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掳走的印度女孩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3-01-17 00:40:43
  • [摘要] 女人可以在印度生存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就连在她出生之前,她也很有可能被打掉,因为我们都想要儿子。而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会受到虐待,强奸,被迫早婚,甚至当她结婚了

    印度公交车上的妇女。(本报记者 姬东 摄)

    本报记者 马欢 实习生 邓亮

    印度女学生遭轮奸致死的事件并未完结,新的类似暴力事件仍在上演,不过这已经引发人们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印度女性的生存境遇。

    不过,相对于见诸报端的遭遇夫家欺凌和传统歧视的女性,还有一个女性群体并未得到人们的关注,那就是那些被拐卖、绑架的女孩。

    被卖到妓院的小女孩

    从任何角度去看,M都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印度小女孩。只有十岁的她现在读四年级,有着讨人喜欢的个性和敏锐的头脑。她在班里名列前茅,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和所有印度小女孩一样,她正面临着一个噩耗—她的家里人似乎不想让她继续学习,而是想把她卖到妓院去。

    M的妈妈是印度加尔各答一名妓女。打击贩卖人口的组织ApneAap的负责人称,大概90%的印度妓女的女儿最终也都会沦落入性交易行业中。

    不仅如此,M是亚种姓人,成为妓女往往是她们的最终归宿。M的家乡,很多人也属于这种“低贱”的种姓,这个种姓的女人们原来都是为封建领主跳舞的。随着种姓制度的废除,她们也失去了生活的资助者。在生活的逼迫下,这些没了经济来源的女人不得不沦为妓女。更可悲的是,家里的男人也靠女人做妓女赚来的钱生活。

    “我们家里的情况要求我们必须把她带回去。”她妈妈说。她的理由很含糊,只是说孩子的祖父坚持要她回去。尽管M已经取得了奖学金,可以免费读书,但是头脑和个性并不能保障她的人生。她低着头,坚定地说:“我不会放弃学习的。”然而,留给这个小女孩的时间已经不多。

    M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最近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印度警察最近解救了一名被绑架的女孩子。

    当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这位叫罗萨娜的女孩正在扫地。她瘦弱的身体站在屋子中间,紧紧地抓住扫帚,睁大眼睛看着。警察大声地问她:“你几岁了?你怎么来这里的?”

    “14岁。”她轻轻回答道,“我被绑架过来的。”但是当她想说更多的时候,一个老年妇女冲到围着的警察前叫喊着,“她在撒谎,她18岁,快19了,我花了好多钱从她父母那里买来的。”

    当警察将要带走女孩时,这个妇女提出要等一下,然后她跑到女孩跟前摘掉女孩的耳环,说:“这是我的。”

    一年前,13岁的罗萨娜和父母,还有两个小姐妹住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边界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她的童年在那一天结束了,在她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三个男人把她推进了一辆车里。

    她说:“他们拿着一把刀对我说如果我反抗就把我砍成肉块。”在经历令人恐惧的三天后,这三个男人把罗萨娜卖到了一个四口人的家庭,一个母亲和三个儿子。

    一年中,她被禁止外出。她说她经常被羞辱,毒打,还经常被自称为她丈夫(三个儿子中最大)的那个人强奸。

    “他经常说,‘我买了你,你就要照我说的做。’他和他母亲还打我,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家人了。我每天都哭。”她说。

    印度是现今世界上人口贩卖受害者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印度,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女孩失踪。他们被卖到妓院,卖为奴隶。非法的女童交易让很多女孩子都饱受折磨。

    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数据显示,今天在印度,仍有数以百万计的女婴和女胎被重男轻女的父母杀害。这样残忍的举措也导致印度很多地区男女比例失衡。

    《柳叶刀》杂志的一项新的研究指出,印度有300万-600万女性在过去的10年夭折,这主要发生在比较富裕的,首个孩子是个女孩的家庭中。这个国家2-4%的妊娠终止仅仅是因为婴儿的性别。对于孩子较少的夫妇,这种做法更为普遍。2011年人口普查表明印度6岁以下的女孩与男孩比例为914比1000,这对于现代印度,是个很低的性别比率。

    在一个金钱和温饱问题决定一切的国度,女孩被视为一件可有可无的商品。至今仍有很多家庭认为女孩不会给家里带来任何经济收益,不仅出嫁后要在另一个家庭生活,而且出嫁时还要筹备一笔难以负担的嫁妆。

