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轮子上的战争 20年来数百家中国自行车企业应对欧盟“双反”调查首单获胜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6-27 01:49:01 来源:
  • [摘要] 在中国光伏产业遭遇欧盟征收高额反倾销税的背景下,宝归来的胜利显得难能可贵。一家年销售额不到1000万美元的“蚂蚁企业”,如何与强势的欧委会对抗?又是怎样在这场力量悬殊的战争中

    本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杨群宝在6月16日这天收到了来自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终裁的书面通知。现年35岁的杨是浙江宝归来车业有限公司(下称“宝归来”)董事长。

    根据欧委会的最终裁决,未来5年内,宝归来出口欧盟的自行车反倾销税率从48.5%下降至19.2%,成为20年来首家抗辩获胜的内资自行车企业。

    此前的2012年3月9日,欧委会立案对原产于中国的自行车进行反倾销期间复审调查。4月27日,应欧盟自行车生产商协会的申请,欧委会对原产于中国的自行车进行反补贴立案调查。

    在中国光伏产业遭遇欧盟征收高额反倾销税的背景下,宝归来的胜利显得难能可贵。一家年销售额不到1000万美元的“蚂蚁企业”,如何与强势的欧委会对抗?又是怎样在这场力量悬殊的战争中获胜的?

    应诉

    2012年4月初,杨群宝在上班期间收到了一封来自布鲁塞尔的快递。这封全英文的快递当时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我当时感觉这应该不是一份客户订单,就搁在一边了。”杨日前向时代周报回忆。

    过了一个多星期,杨群宝的一位欧洲客户前来拜访,经其阅后转述,杨才明白,这是欧委会对宝归来出口欧盟的自行车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的书面通知。

    作为行业新军,宝归来在中国自行车界可谓名不见经传。在2012年3月,宝归来出口欧盟的自行车货值不过数百万美元,出口产品以锂电自行车为主。在2011-2012年间,应客户要求附带出口的其余自行车仅有75辆。

    由于锂电自行车在欧洲尚未征收反倾销税,这也就意味着,欧盟的枪口瞄上的是宝归来附带出口欧洲的75辆自行车。

    “欧盟说我倾销,我肯定是不服气的啊!”杨群宝当时既吃惊又愤怒,“75辆自行车,每辆价格120多美元,一共还不到1万美元,我们和倾销完全不会沾边嘛!”

    一般来说,只有当被认定的倾销行为对本国产业造成实质伤害时,才能对相关进口产品征收反倾销税。

    做了几年外贸生意的杨群宝,此前对反倾销有所耳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在向自行车行业协会咨询后,他才知道,原来欧盟自1993年起就对中国出口欧盟的自行车进行反倾销制裁,2005年起该税率已经达到了48.5%。

    20年来,数百家中国自行车企业抗辩欧盟反倾销无一获胜,因此很多企业要么退出欧盟市场,要么默默接受“规则”。起初,每轮都有数十家中国企业应诉。但反倾销税越征越高,企业几乎绝望,到本轮,有应诉意愿的企业寥寥无几。

    一位朋友曾劝告杨群宝:“你还是不要做鸡蛋碰石头的事情了。”这一度让他犹豫。

    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下称“中自协”)提供的资料显示,和宝归来一起接到欧委会反倾销调查通知的国内自行车企业有300多家,但除了3家台资企业决定单独应诉之外,没有一家内资企业愿意应诉。

    “有勇气单独起诉,有几个原因:第一,虽然力量悬殊,但自己公司有专利、有合理利润、遵守商业原则,我觉得一定能赢;第二,这事看起来偶然,但从公司的长远市场布局来讲,迟早要来,打一个反倾销官司,相当于在欧洲打了个营销广告。”杨群宝向时代周报解释。

    “当时,有相关部门的人一直鼓励我,‘这是关乎民族气节的大事啊!’”杨群宝反问,“总要有人站出来吧,你说对不对?”在权衡利弊之后,他决定选择单独应诉。

    在中自协的推荐下,宝归来找到了北京市天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杕律师—王所带领的国际贸易团队在反倾销、反补贴及WTO相关法律业务上有着十余年的经验。在本次自行车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王也代理了全行业进行了无损害抗辩。

    暗战

    自1993年起,为保护本地自行车生产企业,欧盟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30.6%的反倾销税。此后,每隔5年欧委会就会发起日落复审。

