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袭孟买 金融城不设防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1-07-21 00:36:33
  • [摘要] 遭遇恐怖袭击成了孟买的宿命?孟买是印度的金融之都,袭击它,将对全印度的投资、贸易、旅游等方面造成影响,反印势力希望击毁支撑印度作为新兴亚洲经济体的根基。

    孟买贫民窟的儿童。

    本报记者 韩玮

    今年7月13日是阿加莫•卡萨布(Ajmal Kasab)24岁的生日,那天,他仍被监禁于印度的死囚里。3年前的2008年11月,他和同伙在孟买地铁站、泰姬玛哈酒店等多地发起疯狂的连环恐怖行动,致使至少166人丧生。被捕后,他对警察大喊,“我们要复制911。”

    在卡萨布24岁的第一天,印度时报有些无奈地“调侃”道,他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孟买再一次响起的爆炸声。遭受恐怖袭击的地点包括著名珠宝贸易集散地扎维里商场,旅游景点孟买歌剧院以及市中心的一处居民区,死伤人数逾百。

    卡萨布所属的巴基斯坦恐怖组织“虔诚军”(Lashkar-e-Toiba)因而遭受嫌疑,但扑朔迷离的是,与以往不同,此次爆炸已过一周,尚无组织宣布负责。而印度警方则把矛头指向与“虔诚军”关系密切的印度本土恐怖组织“印度圣战者”,但暂无定论。

    “失望、无助,甚至出离愤怒,这概括了印度民间的一种情绪。近年来,政府增加了财政拨备,花大力气提升反恐能力,但这一次的爆炸说明,印度一直是个‘软柿子’,从未改变。”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斯瓦兰•辛格(Swaran Singh)说。

    恐怖再现

    13日傍晚7时不到,孟买的繁华和喧嚣瞬间停止。

    首先是南部人声鼎沸的扎维里市场,6时54分,在一条宽度不足4米的小巷中部,一声巨响传出,周围的珠宝门店和街头摊铺顷刻间面目全非。

    “到处都是血,还有黑乎乎的尸体飞抛出来。”一位黄金经销商告诉英国每日电讯记者。而另一些目击者则记得,被引爆的还有两台摩托车,火光四射,巨响如雷。

    据印度警方调查,几乎同时,此处的3枚炸弹被引爆,分别置于两辆摩托车以及路边的一把雨伞下。7月的孟买正值美丽的雨季,市场里的顾客因雨而散,否则,伤亡更甚。

    其实,这已不是扎维里市场第一次“受难”。近20年来,孟买至少遭到过5次恐怖袭击,其中4次都发生在黑色的13号,而在1993年、2003年的几次袭击中,扎维里这个日人流量超过百万的街区都是目标之一。

    这一回,另一个被不幸选中的目标是孟买歌剧院。6时55分,安装在该商业区地面下水道口的炸弹被引爆,其以硝酸铵为材料,有说法认为,还混有霰弹。

    在附近珠宝店打工的中国留学生王鑫蕾告诉记者,“那一刻,爆炸声振聋发聩,店里的门窗、橱窗被震碎了大半,还伴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和几个顾客跑出门外,只见黑烟滚滚,还有朝我们涌来的仓皇的人群。”

    后来,在与同事的谈论中,她得知,此处的爆炸威力最强,被炸飞的尸体血肉模糊,甚至四肢分离。逃散的人群在慌乱中发生了小规模的踩踏事故,不少人因而受伤。

    随后赶到的法新社记者如是描述满目疮痍的现场:雨后的地面坑坑洼洼,满是积水,一双双凉鞋散落在泥泞中;路边的小吃摊已被掀翻,倒在阴沟里;还有一具汽车的残骸,车门已被炸脱。

    袭击并未停止。距离第二声爆炸不足15分钟,达达尔区(Dadar)的一处居民聚集地再遭袭击。此处紧邻孟买的城市地标希瓦吉公园,这个园子曾是印度的国民偶像、板球巨星萨钦•坦杜卡(Sachin Tendulkar)练球的地方。