    印度专门发布对女性犯罪图片的网站Map4aid.com的负责人沙米尔说道:“女人可以在印度生存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就连在她出生之前,她也很有可能被打掉,因为我们都想要儿子。而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会受到虐待,强奸,被迫早婚,甚至当她结婚了,她可能因为嫁妆而被杀。就算她可以幸存下来,作为一个寡妇,她也没有任何财产继承权或所有权。”

    男女比例失衡,导致女童交易愈发频繁,很多女孩子被迫卖到印度北部与人结婚。

    联合国儿童事务主管优尼福说这是一个种族灭绝性质的人口比例。他认为印度每年有5000万女性因为女婴被堕胎或杀死而消失。当然,印度政府不承认这一推测。

    目前官方统计数字显示,2011年印度大约有35000名儿童失踪,但警察估计实际报告的案件大约仅为30%。印度官方没有给出明确数据有多少女童是人口失调的受害者。

    “印度北部每个家庭都能感受到压力,每个家庭都有年轻男子找不到老婆。”社会活动家瑞卡特说,他和警方密切合作营救受害者。尽管很多印度北部平原地区的男性找不到老婆,但当地的人仍然深信,女性是下等人,她们的义务就是干家务活和传宗接代。

    在西孟加拉区,BBC访问的5个村庄中发现失踪的儿童主要是女孩,更多调查让人触目惊心。

    无辜的受害者

    印度桑德班斯,五年前的毁灭性飓风摧毁了那里的稻田。当地农场的工人马尔辛格生活艰难,没有收入来源,当他听到他的邻居给他16岁的女儿提供一个在新德里的工作时,他觉得太好了。

    女儿乘火车走了,临走前告诉父亲说:“不要担心,我挣了足够的钱会回来的,到时你可以把我嫁出去。”

    父亲万万没有想到,从此再也没有了女儿的消息。

    “警察什么也没做,他们找到非法交易者,但是没有逮捕他,当我去找他们时,他们对我态度很不好,所以我很害怕去找警察。”马尔辛格说。

    在加尔各答贫民窟,BBC见到了以买卖女孩为生的一个人。他拒绝透露他的名字,但是很爽快地讲述交易过程。

    “需求不断增长,因为需求的增长我也赚了好多钱,我在新德里买了三套房子。”

    “我每年买卖150-200名女孩,年龄从10岁到17岁不一。”他说,“我从来不去来源地,但是在那里有为我工作的人。我告诉他们的父母我们将给她们在新德里找工作。然后我们把他们带到交易地点。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不关心。”这名男子说。

    这名男子说他从每个女孩身上能赚到55000卢比(合1000美元)。当地的官员和警察的态度对他的交易非常重要。

    “警察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当我要买卖一个女孩时我必须告诉警察,我必须向每一个地区的警察行贿。我知道当局会找我麻烦,但是我不害怕,如果我进了监狱,我有足够的钱把我买出去。”

    25岁的鲁巴,被从比哈尔贩卖到哈里亚纳邦。她被卖给一个男人做老婆,她被迫两次流产直到她为这个家庭生了一个男孩。

    不幸的是,在印度社会,这样的恶性循环每天仍在上演。

    不可否认,印度GDP不断增长,社会现代化也不断进步,女性的权益和地位也相比过去有所提高。比如,现在能够上小学的女孩数目有所增加,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工作和村政治。

    然而,这种进步远远不够。联合国妇女南亚区副主任苏玛说:“现在我们有两个印度,一个可以看到女性获得更多的平等和财富,但另一个却看到绝大多数女性依然没有选择权。”

    一项针对世界上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调查显示,印度是世界上妇女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国家,比如普遍存在的儿童婚姻,新娘因嫁妆不足而被丈夫杀死以及盛行的奴隶制度。

    法官Katju说道:“在印度,法律仅仅为保障女性发挥了20%的作用,80%还要依靠教育和人们心态的改变,要知道现在很多男人还是很封建,把女人当作是下等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印度 女性 的报道

  • ·外交逢源:不一样的印度(2010-11-03)
  • ·印军“凶猛”(2010-11-03)
  • ·印度的隐秘战争(2010-11-03)
  • ·印度进入“拉胡尔•甘地时代”?(2009-07-15)
  • ·《印度时报》印度国防走向多“源”化(2009-07-16)
  • ·印度大选 7亿人“参战”(2009-07-17)
  • ·辛格:“经改之父”再掌帅印(2009-07-20)
  • ·在印度触摸新能源(2009-07-22)
  • ·赛义德:印度总是找替罪羊(2009-07-23)
  • ·印度首艘核潜艇低调下水(2009-07-3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