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里创业帮:高效、开放、互助且具有被资本刷脸的优势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02-10 08:58:5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过去一年,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迎来一波草根创业潮。受益于阿里巴巴上市影响,杭州更是成为全国创业爆发增长最迅速的城市。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我是(阿里巴巴)第75号员工。”38岁的钱志龙这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位身形偏瘦、戴着眼镜、说话温和的前阿里员工,如今的身份是杭州爱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钱志龙2000年加入阿里巴巴,曾参与过淘宝、阿里妈妈、一淘、支付宝等项目的创建。2010年,他以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的身份,向顶头上司、时任支付宝CEO的彭蕾递交辞呈。

    “我是支付宝系统最早离职的高管。为什么出来?这跟个性有关,是折腾的命。”钱志龙说,“我完全可以在阿里内部养老,也可以去外面做职业经理人,但一个企业大了,必然会逐步官僚化,我想建立自己的事业,最终决定要自己创业。”

    从阿里离职后,钱志龙开始了几次小试牛刀的创业。2014年他创办了一个叫爱学贷的学生分期购物平台和分期消费品牌。爱学贷于2014年 8 月上线,通过该网站平台,用户只需要提供学生证和身份证即可进行分期消费。今年1月,爱学贷获得了4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

    如同钱志龙一样,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的消费变革,正催生一批新的市场宠儿。与基于PC的创业相比,这一波基于移动互联的创业潮,在技术门槛上更简单,在市场融资上更富足。更重要的是,作为创业主力军的年轻人,更具个性。

    过去一年,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迎来一波草根创业潮。受益于阿里巴巴上市影响,杭州更是成为全国创业爆发增长最迅速的城市。2014年底出炉的一份互联网创业热度报告显示,从去年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融资数量、新增公司数量来看,杭州均位居全国前列。

    1月26日,在国务院召开的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座谈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要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在去年11月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2015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李克强说了相似的话(注:万众创业,草根创新)。

    创业创新已被新一届领导视为推动经济新一轮增长的关键,如果2015年成为中国草根创业革命的元年,那么10年之后,中国收获的或许不只是一批成功企业,还将收获国家的未来。

    “一切都是互联网速度”

    钱志龙在2014年创办了基于大学生分期付款的消费平台—爱学贷。去年6月,爱学贷测试版上线,7月猛招百人,8月正式版上线,9月底日销售额过百万。去年10月,爱学贷获得了10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今年1月,爱学贷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这一结果令他这半年来十分忙碌—因为太忙,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汽车后备厢里的台球杆和钓鱼杆了。以1月30日这天为例,上午9点,他在办公室接受一本商业杂志的专访,而后仁和智本董事长高政前来拜访,洽谈完后,钱与高政共进了午餐。

    用餐后,浦发银行的业务伙伴前来拜访。紧接着,钱志龙召集公司管理层召开了一个会议。下午三点,他动身前往一个互联网金融论坛—他将在该论坛的圆桌对话环节发言。为此,钱的助理不得不帮他挡掉了另一波已到访的客人。

    “今天还不算最忙的时候,最多时,一天要见上十几波人,来得晚的就是门外先等着。”时代周报记者在1月30日下午六点见到钱时,他刚从会场下来,稍显疲惫。

    “资本也是刷脸的,我跟一些投资人最长的交往已经15年了,所以有信任基础在。今天是我被别人推着走的,资本一定比你跑得快,所以要让钱来追你。现在公司B轮融资已启动,发展非常快,超乎我的想象。”钱志龙说。

    “大家都在寻找下一个BAT。”钱志龙说,“现阶段市场有着爆炸性的需求在,以学生分期付款平台为例,市场上的主流学生分期付款的对应产品都是3C,其实不仅仅是手机、电脑、相机可以分期,在未来,驾校、英语培训、旅游都能做分期。”

    与钱志龙一样,35岁的杭州九言科技CEO孙颖也戴着眼镜,熟悉他的人一般称他为“黑羽”。孙颖2008年进入淘宝,其时的工牌号已经是1万多。在阿里巴巴,孙颖完成了码农到产品经理的蜕变,2010年他离开阿里巴巴创业,他创办的爱图购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女性中高端品牌推荐网站。

