事实上,腾讯和阿里一开始对民营银行牌照并不感冒,心态矛盾。”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腾讯、阿里不拿银行牌照,很多事情也在做,拿了这张牌照就像被捆上了手脚,很多事情都得经过银监会、央行的审批。
     
    另外一个问题是,民营银行股权比例受限。“对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而言,阿里和腾讯的贡献几乎是99%,但他们仅仅持有30%的股份,权责不对等。”刘胜军说道。 
     
    但事到如今,无论腾讯、阿里态度如何,目前能做的,就是运用好这张牌照。9月19日,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远程开户的放开以及金融基础设置建设完成,互联网银行的发展空间仍然十分巨大。
     
    剃光头 全新开始
     
    去年11月,跻身“中管干部序列”、头顶国家进出口银行副行长“官帽”的曹彤,突然放弃一切,决然“下海”,出任首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的行长。为此,他还剃了光头,郑重明志,以示“从头再来”,全新开始。
     
    去年12月,微众银行成立大会,曹彤光头闪亮,踌躇满志。微众银行为万众瞩目,备受期待,希望能颠覆传统金融体系,“连接大众客户、小微企业和金融机构。”
     
    此前,曹彤履历辉煌,是银行高管中的“少壮派”,拥有20余年的银行工作经验。从人大毕业后,他先后供职于央行北京分行计划处、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在其担任招行个人银行部总经理期间,招行率先推出“金葵花”理财品牌及服务体系。
     
    2004年,曹彤作为前招行常务副行长陈晓宪的助理一起北上,赴任中信银行副行长一职。2013年曹彤进入60后“中管干部序列”,成为进出口银行副行长。
     
    曹彤“下海”与看好互联网金融不无关系。他认为,互联网银行不能仅仅把自己定位为“银行”,而是要跨出“银行”的边界。互联网金融的最大机遇来自从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的转换,要跳出“直接融资以交易所为中心,银行只能做间接融资”的传统思维,互联网银行就是要通过互联网渠道,打通“多而小”的直接融资。
     
    微众银行的定位与曹彤的想法不谋而合。微众银行定位的“惠普金融”与传统银行不一样,是以互联网个人“屌丝用户”为目标客户,覆盖面最广,涵盖各类社会基层人员,同时覆盖部分小微企业主,不做高端零售业务和对公业务。产品开发计划围绕腾讯的用户量身定做,高度场景化,主要以互联网小额信贷、信用卡为主。
     
    外界也普遍看好这种模式。董希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互联网银行的发展前景非常大,能够做一些传统银行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一种模式的创新,外界有理由对此充满期待。
     
    限制难破拳脚难伸
     
    不过,这位“削发明志”的传统金融人恐怕未想到,他的微众银行之旅荆棘满布。
     
    经过紧张筹备和密集挖人后,微众银行在自己的元年里,主要做了两件事,推出两款产品。
     
    5月份,微众银行首款贷款类产品“微粒贷”正式在手机QQ上线,为纯信用贷款产品。“微粒贷”定位为小额信用贷款产品,具有“无抵押、无担保,随借随还、24小时服务,15分钟完成贷款,贷款利率在7%-18%”的特点。
     
    据悉,目前在手机QQ上,微粒贷已经累计放款26亿多元,贷款余额十几亿元。根据最新的消息,“微粒贷”已正式在微信这一平台上线。不过,有分析认为,微粒贷上线4个月后的今天才开始进行灰度测试,说明腾讯在这个环节采取的依然是较为谨慎保守的态度。
     
    这种“谨慎保守”的态度也体现在该行首款APP上。今年8月15日,微众银行发布了首款APP。但时代周报记者在微众银行APP上,并未见到“总理敲下第一笔网络贷款”的贷款功能,取而代之的是理财。微众银行的理财产品分为三块:活期+、定期+、股票基金,而“银行牌照”专属业务却不足。外界对此更为“简单粗暴”的形容是:新上线的微众银行还停留在余额宝的水平。
     
    “因为资金不足,业务无法做大,资产端来源大部分都是同业拆借。在不能实现远程开户的情况下,微众银行所开账户都是弱实名制账户,不能吸收存款。”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微众银行目前还存在政策上的不确定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才会使用比较谨慎、保守的态度。”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个人士认为,微众银行虽然破壳上线,但却让市场颇为失望:没法靠自身力量开卡、无法转账、没有更多的创新产品出现……政策限制没有打开,让曹彤无法施展拳脚。
     
    “由于互联网银行发展受限,曹彤难以施展拳脚,与当初设想差距较大,所以萌生退意。”上述股份制银行中层对记者说,互联网银行比较新,很多事情都要从头再看,面临的压力非常大。不仅需要与同业博弈,还要与监管层“讨价还价”。
     
    跟“平安系”难容
     
    业务难做,人事也不易。一进入微众银行,曹彤就陷入了“平安系”的“包围”中,并没能磨合圆融。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在微众银行的高管团队中,除了中信银行原副行长的曹彤、深圳银监局政策法规处原处长秦辉、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原总经理郑新林三人,其余高管大都出自平安系。
     
