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HTC:周永明被贬 王雪红挂帅遭业绩变脸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5-05-19 01:56:54
  • [摘要] 面对当前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和下滑的业绩,如何挽救HTC,是摆在台湾女首富面前的终极难题。

    日前,HTC发布4月份的财报,这让刚刚兼任HTC执行长2个月的“铁娘子”王雪红,陷入了空前的压力与尴尬中。

    时代周报记者 潘奋图 发自广州

    在科技界从来不缺乏“强人”力挽狂澜的戏码,但曾经的手机巨头HTC却可能成为例外。

    日前,HTC发布4月份的财报,这让刚刚兼任HTC执行长2个月的王雪红,陷入了空前的压力与尴尬中。

    今年56岁的王雪红,被称为“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这位台湾女首富、王永庆之女、HTC董事长在两年前回归HTC,她需要重新掌管这个由她一手创建,但现在已然危机重重的科技集团。

    “铁腕治重疾”。今年3月份,凭借 2014年出色的年报业绩,王雪红顺利换下HTC原执行长周永明。周在HTC任职近20年,成功将HTC由一家代工厂发展成为全球顶尖的智能手机企业。

    实际上,王雪红在业内素有“用人不疑”的美誉,她对周永明等职业经理人完全放手,而职业经理人也为她赚取了大量的财富。正因如此,她被称为全球科技圈最会用人,以及借力使力的管理者。王雪红曾经说:“我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了解他们,挑战他们。更重要的,能够让他们觉得没有后顾之忧。”

    但现在,王雪红不得不换下周永明,亲自披甲上阵。自从2011年,HTC股价冲上每股1300元新台币的顶峰之后,周永明出现多次决策失误,HTC也因人事斗争内耗严重。在王雪红正式回归HTC时,这家曾经几乎超越苹果、三星的手机厂商已经经历了长达两年的低谷徘徊,其市值蒸发了将近9成,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也跌出了10名开外。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3年,HTC正处于市场份额与股价大幅下滑的危机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周永明眼神坚定地说出“改变”二字,不过,周当时可能并没有想到这次“改变”却是以他离开执行长的位置来终结。

    但王雪红的归来,并没有成功挽救HTC之将倾。在其履新执行长的两个月之后,HTC业绩出现变脸。根据HTC发布的4月财报,其营收同比下滑高达38.6%。而且新发布的两款旗舰产品的销售也被指远不如过往,HTC股价一路下挫至107.5元新台币,创出近年来的新低。

    在铁腕整治高层人事之后,或许没有人再怀疑王雪红重整HTC的决心。但面对当前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和下滑的业绩,如何挽救HTC,是摆在台湾女首富面前的终极难题。

    王雪红内部整肃 剑指周永明

    虽然股价创下了新低,但在HTC发布的2014年年报里,依然可以看到一个乐观的王雪红。她说:“过去 2年内与周永明共同治理HTC,推出让世人惊艳的优异产品;今年3月董事会同意周永明转任HTC未来产品中心负责人一职,掌握未来成长的契机。”

    乐观的宣言背后,是王雪红长达一年多的内部整肃运动——她“手刃”了“周家军”。而在换掉周永明之前,她用来杀鸡儆猴的则是周的心腹爱将、原HTC首席设计师简志霖。

    “老板知道,为什么抓我。”2013年8月,简志霖被台湾警方带走时大喊。而他被带走的原因是涉嫌泄露公司的机密。

    简志霖口中的老板,业界猜测可能就是周永明。

    2001年,宏达电还处于代工厂的阶段,周永明为了实现品牌与产品的梦想,招收了简志霖作为第一个工业设计师。可以说,简志霖就是周永明在产品设计上的子弟兵。

    2013年初,简来到了大陆,台下是数百家媒体的记者与HTC的合作伙伴,他在台上显得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与时代周报记者交流时,他毫不掩饰对自己设计的产品那种信心与自豪感。比如,谈到新品手机的外壳时,他称:“我们筛选了几百种材料,才找到了最合适的。”

    “简志霖与周永明太像了,都是工程师出身,对产品和设计都很执着,对工艺绝不妥协。”HTC内部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称。

    据HTC的年报,简志霖的薪酬加分红,连续三年维持在3000万新台币(折合约700万人民币)的水平,为HTC最高薪员工之一,其地位可见一斑。

    无论简志霖如何才华洋溢,且身后有周永明,但是他碰到的是一位重揽公司大权的铁娘子。

    “我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世界上能做的事情很多,想走捷径是不好的。”去年8月,王雪红面对着镜头时,这样评价简志霖事件。

