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宝上的司法拍卖:腐败乱象触发改革,但新模式亦存争议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05-29 01:09:28
  • [摘要] 一直以来,司法拍卖的腐败乱象遭舆论诟病,改革势在必行,全国多地也在积极探索解决方案,形成了上海模式、重庆模式等。而如今风头强劲的“淘宝模式”真的是一剂效果更好的良药吗?

    本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5月23日,淘宝网史上最贵的商品亮相—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江浦路东侧、312国道北侧一幅国有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起拍价3.25亿元。

    这是南京市中院在淘宝拍卖会频道执行的一起司法拍卖,因为标的物价值较高,竞买者事先至少要支付1700万的保证金。而最终,这幅土地因无人参与竞买而流拍,进入二拍程序。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包括北京、浙江、江苏、河南在内,全国已有13个省市正在进行依托淘宝网拍卖涉诉物件的改革。其中,浙江、江苏、河南、福建4省要求基层法院、中院以及高院全部入驻淘宝。一时间,司法拍卖改革开启了“淘宝模式”。

    一直以来,司法拍卖的腐败乱象反复遭受舆论诟病,改革势在必行,全国多地也在积极探索解决方案,形成了上海模式、重庆模式等。而如今风头强劲的“淘宝模式”真的是一剂效果更好的良药吗?

    司法网拍突进

    司法拍卖与淘宝结缘始于浙江省高院院长齐奇与马云的一次会面。

    司法圈中,齐奇有着“改革院长”之称。2007年,中央决定对全国26位省级法检两长实行异地任职交流,时任上海市高院常务副院长的齐奇被交流到浙江,次年高票当选浙江省高院院长。这被坊间认为是中央的“改革举措”。

    在“改革派”齐奇的倡议下,浙江省高院先后出台《全省法院领导班子成员防止人情关系对司法工作不当影响的若干规定》、《法院干警拒礼、拒请、拒托提示手册》等制度,随后,又将大刀挥向司法拍卖。

    2012年1月,浙江省高院一行人由齐奇带队前往阿里巴巴集团参观,提出了希望让涉案物件进入淘宝拍卖的想法。春节后,马云回访齐奇。这一来一往为司法拍卖上淘宝铺就了道路。

    随后的半年里,浙江省高院设计了网络拍卖的规则与流程,淘宝近30人的研发团队历时半年实现整套“设想”,免费搭建了一个零佣金并对所有法院开放的公共服务平台。

    2012年7月9日,作为试点单位,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法院和鄞州区法院分别将一辆宝马730轿车和三菱欧蓝德送上淘宝,最终成功交易。此后,宁波的实践在浙江全省推广。

    浙江的改革很快传到了江苏。2013年初,从云南省高院调至江苏省高院担任院长职务的许前飞履新后便着手司法拍卖改革的调研工作。时任副院长的褚红军被派往浙江省高院和阿里巴巴总部进行考察。

    是年12月5日,许前飞在一次全省法院系统的动员会上讲道,“调研过程中,我们考察和比较了苏宁易购、淘宝网等电子商务平台。苏宁易购平台会员较少,且卖方模式不开放,由苏宁易购统一作为卖方进行交易和对外承担责任,不适应网上司法拍卖的需求。”

    一周后,江苏省高院印发《关于实行网上司法拍卖(变卖)的规定》,其中要求,2014年1月1日之前受理的执行实施案件,被执行财产尚未委托拍卖的,以及2014年1月1日之后受理的执行实施案件需要拍卖的,一律进行网上拍卖。

    “从2014年开始,刑事案件的财产执行也全部通过淘宝拍卖进行,包括落马官员的财产处置,但法院不会披露这方面信息,竞拍公告上也不会体现。”南通市法院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江苏之后,河南、福建等省纷纷效仿。据淘宝司法拍卖总监方剑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目前,全国共有13个省市的法院已入驻淘宝—浙江、江苏、河南、福建四省要求基层法院、中院以及高院全部进入,而北京、广东、云南、安徽、江西、山东、湖北、内蒙古、吉林9省市正在开展试点。

