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云豪言:我要创建互联网世界的WTO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01-26 12:02:53
  • 时代周报记者 韩玮

    1月23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与世界名嘴查理·罗斯进行了一场对话。亚洲首富的号召力强大得有些“可怕”——这场活动的门票在订票开始后的数秒内便被一抢而空,成为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所有对话中最抢手的一场。

    此次对话主题为“对话马云——洞察力 新观念”,马云作为业界领袖分享他对电子商务未来发展的看法。而台下的听者清一色都是商界精英,其中包括戴尔公司创始人兼CEO迈克尔·戴尔,DHL全球首席执行官林经纶(Ken Allen)、华为董事长孙亚芳等政商界大佬。

    福克斯商业频道特派记者Charlie Gasparino在节目中如此形容马云在达沃斯刮起的这阵旋风:“马云今年在这里,他的出现,是亚洲经济体展现出创业阶层力量的证据。中国这几年充分拥抱了市场经济,出现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新一代企业家之一马云,创造了世界最伟大的新经济公司之一,阿里巴巴。”

    以下是马云与查理•罗斯的对话(有删节)。

    “我们不像人们想得那么好”
      
           查理·罗斯:阿里巴巴很大,现在的阿里巴巴到底有多大呢?

    马云:每天有超过1亿的用户访问我们网站,我们直接或间接创造了1400万个就业机会。从18人在我的公寓,到现在3万人,在杭州有一整个总部。但我觉得,和15年前比,阿里是很大了,但和15年后相比,现在的阿里还是婴儿。

    15年前,我们从什么都没有,发展到今天的规模。15年后,我希望大家看不见阿里巴巴,看不见淘宝,因为它已经无处不在,大家都把淘宝当成生活的一部分。

    我希望15年后 ,人们忘记电子商务,他们觉得这就像电力一样,没人觉得是高科技。我不希望15年以后,我们还走在路上,还在谈论电子商务如何帮助人们,

    罗斯:我们谈谈IPO,你看到了人们的期待了吗?

    马云:恩,是啊,这是个不大的IPO,250亿美元。我记得2001年,我到美国来募集300万美元,被30家风投拒绝了。所以现在,我回来要得多一点。

    我们越是想到250亿美元的融资,越是想到我们应该如何高效地花钱,(因为)这不是钱,是来自全球的信任,这些人希望你能够更好地帮助更多人,他们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回报。

    这给我了更大的压力,当我们市值超过IBM,可能有天会超过沃尔玛,我们可能是世界前十大或者前十五大市值最高的公司。我告诉我的团队,真的吗?我们没有那么好。

    多年前,人们说,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很糟,不赚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亚马逊更好,eBay更好,谷歌更好。我告诉团队,美国没有这样的模式,我们比大家想得好。而今天我告诉团队,我们不像人们想得那么好。我们是一个15年的年轻公司,是一个平均年龄27-28岁的公司,在做一些人类历史上没有的事情。

    “我曾申请哈佛10次都被拒绝 ”

    罗斯:你出生在(19)60年代,正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

    马云:我(19)64年出生的,是文化大革命的尾声阶段。我的祖父是一个小地主,解放后被认为是坏人,所以小时候我就知道,那时有多艰难。

    罗斯:你希望进入三个大学,每次他们都拒绝了你?

    马云:是高考,我失败了三次。我失败得多了,考重点小学,两次失败,考中学,两次失败。你很难想象,在杭州,我那个小学只存在一年就变成了一个高中了,因为,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毕业后太差没人要,所以自己升级成了一个中学。

    罗斯:被拒绝是什么感受?

    马云:我们要学会适应拒绝,我们并没有那么优秀,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拒绝我们。

    我记得我申请工作30次,都失败了。我去申请警察,一共5个申请,4个通过,只有我没有。 KFC来中国,24个人申请这个工作,23个人成了,那个没被录取的人就是我。我申请哈佛10次,都被拒绝。

    罗斯:当年尼克松到了杭州,之后有很多旅游者来到杭州。那时你开始学英语?

    马云:是的,12-13岁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喜欢上英语。那时没有地方能够学英语,也没有书。所以,我到了杭州宾馆。9年来的每天,我都去那里做免费导游,他们教我英语。我是完全的中国制造,没有在国外接受过一天的教育。

    当有些人问我,你怎么能把英语说得这么好,能够像西方人一样思考。我觉得这些外国旅游者打开了我的视野。这九年教会我,要独立的思考,别人告诉你事情时,你要思考一下。

    罗斯:那时,马云开始变成了Jack Ma?

