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午餐:民间行动政府接棒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7-21 00:26:48
  • “免费午餐”更需要政府的支持。——谭伟山 摄

    本报记者 吴娟 发自广州

    不到半年的功夫,媒体人邓飞号召的“免费午餐”计划,已经募资1300万,使4723个农村孩子在校吃上热腾腾的午饭。

    这个善举的结果,很有可能不仅是孩子们能吃上午饭,它的效应正不断扩大,引起当地政府的思考。中国第一个政府出资的“免费午餐”计划,即将在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成为全县41个村级小学新学年开学的礼物。

    媒体记者发起“免费午餐”

    免费午餐始于今年三月,有乡村教师告诉邓飞,很多贫困山区的孩子从来吃不上午饭,多数要走几公里的山路上学,没有午饭,一直饿到放学。邓飞邀约了一众媒体人,通过微博等方式,集结善款,给孩子们做“一菜一汤一蛋,三元钱标准”的午餐。

    这个计划从贵州开始,一路到达河南、湖南、广东、云南。 贵州毕节地区织金县中山小学的校长鄢林告诉本报,在这个有367个孩子的村级小学,有9岁、10岁的孩子甚至要走7公里来上学。“孩子们一般走得很累了,又要上课,而且没有午饭,条件稍好点的会带几个红薯或土豆或炒过的玉米,大多数是没有东西吃,饿到下午四点放学。下午课时,很多孩子都无精打采地打瞌睡,叫他一声,眼皮才抬一下。”

    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们,因此个头矮小,营养不良,学习也会受到影响,“多数只能考五六十分”。

    据国内一项针对农村贫困学生营养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农村学生的营养问题已经迫在眉睫:营养摄入严重不足,维生素C摄入量几乎为零,生长迟缓率近12%,72%被调查的贫困学生上课常有饥饿感。

    6月2日开始于此的免费午餐,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周一吃青椒土豆丝、白菜豆腐汤;周二青椒炒瘦肉、酸菜汤。一周保证吃两次肉。”孩子们高兴坏了,一大盆饭眨眼吃得精光。

    孩子们每天吃完午餐,午间休息被要求读读课外书。“不听话的,要把名字记上,第二天午饭排队就排在最后。”这个小小的惩处似乎比老师严厉批评更管用。看到孩子们吃饱上课的精神好了很多。鄢林说,这学期期末考试,让他惊讶的是,有几个之前总不能及格的孩子考到了80分。

    这学期的午餐费用,一共2万多元。当地因为干旱了几个月,本地的菜不生长,外地菜卖得比较贵,鄢林尽量买批发价。“我很怕这些钱用完了,有可能明年还要增加学生,到时候如果资金不能延续,孩子们又要饿肚子了。”

    这似乎才是问题的根本。依靠民间筹资,有其高效的一面。但人们更关注项目“持续”的问题,万一民间筹资在稳定性和持续性上不能保证,“难道让吃上饭的孩子又回到饥饿的状态?”

    “孩子不仅是家庭的孩子,社会的孩子,更是国家的孩子。如果这个国家的孩子长期营养不良,学不好,成了大量的文盲,就是当兵体质也不合格,最终也是国家的负担。”邓飞说。他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最终的出路还是在于政府。

    “免费午餐”需要政府制度保障

    据资料介绍,美国是最早由国家层面推行免费午餐计划的。在30年代,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学生因贫困缺少食品而营养不良。为此国会通过决议,由农业部拨出专项资金解决,并通过了《国家学校午餐法》。二战后日本百废待兴,很多家庭的孩子营养难以保证,日本针对中小学生午饭专门出台《学校营养午餐法》,实行全国统一配餐。印度中央政府也提出“全国初等教育营养支持计划”,最初面向农村、落后地区的小学生。巴西的学校供餐计划已写入国家宪法并纳入政府的“零饥饿”计划,覆盖约3700万儿童。

    中国民间慈善开创的“免费午餐”项目,填补了中国的空白。执行项目时,邓飞也与各地教育部门有不断的沟通和合作,政府均表达了赞赏和支持的态度。

    令人欣慰的是,中国第一个由政府出资参与的“免费午餐”计划,即将在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开展。这一具有标杆意义的合作,似乎能让人看到孩子们饥饿的局面被改善的曙光。

    新晃县教育局局长姚斌告诉本报,该地区有41个村级小学,很多小学是一个学校一个老师呆一辈子。孩子们上学路途遥远,或是家里贫困,或是父母外出打工,无人照管,有60%是留守儿童。没有午饭吃。

    当“免费午餐”来此,受到孩子们和家长们热烈欢迎,也让他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该县决定,和这些社会爱心人士共同承担起责任。最初的设想是1:1:1的模式,家庭、社会、国家各出一分力,因为多数家庭贫困,于是以家庭“轮流带农家菜、带柴火”的方式解决。

    “每个孩子每天需要3元钱,社会爱心人士募捐2元,我们出1元的配比来执行,每年县财政拨款50万-60万。”这一计划,已经写进了双方的战略意向书,就在即将到来的新学年—9月1日开学即执行。

    从此该县的财政预算,将增加孩子们的午餐费。为了便于监管,全部信息公开透明,“用微博的方式公开每天的采购账目,并设立专用账户,管账的和用钱的分离。”姚斌表态说,“如果有一天社会人士募资出现了困难,无力承担,我们会接管过来,政府全部承担长期做下去。”

    除了湖南新晃,广西的某些地区政府也开始有意向出资,双方正在商谈中。

    这让邓飞看到了希望,尽管目前尚未有国家层面的教育机构表态,但他相信,随着民间“免费午餐”的推进,国家政府给予孩子们的“免费午餐”,也一定会到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免费午餐 公益 义务教育 的报道

  • ·免费午餐:民间行动政府接棒(2011-07-21)
  • ·“肉唐僧”微博发质疑 民间NGO制度设计起争议(2011-12-22)
  • ·“免费午餐”广东行(2012-10-11)
  • ·“免费午餐”,爱心无价(2013-11-13)
  • ·捐赠岂能太大方 国资委为央企设限(2009-12-24)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壹基金突围(2011-01-20)
  • ·神木慈善公益金:中国特色的地方民生保障税(2011-05-1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