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家母乳库的奇迹与烦恼:爱心妈妈成功挽救重症患儿,但她们的诸多梦想遭遇资金困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5-16 03:01:38
  • 广州电台著名主持人靓靓和朋友们积极向公众倡导捐奶,供早产儿和其他有需要的婴儿食用。(本报记者 姬东 实习生 诸宋萍)

    本报记者 王丽榕 发自广州

    5月14日下午,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下称“妇儿中心”)的一间病房内,6个月大的小颖躺在妈妈怀里,由护士用针筒将母乳打进穿过她鼻腔的胃管。

    小颖很不舒服,不时蹬蹬小腿,并用小手拉扯胃管。她的手脚极细极瘦,看起来像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小颖的体重只有8.2斤,头也无法直立,总是靠在妈妈的臂弯。这是一个重度营养不良的孩子,因为对牛奶蛋白严重过敏。

    “即使用昂贵的纯氨基酸配方粉,仍然无法耐受。”她的主治医生刘喜红博士说,“只有母乳能为她续命了。”

    幸运的是,妇儿中心有一个母乳库,能为小颖免费提供母乳。

    这是全国首个医院母乳库,母乳由社会上的爱心妈妈捐献,用于早产儿、术后婴儿、化疗后患儿、牛奶蛋白过敏婴儿以及重症患儿等。

    “母乳不仅是婴儿的口粮,也可以起到医疗抢救的作用。”刘喜红说。

    由于母乳库投入巨大,为了让其保持长期运作,第一位捐奶的妈妈—广东电台著名主持人徐靓正在组建母乳爱基金会及志愿者队伍。

    但是,刘喜红认为,政府的参与也非常重要,“除了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出台相关管理制度。”

    你愿意捐奶吗?

    5月13日下午,下班时分,刘喜红脱下白大褂,换上便服,来到住院部5楼的母乳库。她想知道今天母乳库采集了多少奶。这个由刘喜红倡导建立的母乳库凝聚了她太多的心血。

    2011年夏天,刘喜红向妇儿中心主任夏慧敏提出,要在医院建立一个母乳库。在这之前,妇儿中心新生儿科的主任也有相同的提议。

    作为临床营养科的主任,刘喜红深知母乳的作用,“母乳与配方奶粉最大的区别,就是母乳中含有免疫活性细胞和物质,能够激发婴幼儿的免疫系统功能,为有营养问题的婴幼儿提供营养治疗和抢救。”

    在向夏慧敏提议前,刘喜红曾去美国考察过母乳库,感触很深,“在国外,母乳库有100多年的历史,各项规程运作得很成熟,就像血库一样,我们落后太久了。”

    令刘喜红意想不到的是,夏慧敏答应得非常爽快。“建母乳库投入是个无底洞,而且根本没有经济回报,我只能说夏主任很有远见。”

    在母乳库筹备阶段,刘喜红做了一个300多份问卷的小调查,结果让她很沮丧。调查显示,只有25.1%的人表示愿意捐奶,而愿意让孩子吃别人奶的人更少,只有8%。

    “当时我想,完了,母乳库如果建立,估计也只能收集妈妈的母乳给自己住院的孩子用了。”刘喜红说。

    经过一年半的准备,今年3月,场地、设备、耗材和人员都到位了,操作流程也制定出来了,刘喜红觉得母乳库可以开张了。

    不出所料,她等不到一个人来捐奶。她不死心,一有空就带着负责母乳库日常工作的护士长蓉姐去妇儿中心的产科病房宣教。

    “我们先辅导那些新生儿妈妈如何进行母乳喂养,我想她们一旦母乳喂养成功,有剩余奶水,总会愿意来捐奶的吧?”刘喜红说。

    但是,她错了。当她向那些妈妈说起捐奶,她们就变脸了,有的不理她,有的很生硬地表示自己孩子奶水都不够吃。

    “游说了七八个妈妈,都没有成功,还被人家赶出病房,我差点就流着眼泪出来了。”刘喜红说。

    事实上,著名儿科专家、中国医师协会儿童健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丁宗一教授在上世纪80年代也曾致力于建立母乳库,但他失败了。