    马云:Jack是一个来自田纳西的女士起的,她到杭州旅游,我们变成了笔友,马云发音实在太难了。她说你有英文名字吗?她说,我的丈夫和父亲都叫Jack,你觉得Jack怎么样?我说,好。我就用了这么多年。

    “不想碰电脑,因为怕毁掉它”

    罗斯:1995年(是你)第一次到美国?

    马云:是的,我当时帮助我们当地政府造高速公路。

    罗斯:你第一次用了互联网?

    马云:是的,在西雅图,美国银行大厦。当时在大楼里面,我的朋友开了一个办公室,电脑在那里。朋友说,马云,试试看互联网。我说互联网是什么?他说,可以搜索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当时使用Mosaic,非常慢。我说我不想碰,电脑太贵了,我不想毁掉,我赔不起。他说,搜吧。

    我搜索了第一个词,beer。我看到了来自美国的啤酒,日本啤酒,但是没有中国啤酒。我输入China,什么都没有,没有中国的数据。于是,我和朋友说,为什么不创造点中国的东西。于是,我为我们的翻译社做了个小网站。

    当时,我记得9点40我的网站上线。12点,朋友说,有人给你发了5封邮件。邮件说,你在哪,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中国的互联网网站,你们怎么联系,一起做点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东西,我们要做点事情。

    罗斯:为什么叫阿里巴巴?

    马云:互联网是世界的,我们要有个全球的名字。当时雅虎是最好的名字,我想了很久,阿里巴巴是不是个好名字。那天,我正好在旧金山,一个服务员来了,我问她,你知道阿里巴巴吗?她说,知道啊,芝麻开门。我问了很多别人,他们都知道阿里巴巴,知道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知道芝麻开门。于是,我知道这是个很好的名字,而且以A开始,阿里巴巴永远是第一位的。

    罗斯:你说过,要创造阿里巴巴,就要创造信任,因为中国人习惯了面对面。你怎么创造信任?

    马云:我们一开始在网上让人做生意,大家互相都不认识,你怎么做生意呢?要依靠信任。对电子商务,最重要的是信任。当第一次到美国募资,很多风险资本说,马云,不行的,在中国做生意靠关系,怎么可能用互联网?我知道,没有信任机制,没有信用,这是不可能的。

    在过去14年,每天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建立信任机制。今天我很自豪,今天中国和世界上,人们不信任别人,他们总觉得别人在骗人。但因为电子商务,我们每天完成6000万笔交易。我们互相不认识,但做生意,递送商品,汇钱;我不认识你,但我拿着你的包裹跨越大海高山,送给别人。我们至少每天都在“发生”6000万次的信任。

    罗斯:你一开始利用担保交易来做的?

    马云:担保服务是因为支付宝,这就是我喜欢达沃斯的地方。当时,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开始的几年,阿里巴巴是一个很大的信息平台,大家开始讨论没有支付。我和银行谈,没有银行愿意做。我该怎么做?如果我做支付,可能是违法的。但是不做的话,电子商务发展不起来。

    然后我来到达沃斯,听了一个领导力论坛,领导力是有关责任的。听完后,我打电话给团队说,说立即做,现在。如果有人要因此进监狱,马云来。对中国和世界来说,建立一个信任系统太重要了。但如果你做得不好,偷钱,洗钱,那么,你压迫进监狱。当时,有人和我说,支付宝是你最蠢的主意了。但是我说,只要有人用就好,而现在有6亿人使用支付宝。

    “如果政府一定要我做项目,我会免费做。”

    罗斯:你从来没有向政府拿过钱?

    马云:如果你总是想着从政府拿钱,这个公司很差很垃圾;如果你想着从市场和客户获得钱,那你的公司就是成功的。(我)也没有从银行拿钱,当时我想要他们不给,现在他们给我,我不想要。

    罗斯:你和政府的关系?有人说,中国的环境下,竞争被限制了?

    马云: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很有趣。我曾经业余为外经贸部做过电子商务。然后我意识到,不能依赖政府机构来做电子商务的事情。

    我告诉团队,和政府谈恋爱,不要和他们结婚。头12年,任何官员到我办公室,我和他们坐下,就告诉他们我们如何帮助社会,创造工作。因为互联网对所有政府都是新的。如果你说服了一个人,那你就有机会。

    如果政府来找我做一个项目,我就介绍朋友来做,如果政府一定要我做,我会免费为他做。但是最近,我帮政府做事情,比如每年春节,火车票太难买了,成千上万农民在城里打工,他们回老家,整个系统不好用。我告诉年轻人,帮助他们,因为这是帮助几百万农民回到家,他们买不到票。这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么多人在下雪的晚上能够买票,不用等,用手机就能上网买。

