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巧取“死矿”翻身 淮北矿业上市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12-27 00:31:01 来源:
  • [摘要] 它在“死”而复生矿井中巧取,同时决绝地抛弃资源枯竭的矿井—在暴露在公众视线之前,这家老煤企内部所经历的资本整合,是我们这个转型时代特具的生存技巧。

     

    本报记者 石玉 发自淮北

    今年4月拟发22亿股、募资60亿元的淮北矿业备受关注,当时因发行股份数、募资额被列为资本市场之最。但目前煤炭行业和A股行情的双重低迷,使得处于冲关阶段的淮北矿业陷入困境。“宏观形势不好,目前上市工作停滞了。”淮北矿业一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它在“死”而复生矿井中巧取,同时决绝地抛弃资源枯竭的矿井—在暴露在公众视线之前,这家老煤企内部所经历的资本整合,是我们这个转型时代特具的生存技巧。

    破产矿井“死”而复生

    翻看地图,淮北矿业(指淮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拟上市的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为其控股公司)已非“淮北”的矿业,它的触角已越过淮北,向南至宿州,向西南至亳州。而在淮北市周边,密布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启动的矿井,其资源业已陆续枯竭。淮北市也被国家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位于淮北市濉溪县韩村镇境内的临焕煤矿,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破产”历程。

    临焕煤矿是淮北矿业的老矿井,该矿于1985年投产,2007年5月,临焕煤矿因“资源枯竭”而宣布进入政策性破产。

    所谓政策性破产,淮北矿业总经济师孙方的解释是:金融性债务由财政部承担,矿井所剩的资源、设备等资产得以保留,由财政部支付职工们的身份置换金。破产后,职工解除与国家的劳动关系,以身份置换金入股,淮北矿业以资源和设备入股,成立新公司,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破产”后的临焕煤矿没什么异样,职工们进行所谓“生产自救”。2008年8月,临焕煤矿生产自救工作结束。当年9月1日,淮北临焕煤电有限公司(下称“临焕煤电”)成立,注册资本3.02亿元(省略小数点后数字,下同),淮北矿业集团收购其生产性资产,持有52.7%股份,矿长韩流等32人股东代表共持有47.3%的股份。

    2008年7月,安徽省国土资源厅(皖国土资函【2008】1015号)文件显示:“目前进行两单位(指临焕煤矿与淮北矿业下属的海孜煤矿)的采矿权价款评估工作,待评估完成后,依法办理采矿许可证的变更手续,两矿持有的原采矿许可证持续有效。”

    上述文件至少表明:在破产程序进行中,临焕煤矿还有煤矿资源,还可以进行开采。

    孙方还表示:“破产后本身还有些资源,我们又重新勘探,发现了新的资源。”此说法有些牵强。临焕煤矿2001年核发的采矿许可证显示,矿区面积49.66平方公里,以每年120万吨的规模,尚可服务期限30年,至2031年有效。2009年,淮北矿业还与安徽省国土厅签订了协议,向其缴纳临焕煤矿所辖的1.6亿元采矿权价款。

    破产程序中资产评估基准日应是2007年5月,到破产程序走完、新公司成立的2008年8月,这些资源的权属依然有效。煤矿资源有无明确计算到资产中,便是一大疑问。

    目前的临焕煤矿,依然是淮北矿业的主力矿井,其年核定产能240万吨精煤,探明保有储量34042.13万吨,剩余服务年限46.4年。与1997年投产新矿—孙疃矿(300万吨/年)服务年限相当,后者是51.8年。

    而2010年底,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由淮北矿业的煤炭产业注入设立)收购临焕煤电的经营性资产,相关资产评估报告显示,临焕煤电经营性净资产的账面值为3.43亿元,而转让的协议价格为5.77亿元,溢价达2.33亿元。

    “为避免同业竞争,所以股份公司收购了临焕煤电的资产,这也是证监会的要求。”孙方告诉记者。关于溢价问题,孙方称这个溢价并不高,因煤矿企业有独特的财务核算制度,有些实物资产在账面上无法显示,比如维检费用等项。

    与临焕煤矿临近的海孜煤矿,也因“资源枯竭”而破产,新公司—淮北海孜煤电有限公司(下称“海孜煤电”)成立后,股东代表持股近40%。但“破产”后,却又奇迹般地复生,并以溢价2亿元以上的价格出售给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海孜煤矿设计产能150万吨,服务年限27.18年。

