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普:向苹果投降 向IBM致敬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1-08-25 02:20:58
  • [摘要] 全球PC行业老大惠普准备分拆PC业务,这个十年后姗姗来迟的消息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放弃半年前刚推出的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之举,透着惠普转型的仓促。儿戏一般的做法引来业界

     

    本报记者 李瀛寰 发自北京

    全球PC行业老大惠普准备分拆PC业务,不玩了,这个十年后姗姗来迟的消息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放弃半年前刚推出的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之举,透着惠普转型的仓促。儿戏一般的做法引来业界无数诟病。惠普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苹果和乔布斯已经让一个千亿美元级的公司如此慌乱了吗?曾经激励无数人车库创业的传奇将走向何处?

    要么“苹果化”,要么“IBM化”,未来的IT行业格局大势已定?

    膨胀的十年

    8月19日,在惠普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惠普宣布了两个重镑消息,一是正式放弃围绕TouchPad平板电脑和webOS手机的所有运营;另一个就是“准备剥离PC业务”,惠普表示,消费级PC需求的大幅减少,低利润、高产量的PC业务也被视为潜在的剥离对象。

    受此消息影响,惠普股价当天下挫20.03%,报收于23.60美元,创6年来新低。从今年2月至今,惠普市值已缩水50%多。

    对这一决定,惠普CEO李艾科直言:“希望拓展云服务,降低对PC业务的依赖。”他也很坦率:“之所以放弃WebOS,主要是因为该部门营业亏损过于严重。”

    PC业务最近一个财季为惠普带来了401亿美元的收入和20亿美元的营业利润,利润率之低超乎想象。

    整个财报显示,惠普三季度营收312亿美元,同比增长率只有1.5%,而上一季度营收的同比增长率也只有3%。在更为细分的业绩统计中,其支柱业务个人系统集团(包括PC及移动终端业务)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3%。上一季度,惠普的图像和打印业务运营性利润率为14.7%,服务业务运营性利润率为13.5%,企业硬件业务运营性利润率为13%,金融服务业务运营性利润率为9.4%,最惨的就是惠普PC业务,同期的运营性利润率为5.9%。

    惠普的财报无情地显示了PC业务当前的困境,因而对于“分拆PC”的考虑,并没有引起业界太多的惊讶,人们甚至说,惠普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2004年底,当联想宣布收购IBMPC时,便有人断言惠普PC会步IBM后尘。事实上,如前惠普董事长卡莉•菲奥莉娜的自传《勇敢抉择》中提到的,分拆甚至出售PC,惠普已考虑十年之久。

    然而,与本书相反的事实是,惠普十年前不仅没有分拆,反而是卡莉一手促成了惠普对康柏的并购。与并购相伴而来的必然是裁员以及整合,甚至分析人士认为,以人为本的“惠普之道”由此开始变化。此后,更多的并购、更多的裁员,既让惠普成为了全球最大的PC厂商,同时也彻底改变了惠普。事实上,这十年间,惠普一直在做大,一直在做加法。

    直到此刻,惠普才终于有了要做减法的意向,而且,还只是意向。

    “当时来看,惠普收购康柏必须得求大,消费者产品必须得有规模,否则市场上没有议价能力。而且PC利润率越来越低,惠普早已意识到必须有所调整,但问题是,HP着眼于已有的业务,而不是战略性的布局。”如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洪波所说,正因为没有清晰的战略,惠普的收购四面出击。

    卡莉的思路是做大,这一思路贯彻到了她的接任者赫德那里,惠普进行了更多的并购,信息服务领域的EDS、存储领域的3PAR、软件行业的Mercury、Opsware网络系统的3Com公司,惠普花了不下200亿美元。

    去年5月,惠普更以12亿美元收购了Palm。李艾科说,这是艰难而必要的决定,惠普全球执行副总裁托德•布拉德利则说,智能手机将是惠普未来移动战略的一部分,推动公司转变业务模式,向互联网设备模式转变。