    “主要是思想认识的问题,当时反对的人很多,他们认为母乳是给娃娃吃的,怎么还能治病救人?”丁宗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001号志愿者

    不过,这一次,刘喜红并没有失望太久。3月20日,母乳库迎来了首位捐奶的妈妈—广东电台著名主持人徐靓。

    徐靓是一位坚定的母乳喂养者,已经给儿子母乳喂养了9个多月。她甚至在自己的节目中推出了一个版块—《靓妈学堂》,以推广母乳喂养。

    在这次捐奶之前几天,徐靓参加一个老友的生日聚会,一个姐们说脸上有个地方发炎总不见好,徐靓告诉她人奶能消炎,还拿出了随身的吸奶器,吸了点奶让她带回家敷脸。

    这让餐桌上炸开了锅,有支持的,有看笑话的,有的还起哄说:“靓靓,给我们弄点奶茶吧!”

    一个哥们看徐靓这么执着,就告诉她妇儿中心在筹建母乳库。于是她就去了,在一个下雨的周三早上。

    刘喜红原以为,母乳捐献至少要一两年才能实现,没想到徐靓来得这么迅速,捐赠母乳的工作也就这么正式启动了。

    徐靓与刘喜红非常投缘,她们迅速达成一个共识:招募一支母乳志愿服务队,捐献的母乳免费提供给住院的患儿。

    “我很光荣,在中国第一个母乳库捐赠了第一份母乳,成为了001号志愿者,意义重大!”徐靓说。

    作为一名知名媒体人,徐靓开始利用自己的资源为母乳库宣传,微博、微信成了她首选的宣传工具。

    徐靓的微博有13万多粉丝,为母乳库捐奶的事情传播得很快,主流媒体也开始进行报道。

    来母乳库捐奶的妈妈也逐渐多起来。到5月14日,已经有80多位,其中有十几个妈妈是反复来捐奶的,最多的一位已经捐了11次。

    “媒体的作用非常大,比我们守株待兔的效果强得多了。”刘喜红说。

    患儿半个月长了3.3斤

    3月29日,母乳库迎来了第一位受益婴儿—10个月大的肠瘘患儿小江。

    小江在家乡做了肠道手术,但由于术后伤口裂开,导致自发性肠瘘。“就是在肚皮上裂了个口,肠道慢慢地也裂了个小口,大便都流出来了。”刘喜红解释说。

    手术后两个月时间,小江体重从原来的18斤减到11斤,重度营养不良,当地医院委婉地给他判了“死刑”。

    小江妈妈只好把儿子抱回家。但孩子的求生欲望很强烈,尽管瘦骨嶙峋,但是只要一看到奶瓶,他就紧紧抓住不放。

    等了半个月,发现儿子还活着,妈妈带他来妇儿中心求医。恰逢母乳库已经存了一些奶。刘喜红决定给小江喂养母乳,从10ml开始,观察他是否耐受,再增加奶量。

    为了提高小江的肠道免疫力,刘喜红还从一位生产6天的妈妈那里求得100毫升的初乳,“非常宝贵,因为初乳的活性免疫物质非常多,等于给肠道上了一层保护膜。”

    “第三天,小江的大鼓肚子已平了,小脸上开始见到一丝肉肉了,眼神坚定,久久抓着我的手不放。”刘喜红回忆道。这时,小江一天的母乳量已经增加到了80毫升。

    10天后,在爱心妈妈母乳的滋润下,小江的体重竟然神奇地增长了2斤,半个月后长了3.3斤。他脸上的肉多了,双目炯炯有神,与当初那个皮包骨头的小可怜判若两人。他已经于4月16日出院。