    “恐怖分子精心策划、安排了这三起爆炸案。”13日夜间,发表电视讲话的印度内政部长奇丹巴拉姆一脸凝重,他表示,当地的警戒水平已提至最高,孟买市民务必保持冷静。随后,印度总理辛格亦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起重大恐怖事件。然而,这些不足以驱散恐惧。

    正忙于预定回国机票的王鑫蕾告诉记者,孟买是一个一刻也不能停歇的生产、生活大都会,当地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一如平常,但整座城市仍被要再次发生恐怖袭击的流言所笼罩,街上的过路人大多小心翼翼、行色匆匆。

    凶手是谁?

    人人都想知道,谁制造了爆炸?但至今,尚无组织宣称负责。“如此情形致使后续调查变得复杂,可能招致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借此将问题政治化,加深矛盾。而目前,比较乐观的是,印度的精英阶层以及媒体舆论表现得非常克制,未将炮火对准邻国巴基斯坦。”斯瓦兰•辛格教授如是分析道。

    而在过去,每当印度遭遇恐怖袭击,指责巴国几乎是一种“例行公事”。“目前,巴基斯坦自顾不暇,其情报、军事部门危机缠身,不可能再有所动作。而且,印巴两国的外交秘书会议即将举行,此时制造事端将不利于两国关系的缓和。”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研究中心的印度籍教授比诺德•辛格(Binod Singh)告诉记者。

    而依照印度警方的分析,袭击者使用简易爆炸装置,将炸弹藏匿于雨伞和配电箱内,并在人群聚集地引爆。这是印度本土恐怖组织“印度圣战者”(Indian Mujahideen)的惯用做法。

    据多位印度学者介绍,“印度圣战者”发端自已于2001年被取缔的“印度伊斯兰教学生运动”(Students' Islamic Movement of India,简称SIMI)。该组织成员较为年轻,大多精通计算机工程技术,而且,协同能力很强。2008年5月,印度西部城市斋浦尔(Jaipur)发生多起爆炸,很快,“印度圣战者”宣布对之负责。此后,该组织频频出手,干下了多宗夺人眼球的恐怖事件。

    譬如,2008年9月,他们向数家新闻媒体发出一封电子邮件,谴责孟买警方反恐组对国内不同宗教信仰群体未“一碗水端平”。在邮件里,该组织恶狠狠地写道:如果你们如此傲慢自大,以为这样就能吓住我们,那么,就让“印度圣战者”警告全孟买城的人:无论今后遇到何种致命袭击,均归咎于孟买反恐组及其监管者。

    “这次,他们所用炸弹的技术含量很高,由此推断,这个组织可能曾在基地组织或巴基斯坦接受过训练,但蹊跷的是,他们如何能够在印度国内采购到制造炸弹所需的危险材料?”比诺德•辛格说。

    “从如此激进的做派判断,他们可能分布于印度的南部以及西南部喀拉拉邦(Kerala)一带,而且,必定与巴国的类似组织有着密切联系。”斯瓦兰•辛格教授说。而据印度媒体最新透露,“印度圣战者”的同谋可能是塔利班。

    然而,一切尚在调查之中,而暂不确定的消息让孟买人无法找到“安全感”。资料显示,2002年以来,印度已有5万多人死于各种恐怖袭击,伤亡榜排行世界第二,仅次于伊拉克。“恐怖活动在印度太平常了,要不是在人口密集区扔个炸弹,还真引不起关注。”这是王鑫蕾刚到印度时同学的“笑谈”,胆小的她吓了一手冷汗。

    千疮百孔的孟买

    “孟买人,伤不起。”精通汉语的比诺德•辛格为自己取名叫“高兴”,但谈起又一次的孟买爆炸,他直言“悲伤”。

    孟买首次遇袭要追溯至1993年3月,当时,印度全国13个地区相继发生爆炸,253人死亡,712人受伤。而过去几年中,孟买屡屡遭遇各类炸弹攻击,仅2007、2008两年就曾爆发两次极为严重的连环恐怖事件,800余人不幸遇难。为何受伤的总是孟买?