    今年2月,惠普在美国隆重推出了webOS新品,推出TouchPad平板、webOS手机、webOS2.1操作系统,试图从终端、操作系统层面打破苹果的统治。

    言犹在耳,半年不到,惠普断然宣布,放弃这一切。“这么快地反悔,说明惠普缺乏一个长线的规划。”洪波说道。

    事实上,去年以来惠普就开始遭遇“财报危机”,虽然依然盈利,但盈收明显低于预期。据国外媒体报道,5月中旬,李艾科在发送给公司高管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第三季度是“又一个艰难的季度,我们必须掂量着花每一分钱”。

    削减支出的可能性对于李艾科而言是一大倒退。自2010年11月出任惠普首席执行官以来,李艾科多次批评前任马克•赫德的降低成本的策略。加盟惠普后不久,李艾科就表示将增加研发支出,恢复为员工加薪。可惜此景不长,李艾科也不得不步上赫德的老路。

    做大不是错,但一味做大,而且没有清晰的战略方向,现在来自股东的压力,让惠普不得不谋求转型。

    不靠谱的CEO

    与放弃平板、分拆PC同时宣布的另一个消息是,惠普准备用117亿美元收购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惠普预计,该交易将于年底完成,交易将以现金支付。

    Autonomy公司是英国第二大软件商,擅长语义计算,其软件被设计用来识别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之间的关系,客户包括可口可乐公司、雀巢公司以及美国证监会。

    惠普此举其实意味已经非常明显,未来方向必定是“IBM化”。事实上,惠普“学习IBM好榜样”,早已经悄悄走向IBM了。

    “惠普这几年在软件领域发展得不错,因为笔记本等消费者产品吸引了更多的关注,业界对惠普软件的进展并不太了解,”一位来自PC企业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到。

    然而更多的人对惠普的壮士断腕并不乐观,当年IBM是准备充分才进行调整的,而此刻惠普的出招透着仓促。考虑十年之后,还未成行,而且在没有找好买家之前便事先张扬,这与IBM当年在PC利润率还不错时便毅然断腕、悄然无声卖个好价钱相比,这是不是就是惠普与IBM的差距?所以,就算此刻惠普开始走上IBM的道路,业界的评论仍是“惠普成不了IBM”。

    但洪波则认为,“惠普业务线比较全、比较完整,可以依据自身的业务,做综合判断。戴尔与惠普不同,戴尔过去没有企业级市场,这是全新的领域,必须得加强。戴尔起家于直销,其核心就是营销,就算它想剥离PC,也不太可能,否则就什么也不剩了。”洪波认为,惠普从一开始是依托斯坦福以技术创新为根本发展起来的公司,企业级是惠普已有的业务,“惠普可以做这样的取舍”,换言之,如果剥离PC业务,惠普会失去400亿美元的营收,但因为资源力量调整后,惠普有可能从企业级市场重新获得这部分营收。

    事实上,与消费者市场不同,企业级市场很庞大,也养活着诸多非常庞大的公司,如IBM、思科、Oracle等大企业。“甚至,在这一市场上,竞争对手相对较少,反而还容易发展。”

    但问题是,拆分PC只是惠普的意向,更何况400亿美元的盘子,对接盘者的门槛无形中抬高许多,业界分析人士认为,这将导致惠普可能会不得不拆散零售。

    “惠普一直缺乏更有宏观视野的领导人,IBM几任领导人都是战略大师,能够在市场形势完全改变之前,做好布局。”洪波说道。此刻,李艾科的声誉也急剧下滑。

    尽管在李艾科上任前,惠普的问题已经初步显现,但李艾科上任后的表现并未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一位基金投资公司经理称:“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适合的人选,到目前为止他的表现很一般。”

    今年4月,惠普被传“出售PC业务”,李艾科当时严词否认,四个月后又亲口宣布,准备分拆PC业务。如同半年前信誓旦旦推出平板电脑,半年不到,放弃这一业务。一连串的举措,让业界不得不产生“不靠谱”之感。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惠普员工表示,“惠普有着一连串不靠谱的CEO”。