    “这是王雪红回归后的第一件大事,其魄力和勇气震撼了整个手机行业。”深圳战国策咨询机构首席分析师杨群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称,“她毫不掩饰家丑,并给外界传达出一个信号:她的回归会使HTC原来的问题得到正视和解决。”

    不过,当时谁也没有想到,简志霖只是一个开始,王雪红要重新掌控公司,就必须换下周永明。

    周永明犯错 10余名高管离职

    其实,王雪红曾对周永明十分信任,铁娘子也因此有着“用人不疑”的美誉。而在周永明带领之下,2011年,HTC一度成为了智能手机市场的霸主,市值高达338亿美元,甚至超过了还处于顶峰状态的诺基亚,其美国的市场份额在当年更力压苹果。借此,王雪红成为了台湾首富,被视作全球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女性。

    可惜犹如昙花初现,周永明终究没有守住这一切。

    “HTC登上顶峰之后,犯下了不少错误。”杨群评价称。比如,工程师出身的周永明对于创新和价值过于执着。这本来没有什么错,但他忽视了中低端市场爆发的趋势,因此HTC在近几年竞争中,份额一再被压缩。

    再如,尽管HTC的品质在同类中是最出色的,但周永明缺乏对供应链把控的能力,导致M8等产品出现了供货不足的问题,影响了销量。统计数据显示,HTC在2013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仅剩2.5%,而2011年同期的市场份额高达9.3%。

    “产品、供应链的决策成败都是见仁见智,而且这些问题其他手机厂家都面临过。比如,苹果从来没有推出过低端产品,iPhone 4也有过‘天线门’。”资深手机行业分析师王斌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但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HTC达到顶峰之后,其品牌的创业功臣出现了大量离职的现象。”

    2006年,HTC决定从代工完全转向自主品牌运营。此时,周永明麾下猛将如云,如彼时的HTC创意长陆学森、营销长王景弘等。

    其中,陆学森在台湾被称为“跨界鬼才”,投奔周永明之前为微软创意总监,为HTC开创了“钻石般流线型”设计的产品先河,使得HTC一炮而红。王景弘则在HTC前期的产品与营销方面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代表作“HTC Touch”,足以在智能手机史留下一笔。

    这些创业元老帮助HTC创下了当年的奇迹。然而,周永明并没有给这个核心团队带来多少凝聚力,并逐步引入新人来取代这些创业功臣,最终导致了他们的愤而离去。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初开始,截至2013年6月,即王雪红回归前后,HTC有超过10名高管离职,整个HTC的人事一直处于异常动荡的状态。

    铁腕换帅 新心腹走上前台

    这背景之下,其时的HTC业绩犹如雪崩。

    年报显示,2011年第三季度,HTC净利润创下了历史新高,达6.09亿美元,但同年第四季度就开始暴跌,只有3.64亿美元。到2013第一季度,净利润只剩下了1.51亿美元。这期间HTC股价直线下滑,从2011年4月最高的1300新台币,跌至2013年4月的301新台币。

    内忧外患,同时面对投资者的压力,“用人不疑”、“坚持放权”的王雪红也终于不得不“出手”了。

    2013年8月,简志霖涉密事件后,时年55岁的王雪红重新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尽管当时她的身份只是董事长,并坚持自己只是为周永明提供支持。

    同年12月,两年前被王雪红招入麾下的公司CFO张嘉临,出任了全球营销长一职。其后,王雪红与张嘉临经常以“双主角”的搭配出现在镁光灯之下,周永明则被淡化在外。

    2014年3月,HTC发布其最重要的旗舰产品HTC One M8,这款手机一曝光被业内称为“最好的Android手机”,也被看做是HTC的翻身之作。为此,HTC在伦敦与纽约举办了双主场的发布活动,前者由王雪红与张嘉临主持,后者则是周永明。

    有意思的是,与纽约主场相比,媒体的焦点几乎全部落在伦敦会场上,王雪红与张嘉临一同接受专访也成为外界报道的重心。

    在整个2014年,王雪红罕见地多次向媒体阐述了HTC的发展战略。比如,在去年APEC会场上,针对HTC可能会被收购的质疑,王雪红回应称,“我们还会继续在智能手机产业链进行收购,以求将最尖端的技术,最好的内容以最快的速度带给消费者”。