    董事长顾敏曾任中国平安集团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分管个人消费信贷的副行长黄黎明曾任平安集团陆金所副总经理,分管信用卡业务的副行长梁瑶兰,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在11名高管中,在平安系有过工作经历的达到了7个。
     
    曹彤陷入了“平安系”的包围之下。相关传闻是,高管们没有不和,但曹彤的做事风格确实与平安系的顾敏不同。
     
    “曹彤与顾敏的风格不一样,有点难兼容。”上述股份制银行中层干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顾敏是一个管得非常仔细的人,事无巨细都要过问。顾敏和曹彤都很年轻都想做事情,而且部门里基本没有曹彤的人,被平安系包围着。”公开资料显示,顾敏出生于1974年,今年刚过40岁,正是职业生涯的黄金期;而出生于1968年的曹彤,亦是少壮派的代表。
     
    另外业界也猜测,出身于传统银行的曹彤或与首家互联网银行不兼容,传统银行人与互联网企业,注定要有一定磨合期,在磨合中难免出现分歧。
     
    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这是文化融合问题,高管团队大部分都是平安系的,而曹彤来自于商业银行,属于保险文化与商业银行文化之间的冲突。“虽没有证据说有直接的冲突,但团队之间的沟通和配合肯定会存在一些问题。”
     
    有趣的是,曹彤走后,微众仍有人事变动:前任监事长或将接替曹彤担任行长,而监事长一职由原副行长梁瑶兰接任。梁瑶兰原来分管的信用卡业务,整体并入了副行长黄黎明分管的个人消费信贷业务部。
     
    无奈而现实的转身
     
    种种因素交织,或许促成了曹彤最终离职。
     
    9月16日,微众银行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曹彤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微众银行所任职务,按照有关规定正在走相关流程。”
     
    辞职前,已有酝酿。有微众银行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曹彤好几个月都没来上班。早在一个多月前,微众银行下发的一份内部文件中,本由行长签字的地方,签名就变成了微众银行监事长李南青。最终,“旷工”数月的曹彤选择了离职。
     
    就在曹彤确认离职前一天,9月9日,招商银行刚刚恢复了对微众银行的核身接口,该接口一度在9月7日被招行关闭,招行用户无法对微众银行产品执行买入行为。
     
    对此,招行的官方回复是:“鉴于这种代扣接口的滥用对客户资金、信息安全带来很大威胁,也严重违反金融监管规定,招行将逐步进行清理和整治。”
     
    董希淼说,这种情况充分暴露出互联网银行不能自己开户的弱点。这也意味着,如果其他银行纷纷效仿招行关闭入口的做法,微众银行的前景恐怕不妙。
     
    由于不能开户,微众银行就不能吸储,也就意味着微众银行从开业起就不具有传统银行所拥有的依靠存贷差获利的生存渠道。
     
    如此一来,剩下的就只有在中间业务领域进行掘金。在9月16日的腾讯金融合作伙伴高峰论坛上,微众银行副行长黄黎明对时代周报在内的诸多记者表示,未来微众银行要依托腾讯平台做大众客户和金融机构的连接平台,且跟目前传统银行主要收入来自存贷利差不同,微众银行90%的收入来自手续费。
     
    值得注意的是,微众银行在上线之初并未提出连接平台的定位,也并未过多描述自己“中间人”的定位。还有业内人士指出,“连接平台”这一定位并不是微众银行成立初期的定位,而是在“微粒贷”上线后,由于微众银行注册资本金有限,又难以吸收存款放贷,无奈之下,才想出的转型之路。
     
    这段时间,这种想法多次出现在微众高管的口中。顾敏也多次表示,“微众银行会走同业道路。目前,微众的定位一直都是互联网平台,做的事也都按此定位。我们没计划成为一家传统定义的银行”。
     
    上述股份制银行中层干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是微众银行无可奈何的“转身”,也是比较现实的做法。“互联网银行发展遭遇瓶颈,远程开户没有放开,只能与其他银行合作,空间明显受到很大约束。曹彤有能力想做事情,也没有空间,而且据我了解,远程开户在短期内不会放开。”
     



    相关报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微众银行 民营银行 的报道

  • ·微众银行:互联网金融之春已到(2015-01-06)
  • ·独家揭秘微众银行:没网点怎么玩?(2015-01-06)
  • ·监管规则未明 微众银行开业时间难定(2015-01-27)
  • ·贷款功能缺失 微众银行待解缚(2015-08-25)
  • ·微众首任行长去职真相(2015-09-22)
  • ·百亿资本抢滩民营银行(2013-09-05)
  • ·起底民营银行试点“落榜者”(2014-03-19)
  • ·湖南多家上市公司发起拟设立省内首家民营银行(2014-12-08)
  • ·民营银行渐行渐近 首批“新生儿”面世(2015-01-06)
  • ·温州民商银行艰辛起步记(2015-03-24)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