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届作家富豪榜争议出炉,调查榜单炮制过程:谁是作家“真富豪”?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2-12-06 03:12:08
  • [摘要] 在今年公布的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说明,统计方法为“发行册数×定价×版税率”。业内人士质疑,现在某些出版社少报、虚报发行册数或是码洋的现象普遍,实际数据已经成为一个秘

    2012年作家富豪榜及上榜作家代表作品。 CFP 供图

    本报记者 赵妍 发自上海

    当人们提及“富豪榜”,首先会想到“福布斯”,以及由此衍生而成、并在中国成名的“胡润百富榜”。不过,这两张著名的榜单或许都不会像今年的“作家富豪榜”一样,举行红毯仪式,还为上榜的富豪作家们颁个奖。

    11月29日,“中国作家富豪榜揭晓盛典”在成都举行,郑渊洁、郭敬明、周洪滨、唐家三少、南派三叔、江南、饶雪漫、笛安、落落、安东尼、蔡骏、猫小乐、岳南等作家首次集体踏上红毯。年轻读者“尖叫、兴奋”的同时,也引发了舆论“过分娱乐化”的评价。

    “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品牌影响力正在越来越大。”忙碌在成都的“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吴怀尧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表示,或许是因为近期听到太多负面评价,电话里的吴怀尧急于纠正人们对“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偏见,“很多媒体的报道都不客观,往往采访了一些所谓业内人士,其实根本没有做过畅销书、不了解畅销书作家行情的人,才会说我们的榜单不靠谱。这一次在成都的出版界高峰论坛,一些国内著名的出版商都来了,都是对我们的肯定”。

    不过,有关“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疑问,仅仅在于榜单数据“是否靠谱”吗?

    谁是作家里的“富豪”?

    上周,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榜单显示,儿童文学大王郑渊洁以260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坐稳冠军宝座;因为“诺奖效应”,莫言以2150万元的版税收入高居第二;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2000万元位居第三。去年的冠军郭敬明今年跌出三甲,以1400万元年收入屈居第四,吴怀尧称主要因为郭敬明转型做影视,去年也没有特别重磅的新书推出。而作家富豪榜今年也首次出炉了子榜单“2012年网络作家富豪排名”,榜首的“唐家三少”只有31岁,以5年版税3300万稳居第一。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张颐武对今年的“作家富豪榜”曾作详细分析。对今年的“黑马”莫言,他认为:“过去虽然读小说和读纯文学的人比较多,但是整个基数不够大,现在社会大众的文化水平和阅读能力比过去高得多,在自家书架上备上莫言的作品,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中国纯文学在大众视野中黯淡已久,似乎大众已经和纯文学之间没有多少交集,本土作家第一次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么大的事件当然拉近了公众与纯文学的距离,并不代表公众把莫言的作品价值放大了。”张颐武说。

    不过,意外之余,“儿童文学赚钱最快”的说法,依然在榜单中得到体现。童话大王郑渊洁以260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坐稳冠军宝座。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2000万元位居第三。张颐武对此的分析是:“儿童书一直是全世界出版界卖得最好的,家长给孩子买书是最舍得的,儿童书籍尤其是写得好、让观众喜欢的书籍在全世界都最为畅销。这个销量一直很稳定,是没有争议的,反映现实市场的状况。”

    与此同时,青春文学大军依然成为作家中不可小觑的“富豪”—除了郭敬明、韩寒等作家富豪榜上的常客,今年笛安、安东尼、江南、落落、苏小懒等青春文学作家排位也非常靠前,青春文学作家的巨大市场再次被证实。

    此外,最让吴怀尧得意的是今年新推出的“网络作家富豪榜”—某种程度上,曾经一度网络作家边缘、贫困、无所作为的形象被打破—上榜的20位网络作家中,年龄从23岁到40岁,榜单三甲“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分别只有31岁、25岁和23岁,分别以五年3300万元、2100万元、180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网络作家富豪榜”三甲。

    实际数据其实还是个秘密?

