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假贸易骗补套利背后:折射实业出口困局及地方为完成GDP指标的短视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6-27 01:30:51
  • [摘要] 虚假贸易、骗取出口退税,屡遭曝光却依然肆虐,复杂的利益关系背后,实业产品出口面临的困局,似乎是一切问题的死结。部分地方政府为政绩考核也或参与虚假贸易。地方政府有经济增长指

    虚假贸易肆虐背后,是实业产品出口面临的困局。(本报记者 邝阳升 摄)

    本报记者 孙勇杰 实习生 欧阳凯 发自山东、北京

    “你们1000万的货物,会安排在15天之内一次性帮你快递弄进来,17%的退税。”6月19日,一家国际物流公司工作人员面对时代周报记者以山东一家纺织企业的名义询问套取出口退税事宜,依然信心满满。

    “我们一直做物流,比这些复杂的都有做,虽然这个不是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我们每个月会做一到两票,金额在2万-3万,我们的经验完全可以。”上述物流公司人员表示,可以上门服务。

    虚假贸易、骗取出口退税,屡遭曝光却依然肆虐,复杂的利益关系背后,实业产品出口面临的困局,似乎是一切问题的死结。

    而针对“虚假贸易骗取国家出口退税”的市场关注,国家商务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5月份内地对港贸易增幅大幅度回落,不完全是由于“套利贸易”造成的,也有当前总体贸易形势不佳的原因,“因此,我们与其他有关部门和地方共同认真调查分析了其中的原因,提出了解决的对策。”

    公开的秘密

    “看看远洋公司的巨额亏损,自己算算出口的贸易额。”6月23日,山东烟台,一名远洋货运的公司中层,在烟台港马达的轰鸣声中说。

    “以前日韩出口量还是很大的,挣不到钱,客户当然不往外运了。”上述中层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试探性的询问说,“货去哪儿了,都知道了”。

    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北边也有,以前有些做奢侈品假货的,公海逛一圈回来就成真的了。”一名在潍坊做纺织生意多年的老板说,“现在这个简单,香港那边好办,也就都往那边跑了。”

    “现在查得严了,以前货都不用拉,借一批或者直接出单都可以。”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说。

    一个月前,铜贸企业通过虚假贸易套利的行为被媒体曝光,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报道,北京一家进出口企业的老板李刚,通过铜贸以2.5%的资金成本轻松融得上千万人民币的资金。实际上,李刚与铜产品的上下游没有任何关系,更从未真正进口过实物铜。

    他如此形容这样一种“钱生钱”的业务:整个过程中,只有钱和仓单两个东西在交换,而仓单本身在进出口贸易过程中被认为是有价证券。李刚也对媒体坦言,周围也有不少同行在做,“简单的是通过信用证换取低成本的资金进行项目投资,复杂的还可以将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汇差、境内和境外的利差‘通吃’”。

    而1993年开始从事铜贸易的陈国权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做融资企业不一定从事有色金属贸易,可能是做房地产或其他加工行业,而近期市场能力有限,铜贸易面临一定的困难,“铜贸易融资主要是通过银行开具远期信用证,利用时间差,把资金融进来,赚利差或投资到房地产等行业。”

    “矿产品、纺织产品和鞋帽伞等出口相对困难的行业,可能是重灾区。”国泰君安宏观研究员薛鹤翔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内保外贷”成诱因

    5月24日,高盛发布报告,详尽地解释了铜融资钱生钱的过程。根据报告总结,在这个模式中需要一家境内具有进出口资质的发起企业甲,境外的出口企业乙(以香港地区为主),甲的境外分支机构丙,境内银行丁。通过几番对倒,最终铜仓单还是回到了乙手里。至此,算是完成一轮货币与仓单的交换,之后的过程就是尽可能在信用证有效期内(通常为6个月,一般在3-12个月之间),多次重复前面的过程。通过这种方式,对一定量的保税铜或到港铜开具的信用证总额将达到所涉及实物铜价值的10-30倍,具体取决于信用证期限。

    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铜融资实际是企业利用内地银行和香港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差异套利,通过贸易的方式在香港银行贷款,该款项通过贸易付款的方式进入境内公司,境内公司以这笔款项投资银行理财产品,基本年收益可以达到4.5%;而其在香港贷款利率在2%-2.5%之间,这样就存在2%-2.5%的利率差异,“如果反复操作,资金规模不断放大,其利差产生的套利效应非常惊人”。随着人民币升值,如果数额较大,其中间的汇价差也是一项不小的收益。

    事实上,外贸企业主要通过“内保外贷”来套利,内地银行和香港银行分享中间收入,即内地美元存款利率是4%,香港美元贷款利率是3%,内地客户就可赚1%的无风险利差。与钢贸企业不同的是,铜贸企业较少出现重复抵押换贷款的现象。但信用证带杠杆,如果通过“内保外贷”进行汇差或利差的套利,银行就有风险。此外,铜贸企业还可在信用证到期前把库存卖掉,把这笔资金用于短期投资,资金链的风险随之放大。

    “一日游”潜规则

    “这是整个贸易行业的现实状态,除非你能改变整个国际贸易的规则。”一家国际贸运代理公司陈姓总经理如是说。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内地某保税区进出香港的通道开始长时间堵车。内地不少物流公司的司机经常从前海湾到盐田的保税区之间来回兜圈,或者在同一保税区反复进出。

    对许多物流运输企业来说,大量的货物往返内地和香港之间来回“兜圈”,便意味着业务在大量增加。

    据时代周报记者的跟访调查发现,严查之下,相关业务有所收敛,但其产业链依然存在。

    如今,“一日游”业务已经异化为协助企业通过办理出口退税,并再通过捆绑进关的方式,代企业将虚假出口的货物从香港拉回来的业务。一辆货车在香港每多兜一圈,盗取的利润少则两三万元、十万元,多则千万元。“一日游不仅程序简单,而且成本较低,所以会沦为盗取利润的手段。”前述陈姓人士表示。

