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岩刘村“升级”时刻:李克强总理视察“中国网商第一村”之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12-09 08:08:4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随着创业者不断蜂拥而至,青岩刘村终于人满为患,房租、仓储等优势不再,部分网商选择离开。

    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义乌青岩刘村了解网店物流派送等配套服务情况。新华社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韩玮 发自浙江义乌

    “错过了2003年的淘宝?不要再错过2013年的‘国际版淘宝’!”因为这句口号,毕业一年的黄亮亮2013年底一头扎进了“速卖通”的创业大军里。

    而在前辈整理的创业攻略中,黄亮亮发现了浙江义乌的青岩刘村,一个没有错过2003年的淘宝的村庄—10年前,易趣与淘宝大战,国内C2C市场迎来变局的混乱时期,这个村的不少人从淘宝起步,创造了很多让人激情澎湃的财富神话,也为村里赢得了“中国网商第一村”的荣誉。

    创业,多么让人热血沸腾的词汇!因为,梦想,万一实现了呢?黄亮亮就这样脑袋一热,辞去了工作,在2014年2月的一个飘雪的夜晚来到青岩刘村。

    9个月后,11月19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参会前先去了一趟青岩刘村。黄亮亮和村里无数创业者都在雨夜中看到了总理的身影或图像。

    在青岩刘村,李克强说:“来到你们村,我感到很受鼓舞。你们据称是网店第一村。这个第一,表现在你们敢为人先,最早集中发展。现在村里的网店数量已是居民户数的10倍,开拓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总理的出现让这个村庄沸腾,他去过的网店甚至一夜间访问量暴涨30倍。但几天后,村里很快恢复正常,创业者们又开始苦苦思索:在如今激烈的互联网竞争中,自己的网店如何才能存活,甚至做大做强?

    毕竟,那个“猪都能飞上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电子商务已进入大浪淘沙的严酷时期,而青岩刘村还能像10年前那样牛吗?

    “网商第一村”光环渐褪

    2014年2月的一天,从老家安徽亳州出发,经过10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黄亮亮终于抵达浙江义乌的宾王汽车站。他独自提起蛇皮袋走下车来。

    两个月前,当这个23岁的年轻人知道青岩刘村的存在后,一度兴奋不已。但直到下车前,除了名字和地址,他对这个村庄的具体信息还一无所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村里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创业者。

    一群摩的司机围上来。黄亮亮被载进青岩刘村,丢在菜市场门口。他原以为,夜晚的青岩刘村一定人头攒动,商铺、宾馆开得热闹非凡,霓虹闪烁。但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夜,村道上几乎没有人。

    黄亮亮迷路了。他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才隐约看到远处微弱的灯光,映衬出“宾馆”二字。迎着光亮向前走,在江东汽车站附近,他找到了一个小破旅馆,150元一晚,而他身上总共只有1000元。当然,他还有一个炽热的创业梦想。

    第二天,一觉醒来,摆在黄亮亮面前的第一件事便是租房子。

    2009年,青岩刘村完成旧城改造,近200幢新建的5层小楼被划分为A、B、C三个区,总住房面积达到40多万平方米。而该村的户籍人口不过1700余人,人均住房面积超过200平方米。于是,村民们大多选择住在顶层的5楼,而将其余楼层全部出租。

    黄亮亮看过几套房子后发现,这里的房租大多“年付”,而非“月结”。比如一套两室一厅、近8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要1.5万元一年。这个价格比起2005年、2006年时已有不小幅度的上涨。而且,全年租金要在入住时一次性结清。

    黄亮亮不能理解:以“淘宝商家孵化基地”自居的青岩刘村,为何要将租房门槛抬高?他费了不少脚力,终于在村里找到了少见的带有公益性质、租金可以月结的落脚之地。

    除了租房,青岩刘村还有不少“不近人情”之处。另一位淘宝卖家就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虽然其租用的是居民用房,但房东却按照1.2元/度的商业用电收取电费。

    “青岩刘村的另一个问题是缺少仓储空间。网店商家通常腾出卧室或者客厅用作仓库,而独立的仓库只有整幢楼的一层,但空间有限,且租金很贵,价格是其他楼层的两倍。”上述卖家说。

