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字出版持续高温,与传统出版社、纸质书籍、网络文学之关系:盗版还是所有人的烦心事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2-09-20 13:20:40
  • 盗版仍旧是数字阅读的头号杀手。

    本报记者 张润芝 发自北京

    今年8月初,《文史参考》举办“数字阅读与传统出版的出路”讨论会。会上,作家和出版界专家直接喊出了和眼下数字出版热相反的口号,呼吁尽早培养孩子阅读纸质书:“如果孩子们一天到晚用手机、利用碎片时间读两分钟—这不是读书。应该从小开始培养孩子对于纸本书的迷恋,如果他们迷恋了,中国纸本书的命运和前途会长得不得了。”

    2010年,中国数字出版产值突破1000亿元;2010年,手机出版产值达414亿元;2012年,预计手机阅读用户规模达4.4亿。根据第九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2011年,中国手机阅读人群达到2.6亿,已经超过电子购物人群和移动社交网络用户群体。中国将在2015年之前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电子阅读器市场。

    传统作家眼中的数字出版

    传统作家们对在屏幕上阅读这件事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叶兆言直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偶尔在电脑上看过一点文字,其他则几乎没有任何电子阅读体验。陈村受访时说,自己用iPad下载过书,以供出差的时候看,但是“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他还是觉得纸书最舒服。毕飞宇则称,自己还在当小说编辑的时候就要求投稿都打印出来才会看:“读电子文档,我看后面就会忘掉前面。”

    陈村至今只授权过“榕树下”刊登自己的作品,他觉得作品一旦上了网,就太容易盗版:“复制变得很容易。”叶兆言则不太清楚自己目前有没有做过电子版权的授权:“我对新东西不是那么跟得上,而且有人跟我谈到合同我就很烦,我觉得合同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好像也有我的一些作品在网上?我不太愿意过问。”毕飞宇倒是很乐见自己的纸质作品再卖出电子版权,尤其是这几年价码变好了:“都是有偿的,而且这几年价码越给越高,那我干吗不给呢?”

    面对复杂新兴的数字出版行业,埋首写作的作家们常常搞不清楚游戏规则。“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直接在微博上展示了一种可笑现象:“有的作家会重复授权,导致版权不清晰。有的内容商取得授权后又授权给别家,形成一连串的授权关系,最终导致同一本书出现在某一阅读平台时,竟然出现了被上传十多次的状况。”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比

    有关数字阅读的一种描述是:“手机上看的都是网络文学。”这并非毫无依据。以凭借网络文学起家的“盛大文学”为例,截至2012年1季度,共有160万作者在“盛大文学”创作了600万部作品,副总裁宁九云不无自豪地称:“这个海量作品库还在以每天8000万字的速度在增加。”盛大文学的“云中书城”也号称是“最大的中文正版数字图书库”,共有超过百万部作品。

    从网络文学开始,盛大文学也开始涉足线下的图书出版策划,从蔡康永、韩寒一路出到高晓松。“云中书城”也联合了330家出版社以买断或者分成的模式合作。尽管如此,传统出版物转换成数字出版的比例,在“云中书城”中也只有10%,剩下的绝大部分都是网络文学。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各种数字阅读产品中,“清宫”、“王妃”、“孽缘”、“帝王”、“魔仙”之类的小说名字充斥。为此,网易云阅读特别推出“公民阅读”,意在讲究人文关怀,但“公民阅读”一边推荐《尤利西斯》、《乡关何处》,一边也不能免俗地推销励志读物和畅销小说,有使用者委婉地批评这样未免“口味太杂”。网易云阅读内容中心负责人聂蔚更愿意将这样的内容展示称为“兼收并蓄”。

    但是,阅读《尤利西斯》的读者和阅读宫斗魔幻小说的读者真有重合之处?宁九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网络文学用户有2亿人,有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有年轻的IT男、中年白领女、青春校园学生等。在‘盛大文学’里,网络原创内容的读者群和传统书的读者群大部分是重合的。他们既阅读网络作品,也阅读传统图书。”

    小众的游戏?

