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认识产业转型升级

    专题文章 > | Time Weekly - 2011-05-23 15:55:25
  • 金碚: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如何认识当前中国产业转型的升级问题,这个问题也是目前中央在制定了“十二五”规划的纲要之后,各个行业都在制定专项规划,这些规划体现了中国怎么样贯彻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来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

    首先,中国目前所处于的转型升级阶段,我们要从一个更加宽广的视野来看待这个问题。这个转型升级绝不仅仅是这5年、10年所面临到的问题,实际上是中国的工业化走到今天,往哪儿走这么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要来探讨一下,刚刚丁教授讲我们要找一个中国模式也好,我更倾向于讲中国发展的道路,与模式伊丝妲体相近。中国走到现在,我们的工业化走到现在,下一步往哪儿走,而不仅仅是说这两年我们的产业不行了,我们要搞一些新的产业,不仅仅是这个问题,它的问题比这个要更加地深刻。它的会涉及到中国的长远发展道路、制度的变革和产生的各种各样矛盾。我们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可是我们的矛盾也在聚集。可以说现在这个时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成就最大的,矛盾的积累也非常大。而且社会心理的变化也是处于一个转变之间,不仅经济在转变,结构在转变,社会心理也在发生巨大的转变。

    特别是现在中华文明走到今天,目前它和西方文明的关系也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到底西方文明和中华文明走到现在,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看一个数,中国的GDP占世界GDP的比重,公园元年的时候中国占到全世界的26%,到了1820年的时候,曾经占到世界的32.9%。这是英国经济学家麦迪森做的一个长期对世界发展的研究所提供的数据,从19世纪中期一直到20世纪中华文明处于一个衰落的过程,一直到1949年我们的GDP只占到世界的4%左右。到了1952年,我们建国的时候,占5.2%。到了1978,有的人说5%,有的人说4.9%。中国曾经从历史上占到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或左右的份额一直下降到只占世界的二十分之一,衰败到这个程度。

    从1978年我们开始改革开放,我们中国进入了一个加速工业化的过程,加速工业化以后一直到现在,这个数据是国家统计局提供的,用汇率来计算,到了2010年是9.5%。如果按照麦迪森教授的说法,2003年他认为中国占世界GDP已经占到15.1%,不是用汇率计算,而是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前段时间IMF有一个说法,说2016年中国GDP要超过美国,这也不是空穴来风,他也是用购买力评价来计算。按照10年以前的计算,认为2015年中国GDP要占到世界的19%左右,而那时候美国是在18%左右。IMF最近算的跟这个数据差不多,IMF算的是2016年中国GDP总量超过美国。可是请大家注意,这个GDP总量不是用汇率计算的。

    这是一个大的背景,我们为什么说要转型?如果是按照购买力评价来计算的话,中国现在的GDP已经非常接近美国。但是我们中国政府官方说用购买力评价来算不准确。确实也不准确,但是汇率的算法恐怕也不准确。我们现在首先就要做的一个问题,而且做得很不够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得算一算中国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水平。第二个更难算的是我们的结构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构,我们现在的结构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工业份额像国际统计局用现价计算的那样已经达到40%多,我们的服务业43%,第二产业最高,是不是这样?其实是不是一个没有完全精确的结论的过程。

    这使得我们在研究产业结构的时候就很困难,这个结构用什么数字来算它。我们都是用价格来算,那个价格真的反映现实吗?我们也做过一个计算,我们不用这个价格,我们也用购买力评价来算,世界银行也有购买力评价,用购买力评价来算,算到最后,中国所处的结构和现在的结构差别很大。讲结构也好、讲规模也好,都有一个算的单位,现在可以这么说,没有很好的单位,这使得我们的研究很大程度上是懵懵懂懂的,这个结构是什么样,谁也说不太明白。