    不过,围绕“中国作家富豪榜”7年以来最主要的核心争议,便是有些作家否认榜单数据的可靠性—最常见的是作家喊冤,“由于盗版的原因,我其实没那么有钱”,又或者是读者对“作家究竟会不会告诉你版税收入的实话”的议论。

    “其实我们觉得我们做的榜单,数据上已经尽可能客观。”吴怀尧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对媒体热烈关注“中国作家富豪榜”既欣喜也忧虑,“其实每年我们发布榜单,都会跟随另一份制表说明。后者详细地讲了我们的数据如何得来。但是媒体在发布榜单的时候,往往只发布名字,不说明我们的制表过程”。

    不过,当时代周报记者查阅“中国作家富豪榜”官方网站,能够找到的所谓制榜说明中,仅找到2011年的部分情况,并实际上仅说明了统计上的“局限”:

    “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调查长达51天,采访地区包括北京、上海、武汉、成都、天津等地;采访得到诸多作家、出版机构、图书市场批发商、印刷厂、网上书店、实体书店的配合和协助,在此向他们表示感谢。

    图书选取时间主要为2010年11月10日至2011年11月10日,其间中国作家(含港、澳、台地区)的最新作品以及其他主要著作加印的册数,一些影响较小的作品因统计的困难不计入内;个别去年未上榜,但作品畅销到一定数量的作家,今年榜上有名。

    因著名和非著名作家的版税不尽相同,今年的版税率我们以10%为基数,根据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因人而异,以期最大限度地反映出中国作家的真实收入。

    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我们无法将作者作品所有版本的印数统计出来。另外,部分作家的作品在影视改编方面获得的利润极其可观,有些远远超过实体书版税,但这毕竟属商业核心机密,且相关的编剧费用差距过大,所以在排名时,我们依然仅以图书版税收入计算。

    而在今年公布的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说明,统计方法为“发行册数×定价×版税率”。对此,据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的第一点质疑为,现在某些出版社少报、虚报发行册数或是码洋的现象普遍,实际数据已经成为一个秘密。“作家富豪榜制榜所用统计方法显然缺乏准确性。”该人士说。

    对此,吴怀尧向时代周报记者作了如下说明:

    我们每年实际调查的时间大概在2-3个月,但我们其实在年中的时候就会留意各种畅销书的迹象,并且在跟作家、出版人接触的过程中,做一些前期数据的采集。真正到全国去跑,是从9月底10月初开始,调查的时间是10月、11月两个月。我们今年调查的地区有北京、上海、成都、武汉、天津,就是在这样一些大城市做调查。因为中国的畅销书真正在销售的,主要还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小城市我们也去过,但看到的情况很不理想。因为看到卖得出去的,基本是各种教辅和新华字典了。也会有所谓的纯文学和畅销书,但是走的销量非常慢。此外,我们还会到网站了解数据。这是第一道数据,在拿到这个畅销书数据以后,我们会找出版人了解每一本畅销书销量的数据以及作家的版税。把这两个数据进行比较后,再尽可能找作家进行核实版税的情况。

    “我们确保每一位作家上榜的数据尽可能准确。当然我不能说每一个数字都是100%准确,但我们的确尽可能了解情况。”吴怀尧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不过,尽管吴怀尧和他的团队已经“尽可能了解情况”,但据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由于出版行业的特殊性,依然存在技术上的“漏洞”。“不同的经销商会有不同的情况,比如像新华书店这样的经销商,层级结构复杂,回款特别慢,所以出版社拿到回款可能是若干年之后的事情。这与一般版税不高的作家关系并不大,但如果是大笔版税,一般出版社会分批支付,这就依靠经销商的回款。所以即便发行册数、定价、版税率全部统计准确,作家未必在当年就拿到了这笔钱。这也是有些作家喊冤的原因之一。”