    去年7月份,在周永明还没有离任执行长的情况下,王雪红在一次专访中向媒体说:“每个人都专注他适合的事情,我们的执行长(周永明)这段时间希望很专注在研发跟创新上。而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在市场与营销上投入更多时间,这对HTC是有帮助的。”

    2015年3月初,巴塞罗那MWC展上,周永明最后一次以HTC执行长的身份出席,而站在舞台中央的已经是王雪红。

    两周后,即3月20日,周永明正式卸任,执行长由王雪红兼任,这意味着HTC终于告别了周永明的时代,这个时代HTC走上了巅峰,也跌到了谷底。

    针对王雪红兼任执行长一职,HTC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的回复中称:“目前,董事长王雪红已经正式接任CEO一职。关于外界传言,HTC不作评价。”

    女强人披挂上阵 业绩尴尬变脸

    王雪红为了出任执行长一职,做了将近两年的准备,除了周永明的问题外,她一直在等待着一份强而有力的业绩,以及一个充满憧憬的未来,去支持她回归HTC。

    今年3月11日,机会来了。当天,HTC发布了2014年财报,2014年营业净利228.2亿元新台币,年增17%,全年平均毛利率27%,优于2013年的25.4%;营业净利率12%,营业外收益37亿元新台币,年增24%,税前净利265.1亿元新台币,税后盈余207亿元新台币,年增16%,EPS达 8.49元新台币,再创历史新高。

    HTC太长时间缺乏如此出色业绩表现了,为此,在MWC展期间王雪红甚至放出豪言,她称:“针对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若未来手机厂商只剩下两家可以生存,HTC必定会是其中一家。”

    同时在业绩之外,王雪红还在为HTC布局未来。一方面,HTC发布了最新旗舰HTC One M9与M9+。另一方面她并没有让工程师出身周永明闲着,反而让周任了HTC Future Development Lab的负责人,领导这个部门,以扩充HTC的产品线,为HTC注入新的活力。

    HTC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HTC Future Development Lab未来研发出的产品,将为HTC进入其他产品领域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比如,物联网领域的智能手环Grip以首款虚拟现实设备HTC Re Vive。“HTC相信它们会和HTC未来发布的产品一起,为HTC带来更多的增长空间。”

    此刻,王雪红显得胸有成竹,她必须要让投资者相信,“挥泪斩马谡”后的她亲自披肩上阵,能够让HTC重拾当年的辉煌。

    然而,事情不可能如预想中一帆风顺。铁娘子挂帅后的一个月,HTC业绩就大变脸。

    日前,HTC发布了4月份业绩报告,4月收入同比下滑38.6%,合并营收为135.42亿元新台币,而去年同期为220.78亿元新台币。而跟今年3月份的200.23亿元新台币相比,也下降了32.27%。

    根据腾讯科技等相关媒体的报道,有分析指出,4月份HTC One M9的出货量仅为475万部,这比去年4月HTC One M8的800万部的出货量同比下降了43.75%。比起2013年One M7的700万部的出货量也下降了35.71%。

    “现在是新旗舰集中上市的季节,这样的业绩表现,可能是由于出货量的影响。”杨群分析指出,M9出货量低可能是受到高通810芯片发热过高的问题影响。不止HTC,LG的新旗舰也碰到这个问题。另外,原本三星S6也曾计划用这款芯片,最终也放弃了。

    受此影响,HTC的股价继续探底,从王雪红就任执行长后的最高点146.5元新台币,跌至5月12日最低位的107.5元新台币,目前在111新台币附近徘徊。如果与HTC在2011年最高位1300元新台币的股价相比,其市值大幅缩水将近九成。

    在王雪红带领下,HTC将如何扭转这个局面?

    对此,HTC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如果按季度来看,HTC已经连续多个季度保持盈利,公司对于未来的持续增长非常乐观。在美国和其他一些重要市场,HTC的市场占有率也呈现上扬趋势。相信随着HTC在2015年度发布的旗舰机型HTC One M9和M9+,以及中端Desire系列产品向全球市场陆续出货,HTC的营收情况将持续改善。”

    战略纠偏 主战场搬回国内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HTC的产品设计在Android阵营中,毫无疑问是出类拔萃的。无论是过去的“钻石”、“英雄”、touch等系列,还是现在的One系列,都成为国内手机竞相“模仿”的对象。可是,手机从来都不是一个仅凭产品本身就能取胜的市场。