    “所谓日落复审,是指在征收产品反倾销税5年期满进行的行政复审。日落复审将决定反倾销措施是继续维持,还是终止。”中自协的工作人员宋博告诉时代周报。

    从1993年起,欧盟始终没有终止对中国自行车征收反倾销税,反而一再提升反倾销税。2005年,欧盟经过反倾销复审,裁定将反倾销税从原来的30.6%提高到48.5%。2011年的复审则决定继续维持48.5%这一税率。

    反倾销带来的直接影响是,20年来中国出口欧盟的自行车数量不断下降。来自中自协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累计出口自行车5572.2万辆,同比下降4.2%;出口金额为29亿美元,同比增长11.2%。其中,出口欧盟整车仅为94.5万辆,仅占我国出口自行车数量的1.7%。另一方面,欧盟市场上销售的中国自行车价格,也比美国平均高出1/3。

    决定应诉后,宝归来正式进入欧委会的视线,后者开始对其提出反补贴调查,同时严格抽查宝归来在欧盟销售的锂电自行车。

    “欧盟产业的这些行为是一种战术,目的是给宝归来的应诉制造障碍。果然,欧盟产业的举动吓坏了经销商,他们纷纷停止了与宝归来的合作,原来的出口主力锂电自行车遭受重创。”宋博说。

    在王杕律师及其团队的代理下,2012年5月18日,宝归来向欧委会提交了反倾销抽样调查问卷;6月11日,向欧委会提交市场经济地位问卷答复;7月6日,向欧委会提交反倾销综合问卷答复。

    是年7月26日至30日,两位欧委会调查官在一名翻译的陪同下,到金华对宝归来进行了实地核查和现场询问。

    在调查组抵达前,宝归来在律师团队的帮助下已经对其要调查的内容做了研究。“调查期间,公司每一笔订单、每一个客户资料都详细地整理出来,最终使每一个环节的所有资料形成一个可追溯的材料链条。材料都堆满了会议室,有1米左右高。”杨群宝说。

    调查官在金华实地核查了宝归来的财务报表、股权结构、固定资产、土地来源等内容。“反倾销主要查的一项是产品价格,而价格需要很多体系支撑,比如原材料成本、水电成本、人工成本等方面综合算出来的一个成本。”杨群宝解释。

    面对欧委会官员的质询,还需要一些具体的技巧,“很多陷阱是在非正式场合提出的,不设防不行。”杨群宝举例,“比如,调查组官员在闲谈的时候,问我10年后宝归来的产量,我说,我们追求的是产品质量。”

    除了启动反倾销调查,欧委会还对中国自行车进行反补贴调查,如果认定存在补贴,向欧盟出口自行车的企业,将被收取反补贴税。

    2012年11月,欧委会的两位官员(其中一名官员参与了前一次的调查)在翻译的陪同下再次来到金华实地调查宝归来。“这次调查主要是查我们产品原材料的来源是否从国有企业进口,也就是是否享受政府补贴,还有是我们的土地来源是否有政府补贴等内容。”杨群宝说。

    “我们是以事实来应对,比如我们公司跟水电公司签的合同,水电费的扣款凭证和国家的水电费的收费标准都是统一的,所以这次调查没有查出问题。”杨群宝说。

    但在此前的10月22日,欧委会对宝归来提出的市场经济地位申请作出裁决:以原材料—铝和钢的价格受到政府干预为由,否定了中国自行车全行业的市场经济地位。宝归来于11月5日对上述裁决提出了评论意见,但是没有被欧委会采纳。

    煎熬

    除了来中国进行实地核查之外,欧盟及有关机构还使出了另外一招——在欧洲市场抽检宝归来的产品质量。

    欧盟产业的意图很明显,反倾销、反补贴抓不住把柄,就用质量抽查彻底冻结宝归来的市场销售,从根本上击垮宝归来。

    这一招果然奏效,欧洲的经销商纷纷来电询问杨群宝究竟是怎么回事。由于担心宝归来被检出质量问题,可能面临召回,经销商暂停了相关产品销售,并且要求暂停发货。

    “他们在欧洲各个市场抽查我们的产品质量,我们的进口商在荷兰,但是却在德国查我们的产品,而且是一个产品反复查。这是欧盟自行车生产商协会在查我们,完全是鸡蛋里挑骨头。所以这不是倾销的问题,而是欧盟的行业协会想把我们彻底赶出欧洲市场。”杨群宝说。

    宝归来向时代周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1月到8月,该公司出口欧盟产品600万美元左右,但从2012年8月到今年3月,来自欧盟的订单直接降为零。而宝归来在当时已经按照订单生产了货值近千万元人民币的产品,库存产品堆积得像小山一样。

    这时的宝归来,还面临着上游供货商和下游经销商的双重挤压。无奈之下,杨群宝曾向中自协求援。有关人士鼓励他要坚持,杨群宝脱口而出:“还坚持,我都要为国捐躯了!”