    由于这些问题,一度盘踞在青岩刘村的义乌工商学院的“学生创业大军”近两年几乎全部撤离,搬至距离义乌市中心更远、但综合成本更低的青口村。与此同时,因为仓储需求无法满足,发展到一定规模的网商也不断从青岩刘村迁出。

    青岩刘村过去的辉煌与毗邻它的义乌工商学院密不可分。2005年,义乌工商学院倡导学生在淘宝开店创业,培养了一批学生网商,而他们最先租用青岩刘村廉价的房屋做电商生意。

    后来,这些学生陆续成为互联网造富运动的主角。比如,来自河南的寒门子弟石豪杰,2009年曾为考察学校而夜宿义乌火车站,甚至其大学第一年的学费也要依靠助学贷款获得。但2012年毕业时,他却开着价值百万元的奥迪Q7离开学校,其公司的平均月营业额接近400万元。

    青岩刘村所属的义乌江东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玮玮亦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青岩刘村成长为网商第一村,主要得益于三方面的优势:第一,靠近义乌工商学院,对接学生创业;第二,紧挨江东货运站,具备夯实的物流基础;第三,依托义乌国际商贸城,拥有货源优势。”

    弹丸之地青岩刘村一度创造了中国网商的一个神话。该村村长刘文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截至2010年底,村里集聚发展了2000多家网店,一度占有淘宝平台近1/10的金冠店,年销售额逾20亿。目前,义乌90%的大网商均出自青岩刘村。而2013年,义乌全年的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856亿之巨。

    但随着创业者不断蜂拥而至,青岩刘村终于人满为患,房租、仓储等优势不再,部分网商选择离开。

    “电商的一大特点就是打破了空间限制,只要物流问题能够解决,不管在哪儿,他们都能做生意。而随着一些网店迁出,青岩刘村的租金未来可能下降,如果这样,义乌工商学院的学生或许又会回迁。” 义乌工商学院创业学院院长朱华兵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正因如此,当黄亮亮2014年年初来到青岩刘村时,“淘宝村”的高热正在退去。按照一些老租客的说法,过去的青岩刘村,每天凌晨两三点,淘宝店主纷纷出来吃夜宵,大家喝着酒、吹着牛,好不快活。但这样火热的场景,黄亮亮不曾遇见,他只看到过一些夜宵摊位和零散的吃客。

    不过,如今的青岩刘村依然聚集了不少中小卖家,以及不断涌进的初创网店。受访者认为,目前青岩刘村对于中小卖家的吸引力主要还有两点:第一,靠近市场,拿货方便;第二,近30家快递公司聚集于此,物流划算而便捷。

    这其中, 2013年9月慕名来到青岩刘村创业的杨耀晖,竟在一年之后的2014年11月19日,在自己的店里迎来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他自己都觉着,这段经历听上去更像个传说。

    总理视察之意

    11月上旬,青岩刘村细心的村民发现,早餐摊点开始限定在指定区域;违规的招牌被清理;甚至,村道也干净了很多。

    住在B区27幢2单元的台州人杨耀晖也和家人一起打扫了店铺的卫生。

    11月19日傍晚6点,杨耀晖听到楼道里一阵热闹便走出门去。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李克强来到电脑旁,点击进入杨耀晖的亲子装店铺。“我给他看了一些产品,他问我营业额怎么样,我说每月的销售额突破了20万元。他听着挺开心,还说希望我的淘宝店从井喷式增长变成火箭式增长。”杨耀晖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

    李克强在杨耀晖的店里呆了三五分钟,其间还主动抱起他9个月的儿子小灰灰。小灰灰是杨耀晖的淘宝店的主要模特,网站上满是他穿着各式童装的照片。而随着他慢慢长大,杨耀晖销售的衣服也会逐渐“成熟”。在杨耀晖的构想中,他的网店更重要的意义是记录儿子的成长历程。