    但作为一个女强人,王雪红却长期坚持“先难后易”的做事原则,以最好的产品来赢得最激烈的市场,所以早年的HTC将主战场放在欧美。不过,正是这种雄心恰好导致了HTC直接遇上了残酷的专利战,并错过了进入中国手机市场快车道的机会。

    “当时我们都觉得应该做最难的事情,当时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上都没有一个自己的品牌,如果我们能够在西方有自己的品牌,回来中国就会比较容易。”去年,王雪红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坦承。

    值得注意的是,王雪红一连用了两个“当时”。从2011年开始,苹果、微软、诺基亚等为了阻击Android阵营的扩大,发起了密集的专利战,尤其是针对三星、HTC等主要Android厂家。

    其时,苹果起诉HTC侵权了其10项专利,并要求在美禁售HTC。随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定HTC侵犯苹果专利,并禁售了HTC one等旗舰产品,接着HTC美国市场的份额开始崩盘。

    “HTC在美国销售占其营收的很大一部分,禁售对其造成了不少影响。而HTC也没有及时吸取教训,由于其主攻高端的策略,未能让其重视在中国占主流的中低端市场。几乎被异军突起的小米、华为、中兴等挤出局。”杨群分析指出。

    因此,王雪红回归后,重新调整了HTC的市场重心与产品布局。

    今年HTC将M9等两款最新的旗舰首发放到了中国,甚至为中国市场专门开发了China Sense界面。HTC向时代周报记者的回复中,张嘉临称:“我们希望在中国首发,代表着两个意义。第一,我们认识到,全球消费对旗舰机的需求感受并不一致;第二,中国市场所引领的潮流,是一个特殊化的潮流。”

    另外,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HTC重新发力中端市场,除了高端旗舰One与中高端机型one时尚版,还推出了渴望6、8等系列,多管齐下,纠正过去过度发力高端市场的错误。

    王雪红主动出击 HTC夹缝求生

    据IDC的分析,今年全球智能机出货量将增长12%,较去年26%的增速明显放缓。“当下旗舰手机性能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饱和,消费者换机对更换的旗舰需求明显减少。”王斌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包括苹果、三星在内,都遇到了同样的瓶颈。

    所以,眼下摆在王雪红面前的是一个水深火热的市场,“上有苹果、三星、下有小米、华为”,杨群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在高端市场方面,苹果赚取了智能手机市场中绝大部分的利润。当HTC转战中端市场时,又要直面小米、华为等国产手机品牌的竞争”。

    其实,从HTC的2015年一季度财报也可以发现,逐渐激烈的竞争,正在不断压缩厂家的利润。HTC净利润从2014年第二季度的24亿元新台币下滑至2015年第一季度的0.2亿元新台币,而其近三个季度的毛利率也在呈现逐步下滑的趋势。

    HTC从周永明到王雪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整个手机市场的模式之变。

    资深手机行业分析师项立刚指出,“周永明属于技术派,相对比较温和,扎实,但是在一个非常浮躁的市场中,就容易吃亏。而王雪红具有非常强的进攻性,在激烈的竞争中,这样的性格会给HTC带来新的改变和新的感觉”。

    经历了台湾科技与资本市场的洗礼,王雪红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即使HTC的业绩在最坏的时候,两度传出被收购的传言,但都被她以进攻的姿态反驳了回去。

    “我们还会继续在智能手机产业链进行收购,以求将最尖端的技术,最好的内容以最快的速度带给消费者。”去年在APEC现场上她如此回应质疑。今年MWC上,她还指出,“若未来手机厂商只剩下两家可以生存,HTC一定是其中一家。”

    尽管HTC市场份额已经在前十名之外,而且不断有新的挑战者出现,但是HTC依然是那个对创新和品质“决不妥协”的HTC,王雪红能否在未来带领HTC走出困境?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HTC 的报道

  • ·HTC脚踩两只船 目标锁定大陆手机三强(2010-08-18)
  • ·手机市值老二 HTC在华维艰(2011-04-21)
  • ·HTC:下一个目标是苹果(2011-05-19)
  • ·HTC,下一个目标是苹果(2011-09-15)
  • ·HTC VS 苹果:“开放与封闭之战”(2011-11-24)
  • ·HTC进入低谷:仍然输得起?(2012-07-12)
  • ·王雪红:我要为HTC“签字”(2014-02-27)
  • ·金立CEO卢伟冰炮轰三星、HTC:手机行业将是“1+N”时代(2015-03-24)
  • ·挣扎HTC(2015-05-19)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