    其中,江苏是改革最彻底的省份。该省高院曾在2月中旬下发通知,要求全省所有法院无一例外必须在2月底前入驻淘宝,并称之为“硬性任务”;同时还要求所有需进行司法拍卖的涉诉物件一律网上拍卖。

    而浙江、河南与福建尽管也要求全部法院入网,但具体规定更加灵活,要求“适合网拍的标的物必须上淘宝,不适合的按照传统方式拍卖,但需要上报。”

    事实上,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褚红军早在2013年底的一次江苏省法院系统的内部讲话中就透露,“新《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改变了过去法院委托拍卖公司拍卖的司法拍卖模式。最高人民法院正在制定新的《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并将于明年(2014年,记者注)推进法院自行网络司法拍卖模式。”

    温州“卖”得最火

    所谓拍卖,人类历史上最早的记录见诸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历史》一书中对古巴比伦拍卖新娘的描述。那是一种以适婚女子为标的,按照其美丽与健康的程度进行拍卖的活动。出价最高的男子中标,成为新郎。

    在中国,1979年版的《辞海》将拍卖解释为“资本主义制度的一种买卖方式”。十年后的第二版辞海重新释义,称之为商业中的一种买卖方式。而拍卖真正受到法律保护是在1997年7月之后。

    与拍卖共生的是司法拍卖。1998年,最高法院出台《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以司法解释的形式,确立了委托拍卖机构拍卖的原则。在很长一段时间,经拍卖行业主管部门审批成立,并获得一定资质的拍卖机构都可以进入法院的花名册,由法院摇珠决定谁来负责组织某件标的物的拍卖。拍卖接受后,申请执行者要向拍卖机构支付一定比例的佣金。

    阿武曾在几年前参与过广东省某地级市的一场司法拍卖,标的是市中心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产。彼时,该区域的房价已经超过1万元/平方米。虽然是公开拍卖,但若不是因为母亲在市府工作,阿武根本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大的便宜可以捡——他们以不到30万的出价竞价成功。

    这恰好是委托拍卖受人诟病的诸多弊端之一。“一些地方贬值拍卖、暗箱操作、围标串标的情况屡见不鲜,这直接造成申请执行人利益受损,加剧了法院的执行难度。”这一初衷在方剑与法院人士的接触中反复被后者提及。

    而今,从手机、钻戒到红酒、轿车,从单套房产到整个房地产项目,从机械设备到林权股权,几乎所有类型的涉案物件都被搬上淘宝,并屡屡制造从未有过的拍卖效果。

    譬如,2012年7月9日,宁波北仑区法院的“淘宝第一拍”被超过22.7万的网民围观;2013年8月30日,杭州上城区法院捆绑拍卖iPhone4和LGkv700型手机各一部,竟然吸引多达414人报名竞拍;更夸张的是,2014年3月21日,围绕嘉兴市开明中学的45%股权,5个竞买者从早上10点(竞价周期为12小时)一直争夺到凌晨2点半,价格从41.7万一路涨至3647.3万,出价2335次,溢价86倍。

    “目前,司法网拍主要集中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因为这些地方涉及的案件较多,而今年‘卖’得最火的地方莫过于温州了。”方剑说。

    某种程度上,司法拍卖正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由于遭遇经济震荡,公开数据显示,温州两级法院2013年共司法拍卖被执行人房产918处,成交额为46.96亿;而今年通过司法拍卖程序进入市场的房产预计将多达2000余处。

    由于温州被执行房产的平均标的额超过300万,当地鹿城区法院还探索出了“拍卖通”司法金融项目,允许中标者向银行申请住房按揭贷款。而且按照温州《网络司法拍卖实施细则(试行)》的规定,房产的司法网拍可以不受限购政策约束。

    在各种政策的配合下,浙江省高院提供给时代周报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浙江全省104家法院中已有102家进行了网络司法拍卖,完成拍卖3734件,总成交额76.8亿元,而成交率与平均溢价率达到93.95%和44.77%,比委托拍卖分别提高15和23个百分点,同时,实现了零佣金,为当事人共计剩下佣金16445万元。

