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润帝国风雨飘摇:祝义才遭监视居住 或涉“贪腐案”和地产项目违规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5-03-31 01:31:27
  • [摘要] 据一名当地接近雨润集团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祝义才此番事发或与当地官员“落马”不无关系,可能牵涉数个地产项目。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石露 发自上海

    传闻最后还是应验了。

    3月27日,雨润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SH)和雨润食品(01068.HK)先后停牌。当晚,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对于此事,当地诸多猜测,流言四起。不过,据一名当地接近雨润集团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祝义才此番事发或与当地官员“落马”不无关系,可能牵涉数个地产项目。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雨润利用物流产业的配套开发,从地方政府获取大量低成本土地用于商品住宅开发,并且都巧妙避开了招拍挂的竞争。

    雨润集团成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南京市建邺区,旗下的食品企业是中国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之一,已形成了食品、物流、旅游、商业、房地产、金融和建设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雨润商业帝国。

    身为掌舵人的祝义才,人生经历颇为传奇,尽管身为安徽人,但发家却是在江苏南京。从上世纪90年代迁址南京后,祝义才一路扶摇直上,身家倍增。2014年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排行榜上,祝义才夫妇财富已增至315亿元。

    在功成名就之时,祝义才突遭此事,其一手缔造的雨润集团何去何从,都将是众人所关注的焦点。

    传闻良久 失联多天

    此前,关于祝义才被带走调查的消息言之凿凿。消息称,祝是因卷入南京官员“塌方式”贪污受贿案,招致查处。不过,具体情况仍有待后续调查。

    3月29日,雨润集团内部中层管理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从3月23日开始至今,祝总已经连续多天都没在公司出现了。3月23日,本来一整天都是安排得满满的,包括出差,祝总都没有出现。3月25日,雨润接待丽水方面的领导,祝总也没有参加。”

    雨润集团总部所在地,南京市建邺区,确已成为反腐“重灾区”。

    一名雨润集团的前核心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此前建邺落马的主要党政官员均是“大拆大建”的主导者,祝义才很可能“祸起于此”,“祝义才此前靠深厚的政府关系获取了大量地块,包括旧改地块,非建设性地块等,都是低廉价格获取的。”

    所谓“监视居住”,根据法律规定,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的,可以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监视居住由公安机关执行。

    “一般来说,如果被采取居住监视的强制措施,说明其涉嫌的案件已经立案并处于侦查阶段,相关部门根据情况可以采取强制措施,若联系不到家属,会以书面的方式通知公司。公司一旦接到书面通知,会第一时间发布公告 。”中咨律师事务所贾瑞果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祝义才被监视居住的差不多时间,南京建邺区副区长王德宝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但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目前仍无从判断。

    对于此事,雨润方面补充解释说:“经营情况一切正常,公司将根据事态的进展采取所有合理和必要的措施保证公司经营管理的稳定,并依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从1993年成立雨润集团,至今已有23年之久,祝义才将它从一家小作坊式的企业,发展至拥有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两家上市公司的大型集团,殊为不易。雨润官网资料称其综合实力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12位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

    出生于1964年的祝义才,为人低调,从商数十年来,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祝义才,为人处事一直都比较稳妥,踏实肯干,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接近雨润集团的人士在最后得知祝义才事发的消息后,心中仍有些意外。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祝义才监视居住一事多次致电雨润食品文宣中心副总李章河、雨润集团副总裁李爱彬等人,均未获回复。雨润集团江苏地华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范永强在了解记者来意后,也表示“无可奉告”。

    白手起家 缔造雨润帝国

    祝义才,安徽桐城人,出身农民家庭。据媒体报道,早年间,祝义才尝尽饥困之苦,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他吃苦耐劳的秉性。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祝义才,改变命运的轨迹有着强烈的时代印记。苦读多年之后,祝义才终迎转机,考上合肥工业大学,1989年毕业后被分配至安徽省交通厅属下的海运公司,月薪60元。

    在外界看来,吃上“皇粮”已难能可贵。不过就在参加工作后的次年,祝义才揣着仅有的200元积蓄,毅然下海。“我不想在一张办公桌前坐到老,总感到有一些还无法清晰描述的梦想。”祝义才曾如此感叹当时出走体制的原因。

    初涉商海,祝义才选择了当时利润较大的水产生意,开始贩卖螃蟹。历经诸多坎坷后,生意开始好转。在数年之后,他的年销售额达9000多万,净赚480万,这也成为他日后发家的第一桶金。

    1992年,祝义才转战南京。在雨花台区的沙洲,他租下一个小厂房,创立了雨润。起初阶段,祝义才放弃市场热度极高的火腿肠项目,瞄准高档西式低温肉制品市场。在当时,大陆尚没有进行工业化生产的西式低温肉制品,祝义才由此一炮打响,销售额递增,品牌知名度由此打开。

    或是天生的性格使然,祝义才极具胆识,敢开意气之先。1996年,他瞄准国企改革的机会,先后参与了30多家公司的重组,并将国有企业南京罐头厂收购到雨润旗下,祝义才成为江苏省首个收购国企的民营企业家。这一经历,也为在资本市场的驰骋奠定了坚实基础。