    临焕煤电和海孜煤电都有不少的职工股,而出售所得,必然牵涉到分配问题,自然引发人们关于“套现”的猜测。孙方称套现并不存在。“这个钱并没有分下去。”

    但海孜煤矿一位管理人员否认了孙方的说法,出售经营性资产所得的资金,已交给淮北矿业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做新的投资。记者调查,该公司实际注册资本13亿元,正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洽谈购买新的煤矿资源。

    该公司的工商档案显示:目前13亿元的注册资本中,淮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占80%,安徽国华投资有限公司(淮北市地方民企)占20%,淮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0.4亿元左右。据上述海孜煤矿管理人士所称,出售资产后职工所得的那部分(指临焕和海孜两家,约5亿元以上),应该包括在这10.4亿元之中。

    淮北市政府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淮北矿业是省属企业,政策性破产工作“都是省里做的”。由安徽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关闭与破产办公室负责牵头。

    而安徽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曾向记者坦言:“(破产工作)是属地管理,我在合肥,我不可能天天跑到那边去,看它有没有……”

    十年破产路

    据记者了解,在上世纪90年代煤炭行情低迷时,集团所属各矿井均兴办非煤产业以图增收,分布在煤矿机电装备制修、建筑建材、轻工化工、商贸旅游等多个行业,从业人数达1万多人。1999年以后,集团开始将上述企业,包括其所属学校、医院(划归地方政府)等资产逐步予以剥离。

    2007年,上述企业组建安徽淮海实业集团,直接归口安徽省国资委管理,由此,集团又甩掉了一大包袱。而这些产业的整合、管理尚存问题,淮海实业集团官方网站显示,安徽省国资委曾派员到该企业整肃管理层克扣工人工资一事。

    孙方介绍,淮北矿业目前有22个生产矿井。而在最近这10年间,闸河矿区(指上述老矿区)等8个矿实施政策性破产。破产后,有2个矿已彻底闭坑,剩余6个矿还在维持生产。

    早在2005年,国务院就规定国有企业政策性破产工作最迟于2008年底结束。淮北矿业的政策性破产,却一直持续到2010年。当年底,朔里煤矿、石台煤矿、岱河煤矿同时完成破产程序,挂牌成立新公司。

    上述安徽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上述三个矿的政策性破产,是2010年报上去的。“国家早就收尾了,(淮北矿业的政策性破产)国家已经定下来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把它落实。”至于违反国家既定政策,延宕两年之久,该负责人未作解释。

    相对于“真正”资源枯竭的矿井,淮北矿业的做法是尽可能地“吃干榨净”,这或许是实施破产一再拖延的主因。

    朔里矿1971年投产,有职工4000多人,可采资源量仅剩下200万吨左右,按目前产能,两年就采完了。石台矿可采储量不足600万吨,4年内可采完。岱河矿亦类似。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淮北矿业在宿州、亳州等地陆续建成一些新矿井。淮北矿业大约每年有2000人的老矿井工人进入新矿井工作。而留下来的人,只有自寻生路。

    朔里矿伴生有丰富的高岭土资源,目前已有一家高岭土生产企业,员工500人,“但是高岭土毕竟不是我们的主业,我们不熟练。”朔里矿办公室主任张矿告诉记者,至于将来能否安置下近4000人的职工(破产后的职工总数)。原张庄矿2004年破产后,组建淮北双龙矿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党委书记李洁介绍,未来8—10年内,煤炭资源也将采完,在岗职工2200多人。“将来出去到外地煤矿搞劳务承包,现在山西、陕西、内蒙古的矿井不都是这么做的吗?”李洁向记者介绍未来的出路。

    而早在2001年,集团便成立淮北矿业股份公司,将其煤矿(不含破产矿井)、洗煤、炼焦等优质资产全部注入其中,2009年,股份公司正式挂牌。“煤炭主业(指股份公司)整体上市,集团基本上没有直接经营的产业,成为一个控股公司。”孙方告诉记者。

    走过漫长的十年破产、剥离之路,将劣质资产推向社会以后,造就了资产状况良好的淮北矿业股份。

    据其财务报表显示:2010年,淮北矿业股份资产350亿元,负债174亿元;集团资产608亿元(包括其新获得的内蒙古、陕北等煤矿开采权),负债429亿元。2009-2011年,淮北矿业净利分别为7.32亿元、16.78亿元、19.94亿元,2010年和2011年的增长率为151.60%、32.69%。