    “司法网拍的优势非常明显,它有助于实现拍卖标的物交易价格的最大化,加之‘零佣金’的优势,切实保障了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利益。”方剑说。

    拍卖行联名上书

    当司法拍卖与淘宝网联姻,传统的拍卖机构逐渐陷入危机。尤其在“一刀切”的江苏,激进的改革几乎引起了全省拍卖行业人员的强烈反对。

    时代周报记者截获的一份材料显示,2013年12月,江苏省南通市的通宝拍卖、豪威拍卖、天勤拍卖、星海拍卖等11家经江苏省高院核准的司法拍卖信息库成员单位联名向南通市中院递交了一封《关于在我市审慎推行依托淘宝网直接处置诉讼财产的紧急报告》。

    这封联名信写道:现在,在全省司法拍卖工作稳健开展的情况下,省高院断然全盘否定十余年司法拍卖改革的成效,漠视我市已采用网络电子技术进行拍卖的现实……强行一刀切推广饱受质疑和诟病的所谓“浙江模式”的“淘宝网拍”,令我们非常震惊和不解!

    一位联名单位的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1年,上海启用国内首个省市级公共资源拍卖中心,实现了现场与网络拍卖同步进行。此后,南通学习司法拍卖的“上海模式”,由上述11家拍卖单位共同出资200万,于2012年3月建成一个800多平方米,配备先进的网络同步拍卖系统的司法拍卖中心会场。然而2013年底,江苏高院开始要求全省改学“浙江模式”,使用不足两年的场地设施便闲置至今。

    “我们并非反对改革,改革可以先从试点开始,可以先对某些资产进行司法网拍,而非草率地一改到底。而且,如果淘宝网拍如此‘成功’,为何浙江至今没有要求所有标的物都要进入淘宝?”

    这位要求匿名的拍卖行负责人认为,“浙江模式”至少存在三方面的问题。首先,围观者多,竞买者少。“上淘宝的人群,年龄大多在20岁—35岁之间,目的是购买便宜实惠的生活用品,而司法拍卖的竞买主体通常是40岁以上,具有相当经济基础的成功人士,以投资置业为目的。”

    其次,淘宝网拍的零佣金加重了政府财政负担。因为,拍卖涉及勘察标的、查补证照、搬运入库、刊登公告、张贴告示、宣传招商、组织预展等一系列工作。这些工作量如今全部转移至法院,仅凭其现有人力显然无法完成,那就必须增加人员配比。换言之,这部分工作的报酬原本由申请执行人支付给拍卖行,而今将由政府财政承担,增加了纳税人的负担。

    再次,淘宝网拍通常由个别法官一人操作,由于缺少第三方审查把关,存在较大的司法腐败的空间。

    如果还要说第四个问题,那就是这场改革重创了江苏的拍卖行业。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国内的艺术品以及古董字画的拍卖集中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拍卖机构大多依靠司法拍卖以及社会委托的不动产拍卖业务维生。在南通,通宝、豪威、天勤、星海四家老牌拍卖行进入法院系统的时间较早,在此轮改革之前,70%—80%的业务份额来自司法拍卖。

    “如今,南通的拍卖机构尽管大多没有倒闭,但都缩减规模,勉强度日。”上述负责人表示,一些价值较高的标的物,比如房产、土地,往往会遇到在网上多次流拍的情况,法院有时会将标的物直接裁定给债权人,而债权人又会找到拍卖行要求重新拍卖变现。“类似的业务能够弥补少数损失”。

    而依照商务部拍卖信息系统的数据,2013年,全国拍卖成交金额达到7001.72亿元,其中,拍卖行业协助各级法院完成拍卖成交额1259.02亿元。这意味着,如果淘宝网拍全国铺开,拍卖行业将面临接近18%的产值萎缩。

    正因如此,今年以来,不少拍卖企业都曾联合地方拍卖协会通过各种渠道向法院、商务、人大等政府部门表达诉求。这也使得淘宝网备受压力。“他们不会直接对淘宝施压,但经常会有信息反馈给我们,说又有人去当地求情、沟通了。”方剑说。

    如何遏制司法拍卖腐败?

