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城镇化:富阳撤市变区之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03-10 02:37:50
  •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2015年2月15日,富阳政府大门外在春节前正式换上了“富阳区人民政府”的新牌匾,成为杭州的第九个区。早在2014年初,有关富阳将变区的说法即开始在民间传开,这个“事先张扬”的话题在本地持续了整整一年。

    20年前,富阳县变成了富阳市,20年后,富阳市成了富阳区。从这个浙北小城变区前后的碎片里,可以看见一个中国城市的城镇化发展缩影。

    招商的春天

    “设区带来的好处是隐性的,需要时间。”一位富阳区招商局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直接的变化是,改区对招商引资工作的作用显著。

    去年12月,京东宣布在富阳建立电子商务产业园。今年2月,大华智慧(物联网)产业园宣布投资20亿入驻富阳。

    富阳区政府还提出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将上述招商项目命名为形成“富春硅谷”的信息经济,“争取在2018年左右,总产出达到1000亿以上”。

    前述招商局人士称,改区以后,富阳的诉求将由“县域经济”向“城市经济跨越”转变。一些金融机构以及中介机构也相继来此,“他们看中即将进行的城市建设,希望能入驻富阳。”他补充道。

    富阳区规划局在变区后也忙碌起来。羊年春节前,规划局召开了对银湖街道概念规划讨论会。银湖街道地理位置靠近杭州主城区,隔着山脉接驳杭州西湖,自然环境优越。变区后,富阳和杭州城际间轻轨的建设将加快,对银湖街道的高端别墅来说,显然是一个利好。

    变区前后,富阳还增加了三家电影院,最新的一家位于东方茂里。东方茂里是目前富阳最大的商业综合体,在去年4月开业,由上海复星投资20亿元建设,项目由1个购物中心、1间5星级酒店、2栋LOFT全玻璃幕墙高层办公楼、1栋快捷酒店和7栋高层公寓组成。

    沃尔玛是随着购物中心的开业一起落地的。春节期间,沃尔玛附近俨然成了一座巨大的停车场。过去一年,富阳的汽车销售增速惊人,主要汽车品牌在富阳都有4S店,街上跑着不少保时捷、奔驰、宝马。

    有意思的是,街上突然增加了很多沪C和苏A等省外车牌的新车。此前的2014年3月25日,杭州市政府突然宣布限牌,限牌政策对所有杭州辖内县市都有效。这意味着,没来得及在限牌前买车的富阳百姓,如果不想花大价钱拍一张浙A牌照,只能瞄准周边地区。不少人前往浙中的绍兴、浙北的嘉兴等地区,一度导致上述地区业务量大幅超标。

    在富阳这个略显保守的小城,买房买车之外,投资无门的“新痛苦”折磨着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尽管省内民间借贷跑路的事例不时传来,不过,与其在财富渴望与通胀压力中煎熬,不少人仍通过血缘关系等寻找与试探着包括民间借贷、高息集资在内的各种路径。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一间工厂去年下半年突然停工,在过去几年为了办厂举债的老板,也选择外“逃”躲避债主。

    “宁要环境,不要GDP”

    春节里最热闹的是农村里的家庭赌场,坐庄的一夜输赢往往在三五万。

    而今年春节,周遭明显冷清了不少。这种变化,或许与本地实体经济遇冷有关。

    造纸业是富阳的支柱产业之一,本地GDP的1/4、财政收入的1/5均来源于此,富阳因此也有“中国白板纸基地”的称谓。2000年左右,富阳造纸业发展至鼎盛——纸厂达500余家,直接从业人员4.5万人,间接从业人员达10余万人、产量超过浙江全省的1/3。其中,富阳白板纸产量占全国将近一半。

    春江街道是造纸业聚集地,一眼望去,道路两旁造纸厂的隔壁是造纸厂,隔壁的隔壁还是造纸厂,当然其中不少是小厂子。

    数量众多的造纸厂伴生的是能耗高、污染重,富阳这样一个县级市根本无法承载。公开数据显示,富阳造纸业对GDP的贡献不到浙江省的1%,能耗却超过5%。

    富阳政府是从2008年开始推动造纸行业改革的,一方面是响应上级政府的治污要求,另一方面也是本地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步伐的需要。过去的几年里,富阳已进行了六轮整治。

    2014年,富阳市继续对造纸业进行大整治。富阳的造纸厂从2013年的237家,减少到目前的130家左右。

    造纸厂大量关停带来的一个后果是外来打工人员的下滑。一所本地民工子弟学校的班主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的班里学生已经从上学期的43人下滑到36人。

    如今,造纸厂老板们前所未有地迷茫起来。就在这样的迷茫中,政府开始了一场造纸业的大整合,希望更环保,也希望通过整合做大做强。

    在已出台的文件中,富阳市政府对造纸业的规划已经明确了“2015年底控制在100家以内”的说法,而这剩下的不足百家企业,也将集中到造纸园区内。

    富阳环保局局长周百山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说:“宁要环境,不要GDP。”

    户口回迁潮

    城乡二元结构在富阳早已模糊。1831平方公里的5个街道、13个镇、6个乡,几乎都是城市开发区模样,没有小桥流水青青麦苗,几十米宽的公路辐射而出,串起大大小小的工厂和三四层的居住小楼。

    对于乡镇村民来说,土地永远是关注的话题。去年下半年,富阳政府出台《关于户口迁移落户的若干规定》,以期完成村经济合作社股份合作制改革任务,其目的是通过清产核资、确权确股等程序,建立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实现“资产变股权,社员当股东”。

    消息发布后,富阳掀起了一股户口迁移潮。不少家庭甚至动员已定居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成员,将户口从一线城市回迁富阳,是基于这样的判断—一旦潜在的土地资源在未来增值后,给予社员股东的分红可以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有这样的特别表述:“要做好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审慎开展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集体产权制度等改革试点。在改革中,要确保耕地数量不减少、质量不下降、农民利益有保障。”

    事实上,浙江省一直在进行土地确权登记等类似工作。2014年上半年,浙江省政府提出目标,到2015年底,完成全省村经济合作社完成股份合作制改革任务。变区后,富阳已提前完成这一任务。

    土地指标问题亦是设区后的富阳政府面临的新烦恼。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富阳建设用地的增长已不可避免,一方面是城市的生长,另一方面则是新上的项目要落地。

    为此,富阳在2014年推行“三改一拆”行动,试图以此盘活原有建设用地。

    老百姓更关心的是“撤市设区”后,怎么将还停留在纸面上的轻轨、地铁付诸实际。

    不变的也有。在320国道上,富阳与杭州交接处的公路收费站,仍然固定对过往的车牌收过路费。尽管撤销该收费站的声音在民间已喊了多年,但变区后,这里一切如旧。




    更多相关报道见

    专题:Maker 中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城镇化 的报道

  • ·新一轮城镇化:10年40万亿?(2012-12-19)
  • ·强镇扩张的浙江样本(2013-01-09)
  • ·常州“鬼城”(2013-01-31)
  • ·[社论] 以“城镇化”引领全面变革(2013-03-07)
  • ·两会关键词:城镇化(2013-03-07)
  • ·张跃:“城市化不能来第二次”(2013-04-18)
  • ·许昌:急躁的城镇化(2013-05-08)
  • ·“农民新村”变形记(2013-06-27)
  • ·中国新“鬼城”(2013-07-18)
  • ·迟福林:继续传统投资方式对城镇化是灾难(2013-08-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