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马逊创始人、总裁贝佐斯:改变人类阅读的小气鬼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4-04-03 03:36:32
  • [摘要] 尽管如今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成了亚马逊的顾客,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却并没有像他的同行们那样,广为大众熟知。

    美国亚马逊公司总裁贝佐斯。 CFP 供图

    本报记者 赵妍 实习生 吕一 发自上海

    尽管如今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成了亚马逊的顾客,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却并没有像他的同行们那样,广为大众熟知。

    和杰夫·贝佐斯相比,扎克伯格、乔布斯、盖茨……这些互联网巨头在以不可逆转的方式改变世界文化视野及商业模式的同时,缔造了属于个人的商业神话。杰夫·贝佐斯太低调了。

    正是从这点出发,《彭博商业周刊》资深作家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挖掘了贝佐斯的故事。这本《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深入描绘了关于这家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令人瞠目的发展史,并记录下了这家公司发展中的每一个关键时刻:正是这样的关键时刻,永久改变了人类传统的购物和阅读方式。

    在过去的几年中,斯通曾为《彭博商业周刊》撰写了十余篇封面报道,对象包括苹果、谷歌、亚马逊、脸谱、雅虎、推特、好事多和中国的百度。他认识贝佐斯已经12年了。在过去的10年中,他找贝佐斯谈话不下十几次,谈话时不时被贝佐斯那如机器轰鸣般的笑声打断。斯通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对亚马逊即将上市的“Kindle Fire”进行报道的记者,它是亚马逊对抗互联网巨头苹果和谷歌的最新武器。

    “我最想了解的,是杰夫·贝佐斯的个人背景和创业动机。外界人士对贝佐斯了解甚少,他通常会重申一些亚马逊最基本的东西—比如对创造力的追求,但很少谈到他自己。所以我比较好奇,他是不是年轻时就胸怀大志?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生父,这位生父又是如何影响他人生观的?”

    近期,《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在中国翻译出版,斯通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在采访中,斯通谈及了他写作亚马逊历史的初衷、与贝佐斯的接触经历以及他本人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观察。

    作风强硬的贝佐斯

    时代周报:总共算下来,你跟贝佐斯联系过多少次?

    布拉德·斯通:从1999年开始,我陆续为《新闻周刊》、《纽约时报》和《彭博商业周刊》写一些关于亚马逊的文章,这些年来大概和他一共联系了十几次吧。写这本书期间,我和杰夫总共聊过三次,话题都围绕着亚马逊的产品公告。我也给他写过几次邮件,但他从来不回。他一直很谨慎,不想在这本书中投射太多他的影子,但他还是允许员工、父母和朋友接受了我的采访。

    我大约花了两年工夫在研究、报道和写作上。亚马逊创立至今已有20年,我采访了数百位现任或前任的员工和执行官。这做起来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创造了亚马逊的历史,并等不及要把这些故事讲给别人听。   

    时代周报:你跟贝佐斯的第一次见面让人印象深刻。他在你们谈话结束的时候问:你如何处理我们谈话之间的不实之处?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在后来的写作中,你又是如何处理这个矛盾的?

    布拉德·斯通:他的确问了我这个问题:你怎么处理我叙述中的不实之处?首先我得说,每个人的故事或多或少都会被简化,因为真实的历史不一定契合他自己讲述的故事主线,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反问他:你说的叙述中的不实指的是什么?因为在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明白!后来我自己总结了一下,我觉得这种叙述上的误差是无法避免的,但至少你可以大方地承认,然后让读者们去评判。其实我这本有关亚马逊的故事也正是如此,是属于我讲述的故事,基于我对亚马逊员工们的采访写作而成的。我相信,随着亚马逊公司成长为全球最大企业之一,会有更多的人来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时代周报:从你个人的角度,怎么评价贝佐斯这个人?