    其实,司法拍卖是权利兑换、利益交割的关键环节,长期以来,很多法院腐败就滋生于此。许前飞曾在2013年的一次讲话中引用这样的数据:江苏法院这两年的违法违纪案件中,70%都是拍卖过程出了问题。

    而重庆高院此前披露,仅2005-2008年,重庆每年约3000余宗涉诉司法拍卖案例中,90%的标的物多次流拍,拍卖额平均缩水30%。

    委托拍卖的弊端触发了改革。“司法拍卖改革的关键不在于采用何种形式,而在于如何保证拍卖物被强制执行的过程满足公开、透明的法制要求。”上海先行民商调解中心主任张劼律师告诉时代周报。

    而为了更加公开、透明,全国多地都在探索司法拍卖解决方案,除了浙江模式,已经成形的还有上海模式、重庆模式,等等。

    有意思的是,在江苏全省转向“浙江模式”之前,南通市原本意图学习上海的做法,而南京市则计划发展重庆模式。

    所谓重庆模式,即“联合产权交易所”模式—重庆市国资委指定联合产权交易所作为当地唯一的国有产权交易及鉴证机构,所有涉诉资产的拍卖必须在那里进行。交易所从中提成,对拍卖企业的佣金蛋糕进行分割。

    目前,与重庆及上海模式相比,浙江模式风头强劲,由于江苏、安徽两省先后试水淘宝网拍,上海甚至已陷入浙江模式的包围圈。既然如此,浙江的实践将主导司法拍卖改革吗?

    至少目前,业内依然充斥着不少反对意见。比如,有着“中华第一槌”之誉的上海拍卖行总经理、中国拍卖协会副会长林一平就认为,“上海模式”是最符合现实国情和时代需求,最值得推而广之的模式,而“淘宝网拍”违背了社会分工的基本规律。

    “每件拍卖标的的种类、权属、现状、税费、数量、交割以及拍卖流程中涉及的其他工作都具有专业性和特殊性,并非可以简单地一拍了之。”林一平表示。

    而今年3月28日,在江苏省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例会上,褚红军坦言,“网上司法拍卖工作的确增加了法院的工作量,给执行工作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和困难。……网拍操作人员上网拍卖标的物时,要爱护拍品并做好推介,将拍卖标的的最佳状态加以呈现。这项工作需要额外花费人力和物力,可以考虑社会化,外包给专业公司打理,由此产生的费用可以从执行款中扣除。”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47条的规定,如果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义务,法院可以拍卖被查封和扣押的财产。既然是拍卖,那么,拍卖机构不能少,拍卖程序不能省。否则,这容易产生法律风险。比如,淘宝网目前认为自己的角色只是提供网络支持的平台,那么,如果买受人发现标的物存在瑕疵,他应该向谁主张权利?起诉法院吗?这在目前的司法环境中是不现实的。”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宋福信律师进一步对时代周报记者谈道,“我们的建议是,应当把拍卖机构的工作还给他们,同时,摇珠决定拍卖机构,再由其与淘宝网或者其他具有同等条件的网络运营商合作,实行网上竞拍或者现场与网络同步竞拍。”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5月7日,江苏省高院向各中院、基层法院下发通知,要求他们尽快对网上司法拍卖工作开展5个月来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进行总结,并提出意见与建议。

    改革没有结束,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司法 拍卖 淘宝 的报道

  • ·司法改革不容再“躲猫猫”(2009-07-16)
  • ·代表纵论司法改革(2010-03-03)
  • ·高危职业 基层法官(2010-06-24)
  • ·从无期到撤诉:天价过路费案的翻案之路(2011-01-20)
  • ·衡阳司法局“互殴门”(2011-10-20)
  • ·“不对外张扬”的在职司考(2012-02-23)
  • ·约定生死的“死刑保证书”(2012-03-01)
  • ·抗议司法不公 河南警察检察院内剖腹(2012-03-01)
  • ·八年五判六裁 吹不散姐弟囚徒人生阴霾(2012-03-21)
  • ·司法拍卖“触网”(2012-08-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