    对于处在生死悬崖边的宝归来而言,不坚持也无路可走。困境中,杨群宝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是开拓国内市场,二是一旦应诉失败就向欧盟法院提起诉讼。

    不过,内销市场一时间并不容易建立渠道,销售也不理想。此时员工的情绪发生了变化,一些员工离开企业自谋出路。“有老员工跟我说,现在公司没有生意,我们在这里是增加企业成本。没有事情做就先辞职,等以后行情好了再回来。”杨群宝回忆。

    一面是遥遥无期的等待,一面是企业陷入绝境举步维艰。应诉之难,远远超过了杨群宝的预期。那段时间,他才真正体会到“入世需谨慎,应诉有风险”这句话的含义,也才真正理解诸多中国企业为何“谈欧色变”。

    “今年春节前,所有的货款要付清,库存依旧堆得满满的,优秀员工留不住,还要发年终奖。”2012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八那天,杨群宝最后一个离开公司,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公司账户里只剩下2000多元。

    胜利

    正当宝归来一筹莫展之际,应诉事件有了戏剧性的转机。欧委会找不到宝归来所谓的倾销、补贴证据——除了宝归来在欧盟的累计销量不大之外,还包括宝归来在国内外享有多项专利、售价高于同类产品、存在合理利润空间等。

    今年6月5日,欧委会发布公告,对原产于中国的自行车反倾销期间复审作出裁决:宝归来的最终反倾销税为19.2%,全国普遍税率为48.5%。

    此前的5月23日,欧委会已发布公告,正式终止同期进行的对原产于中国的自行车的反补贴调查,不采取任何措施。

    得到最终裁决结果后,杨群宝长舒了一口气。此战虽然算不上完胜,但对宝归来而言,已然拿到了叩开欧盟市场的敲门砖。6月16日,终裁以书面通知的形式发到了杨群宝手中,“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宝归来赢得的还远不止这些。在欧委会初裁之后,这家小小的中国公司就在欧盟声名鹊起。“以前公司不大,知名度不高,订单较零散,我们为别人贴牌,我们100欧元价格出口,他们能卖1000欧元甚至1500欧元。”杨群宝透露,今年前几个月,公司的订单开始回升,有国外的大企业找上门来,开出一年至少20万辆自行车的订单。

    “目前,公司抓紧时间创造属于自己的品牌是当务之急。一方面,加大产品的投入,提高产品的质量。另一方面,公司准备将产品卖到更远的地方,东南亚、日本、美国都在我们的计划之内。”杨群宝这样规划企业的未来。

    20年来,中国内资自行车企业里仅宝归来一家企业打赢了反倾销官司,它凭的是什么? 杨群宝说:“对于调查,我一点不害怕。首先,我们的产品质量过硬;其次,我的律师团队很强大,对中欧的文化差异也了解得很深刻,这一点很重要。”

    “宝归来的胜利是个合力的结果,不仅是个体的胜利,也为行业带来了希望,未来会有更多的自行车企业通过复审开拓或者重建欧盟市场。同时,宝归来的案例也为其他反倾销案件中中小企业的应诉带来了信心和希望。”王杕律师说。

    “作为一家民企,能够坚持不懈地参与反倾销诉讼并获胜,对中国的自行车行业是一个重大的胜利,对于像光伏行业这样也正在遭遇欧盟‘双反’调查的企业也会起到振奋人心的作用。”宋博这样评价。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双反 贸易战 自行车 的报道

  • ·两个轮子上的战争(2013-06-27)
  • ·碳关税不应引爆中美贸易战(2009-07-22)
  • ·独家专访美国副贸易代表马兰提斯:贸易纠纷非常正常(2009-07-22)
  • ·轮胎PK鸡肉 中美贸易交锋(2009-09-17)
  • ·特保风暴中的轮胎企业(2009-09-30)
  • ·漫长的贸易战(2009-10-15)
  • ·兵临城下 中国外贸如何突围(2009-10-15)
  • ·乐从:迷茫的钢材市场(2009-10-15)
  • ·后WTO时代的中国:尚未实现的光荣与梦想(2010-02-20)
  • ·中国出口直面全球贸易围堵(2010-02-2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