    有国贸物流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规避监管风险,不少物流公司可能将货物在多个仓库停留,拉长货物运转的链条,从而减小被查处的概率,并在货物回流时采取多种货品混合报关的方式。

    “我们怎么严打有我们内部的一套执行方法,内部如何操作我们不能进行公开。”深圳海关相关负责人对于时代周报记者关于如何切断利益链条的问题给予的回复是,严查以后,一般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虚假贸易病根

    在贸易金融专家孙天宏看来,骗取国家出口退税费或并不是主要的。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企业主要借此来赚取汇差、利差,“香港的人民币贷款利率一般为2.25%-2.5%,而内地一年期人民币存款利率为3.25%-3.3%,可套的利差接近一个百分点”。

    时代周报记者称调查发现,除了“一日游”业务外,虚报出口价也是颇为常见的一种形式。但随着此类事件的曝光,企业对虚报价格的操作也变得更为慎重。

    在薛鹤翔看来,这一做法是我国监管体制不完善的背景下以及出口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动机的必然结果。“它肯定会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这种业务鼓励了虚假出口,但是不能鼓励真实出口,对真实缺口很可能起到抑制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地方政府为政绩考核也或参与虚假贸易。有专家指出,地方政府有经济增长指标的“军令状”,在出口萧条的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只能通过数据作假来完成任务,由于资金跨境流动手续费用上升,而货物“一日游”的成本主要是运费,比资金“一日游”成本低,所以变成了稳赚的好生意。

    第一季度的外贸数据极为出色。据统计,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3.4%,出口增长18.4%、进口增长8.5%。而今年3月,内地对香港出口更是增长了92.9%,创下了18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但分析人士认为,这其中有一定的水分。

    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4月内地对香港进出口总额达394.7美元,但5月这一数字下降为279.6美元。业内人士指出,这与近来一系列打击虚假贸易的举措有关。

    在给时代周报的采访回复中,商务部表示,5月份内地对港贸易增幅大幅度回落,不完全是由于“套利贸易”造成的,也有当前总体贸易形势不佳的原因,“因此,我们与其他有关部门和地方共同认真调查分析了其中的原因,提出了解决的对策。”

    外贸形势的严峻,在很多地方早已显现。

    作为日韩出口主要港口的天津、山东近期相关数据堪称惨不忍睹。天津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额281.02亿美元,增长4.5%。但是,出口110.27亿美元,同比下降2.0%。从出口市场看,对主要传统市场出口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

    据山东济南海关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山东省外贸进出口593.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5%,其中,出口292.4亿美元,增长3.6%。上述数据虽然比天津好些,但是比起前两年动辄二三十个的增长点天差地别。

    虚增GDP隐忧

    事实上,虚假贸易一直是国家严厉打击的对象,但因为存在利益一直难以根除。

    在当下经济低迷、企业利润较低的背景下,做高出口数据可以获得更多的出口退税补贴,增加利润。薛鹤翔分析,套利肯定需要收益大于成本,在进出口贸易中需要出口退税额大于办理出口花费的成本以及承受的风险,“像黄金首饰、电子等高价值小体积的产品比较容易出现虚假贸易。”

    贸易虚高的元凶除了监管部门失职、企业自身造假外,银行业无意中也充当了帮凶的角色。

    薛鹤翔表示,在虚假贸易中,银行提供贸易融资类理财产品,为贸易套利企业提供便利,这是银行的逐利性使然。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银行在国际贸易上是形式审查,并不能夸大银行的负作用,“更多的首先是制度问题,在国际贸易上,银行往往只能做形式上审查。事实上,在所有的环节里面,银行的形式审查是做得最到位。”

    对于虚假贸易带来的危害,普遍认为,其会影响市场汇率(购买力平价定理),贸易数据的虚高也会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从而挤压出口企业利润,影响出口企业的生存。

    此外,虚假贸易也为热钱开了地下通道。薛鹤翔表示,热钱可以通过进出口贸易渠道随货物一起进入国内,虚假贸易也会伴随着热钱流入,影响我们资本市场的稳定。“虚假贸易的简易性(相对于实体贸易)以及时效性(一日游)也是热钱比较注重的两个因素。”

    贸易数据虚高带来的“虚假GDP”隐患引发业内人士担心,这不仅无限制造了虚假GDP,而且会导致对国家宏观经济判断出现偏差。“当虚假贸易很大时,通过影响汇率会严重影响对外贸易企业的生存条件,同时,在虚假贸易能够给企业带来丰厚收益,会有更多的企业参与到虚假贸易中,影响实体经济。”薛鹤翔对此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套利贸易如此猖獗在于法制的不健全以及违法成本过低。薛鹤翔表示,5月份贸易回落的确与人民币升值以及外需不振有关系,但也与套利贸易有关。他认为,套利贸易并没有真正得到遏制,只是热钱不再涌向中国市场,套利贸易暂时停歇下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虚假贸易 出口 的报道

  • ·虚假贸易骗补套利背后(2013-06-27)
  • ·50年首次 广交会出口产品转内销(2009-07-17)
  • ·稀土新政:叫停粗放出口(2009-09-16)
  • ·中国出口直面全球贸易围堵(2010-02-24)
  • ·取消部分钢材出口退税:迟到的调整政策(2010-06-30)
  • ·六部委严查外贸行业乱收费(2014-08-04)
  • ·中国出口创造1.2亿就业岗位(2014-12-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