    “我们之所以推荐这家网店,第一,他们一家三口虽然刚刚创业,但氛围很好。9个月的小灰灰还是村里年纪最小的电商从业人员;第二,他们走的是一种‘粉丝路线’,那些买过他们衣服的客户自动成为这家店的粉丝,然后商家在粉丝中开展营销。这种方式比较独特。” 义乌市江东街道办事处分管电子商务的副主任张玮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11月19日,张玮玮陪同李克强在青岩刘村走访了三处地方:一家做旅行收纳包业务、年入千万元的B2B店铺,杨耀晖的亲子装网上零售店,以及一个每日接单一万多票的快递网点。

    总理所到之处,围观者熙熙攘攘。黄亮亮挤在人群中,只看到一片黑压压的后脑勺。他的微信朋友圈里,不断有人发布李克强的照片。只是,没有人讨论,为什么总理要来青岩刘村?

    张玮玮认为,李克强此行是对草根创业者,尤其是新兴业态创业者的支持。但黄亮亮习惯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上,那个“猪都能飞上天”的时代已经过去,电子商务正面临大浪淘沙的严酷局面。

    黄亮亮目前在速卖通上的生意,每月营业额在四五千美元的水平。他的朋友中有两位“大户”,其中一人靠在速卖通上卖打底裤,每天能接一两百个订单,日营业额几千美元。而黄亮亮只在2014年“双十一”那天才达到过这样的“纪录”;另一对来自江西的夫妇,2012年来到青岩刘村开店,如今他们的网店在日用品领域,在速卖通平台上已经排名前几位,每月营业额达到数万美元。

    不过,这些年入百万者只是金字塔尖的一小撮,黄亮亮大多数朋友的网店生意只不过“刚刚站稳脚跟”。

    “两位‘大神’常常鼓励我们说,要坚持,要努力。但除此之外,没有更多。”黄亮亮感到无奈。一直以来,他都特别渴望获得一手的网商资讯、深入的技能培训以及成功者的经验分享,哪怕掏钱去听也愿意。但在青岩刘村,没有人能够提供这样的智力支持。

    一组未经证实的数据显示,目前,阿里巴巴平台上共有淘宝卖家950万,其中,300多万家网店停运、倒闭或不更新;至于剩下的600多万家,超过80%亏损,约10%持平,而真正赚钱的只有不到百分之几。

    “目前,义乌市没有对电商的经营情况做过具体的数据统计。但在调研过程中,一些中小卖家曾向我们反映过电子商务产业在发展中所呈现的‘二八法则’的态势。而按照逻辑分析,在线上,大鱼吃小鱼的现象可能比线下更加严重,竞争的惨烈程度比起二八法则,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义乌市电子商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法规科副科长喻中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此背景下,青岩刘村的商家也在经受考验。B区一位做女装生意的老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其店铺手机客户端的下单量急剧上升,超过50%,而2014年则达到了60%-75%。

    在向移动端转型的过程中,这位老板发现,广告成本很高。比如推广新品,在手机淘宝上开直通车的效果最好,但代价很高。因为只要用户点击这个产品,不管是否购买,商家就要向平台支付7-8元。故而,在这家女装店铺目前的成本中,推广成本占50%以上,比房租和人工的总和还要贵。

    未来,为了攻占移动端,这位老板准备调整策略,销售新品时先通过做促销活动累积销量,使得产品进入手机淘宝搜索排行榜的前几位后再做利润。而这意味着,在销售前期,他必须做低价格,亏本出售。

    黄亮亮亦如法炮制。在速卖通平台上,他也时常亏钱吸引流量,再卖些利润款赚钱。在激烈的竞争中,这是初创网店常用的技巧之一,但有时,黄亮亮也感到迷茫:总是打价格战,何时才能做大做强?

