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披实落败:尴尬的泰国中产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1-07-07 03:54:03
  • [摘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次泰国大选与其说是他信势力和阿披实势力之间的对决,不如说是“他信的农村”和“中产阶级的城市”之间的冲突,是传统权力精英和他信民粹主义路线之争。

    泰国现任总理阿披实。

    本报记者 马欢 实习生 钟嘉榆 发自广州

    就在他信妹妹英拉所代表的为泰党欢呼泰国大选胜利之际,执政党民主党则不得不接受失败的事实。

    7月4日,看守总理阿披实·维乍集瓦(Abhisit Vejjajiva)发表电视讲话,祝贺英拉即将成为泰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并承认自己败选:“民主党获得的选票和席位均比上次大选时少,作为领导者,我应该承担责任。因此,我已经决定辞去党内领导职务。”

    一天前的7月3日,阿披实还协同妻子还有女儿一道。抵达曼谷素坤逸路31巷的萨瓦迪维哈亚学校,投下了自己的一票。在那个时候,他仍然对大选结果显得自信满满。

    这位面貌英俊的牛津大学高材生,一直深受泰国中产阶级的推崇与欢迎。尽管阿披实在任期间政绩尚可,但终究还是不敌更受下层人民欢迎的英拉。

    终究败于他信

    输给了英拉,但在阿披实看来,他其实是输给了英拉背后的那个男人—他信。

    此前,在竞选活动中,阿披实就明确表示,只有彻底清除“前总理他信的影响和毒害”,泰国才能够真正实现和解并向前迈进。

    “我们的政府应该将某一个人的利益抛掷后面,那样只会带来国家的不稳定。”在接受BBC访问的时候,阿披实表示。

    他也承认,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曾经实行的一系列惠民经济政策确实有好的一面,但是拥护其政策并不代表必须拥护他本人,只有彻底清除他信的“毒害”,泰国才能真正得到发展。

    “如果要彻底将他信的影响和他信的毒害清除掉,就应该选择民主党,这样我们才能向全国和全世界宣布,泰国已经准备好在捍卫民主的前提下向前迈进,泰国从来都不属于某一个人和某一种颜色,泰国应该属于每一个泰国人民。” 阿披实说道。显然,他深知他信对自己有多大的威胁力。

    “在泰国,民众对政界两个不同阵营的看法泾渭分明。亲红民众认为阿披实政府光说不练,没能为民众生活带来实质性的改善。支持阿披实的民众认为他清正、得体、有原则。”在泰国生活多年的华侨王女士表示。

    “阿披实失利并非因为他表现得有多么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宋清润分析道,“事实上,阿披实也提出了如提高最低工资等惠民政策,只是为泰党的承诺更加吸引人。”

    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阿披实政府还出台了向下层民众发红包的计划。阿披实称,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波及下,有必要在泰国推出覆盖面广泛的经济刺激计划。然而,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些优惠下层民众的措施显然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中产不敌下层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次大选与其说是他信势力和阿披实势力之间的对决,不如说是“他信的农村”和“中产阶级的城市”之间的冲突,是传统权力精英和他信民粹主义路线之争。

    不可否认,阿披实本人有着难以抗拒的个人魅力。他长相英俊,还擅长演讲,英文流利,还热爱体育,尤其喜欢足球,深受泰国中产阶级欢迎。

    自1992年步入政界起,阿披实的政坛之路一直颇为顺利,实现成为泰国下议院民主党议员,此后又担任民主党发言人、政府发言人、总理府政治事务副秘书长、上议院教育委员会主席、总理府部长等职。2005年,阿披实成为民主党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2008年,44岁的阿披实在国会下议院总理选举特别会议上以235票获得多数议员支持,当选泰国第27位总理,又成为泰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可以说,阿披实本人就是精英阶层的最好代言人。

    然而,在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系国际关系与安全研究院院长提蒂南博士看来,阿披实“表面上具备良好的条件,但一直无法和草根阶层建立关系”。前总理沙马形容阿披实系“不成熟的芒果”。