    此后,雨润的资本扩张步伐开始加速,到2003年底,祝义才并购了20家国企。

    2001年,祝义才开始介入房地产领域,并首次入选福布斯富豪榜,身家8.8亿元。2002年,祝的财富总量增至15.73亿元。此后,祝连年入榜。

    “大多数成功者的背后,都有一部血汗史。不努力不行,天上不会掉馅饼。我只是努力得比别人多一点而已。”苦寒出身的祝义才,对自己的成功也曾经如此长叹。

    大肆扩张 另辟收购路径

    早前初涉食品市场时,虽雨润品牌已渐渐树立,但面对激烈竞争,祝义才采取了弯道超车。

    在进入江苏及上海市场时,祝义才另辟蹊径,大举以“赔本方式”抢占市场。对一些地区代理商免费赠送相当数量产品,销售收入归代理商所有。送出了数十万元的货物后,雨润拿下了数千家忠实的代理商。

    2005年10月,祝义才携雨润食品正式登陆港交所。此前,雨润食品主要分布在长三角地区二线城市,上市后,雨润将食品行业战线拉到了河南。而河南,正是其主要竞争对手双汇的大本营。

    据《大河报》报道:“2009年全年,雨润仅屠宰了979万头生猪,但在2009年-2010年9月,雨润就在河南签下了1250万头的生猪屠宰加工协议,计划投资113亿元,还不包括框架投资协议和远期投资规划以及正在谈判的项目。”

    公告显示,2009-2010年,雨润食品总共在河南投资了5个项目,分别是:开封康源肉联厂、河南雨润北徐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商丘天晖肉类加工有限公司、腾尔(河南)牧业科技有限公司、河南福鑫清真肉业有限公司,共计 3.2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雨润收购这些企业的成本低于其公允值,仅从收购差额便可获取近1.9亿港元的净利润。

    2009年1月8日,雨润以1.1万港元的代价,雨润食品“向河南省扶沟县政府收购腾尔(河南)牧业科技有限公司全部屠宰、生产及销售冷鲜肉及冷冻肉业务连同相关资产”。雨润食品获得1.19亿港元净利润,占年度净利润的6.8%。

    2010年5月14日,雨润再以1.1万港元的代价,收购河南福鑫清真肉业有限公司全部产权。

    2010年中报显示,河南福鑫收购前的账面值为4200.8万港元,收购确认的评估价为9356.8万港元,增值5156万港元,增值率超过100%。而在上述收购中,雨润食品仅付出区区1.1万港元的代价。

    两次均是以1.1万港元的代价,雨润食品做了两笔分为合算的买卖,分别赚得9355万港元和1.19亿港元,利润率分别高达9335%和10818%。

    “祝义才在河南大举扩张,而河南还正是双汇的大本营。祝义才在与政府的谈判中,获得远低于公允值的资产。这在当时,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这足以说明祝跟政府之间关系非常密切。”一位接近雨润集团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雨润靠建屠宰场从政府手中获得巨额补贴,这一数字几乎是同行双汇的20倍。

    数据显示,2007-2009年,双汇平均每年获得政府补贴1000万左右,而雨润平均每年获取的政府补贴可能已接近2亿。

    年报数据显示,2013年雨润食品毛利率仅4.1%,2012年上半年的毛利率只有2.2%。不仅如此,销售额近百亿元的龙头企业雨润食品,其半年净利润还不到2000万元,同期获得的政府补贴却高达2.9亿,是净利润的14.5倍。

    近几年,随着屠宰企业的日益衰落,相关政策优势不再。由此,雨润集团也开始从食品,频频转向其他行业布局,比如借助修建肉联厂等方式圈地,向地产及旅游、物流、文化等相关行业进军。

    “竞争对手双汇的扩张,导致雨润食品的市场份额流失,低毛利率、潜在的安全隐患等问题都促使雨润这艘大船开始掉头转向房地产投资。”易居研究院研究员严跃进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高超财技 多元布局

    以实业起家的祝义才,其财技高超令专业人士也不得不喟叹。

    2009年7月,雨润食品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董事会主席祝义才以13.23港元/股的价格配售减持2亿股,再认购1.3亿股新发行股份。这一进一出的交易,雨润食品获得16.75亿港元的融资,祝义才套现9.71亿港元。其中,1.3亿股“以旧换新” 后,轻松获利约4450万元。 实施配售及新股认购以后,祝义才在公司持股比例从交易前43.83%降至36.23%,仍为第一大股东。

    这只是祝义才在资本市场上的小试牛刀。而在另一上市公司平台的运作,更显祝义才的高妙之处。

    2009年7月24日,南京中商(2013年10月,更名为“中央商场”)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才受让南京国资和南京中天国有股权正式获批。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祝义才通过雨润集团持有公司股权比例由原来的29.49%上升到47.43%,对公司的控制力度大大加强。

    历年公告显示,早在2004年11月,祝义才就通过雨润旗下的江苏地华房地产公司,在二级市场悄然购入南京中商股份。经过十多次举牌之后,累计购入29.49%的南京中商流通股,成为南京中商第一大股东。

