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银行换帅 IPO预期不明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5-03-10 02:43:06
  • [摘要] 对于多年来一直在酝酿和筹备上市的上海银行而言,范一飞的离任,或许又将为其上市努力增加了新的变数。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51岁的范一飞,在2015年2月25日,出任中央人民银行副行长职务。

    此前的2月16日,上海银行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家金融工作需要,范一飞先生已向本行董事会提出辞呈,请求辞去本行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务。该辞任自2015年2月16日起生效”。

    范一飞担任上海银行董事长三年有余。任期之内,颇多作为。这家股权颇为复杂的全国第二大城商行经历了重新定位、组织架构调整等改造后,如今拥有超过1.1万亿资产。

    对于多年来一直在酝酿和筹备上市的上海银行而言,范一飞的离任,或许又将为其上市努力增加了新的变数。

    金煜兼行长和董事长

    对于很多上海银行人而言,范一飞是一名学者型领导。身高1.8米、肤黑体健、具有哥伦比亚大学国际经济学硕士学位的范一飞,在上海银行内部被视为具备国际化的视野。

    范一飞的这种国际化视野来自其在建行的经历。自1982年起,范即供职于建行。从2005年范开始担任建行的副行长,在建行内部,其分管资金计划部和海外投资。

    其时,范一飞和时任建行董事长郭树清和当时的行长常振明一起,并称“三驾马车”,破除张恩照受贿案和与花旗银行谈判失败的阴影,引入美国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在建行股改上市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1年12月,上海银行董事会选举范一飞为该行董事长,时年范仅47岁。“他年富力强、稳健实干,对银行业务很熟悉。”上海银行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虽然范一飞行事稳健,但并不乏改革创新之举,前述上海银行人士称,范一飞上任后,即提出上海银行要在整个银行业面临经营压力的市场环境中,走一条差异化和特色化的道路。

    此后,上海银行内部进行了一场组织架构调整,这项架构改革牵扯全行,前、中、后台的部门设置被重新梳理优化,总行层面以及上海地区分支行的架构也都进行了革新。

    “改革方案几十次易稿,其间反复考量的问题很多,比如希望通过新的战略定位,提高上海银行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前述人士称。

    在此基础上,上海银行启动了2012-2014年新三年战略规划,明确提出要打造一家服务专业、品质卓越的精品银行。

    与范一飞一样, 金煜同样在建行系统任职多年,2002年金曾担任建行上海分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2003年到2006年曾担任建行上海分行副行长,2008年任建行新加坡分行行长,2010年8月任建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直到2011年7月转任上海银行行长。

    在范一飞离任后的2月27日,上海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已于26日举行董事会四届五次临时会议,选举金煜为董事长,但任职资格尚待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核准。

    3月5日,上海银行行长办公室一位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金煜已经身兼行长和董事长两职”。对于该行接下来可能的新行长人选,该人士表示不便回应。而按照相关上市规则,上海银行需在上市前选聘新行长,“目前上市还没有明确时间表”。

    时代周报记者就上海银行人事变动以及上市推进情况向上海银行公关部主任胡俊华问询,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上海银行对采访邮件的正式回应。

    两难尴尬

    早在十多年前,上海银行就提出上市意向,在国内银行界可谓先声夺人。然而十多年后,A股的银行板块已成气候,上海银行却仍在门外徘徊。

    对于上海银行来说,其一直面临着两难的尴尬。一方面,出于股东要求和经营方面的压力,急需上市。另一方面则受到A股排队IPO过长的影响,上市时间不可预计。

    一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眼下A股银行业的整体市值占比仍然是最高的,监管层从全局考虑出发的话,对放行银行上市比较谨慎。”

    “一直以来对于上海银行,上海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有着各自的考虑。上海银行属于上海重要市属金融机构,想要实现资本蝶变,前途身不由己。”前述分析师称。

    制约上海银行IPO的,除了政策层面原因,较大的困难还在于股权。事实上,城商行大多面临类似问题,例如已经上市的徽商银行和重庆银行,而上海银行的股东结构更为复杂,持股也更为分散。

    2014年6月30日上海银行发布的预披露方案显示,经历四次增资扩股,目前上海银行最大股东为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32%;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7.2%,为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6.34%,为第三大股东;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6.3%,为第四大股东。

    除了1259名机构投资者外,上海银行披露的招股书还显示,截至2014年5月16日,上海银行自然人股东为38850人,其中持股职工人数5938人,内部职工股股份数量为3.95亿股,分别占银行职工总人数9718人的61%和银行股份总数的8.41%。