    另一名政治学者巴克尔说,他信下乡访问时会营造“某种政治戏剧”,会以农民的语言同他们谈话,倾听他们面对的生活难题。“很难想象阿披实进行那种表演和取得效果。他的性格比较冷淡,他信比较热情开放。当然,阿披实可以做出改变,权力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巴克尔说。

    自当选总理开始,围绕在阿披实身边的政治冲突就从未停止过。一方面,支持他信的红衫军不时涌入曼谷街头,质疑这位总理的身份;另一方面,支持民主党的黄衫军对他在泰柬问题上的表现,也表示不满。

    “中产阶级对阿披实两年多来的执政能力也不甚满意。”在泰国教书的教师陈兵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是相较之下,阿披实仍是代表他们治理国家的最佳人选。”

    与此同时,广大中下层民众则认为阿披实“只会说不会做”,他能当上总理是军方和贵族势力背后操纵的结果,是少数人凌驾于多数人之上的表现。

    对此,英国杂志《经济学人》分析,“对于很多下层人来说,他们只是想对阿披实—这样一位天赐的精英代表,发泄更强烈的愤怒罢了,阿披实或许会反对这样的形容,但对于农村和工人阶级选民的意愿,他的阶级确实没表现出同情和兴趣”。

    “我们是光鲜的人。我们知道你们所想的。”Phatra证券的经济学家苏帕伍(Supavud)认为,这就是泰国中产阶级的态度,因此他们和下层,还有支持他信的红衫军,一直都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与矛盾。

    作为中产阶级的理想主义代表,阿披实本人,对于泰国政坛,也是充满着诸多的矛盾与挣扎。

    “自诩为‘理想主义者’的阿披实从内心深处并不赞同军方2006年以来的干政做法。为此,他在公开场合一直试图与军人‘划清界限’,对外界质疑其上台‘得到军人背书’的说法坚决予以否认。但出于打击他信、争取上台执政的党派利益考虑,他又不得不对军方的诸多做法采取默认态度,虽多次对军方表达‘温和的不满’,却从未直言批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张学刚分析道。

    民众需要“改变”

    至于英拉,尽管选举前40多天才正式露面参选总理,政治经验几乎没有,其个人魅力也与阿披实相距甚远,但对于泰国民众来说,他们此刻也许更加需要这位让人眼前一亮的政坛新人。

    竞选活动中,无论是阿披实的民主党,还是英拉的为泰党,都打出了国家需要和解的口号。不同的是,阿披实所在的民主党不断强调—投票给英拉就是投票给他信,也就意味着“赦免这个贪污犯”和让他重回泰国政坛。

    英拉对民主党的诸多攻击避而不谈甚至不予回应,转而强调全国和解,并强力推销为泰党描绘的泰国2020年的美好图景。这一选举策略使得厌倦了当前争斗的广大民众不知不觉地跟着英拉向前看,而阿披实则持续攻击红衫军和他信的劣迹,明确呼吁民众必须要在“要不要他信”这个问题上表决。

    结果“放眼未来”的英拉势头越来越猛,“抓住过去不放”的阿披实则慢慢在民调中落后。到了最后,英拉是否他信的替身这个问题逐渐淡化,英拉的团队协作形象则趋于明显,并明显得到了多数民众的信赖。

    “40多天时间,英拉便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商人,摇身一变成为泰国的首位女总理,且一旦正式上任,她将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女总理。她成功的背后,折射的是幕后人物他信的视野和远见,以及出色的组织和执行能力,从更高的层面来说,则是他信式的民粹主义政策是广大民众所乐见的‘蜜糖’,而不是城市中产阶级所认为的‘砒霜’。”在泰国教书的教师陈兵认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阿披实 他信 泰国 的报道

  • ·泰国大选 他信小妹挑战阿披实(2011-05-19)
  • ·“他妹”胜选 他信“归来”(2011-07-07)
  • ·阿披实落败:尴尬的泰国中产(2011-07-07)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审判台上的“他信王国”(2010-03-04)
  • ·泰国前总理他信:何处是我家(2010-03-24)
  • ·“红衫军”发威 他信也“受伤”(2010-05-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