    截至2008年,祝义才及其控制的江苏地华合计持有南京中商47.43%的股份,长达四年半的增持之旅中,祝义才步步为营,耐心极强,再次精彩演绎了“蛇吞象”的高超技法。

    在资本市场的助力之下,祝义才大举扩展大旗。在20年不到的时间内,祝义才从食品领域不断向外拓展事业版图,已形成了一个横跨物流、地产、文化、食品、旅游、商贸、保险等领域的综合性集团。除此之外,他在2012年也以个人名义成立了雨润国鼎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雨润国鼎”)的机构。

    媒体报道显示,雨润金融共有7名个人董事,部分人曾担任政府要职。除了雨润创办者祝义才,其他董事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国家统计局前总经济师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曾任中银投资集团董事长的刘珍贵、曾任多家亚洲主权财富基金高级顾问的Georges Sudarskis等。

    此外,雨润也将版图拓至保险领域。

    2011年8月23日,利安人寿在南京举行开业仪式,这是江苏首家全国性法人寿险公司。利安人寿总部设在南京市建邺区,注册资本金10亿元,由江苏省内4家著名民企和5家国企联合组成,包括江苏省国际信托公司、南京紫金投资控股公司、江苏雨润食品产业集团公司、红豆集团公司和远东控股集团公司等。其中,雨润持股占比20%,为第一大股东,祝义材担任利安人寿董事长。

    成立后的利安人寿,增长迅速,首年业务收入达到5亿后,第二年突破14亿,2013年更是跃升至22.5亿,公司保费规模在全国71家寿险公司中排名第37位,在江苏稳居第9位。不过,利安人寿也遭遇其他问题困扰。

    数据显示,在2013年2月至2014年7月期间,利安人寿与雨润集团、江苏信托有9次关联交易,其中8次是利安人寿购买信托产品。8次当中有5次与江苏信托交易,江苏信托为信托产品发行人,涉及金额3.5亿元。剩下的3次信托产品购买,信托产品的融资人为雨润控股及其关联公司,涉及金额9亿元。

    此外,2013年1月,雨润与美国“梦工厂”在南京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拉开进军文化产业的序幕。

    在多元化的进程当中,多名当地人士透露说:“他(祝义才)跟其他老板不太一样,表现得非常低调,但是跟政府许多官员关系密切。”

    多元化下 困局初现

    尽管发展顺遂,但祝义才也曾遭遇不小麻烦。

    2011年6月,国外做空机构浑水公司的质疑报告一度引发雨润股票被大幅抛售。雨润食品股价一天之内大跌20%,占到香港主板日抛空量的一成五。

    2012年3月,雨润食品更是遭基金 Capital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Company 场内减持170万股,每股平均价11.603元,套现1972.51万元,持仓由7.02% 降至6.93%。

    在遭遇做空的同时,2011年,雨润食品整体毛利率大幅下滑5.8个百分点至8.6%,冷鲜、冷冻肉下半年毛利仅3%;业绩也大幅下滑,2011-2013年,雨润食品三年的营业额分别是323.15亿港元、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逐年大跳水。

    到2014年上半年,雨润食品营业额为90.44亿港元,同比减少12.2%,扣除政府补贴、出售附属公司的收益和外汇收益/亏损,雨润食品在这一期间主营业务产生亏损1.97亿港元。

    旗下另一上市公司中央商场虽业绩有所增长,但负债率高企,2013年一季度其负债率曾超过90%。2014年上半年中央商场实现营收37亿,同比下降5.61%,但是现金流为-6.82亿,同比上年减少1517%。

    值得注意的是,2005-2008年,中央商场毛利率维持在18%上下。2008年后,中央商场毛利率不断提高,2013年高达25.5%。与此同时,净利润也猛增,2009年仅为4288万,2013年突然上涨至5.7亿。另外,2013年,中央商场营收增加12.9亿,财务费用反降0.56亿元,管理费用下降1.55亿元。如此不成正比的财务表现,让人生疑。

    2009年后连续三年,雨润集团的流动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重都在90%以上。总体看来,雨润集团负债结构一直保持短多长少的格局,存在短期偿债压力集中的风险。迅速扩张,给雨润留下了大量的资金缺口。

    截至2014年8月27日,祝义才及其控股公司江苏华地共持有中央商场无限售流通股407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其中处于抵押的股份为407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9%。至于股权质押融资的数量,中央商场并未给予详细披露,只表示多数资金均用于房地产开发业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祝义才 雨润 反腐 的报道

  • ·雨润帝国风雨飘摇(2015-03-31)
  • ·雨润集团资金吃紧 祝义材坐庄南京中商救急(2013-05-16)
  • ·雨润地产告危(2015-06-23)
  • ·客源骤减 东莞酒店四月营收普降20%(2009-07-15)
  • ·口水下的机票涨势(2009-07-15)
  • ·火线重组上广电(2009-07-15)
  • ·半导体行业立春 中芯国际盈利在望(2009-07-15)
  • ·中国万网总裁张向东:互联网资产保护缺位(2009-07-15)
  • ·天涯社区总裁邢明:转型网络社区 天涯两年内上市(2009-07-15)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