    “从策划者的角度来看,作为印度的经济中心,孟买对于追求娱乐、刺激的年轻人,谋求生活、寻找事业发展的外地人以及旅游度假者极具吸引力,而伊斯兰恐怖活动的一大特点就是尽可能地制造社会恐慌,因此,在孟买制造恐怖,效果最好。”印度新德里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谭中教授告诉记者。

    而斯瓦兰•辛格认为,反印势力希望击毁支撑印度作为新兴亚洲经济体的根基。孟买是印度的金融之都,袭击它,将对全国的投资、贸易、旅游等方面造成影响。

    尽管至今未有学者估算出恐怖袭击究竟对“印度崛起”造成了多大创伤,但从以色列的经历中却可窥见“冰山一角”:相关报告认为,2001—2003年,由于以色列国内的恐怖活动,该国的GDP被拖累了10—15个百分点。

    除了效应,孟买的纷乱还因当地尖锐的民族宗教矛盾而无法避免。“印度教、伊斯兰教、锡克教、拜火教、耆那教、佛教等大大小小的教派都在孟买设有分支。他们讲62种语言和方言,信仰不同、利益分歧,而且各据一方。冲突,如何杜绝?”印度德里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斯里玛蒂•查克拉巴里(Sreemati Chakrabati)教授说。

    “其实,所有发生在孟买的恐怖案件都是穆斯林极端分子所为。独立60多年来,印度一直留有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冲突的伤痕,而印巴两国一直不和,此种紧张的局面也经常反映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关系上。”谭中对记者谈道。

    目前,孟买拥有400—500万穆斯林人口,其中不乏知名企业家、电影明星,也有走私贩、黑社会老大,但他们的处境类似于美国黑人,属于弱势群体。“于是,孟买治安机关最头疼的是,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两大群体无法团结一致打击恐怖活动,而恐怖分子一直藏匿于穆斯林居民之间,甚至警察越是监视、管制穆斯林就越引起其的反感并促使其同情恐怖分子,从而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谭中说。

    “而且,这些穆斯林极端分子隶属于国际伊斯兰极端势力,所以,‘印度圣战者’将孟买作为打击对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当地聚集了大量的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以及相当数量的犹太人。”比诺德•辛格分析道。

    城市安全之忧

    既然如此,有可能阻止对孟买这座城市的袭击吗?

    谭教授在印度生活多年,他有着这样的感受:当地人崇尚自由,不喜欢政府过多限制。老百姓违反城市管理规则、交通法规的事件数不胜数,政府也只得宽容。同时,孟买是印度最大的城市,拥有超过2000万的人口以及相当规模的流动人口,但当地没有身份证制度,居民来历混乱复杂。对这样的城市实施攻击似乎并不困难。

    “而且,孟买是座开放性的城市,每年从国外偷渡进入印度的人数无法统计,恐怖分子想要偷渡进入孟买也相当容易。”谭中说。

    事实上,据被捕后的卡萨布透露,2008年,他们一行就是偷渡入境的,即,先劫持了一艘渔船,而后换乘两辆充气筏,从孟买南部上岸。那天,印度国内正好有一场重量级的板球比赛,当地村民都围坐在电视机旁,欣赏这项国民运动。于是,这些陌生面孔一路畅行,丝毫没有引起当地村民的注意。

    此后,吸取教训的印度政府一方面扩充警察队伍,加强训练强度,并购进了大量高科技的武器装备,另一方面,则专门创建了国家调查局(National Investigation Agency),负责侦查各类袭击案件,并在全国多地,包括孟买,成立了突击队基地。然而,这些努力仍未能将所有恐怖分子排除在城外。