    “前几天电视台播出我的采访,看到小江入院时和出院时的照片,硬说我是造假,弄了两个不同小孩的照片。天地良心啊,这明明就是一个小孩。” 刘喜红委屈地说。

    在小江之后,刘喜红又用母乳库的母乳帮助了7名患儿。最近一个就是5月10日入院的小颖。“刚来时脸色蜡黄,像只奄奄一息的小猫咪。”刘喜红回忆道。

    小颖出生以后,一直都用母乳喂养,身体状况还不错。但是三个月的时候,妈妈生病了,奶水骤减,只好转喂奶粉。

    麻烦就此接踵而来。“她就浑身长湿疹,然后老是吐奶,慢慢食量越来越少,体重就再也没增加过。”小颖妈妈说。

    妈妈带小颖去看医生,才查出对牛奶蛋白严重过敏。“医生介绍的一般的抗过敏奶粉她吃了都过敏,啥都不吃。”小敏妈妈喃喃道,“当初我要是能继续母乳就好了。”

    刘喜红劝这位妈妈不要过分自责,“总是有部分妈妈无法母乳喂养的,这个比例有3%或者说是5%,这是无法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

    刘喜红给小颖进行母乳治疗。每次喂奶量从10毫升开始,慢慢增加到30毫升、60毫升。

    “喝母乳第二天,我发现她精神特别好,居然自己在床上练习翻身,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小颖妈妈说。

    5月14日下午,当刘喜红再次去看小颖时,发现她的皮肤也好转了,“原先由于湿疹脱皮,粗糙得像毛玻璃一样,现在有些许光滑了。”

    但是,刘喜红还是有些担忧。小颖被查出对很多食物过敏,包括牛肉、牛奶、鸡蛋、大豆等。因此,喝母乳第三天躯干部位又起皮疹。

    “看来只能选择不喝牛奶、不吃牛肉和鸡蛋以及豆制品的爱心妈妈的奶了,这非常有难度。”刘喜红说。

    看谁捐得多

    5月14日下午5时多,送走最后一位捐奶的妈妈,蓉姐觉得有些疲倦。但是她非常高兴,当天有11位妈妈来捐奶,采集了1000多毫升的母乳,比前一天多了一倍。

    “有个妈妈简直是奶牛,一次就挤出400多毫升,是单次产奶量最高的。”蓉姐笑着说。

    蓉姐每天8时到母乳库,如果有人打电话来预约捐奶,无论多晚,她都会等。“人家来一次要花时间,路费也是自己贴,我当然不能一下班就关门回家。中午如果有人来,我也是不休息的。”她说。

    李之蔼就是每天中午都去捐奶的妈妈,她上班的地方离妇儿中心步行只有10分钟,“在网上看到捐奶的消息,就觉得很方便,刚好我中午也要吸奶,一举两得。”

    5月14日,李之蔼已是第四次来捐奶。蓉姐通过专业吸奶器把奶吸出来,在储奶瓶上贴好标签,注明捐献者的姓名、挤奶时间、奶量、宝宝月龄等,然后放进冰箱冷藏。母乳累积到一定数量,就放进巴氏恒温循环水浴系统消毒半小时,再放进冰箱冷冻。

    当需要使用的时候,就从冰箱里把母乳取出来解冻,缓慢加热到接近人体的37℃,再喂给宝宝吃。

    李之蔼第一次来捐奶是5月6日,她必须先体检,就是抽血检测梅毒、甲肝、乙肝、HIV和巨细胞病毒,检查结果3-5天后出来。

    “体检是免费的,妈妈过来捐奶就不容易了,如果还要自己掏四五百元的体检费,就说不过去了。”蓉姐说。

    这项政策是刘喜红努力向医院争取的,据说她因此差点要和医院领导发飙。

    为了不让爱心妈妈跑两趟,蓉姐让第一次来的妈妈也挤奶,等结果出来没问题,才把奶发给患儿。

    李之蔼边挤奶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妈妈们坚持母乳喂养,一定不要给自己留后路,干脆把奶粉扔掉,“我开始时奶水不足,也动摇过,打算给宝宝喂奶粉,但是网上很多妈妈分享的经验是,要相信奶水是越吸越多的,我才坚持下来。”