    在爱图购的基础上,孙颖在去年筹建基于移动社交平台的iN App。iN App去年6月上线,去年12月,iN App从1000个创业项目中脱颖而出,一举拿下2014年浙商创新创业大赛第1名。此前,iN App已获得千万美元级的A轮融资。

    半年时间,iN App的用户量已突破1500万,并且以每天20万左右的新用户数量在增加。“一切都是互联网速度。”孙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希望明年用户量能突破8000万人次。

    相较于钱志龙和孙颖,32岁的周思凡在阿里的资历更浅,也是更为草根的创业者。这位杭州雪肌科技有限公司CEO仅初中学历,其16岁开始外出打工,曾经做过码头工人,也在建筑工地扛过砖头。20岁时,周思凡在厦门灿坤集团做流水线工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一个月后转岗成为工程技术专员。此后他回到武汉在一个餐饮集团工作,从最初的饭店门童、到正式服务员、到领班,再到主管,到外派经理。

    2006年,周思凡来到杭州先后在九天音乐网、斯凯网络、猛犸科技等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直到2010年6月,他进入淘宝网担任产品经理,其时阿里的工牌号是4万多,在2013年辞职时,他仍是P5+的职位。

    2013年年底,周思凡成立了雪肌科技,这是一家致力于通过对皮肤的检测及数据分析,给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建议的研发企业。

    2014年6月,这家企业100万美金的天使基金到位。“天使更主要是在看人,而不是看项目,投资人觉得我过去的经历证明我足够踏实认真,值得信任吧。”周思凡说。

    黄埔军校

    2013年6月10日,周思凡从阿里巴巴离开,按他的说法,当时不少同事已经或者正在计划向公司提出辞呈,“呆了 5 年以上的人,离职率已蛮高。”

    在阿里巴巴上市之前,其招股书透露了担忧:“这可能让我们难以继续留住和激励这些员工,这些财富可能会影响他们是否留在公司的决定。”

    在阿里上市后,离职创业的员工更是增加。钱志龙说,最近他的一个朋友,阿里工牌号74号曾担任支付宝高管的许吉(注:淘宝花名令狐冲)也辞职创业。

    “杭州现在有最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阿里的成功激发了创业热情。此外,阿里培养了很多人,阿里现有员工2.5万人左右,而工号接近9万,实际上6万人漂流在外。”钱志龙说。

    与钱志龙和周思凡同样雄心勃勃的,是全国仍在探索的草根创业者,他们的团队诞生于另一个湖畔花园(注:湖畔是阿里创业之初办公之地)。尽管他们成功的几率或许仍存疑问,但却正在成为各路创业孵化平台寻找的对象。人们笃定,他们中间一定会有未来的马云、马化腾。

    李治国几乎是最早走出阿里的创业者,而且已经二进二出。作为阿里巴巴第46号员工,他1999年加入阿里,2004年离职创办口碑网。在2006年口碑网被阿里控股后回到阿里。在2010年再次离开阿里巴巴后,李治国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2004年创办口碑网时,李治国遭遇融资困难,他尝试找过VC,可是到处碰壁。转机来自于马云夫人张瑛的投入,一笔200万元的天使投资,解了李治国的燃眉之急。昔日的经历给了他难得的经验体会,“好的创业项目应该得到支持。”李治国这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知道如何与草根创业者打交道。”

    这三年来,李治国投资了包括挖财网、蘑菇街、小奥游戏、花瓣、麦苗科技、快的打车等 20个项目。值得一提的是,他投资的上述项目的创业者大多有阿里巴巴前员工的背景。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去年9月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正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的黄埔军校:它为这十多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发展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动力—从阿里走出的一批创业者带着电商互联网基因,以自身的创业行为或拓展崭新的商业领域,或改造着相对传统的行业。

    这其中,支付宝所搭建的信用体系已经成为如今商业时代共通的法则之一。“现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者,有一半以上是我过去的同事或朋友,可能有些是我带过的,或者是我招进行业的。很多时候,打个电话或者去对方公司吃个饭,谈定大概方案,然后具体的合作方案就开始了。”钱志龙说,“可能前戏都没有,就直接进入业务合作了。”