    布拉德·斯通:作为一位企业领导者,杰夫相当专注于事业,而且以身作则,为他的员工树立了价值榜样:从大处着眼,以数据为参考,有当即拒绝的魄力,也有坚持干下去的勇气。他的强硬作风使得一些员工在亚马逊很难待下去,但无论如何,亚马逊公司战绩辉煌。不过,亚马逊的很多底层员工倒往往热衷于提出新点子,公司也一直在向新市场开进。至于杰夫私下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是太清楚。他似乎是一个非常看重家庭和公司的人。有人批评他慈善做得太少,但在我看来,他领导的亚马逊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已经作出了足够的贡献。还有他创建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Origin),为普通人创造了低成本太空游的机会。

    亚马逊的扩张方式如编织长绳

    时代周报:亚马逊的办公环境是什么样的?我听人说过,在硅谷,相较其他知名科技公司,亚马逊非常低调?

    布拉德·斯通:和在硅谷的其他公司比起来,亚马逊的工作环境挺艰苦的,每个人都要长时间地进行高强度工作,而且晋升很不容易,食品饮料和免费停车等隐形福利也少得可怜。亚马逊是圈内闻名的小气鬼,连员工的办公桌都要自己组装,原因是杰夫希望大家能设身处地为消费者着想,提醒他们节约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成本。

    时代周报:亚马逊一直都在扩张,你觉得亚马逊的扩张方式与google这样的扩张,是否类似?

    布拉德·斯通:这两家公司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谷歌积极尝试各种疯狂的想法,这些项目可能和它的核心搜索产业和广告风马牛不相及。谷歌公司会掏钱投资自动汽车、发射无线信号的热气球,因为拉里·佩奇认为这些创新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亚马逊则一直沿着它的核心产业链发展:发展店铺送货服务,进驻新的国家,建设电话或者机顶盒之类的设备。亚马逊的扩张就好像在编织一条长绳,每一个新产品的开发都与其核心产业紧密交织并使之更加坚韧。

    时代周报:但是去年贝佐斯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全世界都很震惊,也引起了很多议论。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布拉德·斯通:我是和其他人同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我想杰夫当时只是想帮忙而已,他有丰富的资源和冒险式的思维理念,可以帮助《华盛顿邮报》这样一份国宝级的报纸在报业震荡期存活下来。至今为止,他并没有对这份报纸施加太多的影响力。

    时代周报:你觉得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会给传统媒体带来什么?

    布拉德·斯通:传统纸媒在消亡,越来越多的人上网看新闻。亚马逊正是一家建立媒体新设备和新服务的公司,产品深受用户欢迎。也许未来,亚马逊的Kindle商店和KindleFiretablets平板电脑会变成《华盛顿邮报》的标志性载体。

    现在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天下

    时代周报:亚马逊、google等都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学习的榜样。你也采访报道过中国的百度,从你的观察看,你觉得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有什么差距?

    布拉德·斯通:百度的起步阶段很显然是google和其他搜索引擎的翻版,只不过是把它的服务对应到了中文和中国文化里罢了。我觉得阿里巴巴是“B2B”(企业对企业)市场的开拓者,后来它看到了ebay和亚马逊在西方世界的崛起,所以又加入了不同的板块业务做淘宝。腾讯的QQ,彻头彻尾是即时通讯工具ICQ和AOL的翻版,但它的水平现在已经远在这些前辈软件之上了。不得不承认,风水轮流转,现在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天下了。如今换欧美公司来向中国巨人们学习讨教了。

    时代周报:有没有其他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引起了你的注意,让你想要了解其中的故事?

    布拉德·斯通:小米。雷军和他的伙伴们在短短四年内,创造了一部神一样的手机,更重要的是,开创了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商业模式。我真心欣赏他们目前取得的成就,但同时也在观望,不知道小米的全球化扩张会不会顺风顺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贝佐斯 亚马逊 贝索斯 的报道

  • ·亚马逊创始人、总裁贝佐斯:改变人类阅读的小气鬼(2014-04-0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