    “10年之后,我们会超过沃尔玛”

    罗斯:当年杨致远给你了10亿美元,这变成了雅虎的不错的投资。这是当年少见的,从国外融到这么多钱。

    马云:我对所有的投资人都很感谢。当时很多人觉得马云很疯狂,他们不理解做的事情。很多风险投资者给你钱,因为当时已经有了一个现有的美国模式,你搬到中国,但是美国没有像阿里这样的模式,我第一次在《时代》上出来,他们叫我“疯狂马云”。我觉得疯是好事,我们有点疯,但我不蠢。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你的模式是好的,那么我们没有机会了。

    我们募集到了钱,我很感谢,如果投资者获得收益,我很自豪。

    罗斯:在美国有很大的隐私问题,谷歌,苹果的隐私问题,有人问政府是否应该拿到数据?如果政府来找到你,说想拿到数据,你会怎么办?

    马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如果中国政府来找我,关于国家安全,关于恐怖主义和打击犯罪,我们可以合作。但是其余的,不行。数据太重要了。如果漏出,是一场灾难。

    很多年前,人们说,我宁愿把钱放枕头底下,也不放银行,但是今天人们都知道,银行比你更知道怎么保管好钱。

    隐私问题,我们可能没有解决方案,但是我相信年轻人,下一个二十年,在隐私问题上,在安全问题上,会有突破。我完全相信。
      
            罗斯:现在收入来自广告和交易佣金?
     
           马云:相比巨大的交易额,广告收入都很少,交易佣金也很少。我们依靠大众,现在我们拥有1000万的中小企业在我们的网站,我们的交易额仅次于沃尔玛。从交易额上获取一点点收入,我们已经变得很大了。
       
           记得五年前,沃尔玛的高层管理者来到杭州,和我说:“Jack,我们知道你做了很大的一个生意,做的不错”,我说:“也许十年之后,我会超越沃尔玛”,他笑着说:“年轻人,你很志气嘛。”所以我打了个赌,现在我相信十年之后,我们肯定会超过沃尔玛。沃尔玛如果要增加1万的新客户,它需要建新的仓库、很多的配套。但对于我来说,只需要两个服务器。
       
           现在我们和沃尔玛市值谁更高?我不知道,要查查。

    “我想创建EWTO”
       
           罗斯:对于未来发展,现在你想要什么?
       
           马云:我想谈一下阿里巴巴的使命。我们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恰好在中国创建。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地方所有人一样,具有相同的创业精神。我始终记得我创立阿里巴巴时的使命,就是让中小企业做生意容易。而现如今,成百上千万的中小企业使用我们提供的平台,来销售他们的产品。超过3亿消费者从我们的网站买东西。我们的网站又高效、又便宜。

    所以我现在思考,如何将阿里巴巴变成一个让全世界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公司?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可以让挪威的商人把产品卖到阿根廷,阿根廷的消费者可以在线购买瑞士的商品呢?所以,我想创建一个组织,也许并不准确,就是EWTO。

    WTO是过去一个世纪非常伟大的组织,这个组织里面有很多大的企业,将它们的产品销往全世界。然而如今,互联网可以帮助小企业销售他们的产品跨越大洲和大洋,打破国家边界。

    我希望能够服务中国市场以外的20亿消费者和1000万的小企业。就像我们帮助了在美国华盛顿的农民,把他300吨的樱桃销往中国。

    我记得美国的大使和我说,Jack,你是否可以帮助我们卖掉美国的樱桃?我说:为什么不呢?我们一起来试试。其实,在我们开始销售前,这些来自美国的樱桃还长在美国农场的树上。

    所以我们在平台上做了预售,8万个中国家庭预定了这些樱桃。所以在销售后的48小时,樱桃就迅速从树上到达了这些预定的中国家庭。我们卖掉了这些樱桃,消费者也非常开心,不过,三天之后,我们也收到了不少抱怨的信件,为什么只有100吨的樱桃?为什么不能提供更多的樱桃给到消费者?

    两个月之后,我们引入了Costco,我们卖掉了300吨的美国坚果给中国消费者,我们还把美国阿拉斯加的海鲜卖到了中国。所以,你看,如果我们可以卖美国海鲜、樱桃以及坚果给中国的消费者,为什么我们不能帮助更多的美国、欧洲等更多国家的中小企业将它们的产品卖到中国消费者?

    中国的消费者需要这些(商品)。所以这是我想做的事情。20亿的消费者,来自亚洲和发展中国家,我们如何做到让他们轻松的进行全球化的在线购物?

    “商场不是战场,不是你死我活”

    罗斯:你在好莱坞打算干什么?

