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檀:整顿交易所是反市场行为吗?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1-12-01 01:20:32
  • [摘要] 新的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版本在交易所市场重新上演。2009年整顿交易所交易不但未获成功,反而变本加厉。要避免重蹈覆辙,严厉的监管与市场化的体制应并行不悖。

     

    叶檀

    新的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版本在交易所市场重新上演。

    几乎在一眨眼间,交易所遍地开花,目前全国已有超过300家各类地方交易所,年交易额近万亿元人民币。但交易过程中出现种种乱象,如份额交易、对赌交易、挪用资金等,促使中央政府下决心清理整顿。

    11月11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又称38号文件),很快,中国证监会成立了“证券期货监管系统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专项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将作为证券期货监管系统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专项工作的领导机构。

    反对者认为此次整顿是剥夺地方交易权、反市场化的举措。18年前,中央政府为稳定金融形势,曾大举整顿期货交易领域,30家交易所被合并为3家,次年交易量跌落近90%,被认为泼洗澡水泼掉了婴儿,是中国失去金融、商品定价权的罪魁。此言过甚其辞,以中国18年前的信用状况,参照“3·27”国债事件体现出的内幕与疯狂,即使中国交易所遍地开花,也不过是交易所大跃进,徒有交易所之形而无公平交易之实,所谓争夺定价权是痴人说梦。

    没有监管、失去秩序的交易所,必然成为骗子与投机者的天堂,诚实交易者只能敬鬼神而远之,中国离全球金融定价中心越来越远。如文交所实行份额制,使得不可分拆的平庸艺术品在几百万份额交易的刺激下,价格比拍卖价高出数百倍,导致艺术品市场定价体制一败涂地。如一些金属交易所,以现货交易为名却允许远期交割,成为事实上的期货市场,在期货交易过程中,规则却对大投资者与交易撮合者极为有利。

    不整顿市场,必然导致严重的金融风险。2008年,华夏商品现货交易所创始人郭远锋卷款亿元潜逃国外,众多投资者损失严重;2009年,沂蒙山花生电子交易市场突然发出通告停止交易并对所有合约执行集中代为转让,令许多交易商蒙受损失;嘉兴茧丝绸交易市场发生的“变相期货交易事件”更是让很多持有茧丝远期合约的会员单位都遇到了交易对手莫名增加、突然要求提高保证金直至最后被强行平仓的“命运”。

    目前整顿交易所为时太晚,导致社会成本太高。天津文交所刚推出时,市场炒作如火如荼,几百万份的份额交易几近疯狂,可以与荷兰郁金香狂热症相提并论,各种风险剖析文章比比皆是,有关方面却迟迟未予更正,导致从南到北文交所遍地开花。更重要的是,交易所管理混乱,各部门管理边界不清。证券、期货由证监部门监管,现货交易由商务部门监管,而一些贵金属、文化等交易所则由地方政府批准推出,进行监管。

    2009年整顿交易所交易未获成功。当年,商务部首次以主管部门牵头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治理,结果是交易所数量大增,交易范围更广,连监管者都说不清楚交易所涉及的数量和品种有多少。

    要避免重蹈覆辙,严厉的监管与市场化的体制应并行不悖。

    监管体制应该明确。由证监会牵头建立联席制度,联席制度应该具有行政执行权力,所有交易所到证监会统一备案,交易所把交易类别、规则统一上报后,由统一的部门进行监管,避免九龙治水却洪水泛滥的现象再次发生。

    交易规则应该强调监管期货产品、金融衍生品等。38号文公布的规则包括,禁止自行将权益均等化并连续集中竞价,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非经批准的电子交易场所,禁止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匿名交易、电子撮合等类期货的标准化合约交易方式,其中还规定同一投资者就一个产品的交易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监管层试图通过抑制金融杠杆,来抑制狂热的交易。更重要的是,与证券市场一样,公平的市场规则必须通过一个个案例,建立投资者的信用,通过案例鼓励诚实与创新的交易者,让造假者倾家荡产。

    最后,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对于各地设立交易所的积极性有必要保护与鼓励,通过历史交易记录证明了其诚实、有效的交易所,应该受到保护。这是一次整顿,而不是一次丁春秋式的门户清理运动。

    作者系知名财经评论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证券 交易所 的报道

  • ·叶檀:整顿交易所是反市场行为吗?(2011-12-01)
  • ·林伍:信贷资产证券化勿成银行“换手”游戏(2012-09-13)
  • ·添露:光大事件是对监管者的“压力测试”(2013-08-22)
  • ·周俊生:证券市场监管 打铁还得自身硬(2014-09-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