    而李克强总理的到来,在青岩刘村的一些商家看来,至少给他们带来了在竞争中坚守的信心与勇气。

    跨境电商新机遇

    “10年之前,淘宝创业非常容易,因为那时,几乎没有竞争。而今,淘宝上有着千万卖家,草根创业者再从淘宝起步已非常艰难。”义乌工商学院副院长贾少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贾少华有着“创业教父”之称。2008年金融危机时,青岩刘村的房屋滞租,租金一路下滑,失去重要收入来源的村民因此犯愁。彼时,正是贾少华提出“淘宝城”的概念,建议青岩刘村接纳义乌工商学院从事淘宝创业的毕业生。此后,青岩刘村逐渐发展成为“电子商务的孵化基地”。

    据阿里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已发现各类“淘宝村”20个,涵盖的网店总数多达1.5万家。

    淘宝军团愈发庞大,竞争日益激烈。贾少华认为,电商创业目前呈现出两大机遇:以速卖通、敦煌网、wish等为代表的跨境电子商务,以及诸如微信营销的移动电子商务。

    事实上,这两大趋势清晰地体现于2014年的“双十一”大促上。阿里巴巴提供的数据显示,“双十一”当天,移动端的成交额达到243亿元,是2013年移动端成交额的4.54倍。

    与此同时,速卖通平台2014年首次参加“双十一”,就交出了单日订单数超过680万的成绩。而且,发生交易的国家和地区多达211个,包括战火纷飞的伊拉克,埃博拉肆虐的利比里亚,还有神秘的朝鲜。

    12月2日,李克强离开青岩刘村半个月后,贾少华受邀与江东街道的领导共同探讨这个村庄的未来发展。

    贾少华认为,在众多淘宝村中,青岩刘村如果想保持“网上第一村”的领先地位,就必须把握三个电商趋势:第一,跨境电子商务与移动电子商务的趋势;第二,大浪淘沙的趋势;第三,各个地区竞相争夺电商人才的趋势。

    有意思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时,外贸订单锐减,很多义乌企业纷纷拥抱电子商务,出口转内销。而今,国内的电商市场竞争激烈,义乌企业又转战外贸,但做的是跨境电商。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义乌市目前对发展跨境电商非常重视。2013年9月3日,义乌市委、市府发布《关于加快电子商务发展的若干意见(试行)》(下称“《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义乌未来将“建设全球网货营销中心、跨境电子商务高地,打造国际电子商务之都”。

    至于具体措施,《意见》指出,要积极推进跨境电子商务园区、B型保税物流中心、国际邮件和快件处理中心建设,探索设立海外第三方仓储。

    无疑,这一整套政策将让青岩刘村受惠。但这些似乎还不足以让青岩刘村重振村威。

    贾少华认为,为帮助草根创业者迅速做强做大,同时留住村里的大卖家,青岩刘村应当引进培训机构。同时,提供头脑风暴、学术沙龙、电商论剑等一系列智力支撑,让置身其中的创业者能够捕捉电商行业最前沿的信息与动向,并可以随时激发灵感。

    而据张玮玮透露,目前,江东街道已与义乌工商学院基本谈妥,未来,学院老师会以工作室的形式入驻青岩刘村,为创业者提供理论知识及实操层面的咨询服务。

    除此之外,张玮玮还介绍,对于青岩刘村的初创网店,江东街道已着手研究如何给予资金扶持的政策。至于商家反映的仓储问题,街道领导亦有在青岩刘村附近开辟一块土地,扩大仓储空间的考虑。

    至于青岩刘村的定位,贾少华认为,只做电商孵化基地是不够的,因为在大浪淘沙的时代,小,就意味着要被淘汰。

    在他看来,青岩刘村应该发展成为义乌的电子商务产业集聚园,吸引大卖家把运营团队留在村里。而仓储和物流可以外迁。但若要让这些来自外地的大卖家把店留在青岩刘村,还需要户籍、教育等社会配套制度的支持。

    这些设想让黄亮亮等草根创业者感到兴奋。至少对他们而言,如果能在这里获得新鲜信息与智力支持,青岩刘村会别有一番吸引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青岩刘村 网商 网购 的报道

  • ·“中国网商第一村”面临“升级”(2014-12-09)
  • ·“淘宝县”炼成记(2012-08-02)
  • ·网商银行“鲇鱼”入水倒计时(2015-06-16)
  • ·网商银行PK微众银行 民营银行哪家强?(2015-06-30)
  • ·求解网购纠纷(2013-03-2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