    马云:我喜欢好莱坞的创新和数字技术。我从好莱坞电影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阿甘正传》这部电影。我喜欢阿甘的精神,简单、永不放弃、人们都认为他很傻,但是阿甘知道,他自己正在做什么。
       
           在2002年还是2003年的时候,或者更早的时候,当我来到美国,我非常受到鼓舞。当时我还找不到一条电子商务的路径。就在那时,我看了《阿甘正传》这部电影,我想,他就是我们需要学习的那个人!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情,不管人们是否喜欢。

    我非常喜欢那句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就像我原来永远不会想到,现在我坐在这里和Charlie Rose对话。但是我现在做到了。我和当时在我公寓创业的兄弟说,兄弟们,我们必须努力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我们个人,而是如果我们成功了,80%的中国年轻人都会取得成功。

    因为,我们并没有一个富有的爸爸、有权势的叔叔以及我们在银行并没有存款,没有政府的关系,而仅仅是因为团队的努力,我们成功了。
       
           罗斯:你的最大担忧是什么?

    马云:我担心当今的很多年轻人失去斗志、热情,而开始抱怨。因为,我们当时有过同样的经历,被很多人拒绝并不好受。我们当时绝望过,但是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有很多的机会。

    我们也有过忧郁的时候,被人拒绝那么多次不是一个好的感觉,但之后我们发现,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机遇,我们开始看世界,学习怎么成功,怎么抓住机会。好莱坞也给了我很多激励。

    罗斯:你还读武侠小说吗?还是开始写了?

    马云:我读武侠小说,现在开始写点东西了。我忙的,累的时候,我读功夫书,然后发现,只要有好的团队,有好的师傅,你努力练习,你就会变成专家,所以当我累,我忙的时候,我会读个武侠书。
     
           罗斯:你学习太极,对吗?
       
           马云:我爱太极。太极是一种哲学,是阴阳,有关你如何保持平衡。当人们问你们和eBay竞争的时候,你恨eBay吗,我说不,eBay是一个很伟大的公司,他打这里,我打那里,你攻我上面,我打你下面,他来我走,我比他小,但是我能跳起来,他不能跳。
     
           我在做商业的时候用太极哲学:冷静,一定有出路。竞争是有趣的,商业不是战场,不是你死我活的,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一定活。

    “比起有钱人,我更希望自己受尊敬”
     
           罗斯:你担心中国经济降速吗?

    马云:我不担心,中国经济降低速度比保持9%的增长好多了,今天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是不可能持续增长9%,如果一直持续高速增长经济,那一定有问题了,永远看不到蓝天了,看不到质量,中国应该注意经济增长质量,就像人长大,不应该只长身体,也要长内在,文化和智慧,中国正在往这个路上走。
     
           罗斯:最后,你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你的公司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之一,在阿里之外,你想要做什么?
     
           马云:我过去三个月并不开心,当人们说马云是中国首富,我并不开心。15年前,在我的公寓里,我的夫人是18个创始人之一,我问她,你想你的丈夫做有钱人,还是受尊敬的人,她说,当然是受尊敬。因为她不相信我会有钱,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变得有钱。我们只想生存下来。
     
           我觉得有100万的时候,这是你的钱。你有了2000万的时候,你开始有麻烦,担心通胀,担心哪里投资,当你有了10亿 这是社会给你的信任,相信你能够管理更好的钱,比别人更好的花钱,今天我有了做更多事情的资源,有钱和影响力,可以投资更多的资源在年轻人上。

    我想,有天回去教书,回到学校,教年轻人,给年轻人分享我的故事,钱不是我的,我只是很高兴我有这个资源,我想做更好的。
     
           我想讲述我的故事,我不认为世界上很多人被拒绝过30次。我所有的只是坚持,像阿甘一样,我不抱怨,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我发现一个人,如果他失败,开始老是抱怨别人,这个人永远不会成功,如果他一直反省自己,那么他就有希望。

    (编辑:胡非非)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马云 互联网 WTO 的报道

  • ·支付变局:马云的阳谋(2010-06-30)
  • ·“大师”王林和他的朋友们(2013-07-18)
  • ·马云的棋局(2013-12-02)
  • ·马云的价值观(2013-12-02)
  • ·[专题]“双十一决战”中的马云司令部(2013-12-02)
  • ·被紧急叫停的西湖会所(2014-02-20)
  • ·阿里的政务生意(2014-07-10)
  • ·马云王牌:阿里蚂蚁金融真相(2014-10-14)
  • ·邮老大变现“最后一公里”(2014-10-28)
  • ·马云豪言:我要创建互联网世界的WTO(2015-0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