    这意味着上海银行如果能够在A股上市成功,将会有近6000名员工从中获益。某种程度而言,上海银行的员工股东们正在等待IPO为他们带来的造富。

    在A股上市不明的前提下,H股上市成为上海银行的另一种选择。在范一飞就任上海银行董事长的2013年,上海银行启动了H股上市计划。不过,H股上市也面临瓶颈—监管部门对H股全流通何时放行。

    所谓H股全流通,即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法人股与国有股可以悉数转化成H股交易流通。

    上海银行H股全流通面临的操作环境较复杂—由于上海银行拥有逾万名法人股股东与个人股东,如何有效监管这些股东的H股套现资金按时合规地返还境内,一直是个相对棘手的难题。对于上海银行来说,H股上市需要政策上有所突破。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上海银行的A股和H股上市都显得并不顺畅—上市决议几乎年年上演,上市计划却逐年递延。2013年4月,上海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将A股和H股的上市计划延迟一年至2014年5月28日。

    一年后的2014年4月,上海银行再次召开2013年股东大会,决定将A股和H股的上市计划再延迟一年至2015年5月28日,这是上海银行最近的一次延迟IPO。

    “上海银行上市,最大的障碍还是股权。能有多顺利,还有待政策层面和银行的决策。”上述券商分析师说。

    资本金压力

    2015年,上海银行将迎来自己20周岁的生日。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与扩张,上海银行已颇具规模—根据2014年披露的招股书,上海银行总资产位居全国城商行第二位,仅次于2007年上市的北京银行。2013年年末,上海银行的总资产规模为9777.22万元。截至2014年年底,上海银行的总资产规模已突破1.1万亿大关。

    一方面,上海银行的A+H股计划受制于政策原因迟迟未能实现。另一方面,在迈入中型银行阵营之后,如何加码应对目前银行业的种种变局,成为上海银行必须面临的头等大事—根据业务发展和盈利实现情况,上海银行必须通过新一轮定向增资扩股,对核心一级资本进行必要补充,以达到监管要求。

    2014年的招股书显示,2013年末,上海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4%和9.3%,其中资本充足率比2012年的13.17%大幅下降,且两个指标均低于银监会公布的2013年商业银行平均水平12.19%和9.95%。

    目前,上海银行已在宁波、南京、杭州等上海以外的10个城市设立了异地分行。上海银行在招股书中透露,上海银行还会继续根据发展战略在上海市以外地区扩展业务。
    滚雪球般的业务扩张,加剧了上海银行的资金需求,而反过来,资本金瓶颈造成了异地扩张的难以为继。

    此外,从贷款上看,上海银行涉足房地产类的业务较多,被业内诟病为贷款过于集中于房地产。招股书显示,2013年上海银行房地产行业贷款总额为617.02亿元,较2012年增长23.66%,且已超过制造业贷款598.14亿元的总额,跃居首位。

    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的充足率、不断开设的异地分行、贷款过于集中于房地产以及可能接近监管白线的存贷比—这些因素都加剧了上海银行对于资本的渴求。

    上海银行曾对2012年至2014年的资本管理规划作出修订,计划外部融资350亿元,其中A股和H股分别募资150亿元,剩余50亿元通过发行次级债券募集。

    在上市之路不可预期,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成为上海银行一个重要的选择。2014年以来,上海银行即通过发债及定增的手段转道谋金。去年7月,上海银行召开的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拟向不超过200家的特定对象定向增发不超过7亿股股份,股份类型为人民币普通股,每股面值为人民币1元,发行价格拟定为人民币16.57
    元/股。

    三个月之后,上海银行的第三大股东上港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以现金形式按每股不高于人民币16.57元的价格,认购不超过1亿股上海银行定向增发的股份。这意味着上海银行第五次增资扩股步入落实阶段。

    对于新的继任者金煜而言,如何提高上海银行业绩增长,或许是其将面临的最大挑战。金过往的行事风格,在上海银行系统内亦被认为是个改革派,但这位继任的改革派,能否将上海银行成功带上市,赢得更大发展,仍有待时间观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上海银行 的报道

  • ·IPO倒计时 近3.9万个人股东受益 上海银行“批发造富”(2010-05-20)
  • ·员工持股清障提速 上海银行IPO再闯关(2011-03-24)
  • ·虚位半年金煜空降 上海银行艰难清障(2011-06-16)
  • ·上海银行换帅 IPO预期不明(2015-03-10)
  • ·内换董事外联阿里 上海银行筹谋上市(2015-09-22)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