    漫画作家和网络作家的收入令人吃惊

    自2006年开始发布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从始至终都伴随着另外一层质疑:作家的经济收入可以衡量他的成功程度吗?创始人吴怀尧有属于社会主流价值的成功学逻辑,他认为自己所作的贡献是让更多人开始关注作家群体,甚至因经济上成功而赢得一定的“尊重”,说不定还能引领一部分人走上写作的道路。

    “我认为这个榜单可以推动全民阅读时代的到来,以及中国文化产业的繁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这位被传学历仅为高中肄业,却极具商业头脑的榜单创始人慷慨激昂。但疑问并未因此消除,以青春文学、快餐式文化为商业主导的“榜单”,究竟能将中国的阅读时代推向哪里?

    时代周报:2006年的时候,第一次推出作家富豪榜。当时你应该才20岁出头,为何会想做一个“作家富豪榜”?

    吴怀尧:我当时因为工作的原因,认识了很多作家朋友,所以对他们的生存状态,比公众应该知道得多一些。我注意的情况是,社会并不是特别关注作家群体,而从报纸的版面上看,文化版也越来越被娱乐版所吞噬,因为文化新闻没人看。而作家在公众眼里,也是穷困潦倒的文人形象。所以我就很想为中国作家做一次品牌形象设计。

    不过做了一次中国作家的生存状态调查后,我还是很震惊。差距比较大,有些年收入上千万,而有些人勉强仅够糊口。大部分作家如果全职写作,基本不能养活自己,只能通过第二职业,或者加入作协等方法来生活。最初做这个事情,就是想让大家来关注中国作家,引起大家的关注。

    时代周报:为中国作家做品牌设计,就是让大众关注作家中有哪些富豪吗?

    吴怀尧:当然不是。作家富豪榜到第七届,几乎可以说展现了爆发式的影响力。所以从最开始,我希望通过这个能让更多人关注作家,到现在我认为这个榜单可以推动全民阅读时代的到来。其实大家看到的只是小小的一个榜单,但我们实际上做的,《华西都市报》配合做的采访,都是在推荐一些埋头写作的作家。

    时代周报:去年推出了“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今年推出“网络作家富豪榜”,为什么?

    吴怀尧:推出“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可以说是源自我的一个亲身经历。有一次我在书店,遇到一个小女孩想让妈妈给她买一本漫画书,但是他的妈妈不让她买。原因是,看漫画书会影响学习。我跑去跟这个小女孩闲聊,她跟我说她也喜欢画画,梦想是当一个漫画家。结果她妈妈的回答是:不要当作家,更不要当漫画家,这是一个毫无前途的职业。这件事情对我刺激很大,看漫画的小孩真的会影响学习吗?漫画作家真的没有前途?所以去年我们就重点调查了漫画作家的生存现状。事实并不是这样,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里,漫画作家完全可以有富裕的生活。

    至于网络作家也是一样。中国的网络文学差不多走过了十年,这十年里也只有中国的网络文学读者对他们有一些了解,公众对网络作家的印象,最多是日夜颠倒、写一写不着边际的东西的人。所以今年的榜单出来,很多人都很吃惊。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作家 富豪 的报道

  • ·女王为何接见乡村作家(2010-12-09)
  • ·奥斯特指引中国作家不再愚蠢?(2009-07-09)
  • ·陈子善:这是大作家才有的手笔(2009-07-16)
  • ·王鼎钧:作家必须有酬世之量,传世之志(2009-07-22)
  • ·作家的引文(2009-07-27)
  • ·韩丽珠:香港“卡夫卡”(2009-11-12)
  • ·莫言:故乡总会从笔端汩汩而出(2009-11-25)
  • ·“黑道”:一个作家和2009文坛新词(2009-12-31)
  • ·“黑道小说作家”成名记(2009-12-31)
  • ·依附躯体的无形灵魂(2010-01-0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