    孙方介绍,2011年是政策性破产的最后年限,以后的破产矿井“得集团自己背了”。未来的10年,老矿区的6对矿井,还将有4对矿井陆续枯竭。

    高昂的管理费用

    孙方介绍,除闸河矿区剩下的6对矿井外,淮北矿业近十多年来,在宿州矿区新开4对,涡阳矿区(亳州下辖县)4对,临焕矿区8对,共22对矿井。

    就目前投产的矿井而言,无论新矿还是老矿,淮北地区的地质结构复杂,煤矿的所有自然灾害一应俱全,造成开采成本较高。“往下去,瓦斯比较大,再往下去,地温高。”集团采煤科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

    位于临焕矿区东北部的杨柳煤矿,是2006年开发的新矿井,设计产能180万吨/年,于2010年底投入试生产,该矿2011年的预定产量是110万吨。

    2011年7月,该矿产煤14万吨,进入8月以来,井下瓦斯突然严重超标。即使当年8月份未限产,因为成本的压力,杨柳煤矿仍然资金紧张。该矿入井口处的宣传栏显示:年初的工资预算缺口5000万元。

    “杨柳矿是亏损的。”孙方解释,“它本来可以直接采煤的,这个月(指8月份)先抽瓦斯了,劳动效率降低一半儿,产量降低一半儿,我们给它核定了生产任务和指标,但必须进行产量调整,对它增加安全投入,一正一反,加大了成本,降低了利润。”

    基于上述各项成本压力,淮北矿业的资产负债率较高。

    2009-2011年,淮北矿业合并报表的资产负债率为56.72%、65.70%、72.02%。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9月30日,同行业上市公司阳泉煤业、平煤股份、西山煤电的资产负债率分别是51.27%、40.51%、52.96%,普遍低于淮北矿业。淮北矿业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承继新收购矿井的25.44亿元建设贷款导致负债增多,重组改制中离退休、内退和伤亡职工遗属等福利义务,导致资产负债率过高。

    除开采成本高、历史因素包袱重等先天性的因素外,这家老煤企高昂的管理费用也值得关注,而与之相伴的,是职工们相对较低的工资。

    淮北矿业新建的杨柳煤矿基建一区一队的工资表显示,大部分工人的月工资在3000-5000元之间徘徊。一位从石台煤矿调来的掘进工人告诉记者,他的工龄有15年,每月的收入3600—3800元。

    淮北矿业股份公司的财务报表显示:2010年,产品销售收入为172亿元,而管理费用竟高达35亿元。2009年,其主营业务收入129亿元,管理费用30亿元;2008年主营业务收入145亿元,管理费用27亿元。2007年主营业务收入99亿元,管理费用22亿元。这22亿元中,包括业务招待费2031万元,研究与开发费1700万元。

    据此计算,2007-2009年,淮北矿业的管理费用率一直在20%以上。比较其他的上市煤炭企业,淮北矿业的成绩很差。

    2006年登陆A股的平煤股份,其2006年业务总收入81亿元,管理费用为6.9亿元,粗算其管理费用率为8.5%。2007年,其业务总收入110亿元,管理费用7.2亿元,粗算其管理费用率6.5%。

    1998年登陆A股的兖州煤业,其1998年主营业务收入43亿元,管理费用4.9亿元,1999年,主营业务收入40亿元,管理费用5.43亿元,粗算其管理费用分别为11.4%、13.3%。

    管理费用,无非就是管理层的办公、培训、招待等费用,以及一些无法直接计入成本的“另类”开支。淮北矿业股份公司的管理费用如此之高,与其较低的工资水平形成巨大反差,此现象无法不引人关注。

    “国内前30名的煤炭企业,基本上都上市了!”孙方告诉记者,“我们上市不仅为了眼前的融资,还是为了做大做强,为了更加完善公司的治理结构。”

    而现在持续走低的煤价已经影响到了同行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报,煤炭上市公司营业利润为900.11亿元,同比下降140.04亿元,下降13.46%。在目前疲软的二级市场中逆市而上,对于淮北矿业来说,无异于一次涅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淮北矿业 的报道

  • ·巧取“死矿”翻身 淮北矿业上市(2012-12-2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