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中国人真的愿意创新吗?

    专题文章 > | Time Weekly - 2014-03-24 10:55:52
  • [摘要] 埃德蒙.菲尔普斯在演讲中提出了他所关心的问题:对中国人来说,创新是否真的重要?中国的传统是否能够驱动中国人创新?

    时代周报记者 陈舒扬 发自北京

    “去年有人提到,在很多大学生的家长都希望他们的孩子找公务员的工作。美国一位年轻的作者也在上周写了一篇文章,他说美国的新一代年轻人愿意墨守成规,不愿意去创新,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来说,你们多大程度上愿意进入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呢?”

    3月14日-15日,在由新华都商学院、北大商业评论联合主办,北大商业评论、诺峰汇承办第二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上,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在演讲中,提出了他所关心的问题:对中国人来说,创新是否真的重要?中国的传统是否能够驱动中国人创新?

    西方创新精神下降

    埃德蒙•菲尔普斯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最重要的贡献在经济增长理论领域,是就业与增长理论的代表人物,近年与中国交流密切,2010年开始担任福建闽江学院新华都商学院院长。

    在上述峰会上,菲尔普斯提到,西方在1820年开始的全盛时期的创新精神让西方走在高速繁荣的道路上,并且中国也分享了这一繁荣,西方工资的上升通过外贸转移到中国,也促进了中国就业机会的上升,西方生产力的上升也渗透到中国和其他国家。但是二战以来德国和英国的创新精神大幅下降了,60年代以来法国的创新精神也下降了。

    菲尔普斯将发挥创新带来的繁荣称为非物质的繁荣,区别于技术、生产水平已经达到一定阶段后的“物质的繁荣”。他提出,非物质的繁荣“是否对人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因为“现在我们工资的水平和财富都已经达到了充足的水平”。

    他表示,如果一个国家要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促进生产力和工资的上升,必须要有本土的创新,中国的非物质繁荣需要很多的中国人参与到创新的过程中来,费尔普斯称之为“草根的创新”。

    “在我看来,中国的经济,按照它现在的组织架构,将无法去产生多数人实现非物质繁荣所需要的草根创新。”

    中国人是否愿意为非物质繁荣奋斗?

    “我们是否需要这样一种繁荣,需要什么样的组织架构的改变来开启一条道路,促使中国人能够去从事高回报、创造性和冒险的事业?”

    “中国人的一些传统是否能够允许和驱动他们,朝着繁荣的道路奋斗?”

    “中国能否实现大规模的创新,在整个经济链条中,从企业家到草根阶层都实现创新呢?”

    菲尔普斯在演讲中提出一连串的疑问。

    菲尔普斯接着表示,直接观察和统计学的调查显示,中国本土创新现在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还没有达到美国在19世纪20年代、20世纪60年代的大规模创新,这种创新并没有覆盖到从企业界到草根的每一个人。而现在中国需要的是“大规模的群众性的创新”。

    中国有没有能够推动这种大规模创新的文化?菲尔普斯表示这是很多人辩论过的一个问题。他提到,中国人非常重视知识的作用,在儒家思想中,修身养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并且,中国学生学习也非常投入。但是他表示,创新需要有长时间的孤独的思考,在孤独的思考过程中找到原创的洞察力,找到非传统解决方案,“到底中国人多大程度上愿意去忍受这样长时间的孤独?”

    菲尔普斯还表示,创新也要求一个人能够去标新立异、甚至不得不脱离他的朋友圈和家庭圈。“去年有人提到,在很多大学里的学生家长都希望他们的孩子找公务员的工作。美国一位年轻的作者阿里•斯诺德(音)也在上周写了一篇文章,他说美国的新一代年轻人愿意墨守成规,不愿意去创新,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来说,你们多大程度上愿意进入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呢?”

    在采访环节,菲尔普斯被问到个人英雄主义对个体经济创新是否很重要时,他说:“这不仅仅是个人英雄主义,这是一种自然的好奇心。”

    当被问到中国的集体主义文化是否跟创新相冲突,菲尔普斯表示自己读了孔子的一些言论,“孔子鼓励自学,获取知识,与我说的是一样的。但是孔子还说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所以他没有意识到他自己说得这些话当中也有矛盾。”

    “读到李克强的话,感到非常鼓舞”

    当谈到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制度和政策,才能进一步推动大规模的大众创新时,菲尔普斯表示,从体制角度来讲,中国可以说喜忧参半。

    “有一些人认为公共部门或者国有企业能够极大地推动创新,我觉得这样的观点非常天真,实际上公共部门缺乏洞察力、愿景和商业经验,他们没有办法了解什么样的项目是应该投资,什么样的项目不应该投资,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洞察力选择恰当的合作伙伴。”他举例说,在艺术创新上,公共部门就不能发挥很大作用,艺术创新都是由个人、艺术家来推动的。

    在媒体群访环节,当被问到中国经济增长是否存在信心不足时,菲尔普斯表示自己不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心理上的问题”,是本土创新能否遍及整个经济的问题。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菲尔普斯还提到,自己一天前读到李克强的话,感到比较吃惊,“他用的几个词和我用的是完全一样的,一个是创新,一个是有回报的工作,一个是好的生活。所以,我听到他的话也感到非常鼓舞。”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诺贝尔 经济学 创新 的报道

  • ·诺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中国人真的愿意创新吗?(2014-03-24)
  • ·要给自主创新的两条腿(企业和大学)松绑(2011-05-23)
  • ·[2014产经专题]产业跨界与创新:拒绝融合 即被颠覆(2014-12-27)
  • 今年,宁吉喆的头衔频频增加:除了国家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之外,他还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魏琳证实了他的忙碌:“每天他都是发改委和统计局两头跑”。

    “圈内一般认为,做很多硬广的P2P多数有问题”,她表示,自己所在的互联网公司很少投放硬广,因为在百度或360投放的推广已经足够获取他们对应的投资人。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刘鸿飞并不避讳谈失败,但他更感兴趣的是下一步的成功。“理性地说,创业肯定会有失败的风险,但为什么不多想想,未来柬单网或许可以成为柬埔寨的阿里巴巴或者亚马逊呢?”

    刘大成认为这次中铁总和海尔合作,只是态度真正转变的一个开始:“市场化的核心应该是,中铁总从原来合同上的甲方变成了乙方,真正地是为他人服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即将入夏,笼罩在互联网金融头顶上的低气压一直未散,从“准生”“规范”“监管”再到“整治”,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互金行业几乎走完了春夏秋冬。

    “彻底摆脱部门利益和门户之见的束缚”,中国从网络大国走向网络强国的强烈诉求,让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中国IT巨头们,终于走到了“联盟”的时刻。

    “莆田系”风雨欲来。时代周报记者获悉,4月4日,清明节,一场针对眼下百度危机的内部研讨会将在莆田召开。

    “院团模式几十年来都没变过,坐在办公室等着演出,其实90%的演出都是亏钱的,互联网时代市场需要什么?”张钎觉得文艺演出需要转变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