    或许也正是因此,钱志龙将爱学贷的办公地点放在曾经是淘宝商城发源地——华星创业大厦对面的互联网金融大厦五层,他解释选择在此创业的原因是“熟悉和习惯”,而同在互联网金融大厦里办公的,还包括了诸如快的打车、挖财网等前阿里员工创办的公司。

    像钱志龙一样,身上深刻地烙着阿里元素的创业者们离开阿里巴巴的裂变行为,为更多土壤带去了冲击与渲染。专业媒体IT桔子提供的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已培养了117名创业者,成为国内培养创业者最多的互联网企业。这些创业者打造了包括挖财网、铜板街、蘑菇街、滴滴打车、树熊网络等诸多创业网站和项目,涉及电商、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O2O等众多互联网的领域。

    阿里系创业者的数量增多还涌现了如前橙会这样的自发组织—这是阿里巴巴离职者的虚拟社区。这个虚拟社区由李治国在三年前发起成立,其宗旨是基于阿里的价值观、人脉加强老阿里人互相熟悉、互通有无乃至互相合作。

    “橙取自阿里橙,隐喻阿里的价值观。”在李治国看来,这些创业者有很多共性,例如年轻、喜欢群居、用花名、一起吃一起玩一起加班等。

    周思凡坦言,阿里给他带来的最大帮助是,在公司有很多朋友,他们会信任你,无条件帮助你,在创业的时候帮上你大忙,这在“体制外公司”不太可能。让他最感动的是,去年其公司草创时期,一个好友在阿里做软件开发,每天下班后打车过来,帮他做软件检测工作,往往到凌晨三点,“不计回报,他只说了一句,‘老周,这是你的公司,我挺你!’”

    创业“革命根据地”

    位于杭州市西溪路628号的福地创业园,在这片上万平米的园地里,沉稳色调的办公室楼搭配红墙,有些美国硅谷科技公司的味道。

    李治国是该创业园的幕后推手之一,他在2011年创办投资基金后,经常需要找看项目、办业内沙龙的地方,于是冒出了想法:如果能有一个固定地点,让多家创业公司聚集在一起,那么彼此交流沟通的频率一定会更高。

    这个由旧厂房改建成的创业园,已经发展到5万平方米,3个直营园区,孵化出了70余个创业公司,累计融资额在5亿美金以上,覆盖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领域,已经是杭州创业的重要平台。

    在福地创业园里,还有一家300多平方米的福云咖啡,它主要承载两个功能:在咖啡区投资人、创业者可以聊天会客;在咖啡区外,还为2-10人的小创业团队提供办公场地,一杯咖啡的钱就能办公,哪怕只有1个人带着笔记本也可以创业。

    此外,福云咖啡馆定期举办沙龙,杭州各地的人都过来交流。“创业者是咖啡馆的主线,然后延伸出很多其他东西来,福云有隐形的人脉和开放的商务资源。”李治国说,“福云有点像互联网创业的革命根据地。”

    “很多新点子、新项目诞生于此。”李治国说,创业者在这里创建团队,在这里办公、成长或者解体;这里也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互相拣选的市场。

    业内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福云的咖啡桌上的团队很妖,他们很可能马上死了,但也可能迅速成功了,有些团队不用半年就拿到上千万的风投。

    一个创业咖啡馆几乎浓缩了一个城市的创业图景。目前,处在风口上的杭州已经把发展“信息经济、智慧应用”作为政府的一号工程,希望借此抢跑新一轮发展。

    李治国认为,杭州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创业创新的机遇。“在未来,它有可能是互联网金融的代表,比如说,挖财网这样的公司已经出现。”

    钱志龙也认同李治国的观点,“杭州是小政府模式,给企业一定的发展自由度。此外,浙商的基因是务实、诚信。这些因素在一起后,你会发现杭州有很强的创业土壤。”

    资本的动向也开始显现。2014年,经纬中国开始加强投资力量并且常驻杭州,老牌投资机构红杉资本开始在杭州开启第一场品牌宣讲。更重要的动作是来自诸如天使湾等杭州本土的投资机构,他们正通过孵化器搅动杭州互联网的创业氛围。

