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总理关注,被风投热捧:广州草根创业者刘康和他的蓝领招工平台“闪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01-13 08:48:16
  • 新华社 供图

    \

    \

    \



    特约记者 汪喆 时代周报记者 谢受之 发自广州

    这个以改变沟通方式为生的青年,与李克强总理“擦肩而过”,却以最原始的方式坐在了记者面前。

    5天以前,他一改平时休闲的穿衣风格,西装革履地坐在一家劳动中心里等待总理。

    “必须要澄清一下,最终因为其他原因,我们没有幸运地见到总理,媒体的报道有些夸大了。”1月10日下午,刚一见面刘康就急忙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广州珠江新城的一家咖啡馆,刘康在约定时间前5分钟推门进来,微胖身材、平头,穿一件灰蓝色卫衣、牛仔裤搭配运动鞋,一身休闲打扮的他看起来很具有亲和力。

    他是闪聘软件的创始人,这是一款致力于帮助蓝领招聘的手机APP,按照其团队的想法,闪聘在未来将为珠三角乃至全国的制造企业提供上百万的工人资源、并解决同等数量的农民工就业问题。

    2015年1月5日,李克强总理视察广州,第二天,广州多家媒体均作了“李克强接见闪聘创始人”为题的报道,媒体们称:“这是总理在广州接见的唯一一个草根创业者。”

    这让刘康感到颇为尴尬。一方面,“总理接见”的标签为正在进行A轮融资的闪聘带来不少关注度,刘康承认,最近一个星期内,投资机构源源不断地找上门。“几乎所有的大投资机构都在找我谈。”他笑着说道。

    另一方面,刘康不希望用谎言拉来投资。“其实这些新闻对我们的估值没有任何影响,每天应付过多的媒体和投资公司也很烦”,在他看来,自己的产品有着极其明确的定位,无论如何,产品在未来也将按部就班地慢慢做下去。

    但刘康仍然感到幸运,作为广州草根创业大军中一员,他的项目前景被外界看好。“创业是条光明而又艰苦的道路,多少互联网创业都失败了,但我们却成功了,这让我有成就感。”刘康说。

    纵观刘康的创业历程,正好赶上近十年来中国发展的两次变革,第一次是中国制造业的崛起,第二次则是移动互联产业的兴盛。在刘康看来,他的经历只是时代浪潮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赶上了好时候。”他说道。

    草根的机遇

    34年前,刘康出生在陕西农村,直到今天,他也只有一个大专文凭,这令他自始至终都称自己为“草根”。

    “我毕业的时候,有机会做阿里巴巴、腾讯的派遣工,但工资都很低,一千多块钱的工资觉得没办法活。”毕业后,刘康背起行囊远离家乡去了福建。让刘康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个决定,他至今都留在南方,也至今都在跟农民工打交道。

    刘康所在的工厂是一家纸巾品牌的包装供货商,他主要做生产管理,负责安排工人的工作任务、生产排班和采购计划。“一天上11个小时班,都跟工人待在一起。”在福建的一年,刘康和自己管理的农民工打成一片。

    2005年刘康转战广州,进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当时他们看中的也是我在工厂工作的经历,来广州后第一个工作被派到本田的一个配套厂做劳务工的人事管理工作。”这一入行就是十年。

    之后,刘康前后换了两家公司,做的都是蓝领工人的劳务派遣工作。2012年,刘康自立门户,第一次尝试创业,开了属于自己的劳务派遣公司,仍然以农民工为主要招聘对象。

    在过去的十年,中国经历了制造业的腾飞,被称为“世界工厂”,这一切的基础源于中国可以为制造业提供大量的劳动力。事实上,中国并没有准确的“蓝领阶层”,城镇化让农村的年轻人走向城市,打工者成为了中国经济腾飞的中坚力量,却也成为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

    刘康在打工者身上寻得了商机,因为是自己熟悉的领域,第一次创业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就发现,招聘时因为信息不对称,我们的工作方式非常原始,只能靠我们一点点跟工人谈,摆摊招聘。”在蓝领招聘领域工作了近八年时间,将刘康一步步推向变革之路,恰好他又做好了这个准备。

    2012年,打车软件刚刚兴起,这种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查看用户和车辆地理位置的软件激发了刘康强烈的好奇心。“如果我们招聘也能像打车软件一样,用户在手机上就可以看到哪个地方的企业在招人、哪些地方的农民工要找工作该多好!”当时,完全不懂什么叫互联网思维的刘康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了一个初步的方案。

    根据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迪在《21世纪资本论》中阐述的财富体系理论,一个社会的财富理论总有固定性,简言之,富人容易更富,而草根创业致富则要困难得多,除非其中爆发技术革命和或者社会变革。

    如果从现在来看,2010年之后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的兴起,给中国的草根创业带来了新的机遇。

    资金与门槛

    创业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创业必然面临着失败的风险,而失败的几率远比成功的几率大,这是每一个互联网创业者均要面临的现实。

    对刘康来说,在蓝领招聘领域工作了近八年,他除了客户资源和对行业的了解,其他几乎一无所知。闪聘这个东西要怎么做?要花多少钱?钱从哪里来?这些问题均会对一个互联网门外汉创业造成阻碍。

    2013年底,凭借第一次创业积累的资金,刘康和朋友合伙找了家公司,将闪聘的产品开发工作外包给别人。“现在想来,这就是不专业嘛!什么都不懂,这种东西怎么能交给别人做呢!”说起当年走的弯路,刘康摸了摸头,腼腆地笑了笑。