    从去年5月开始,“豆瓣读书”开始策划阅读器和免费作品商店“豆瓣阅读”,同年11月正式推出。今年5月,“豆瓣读书”又推出付费作品商店。这个项目一度被认为是“文人”和“科技”之间的某种连接—和在“盛大文学”上阅读宫斗小说的读者相比,混迹豆瓣读书的用户显得高端许多。与此同时,“豆瓣读书”规定了投稿资质:“至少写作出版过一本图书(编著图书不计),或者至少在杂志上发表过2篇以上原创或翻译文章(新闻类文章不计)。”这个准入门槛的潜台词是:必须传统阅读的认可。

    据豆瓣读书产品总监戴钦介绍,“豆瓣阅读”和个人作者间的分成比例为3:7,即个人作者可以获得作品销售收入的七成。从去年11月正式发出征稿信开始,路内、周嘉宁、虹影、盛可以等传统作家都提供了自己的小说。有人担心这是文人的小规模游戏,戴钦却对形势估计乐观:“目前豆瓣阅读上的付费作品商店有400多部作品,而豆瓣阅读移动应用在iPad、Android手机和平板上的安装量大概是45万。”

    戴钦觉得最受鼓励的是读者愿意付费:“在付费作品商店上线的2个多月来,我们通过实践证明了,用户是愿意为高质量的数字阅读付费的。在‘豆瓣阅读’售卖的作品一般定价为1.99-2.99元人民币不等,但是用户的平均充值金额至少是单篇作品价格的10倍,这证明了用户愿意为高质量的内容和良好的阅读体验付费。”

    盗版,还是盗版

    今天,如果在淘宝上买一个kindle,卖家会很自觉地告诉你:到哪些网站上可以找到免费的电子书。中国出版业辛辛苦苦地打击盗版多年,最终仍让人泄气。去年,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在博客上发出“拒绝中国”的消息,称将不再授权给中国出版新作品—导火索就是国内盗版电子书的泛滥。

    不管是网络小说还是传统人文读物,盗版都是巨大的烦心事。宁九云说,现在“盛大文学”最大的障碍就是盗版。在百度的搜索结果中,“盛大”最热门的10部作品,平均每部被盗版达800万个链接以上,盗版与正版的比例达到9:1甚至更高:“如果没有盗版,在数字出版领域,中国完全可能出一个比亚马逊更伟大的公司。”

    “我们一直在努力高举打击盗版的大旗,为作者维护权益。但是,版权意识在中国比较薄弱,今天的网络技术使盗版传播既快又广,盗版产业已建立一套完整的利益输送链,使得盗版发展打而难绝。”宁九云无奈地表示。

    从“榕树下”时代就担心文字放到网上容易被盗版的陈村,在谈论数字出版时也一再谈到“盗版”:“中国是个盗版大国,该作为的部门不作为,没有办法,靠作者去维权是很辛苦的,而且无效。因为一个短文章,我去告网站侵权,非常费事,得不偿失,搞了半天赔你两百块钱。应该是,谁盗版,罚他倾家荡产。”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盗版 数字出版 出版 的报道

  • ·文字创作者最危险的时候到了?(2010-11-25)
  • ·盗版还是所有人的烦心事(2012-09-20)
  • ·数字出版 广东弄潮(2009-08-26)
  • ·广东数字出版基地动工(2009-12-31)
  • ·专访“文著协”副总干事:我们不会成为第二个“牙防组”(2010-01-20)
  • ·语义搜索:数字出版的突破?(2011-08-25)
  • ·休·豪伊:数字出版英雄的2012战绩(2013-11-14)
  • ·文博会盛大举行 汪洋莅临广东省出版集团展台(2009-07-16)
  • ·出版界进入战国时代(2009-07-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