    事实上,这才是人们对惠普丧失信心的根本原因。

    分拆PC,符合人们对惠普未来的预期,但惠普到底会不会真的分拆,其实现在还不能给出肯定性答案。换言之,某种程度上,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虽然惠普考虑“战略调整”,这个调整背后透着草率。

    惠普被迫转型

    惠普的问题早已有之,但从去年开始加剧,并在今年彻底爆发,根本原因还在于“整个PC产业受苹果的冲击非常大,苹果iPad产品的极度成功冲击了整个PC产业。”洪波如此说道。

    事实上,不只iPad,自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之后,促进了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新型移动终端的一步步升级,不断挑战传统PC,尤其是笔记本电脑市场受影响更大。“过去认为iPad是娱乐玩具,但随着更多应用程序的出现,iPad已经开始进入行业应用,如医疗等。”

    平板电脑的进一步主流化,更加剧了PC厂商的艰难。全球PC老大惠普的变化只能更加确定了产业分化的不争事实。

    未来之路其实很明显,要么苹果化,以消费者市场、以创新型产品把控移动互联网产业链为模式;要么IBM化,走向企业级、云计算,走向高端市场。此前的惠普全线出击,面面俱到。

    此刻惠普的选择,其实意味很明显,一面是向苹果投降,一面是向IBM致敬,惠普已经彻底成了跟随者。

    产业分化还表现在科技产业的重新布局上,“全球的制造业都会向亚洲转移,这是过去十年已经发生的一个事实,未来也会继续向这个方向发展,但科技产业的创新驱动力仍会在美国。”与洪波观点相似,Gartner亚太区硬件系统集团首席分析师叶磊也认为,人力成本、市场规模亚洲占据优势,美国科技企业会逐渐放弃低利润的硬件行业而转向具有高附加值的软件和服务行业。

    围绕惠普PC业务的传言一直不断,年初就有消息称,惠普与三星、鸿海谈判。而此刻,三星准备接手惠普PC业务的传言更是不胫而走,联想也在传闻之内。惠普PC的未来仍有诸多变数。

    虽然面向消费者的PC制造业对惠普而言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了,但对亚洲制造厂商来说,仍有利可图,还有利润空间。当创新能力还不足够的时候,制造业无疑是亚洲科技产业仍必须依赖的领域。

    8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HTC董事长王雪红时,谈到关于惠普的变局,王雪红认为,“我觉得惠普是很特别的公司,历史悠久,每个阶段都有很大的变化。它会不会把个人电脑业务剥离掉,这个还要再观察,因为个人电脑还会发展。我蛮尊重惠普,我个人认为惠普会做最好的抉择,因为它有很好的董事会,来改变公司的形态。”

    惠普的决策方向是对的,但出招太过草率。尽管人们此前已经对惠普的反应迟缓大为失望。惠普是硅谷旗帜性的公司,当年车库创业的传奇故事仍是激励全球科技行业奋发向前的核心动力。所以业界对惠普迟缓的转型才有恨铁不成钢之感。但多年打造的科技产业的魂,不是几任不靠谱CEO就能彻底打碎的,人们对惠普的未来还寄予希望。

    在移动互联网迅速崛起的今天,产业变局还在不断变化,全球PC老大尚且如此,其他公司又该如何决择?面对这个问题,王雪红只是说:“学习,学习,再学习。”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惠普 苹果 IBM 的报道

  • ·惠普:金牌服务 零距离关怀(2010-12-02)
  • ·惠普:向苹果投降 向IBM致敬(2011-08-25)
  • ·惠普“反复”PC战略 WebOS去向成谜(2011-12-08)
  • ·PC利润不振 众厂家断臂自救(2014-06-05)
  • ·争夺iPhone(2010-11-03)
  • ·Opera首席战略官 Rolf Assev:手机浏览器将战胜苹果商店(2010-11-03)
  • ·英特尔中国区总裁杨叙:苹果产品对产业是一种颠覆(2010-12-09)
  • ·推新操作系统 反击苹果、谷歌 微软谋划智能平台战“平板”(2010-12-30)
  • ·苹果“信号门”引发智能手机混战(2010-07-29)
  • ·反击苹果 没落MOTO押宝Android(2010-09-02)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