    半年以后,刘康拿到了外包公司交上来的成果,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付给了外包公司30万元做开发资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着先外包给别人做,然后我们再组个团队把他们做的东西交接过来就行了,当时已经是2014年6月。”刘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结果显而易见。“他们写的代码没有注释,我们团队的人必须一行行去看,非常浪费精力,最后只好废了重做。”花了30万元历时半年做出来的东西一夕之间就被否决掉,“钱倒没什么,我就是可惜浪费的那半年时间。”

    2014年11月,刘康自己组建的团队重新开发的产品初步完成。“但说实话,当时的产品离我心目中的完美的产品差远了,最多只算做到五分之一。”刘康明白,闪聘需要做到用户体验足够完善是个长期过程,而他认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20个人用三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在漫长的产品完善期,已经对何时能够盈利的不可预知,资金就成为最现实的问题。

    刘康是幸运的,从一开始就是投资机构主动找他们。“当时已经有像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这种投资机构找到我们,但是我们的项目还太小,达不到他们的投资要求。”在IDG的介绍下,刘康接触到了广东地区最早的移动互联网孵化器和天使投资机构—广州创新谷。

    和创新谷创始人许洪波、朱波第一次见面是在位于广州羊城创意产业园的创新谷咖啡,短短五分钟的会面,两位创始人给刘康传递了两个信息。“首先说我们的东西不行,要重做。其次,要投我们的项目,但觉得我们需要的200万元太多,他们觉得100万就够了。”

    在创新谷创始人许洪波看来,创业者可能是最需要帮助的群体,这是他创建创新谷的初衷。在成立两年内,创新谷投资了数十个草根创业项目,成功率达到了70%。这使创新谷成为了广州最成功的民间创新孵化器。

    总理在关注

    拿到天使投资后短短两个月,闪聘就开始着手A轮融资,而媒体报道中受到李克强总理接见的消息让闪聘在投资机构中狠狠地火了一把。

    1月5日,李克强总理来广州视察,第二天当地媒体均以“李克强接见闪聘创始人”为题作了报道,作为报道的主角,刘康引来了不少关注。

    “新闻出来后,很多公司都找上来了,目前你所知道的那些大的投资公司全找过了。”虽然貌似是这次报道的受益者,但刘康却急于澄清当时的真实情况。

    事实上,刘康原计划的确要向李克强总理汇报工作。总理在1月5日的视察中,前往广州萝岗区玉树新村的视察主题是农民工在广州的就业和生活问题,而闪聘所服务的就是农民工的招工问题。

    元旦期间,萝岗区政府安排刘康作了工作汇报。彼时,刘康还不知道这次汇报的目的是什么。直到1月5日上午,经过层层安检进入玉树新村劳动服务中心,刘康才知道他要向总理汇报闪聘的工作。“给我安排了五分钟,时间非常紧。”

    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天下午,李克强总理如约到访玉树新村。“但是总理在访问的那家农民工家里被围得水泄不通,就没有走到我这边来。”刘康还原当时的情况,平时习惯穿休闲装的他特意穿了衬衣、西裤和皮鞋。

    最终,当工信部部长苗圩和科技部部长万钢走到刘康面前时,刘康并没有认出他们来。“当时都没认出来他们,只知道有人过来了要汇报,后来看了照片才知道是两位部长。”刘康回忆道。

    刘康向他们简短地汇报了3分钟,两位部长均对闪聘产生了极大兴趣,他们分别向刘康进行了提问。虽然最终没有见到总理让刘康感到遗憾,但刘康仍然觉得激动。

    “我觉得我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这些事情能和中国的时代相契合,并获得国家领导人的赞赏。”他说道。

    此次李克强总理来到广东的一个重点便是视察广东省的创新产业,其间,总理视察了奥飞动漫、微众银行等创新企业,在深圳,还视察了柴火创客等民间创业孵化器。这表明,总理对于珠三角的创新产业十分重视和关注。

    但另一方面,从各种数据来看,广州的创新力还有巨大的空间和潜力,广州市政府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并在逐年加大扶持力度。而对于刘康这样的创业者来说,能获得官方的肯定和支持,无疑增加了创业成功的几率。

    “这就像幸福的烦恼,新闻出来机构找我的变多了,但每天跟机构和媒体重复一样的话是很烦的。”刘康笑着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而在农民工资源方面,闪聘获得了投资方和政府的支持。广州创新谷的大股东是德生科技的创始人龚虹嘉,而德生科技是国内最早涉足社保卡的企业之一,其在农村地区的社保卡一揽子服务为闪聘提供了最直接有效的和农民工建立联系的渠道。

    “在德生提供的社保卡终端上,只要有农民工想找工作,拿他们的社保卡刷一下,数据就自动录到我们这边来了。”刘康介绍,目前,借助德生科技的终端,闪聘的招工范围已经遍布安徽、广东、海南等省份,未来五年内,将布置10万台终端覆盖全国10万个村落。

    就目前的招聘行业来说,闪聘的定位堪称独一无二。过去一年,珠三角的用工缺口达80万,其中八成为普工,制造业的用工缺口位列行业之首。闪聘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只做制造业的招工,那么一旦农民工资源得到扩展,未来闪聘充当的将是国内最大工头的角色。

    “蓝领招聘领域从来没有大的资金进来过,我不确定我们能不能成,可能三五年内都不能盈利。”但刘康能确定的一点是,他对闪聘的定位有十足的信心,剩下的就交给时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总理 的报道

  • ·温总理 这一年(2009-07-21)
  • ·农妇跪访总理遭拘之后(2012-11-29)
  • ·草根刘康:与总理“擦肩”(2015-01-13)
  • ·总理同窗姜明安(2015-07-28)
  • ·被总理改变的人生(2015-11-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