    开放、透明、分享

    李治国坐在挖财网大办公区域的工作位,尽管他在公司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但办公室更像是他的会客室,他解释为“已经习惯了”,并称公司的文化就是“开放”。

    挖财网诞生于2009年6月,是国内最早的个人记账理财平台。该网站是李治国的第一批投资项目,目前发展至今已转型为移动端个人资产管家。去年2月,李治国出任挖财网CEO—这意味着他中断了投资人身份,再次将频道调为新的创业者身份。

    “投资是时间被碎片化,每天需要和不同的项目打交道,需要不断地切换频道,时时都会有新鲜感,需要把握方向和战略。创业是每天都干同一件事,需要看执行力和耐力,需要把战略执行变成结果。”李这样总结两个不同身份的工作性质,他称脑子里需要思考的问题很多。

    “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在于透明,缩短产业链,带来更多产业变革的可能。哪个行业还没有互联网改造得更透明和公平,就有创业的机会。”李治国说。

    与李治国一样,钱志龙需要思考的问题,以及面临的诸多竞争和挑战也纷至沓来。去年12月,爱学贷的月销量超过1亿元,单日销售额突破600万,业务已覆盖到全国29个省。

    在爱学贷逐步做大后,钱志龙变得信心满满,来主动找他的各种人也越来越多。“公司发展太快了,要是管控不好的话,会死掉的。互联网是失控管理,所以我要建跑道,建规则。”

    半年以前,爱学贷除了钱志龙之外,公司几乎没什么部门。一个月前,其公司发展到12个部门200名员工。这两天钱志龙的公司已经有16个部门,员工接近500名。

    “做互联网金融行业,要有敬畏之心,因为你每天碰到钱,金融行业最大的风格是自律。”钱志龙说,“我有很强的道德洁癖,这样才能避免犯错。”

    “互联网文化的核心是开放、透明、分享。我在阿里十年,是其内部高速扩张时期,也是一个创业期,现在自己创业,最初连厕所有没有纸我都要管。”钱志龙说,“今天的创业都来自于过去的积累。阿里巴巴带给我最核心的烙印是,一是使命感,二是自由开放平等的企业文化。这是阿里经历给我最大的影响。今天任何员工都可以到我办公室来,直接说,‘老钱,我对你有意见’。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们没有官僚,没有等级,都是自由开放的。我在做这个公司里,不会在桌子底下做什么,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不去涉猎。”

    跟大多数创业者类似,周思凡说话条理清晰,他说现在公司正处在最关键的扩张期。“招人是我眼下最要紧的事,要找到特别合适的人比较难。”

    1月30日,周思凡在北京拜访潜在的A轮投资人。此后,他又去拜访了几个在北京市场营销的合作伙伴,时代周报记者与其约定的采访一度更改,周思凡解释说,自己几乎没有接受采访,“每天都在忙,时间排不过来”。

    “产品,还是产品。”周思凡说,创业成功的根本因素只有一个:提升用户体验。“对于有创业梦想的人,现在就是创业最好的时代,最重要的是,保持简单,保留初心。”

    “退一万步说,哪怕我创业不成功,就是开个洗车店,也会比别人强。”周思凡这么说,他仍然能回忆起,15年前的第一份洗车工作,“两厢车收3块钱,三厢车收5块钱,每辆车都当做是自己的车,把每个角落洗得很干净。”以至于他现在每次自己去洗车时,都觉得“肯定比别人要洗得好很多,因为自己足够认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阿里 创业 的报道

  • ·苏宁阿里大战“电商税”(2013-03-14)
  • ·马云的棋局(2013-12-02)
  • ·马云的价值观(2013-12-02)
  • ·阿里的政务生意(2014-07-10)
  • ·马云王牌:阿里蚂蚁金融真相(2014-10-14)
  • ·邮老大变现“最后一公里”(2014-10-28)
  • ·阿里的危机(2015-02-03)
  • ·阿里创业帮(2015-02-10)
  • ·阿里“出海”(2015-03-31)
  • ·阿里牵手一财:优势互补下的野心扩张(2015-06-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