    “目前,孟买民间的不满情绪集中于两点,第一,警察的装备仍然太差,没有足够的车辆和武器,无法应对恐怖袭击。第二,反恐法的问题。其实,‘印度圣战者’组织的很多头目都曾被逮捕,因为,1998年,印度人民党通过了反恐法,对恐怖分子采取预防为主的政策,即,只要怀疑某人可能参加了恐怖行动就可将其逮捕,但亲近穆斯林的国大党上台后便废除了这项法律。这致使目前整个印度只有孟买一个城市执行反恐法。”

    比诺德•辛格还对记者谈到,孟买这么乱,南亚这么乱,美国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这些恐怖分子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不为袭击普通民众,也无法将印度彻底搞乱,他们更多是希望获得国际恐怖组织的承认,这是其反抗美国、西方以及犹太人的一种方式。”

    (本报记者李响对文本亦有贡献)


    孟买:天堂地狱一线间

    本报记者 韩玮 实习生 徐向科

    新加坡人Tracy是一个服装设计师,3年前来到孟买。她比她的模特更喜欢穿着自己设计的美丽衣服。几乎每晚,结束工作的她总要精心打扮一番,然后,推开另一扇门:光怪陆离的夜生活开始了。

    在孟买,晚宴一般9点开场,派对通常要持续至凌晨4点。Tracy喜欢泡迪厅,强烈的节奏中,俊男美女,劲歌热舞,分外妖娆。

    “孟买的夜生活特别丰富。但近年来,由于屡屡遭受恐怖袭击,孟买政府加强了对公共娱乐场所的监视、管制,还取缔了不少没有合格注册的晚间娱乐场所。不少年轻人对此大为不满,但当孟买的爆炸声再次响起,当局又会被指责‘管理无能’。”Tracy说,孟买是矛盾的,关于它的任何故事总是充满了悖论。

    崛起的新城

    孟买,这个名字源于印度教女神孟巴的马拉地语。她是雪山神女的化身之一,渔民的保护神,而孟买的葡萄牙语“Bombaim”,意为“美丽的海湾”。这座位于印度西海岸外撒尔塞特岛上的城市,濒临阿拉伯海,被称之为“印度的西部门户”。

    王鑫蕾读初中时,所有同学都喜欢“好莱坞”电影,只有她偏爱“宝莱坞”,3年前,她来到孟买大学读书。在当地旅行社做兼职导游时,学金融的她经常这样介绍孟买:印度的“商业之城”、“金融首都”,是印度储备银行(相当于中国的央行)、进出口银行总部所在地。印度国内70%的股票在这里交易,50%的百强企业聚集于此。它贡献了全印度10%的工作岗位,征收所得税的40%,征收关税的60%。

    正因如此,多位印度学者告诉记者,袭击孟买就是为了打击印度成长为大国的信心,经济发展的信心。“孟买其实是印度人照着上海的模子造的,2005年之前,麦肯锡公司还起草过一份文件,希望在2013年前,将之打造为世界级的一流城市。”王鑫蕾说。

    而2011年的孟买似乎已是“天堂”。“上世纪80年代,我父亲曾在孟买工作过一段时间。 那时,混乱的贫民窟,脏乱的公共环境,以及拥堵的城市交通,这三点概括了大半个孟买;而今,太多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公共设施、基础建设都大有改观,一个国际大都市的范儿已经有了。”王鑫蕾说。

    “这儿还有一个非常富裕的阶层,其豪华程度远远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Tracy打了个比方,高调的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他的私人豪宅位于孟买市中心,内设9部电梯,160个停车位,3个直升机停机坪以及数十间起居室,耗资2亿多卢布。

    而据印度媒体早前报道,单价100多万美元的宾利豪华轿车竟在孟买市场上“脱销”,英国伦敦价值上百万英镑的房产也被孟买人竞相收藏。这些社会名流、名门望族大多聚集在这座城市的南部,那里靠近印度的标志性建筑印度门,也是股票市场和传统商业繁荣的地方,而此次遭遇袭击的扎维里商场以及孟买歌剧院都在那儿。

