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安瓜片:来自高铁的“礼物”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4-08-07 02:54:27
  • [摘要] 让这个总身家超过20万亿的老大放下身段,瓜分和推进这个2000亿产能的行业,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这或许与铁总的盈利情况惨淡有关。

    六安瓜片

    朋友搬家,一堆杂物最终集合在了6个大纸箱子里。快递公司上门计价,从北京到广州,报价1900元。朋友很伤心,问小伙子:你是按体积还是按重量来算的?

    “哪种比较贵就按哪种。”小伙子为这个回答付出了代价。最后,朋友找了一家物流公司,几百斤的东西,900元成交。

    朋友满心欢喜坐飞机去了广州租好房打扫好卫生敬候佳音。一周后,他在广州某个敬老院旁的物流公司看到了自己的家当。最终确认收货以后,发现物流单上赫然写着600元的运费。多出的300元,成了中介公司的利润,而那600元,涵盖了物流公司的物流成本和利润。

    对比起来,快递行业动辄16元的快递费,还是颇有赚头的。这也就是为何我国有超过8000家快递企业的原因。这8000家企业,在2012年完成了1000多亿元的业务总量。步入亿元时代,整个行业风生水起,各种被看好的增速和前景像包裹一样占据了各类媒体版头。他们很在意一件事:这个行业的发展程度还很低,快递的业务量只占GDP的0.3%,发达国家的比值是1%。

    这跟我国的物流网络有关,实际上,对于快递行业来说,一张四通八达的网络,就是订单的聚宝盆,在这一点上最有话语权的,实际上是中国邮政和中国铁路。特别是中国高铁网络四横四纵的网络铺开以后,高铁将成为贡献快递行业的最大贺礼。

    今年的3月1日起,中铁快运开始尝试着在20个城市开办高铁快递业务。对于这个在2012年就有9632.49亿元运营收入的铁老大来说,放下身段参与快递行业的竞争实属不易。

    刘志军案发后,一位原铁道部高官在饭局中被人调侃:你们老大都出事了,你们出去开个会还能发个真皮的公文包。该人微笑反驳: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并且部里这点面子还是要有的。

    所以让这个总身家超过20万亿的老大放下身段,瓜分和推进这个2000亿产能的行业,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这或许与铁总的盈利情况惨淡有关。根据铁总财报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铁总仍然亏损59.28亿元。尽管往年铁总的财报都会在年末脱负成正(财政部会在年末,因为军事、救灾物资、公益性运输、军人和学生的票价优惠而给铁总补贴),有一到两个亿的盈余,但对于这副身家来说,显然面子上更挂不住。

    参与市场竞争,成了铁总不得不尝试的手段。但短短数月,已经尝到了甜头。

    实际上,在去年末,铁总的直属子公司中铁快运已经在京沪高铁试水,主打商务兼作5公斤以下的快递货物运输。很快,点对点的城市扩大到17个。

    最近,不断有消息称铁总又开通了试点特快电商班列。根据测算,通常一节车厢的荷载量为22吨,一个班列正常会有15-19节车厢。按最低运输成本每公斤0.3元计算,一节车厢的收益在6600元左右,开行15节车厢班列的单趟收入就在10万元左右。

    最近开通的一条专线是临沂至大朗,只占快递行业份额3%的铁老大,在今年很有可能串联超过100座城市。

    铁总进军高铁速运显然底气十足,其优势之一就是速度,250-350公里/小时远远超过汽车,并且 500公里至1000公里的配送距离上,速度和成本都低于航空和公路。

    铁总放下身段的另一种体现是,目前申通和顺丰,已经成功包揽了部分的高铁快运。更多的快递公司正在观望和洽谈,这种贴近市场的做法,令人们对铁总充满期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铁 铁路 的报道

  • ·武广高铁改变运输业竞争格局(2009-12-17)
  • ·“被高铁”背后的迷乱真相(2009-12-31)
  • ·[时代观察] 令狐补充:高铁理性回归(2011-06-16)
  • ·[一周传媒重点] 奶业标准太低 高铁速度太快(2011-06-30)
  • ·京沪高铁宿州段供电设备故障导致部分列车晚点(2011-07-12)
  • ·京沪高铁三天两停:除了老天爷,谁还该被问责?(2011-07-14)
  • ·[时代观察]谢勇:撞出的“奇迹”(2011-07-28)
  • ·令狐补充:高铁专家惯成高铁吹家(2011-07-28)
  • ·李铁:且慢鄙视杨峰(2011-08-11)
  • ·天马馨空:隐患重重的“内部处理”(2011-08-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