    已经来捐奶5次的仲璐高高瘦瘦,但经过母乳分析仪分析,她的奶质量非常高,尤其是脂肪含量。她成功母乳喂养的经验也是不要让宝宝沾到奶粉。

    仲璐3月底就来捐奶了,当时她还是自费体检。“就觉得这是个好事。”她是和好友一起来的。“我们就比赛,看谁捐得多,我朋友已经比我捐多一次了。”她笑着说,有点腼腆。

    然而,对很多哺乳期妈妈来讲,亲自到妇儿中心捐奶很不方便,如果有流动采奶车就好了。

    4月13日,徐靓把自己的私家车改造成第一辆母乳库流动车,鲜艳的红车配上鲜红的字幅,配上吸奶器、储奶器等所需设备。徐靓和刘喜红、蓉姐3人出发流动采奶。

    佛山妈妈李菁坐地铁赶到离广州最近的芳村站,在母乳库流动车上捐了奶,“只要近一点,我一定抽空来。”

    “最好是政府能给专项基金”

    尽管捐奶的爱心妈妈非常踊跃,但刘喜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比医院对母乳巨大的需求量,母乳库目前的母乳还远远不够。

    只能吃母乳的小颖每天也只能分到400毫升左右的母乳,其余的只能补充一些抗过敏的奶粉。

    “主要是母乳库的母乳是给住院的重病患儿吃的,我们不希望存在对孩子不利的因素,所以要求一定要经过医务人员现场采奶,这大大限制了奶量。”刘喜红说。

    刘喜红的愿望是,母乳库既然建立了,就要努力维持运转,而这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资金。

    前期,妇儿中心至少已经投入了五六十万元。“母乳分析仪40多万,电动吸奶器5万,水浴消毒箱1万多,两台冰箱好几万,还有每个妈妈四五百元的体检费用等。”刘喜红介绍说。

    这些固定投资还不是最烧钱的,耗材才是。一个吸奶配件168元(最多重复用4次),一个小的一次性储奶瓶15元,大的18元。

    “一方面,我们希望来的妈妈多,但人越多耗材就越多,是个深深的无底洞。”刘喜红很矛盾。

    最郁闷的是,这些耗材不在医院的采购范围内。如果人家赞助的耗材用完了,刘喜红就不知道去哪里化缘了。

    “算起来,一个妈妈第一次捐奶,我们花在她身上的钱大概是700元。如果她只来一次,捐100毫升的奶,一毫升奶的成本是7元。”刘喜红计算道。

    所以,刘喜红最希望看到的是,妈妈们能经常来献奶,次数越多越好。

    “最好是政府能给我们一个专项的基金,或者出台相关的管理制度,比如收费制度。”刘喜红说。

    据了解,目前国外母乳库的母乳都是收费的,就像我国的血库一样,无偿献血,有偿使用。“美国是规定1盎司5美元,合人民币1毫升1元。我们目前的平均成本至少也是这样的。”刘喜红介绍说。

    但是,由于母乳库在我国是个新鲜事物,相关的法律法规根本没有规定收费标准,“我们当然也不敢收费,只能免费使用。”刘喜红说。

    不过,徐靓想了些办法,帮刘喜红解了燃眉之急。她筹建了一个母乳爱基金,来解决母乳库耗材的购买问题。这个基金已经从广州狮子会筹到36万元的启动资金,将于5月20日正式挂牌成立。

    “由于母乳爱是挂在公募基金广州青年基金会旗下,因此也可以进行公募,将来应该能够筹到更多的钱用于母乳库。”徐靓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公益 母乳 的报道

  • ·捐赠岂能太大方 国资委为央企设限(2009-12-24)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壹基金突围(2011-01-20)
  • ·神木慈善公益金:中国特色的地方民生保障税(2011-05-12)
  • ·免费午餐:民间行动政府接棒(2011-07-21)
  • ·“肉唐僧”微博发质疑 民间NGO制度设计起争议(2011-12-22)
  • ·“春节回家互助联盟”:“老乡,顺车回家过年吧”(2013-01-31)
  • ·杨鹏:公益要对得起公众爱心和信任(2013-04-25)
  • ·首家母乳库的奇迹与烦恼(2013-05-16)
  • ·“免费午餐”,爱心无价(2013-11-1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