    有一种说法称,如果以电影为主题给世界画一张地图,那么,最耀眼的两座城市必将是洛杉矶和孟买,因为,前者拥有好莱坞,后者拥有宝莱坞。而“宝莱坞”电影城以及印度绝大多数电影制作厂都设在孟买,甚至,最令印度人自豪的“电影之父”狄拉吉•戈温特•巴尔吉(1870—1994)也是孟买人。

    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研究中心印度学者比诺德•辛格(Binod Singh)谈起孟买时说了3个“最”,最有文化的城市,最国际化的城市,最有钱的人都在孟买。然而,硬币的另一面是,孟买的贫穷、暗藏的危机亦难以想象。

    另一个世界

    这也是孟买。“我行走在大街上,常常会有孩子伸手乞讨,如果视而不见,他们甚至会环抱你的大腿,或者用方言破口咒骂。”Tracy说。

    除了乞丐,这座城市最具辨识性的特征就是大量的棚户和贫民窟,而这里居住着全孟买城接近60%的人口。其中,位于孟买中部的达拉维(Dharavi),占地1.75平方公里,居住人口超过100万,是当地最大的贫民窟。讽刺的是,它还是孟买中央商务区核心地产的一部分。

    “一家老小挤在低矮的帐篷小屋里,有些甚至是用旧塑料薄膜或者废纸板搭建的住所。他们需要与恶劣的环境斗争,比如,没有污水处理设施,缺乏公共交通。”王鑫蕾告诉记者,贫穷的印度人在此居住,也在这儿工作。他们生产着产业价值高达6亿美金的T恤,同时也回收废品、挑拣垃圾。常常还有人坐在发臭的垃圾堆上遥望对面的现代化的高楼,想象里面的富丽堂皇。孟买的房价已达到每平方英尺851美元,排行全球第十。

    据了解,孟买的贫富差距大得离谱。普通的体力工人月薪只有1000多卢比,折合人民币100多元,而世界级大公司的管理者每月工资1万多元。于是,随着孟买的成长,贫民窟也在长大,而且,后者的增长率还高于城市增长的速度。渐渐地,孟买有了一个新名字:Slumbay,即,贫民窟之港。

    贫富悬殊、国强民弱,这似乎是孟买乃至印度的一种写照。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张贵洪认为,印度将大量金钱用于从俄罗斯、美国以及以色列等国购置大量先进武器上面,另外一方面将大量资金用于发展宇航事业,进行探月、登月计划。可是,其在社会方面却非常虚弱,这为各种极端势力的滋生和发展提供了社会环境。

    其实,撇开激烈的民族宗教冲突,孟买的“虚弱”还来自于庞大的黑社会组织。这个地下世界是1993—1994年种族大骚乱之后形成的。为了清除这股势力,孟买警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至今收效不大,原因从这则故事中便可窥见一二。

    上世纪90年代末,活跃在孟买的极端印度教组织锡那(Sena)既是印度人民党的盟友,同时也经营着规模庞大的地下世界,势力从底层社会延伸至“宝莱坞”明星、政界要员。1994年,因涉嫌参与种族骚乱而遭起诉的著名电影演员桑杰•达特被保释之后,他直奔锡那首领的家,表示重谢,因为,他得以出狱正是后者操纵黑白两道的结果。

    当宗教、种族、经济、政治等矛盾杂糅在一起,孟买的问题是复杂的,但当爆炸声再一次响起,天堂变成地狱,悲痛的孟买人必须重新思考未来的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孟买 金融城 恐怖 的报道

  • ·孟买血案之后巴基斯坦何去何从?(2009-07-21)
  • ·孟买多米诺效应(2009-07-21)
  • ·孟买唤起丧妻之痛(2009-07-21)
  • ·再袭孟买 金融城不设防(2011-07-21)
  • ·“圣殿骑士”的屠杀(2011-07-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