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地政府的“敌人”:中国投资非洲难题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2-02-09 02:48:5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非洲这片多舛的大地之上,各个国家之间的复杂形势,很大程度上将会影响外来投资的发展前景。

    刚果(金)的士兵参加训练演习。局势震荡是非洲诸多国家的难题。

    本报记者 马欢 实习生 刘伟倩

    就在中国积极寻求在非洲新的转变和角色之时,中国公民却遭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冲击。

    2012年1月28日,中水电集团公司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公路项目遭到反政府武装“苏丹人民解放运动”的袭击,29名中国工人被劫持。

    3天后的1月31日,又有25名中国人在埃及西奈地区遭贝都因族“统一和圣战”极端组织绑架,除一名翻译外,其余24人均是天津水泥设计院援建埃及水泥厂项目的工人。

    最终在中国方面的外交斡旋下,被劫持与绑架的人质均已安全获释。

    此次事件也引起了国内外极大关注,非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话题,在这片多舛的大地之上,各个国家之间的复杂形势,很大程度上将会影响外来投资的发展前景。那些站在政府对立面的力量,既是当地政府的“敌人”,也将是外来投资不得不重视的变数。

    埃塞俄比亚:“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

    2007年4月,一个来自中资石油公司的项目组在埃塞俄比亚遭遇当地反政府武装的袭击,该组织全称“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

    “欧加登”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地区,在索马里语中它的意思是“灼热的土地”。尽管隶属埃塞俄比亚,但该地区的反政府武装一直希望建立一个“大索马里”国家。

    “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声称,在发动此袭击之前,已经向中方与埃方发出了数次警告,称双方并无权利在此地区钻井。

    尽管该组织表示,他们将人道对待”中国工人“,但在与埃塞俄比亚政府军的交火过程中,还是导致了9名中国工人遇难。最后经由国际红十字会组织交涉,剩下7名中国人质才获释。

    “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并不是埃塞俄比亚唯一的极端武装势力,另一个组织“奥罗莫解放阵线”也时常在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边境地区活动。埃塞俄比亚指责索马里教派武装同从事分裂活动的“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有联系,称教派武装为这两大反政府武装提供庇护。

    多哥:“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

    2010年1月8日,南非世界杯前夕,前往安哥拉参加非洲国家杯的多哥队球员的大巴突然遭到了一伙袭击者的机关枪疯狂扫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两名球员丧生,多人受伤。

    作为目击者,英超球员阿德巴约回忆道:“我们一过边境,就听到了枪声,没有任何征兆,这场灾难就发生了,我的很多国家队队友都受伤了。”

    这次惨案的制造者,是来自安哥拉的反政府武装组织——“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卡宾达是安哥拉最北方的省份,这里盛产石油,产油量占安石油总产量53%。除了制造2010年多哥惨案,这支武装也多次袭击了卡宾达省政府军队及外国石油与建设公司。

    塞内加尔:“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

    卡萨芒斯地区位于塞内加尔最南部偏西方向卡萨芒斯河流域,土地肥沃,水资源充足,素有塞内加尔粮仓之称。“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是塞内加尔的一支分离主义武装,成立于1982年左右,他们一直企图在塞南部建立一个独立国家。这场持续数十年的内战造成数千人丧生,上万人无家可归。

    在这期间,塞内加尔政府与“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之间也是打打停停,双方曾经在1991年、2001年和2004年三次达成停火协议,然而时至今日,“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的部分武装派别仍然在与政府军对抗。自2011年起,该武装多次袭击塞内加尔军队,造成数十名塞内加尔士兵死亡。

    乌干达:“圣灵抵抗军”

    乌干达“圣灵抵抗军”主要活动在乌干达北部和苏丹南部交界地带。这支力量始建于1987年初,在20多年的叛乱中,该反政府武装在乌干达北部造成数万人死亡,并致使200万人无家可归。

    据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统计,仅2010年,“圣灵抵抗军”在刚果(金)和中非共和国绑架了至少697名成年人和儿童,他们被迫参加该反政府武装,或者为其成员提供性服务等。

    2005年,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以危害人类罪、战争罪等33项指控,向“圣灵抵抗军”主要首领发出逮捕令,国际刑警组织也于2006年向其发出了通缉令。

    2006年8月,“圣灵抵抗军”曾与乌干达政府签署《中止敌对状态协议》,但该组织其后并没有落实该协议。在乌干达军方近年来加大围剿力度后,“圣灵抵抗军”逃往苏丹南部、刚果(金)东北部和中非共和国境内继续作乱,加大了对普通百姓的袭击,同时,它还实施绑架活动以增加兵源。

    索马里:“青年党”

    近年来,索马里的海盗猖狂,已经让各国的渔船和渔民饱受困扰,除了海盗,这个国家还有一支令人头疼的武装组织“青年党”。

    自1991年政府遭推翻后,索马里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成立于2004年的过渡政府无力有效控制全国,在摩加迪沙的控制范围只限于总统府、机场和港口等战略要地。

    “青年党”是索马里最大反政府武装,他们公开宣布效忠“基地”组织,并对去年被击毙的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赞赏有加。该组织二号人物穆赫塔尔·鲁布曾经发表讲话称,“在索马里,‘青年党’所有成员都认为自己是‘基地’组织领导人拉登的学生,我们并不回避这样说,也不怕有人把我们说成是恐怖分子。”

    自2009年5月以来,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在摩加迪沙频频展开激战,这也迫使数十万当地居民逃离家园。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人民志愿军”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产油国,也是世界第六大石油输出国。位于尼日利亚南部的尼日尔三角洲每天生产230万桶原油,是尼日利亚石油财富的主要来源。然而,石油并没有给当地带来繁荣与富裕,反倒引起了更多的战乱。

    尼日利亚反政府武装“尼日尔三角洲人民志愿军”就是当地的一支地方民兵武装,多年来一直寻求自治并要求与尼日利亚政府共享石油收入。“尼日尔三角洲人民志愿军”后来又分裂成好几个不同的武装组织,其中“尼日尔三角洲解放运动组织”最为臭名昭著。自2005年以来,该地区已有150多位石油工人(大部分是非尼日利亚人)遭到绑架,石油生产遭到极大的破坏,导致尼日利亚——作为石油输出组织的主要成员和美国第五大石油供应国,经济上遭受巨大的损失。

    不仅如此,这里平均每天有5万桶原油被偷。这些走私组织把所得的非法收入用于购买武器。对于这个盛产石油的地方来说,这种黑色液体更像是一种罪恶的象征。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非洲 中非 的报道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非洲要冲建基地 日本海外派兵再突破(2009-08-06)
  • ·印度大国梦:非洲当“跳板”(2011-06-23)
  • ·当地政府的“敌人”:中国投资非洲难题(2012-02-09)
  • ·中国人在非洲:避不开的伤害(2012-03-08)
  • ·中国人在非洲:挑战才开始(2012-05-31)
  • ·未来10年 非洲“走出非洲”(2012-08-09)
  •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奖项评选活动将本着创新、引领、开放的原则,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关注和投身于推动我国数据质量领域的进步和腾飞的行列中。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