    我们就看到在结构问题上,很多和我们常识相悖的现象。有一个现象说中国的钢铁过剩了,不仅说现在钢铁过剩,说在中国只有2亿吨的时候就说过剩了。后来变成3亿吨,还说过剩了。后来说4亿吨、5亿吨,现在6亿吨了,再往下多少吨,国家都不敢说了,专项规划的时候数字都没法写了,7亿吨吗?在我看来肯定过多了。统计的时候恐怕过多了,然而现实是不是过多不好说。我们现在唯一有一个办法,和劳动力不一样,劳动力结构比较容易一点,算人头,工业品用产品来算,第一是算不清楚,第二我们的经济学理论上没有办法构建一个比例,说这个比例就是科学的,就是合理的。说第一产业多少、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多少是合理的,没有一个经济学理论能够严格地、精确地来说明白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研究产业的升级、转换,特别是涉及到结构问题了以后,这些问题异常地复杂。现实过程中间和统计局提供的数字,和学者们通过数字来反映的情况差别非常大。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来干第一个问题,就是科学地认识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中国目前到底处于什么阶段,这是统计局的数据,39万多亿的人民币GDP,人均GDP已经达到差不多4000美元左右,说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了,这是我们的算法。这个数字如果用购买力评价的计算的话,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我们按照总量来说,以及全国的人均数来说,中国都可以说达到了一个工业化的中期,中等收入国家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这是以现行价格来计算的比例,第二产业占到了46.8%,第三产业占到了43%,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说中国第三产业不够,第二产业太大。如果这个数字我们把它换成劳动力,第一产业仍然占很大比重,绝对不是10%,工业的比重可能没那么大。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来计算,我们算过中国的工业大概还不到40%,第三产业已经接近60%。用这个数字来看,中国进入工业化中期是没有问题的,所有人都同意。

    进入工业化中企以后,我们再看工业内部的结构。中国内部的工业结构,可以看到重工业的比重占60%以上,到70%。如果按照制造业算的话,重工业要占到78.94%,轻工业只有21%。就是说,现在我们的制造业结构是高度地向重工业倾斜的,这是按照产值算。

    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可以判断说中国进入工业化中期,国民经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但是各地的差别非常大,广东可能说已经进入了工业化的中期或者中后期,也许可以这么判断,但是中西部很多地区他们还处于工业化的初期。可以想像,你让他们说不发展工业、不发展重工业、不发展煤炭、钢铁,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发展。我们看中西部制定“十二五”规划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发挥资源优势,有煤的挖煤,中国现在增长最快的是内蒙古,内蒙古最厉害,那是因为发现了大量的煤矿、铁矿。你问四川怎么发展,再问再落后的贵州怎么发展,湖南怎么发展,都告诉你一要发挥比较优势资源,二是劳动力。

    中国发展到现在,有2个内容都存在,第一是它还要继续追赶发达工业国,继续完成工业化不可逾越的阶段,这样一个历史过程还没有结束,从我们资源的角度来讲也没有结束。但是用越来越具有必须走向更加依赖自主创新的道路这样一个表现,前面2位学者讲的都是这个意思,中国必须要自主创新,必须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必须要向现代服务业逐渐转移,这个内容也存在。但是,前一个内容仍然存在,这个阶段还没有度过。

    再看第二个转型的背景,如何认识中国的资源环境问题。我们现在要实现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除了我们进入了工业化中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们的资源环境压力越来越大。它必须要向着更加节约和更有效率地利用资源,特别是利用化石能源,更重视环境价值和更快地提高环境保护标准的方向转型。我们过去那种血拼式的工业化道路,我们从一个中华文明的大国落到了如此低下的程度,世界份额只有5%左右,我们人口却占到世界22%左右,这是不能容忍的,所以要加速工业化。然而加速工业化的过程中间确实遇到了资源环境问题。30多年来,尽管我们现在批评工业发展过程中间消耗了大量的资源,也破坏了环境,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30多年来的成就。

    这是2001年到2010年单位GDP的能耗,是在持续下降,特别是2005年、2006年以来,下降幅度非常大。英国麦迪森教授算的数据是不仅现在下降很多,他只算到2003年,他认为1978年到2003年中国资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也是非常快的。由于我们是用现行的价格来算的GDP,然后再折合成美元,用现行的汇率来算,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来算,按照英国麦迪森教授的算法,他说2003年以前中国对于资源的利用效率已经超过美国,1000美元的GDP,按照汇率算法中国要用到0.63吨的资源,美国是0.19吨,我们和美国要差3倍。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来算,中国在那个时候是0.17吨,美国是0.19吨。原因在于分母GDP用什么来算。甭管怎么样,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很大,属于再这样耗费资源和能源,再走西方的工业化道路,问题将会越来越突出。

    面对这些问题,中国的转型升级也处于一个困难的抉择关头,我们仍然处于化石能源时代的巅峰时期。什么意思?世界的工业化,西方走向近代和现代文明,19世纪以前,中国比西方国家要发达,19世纪以后特别是20世纪以后中国在衰落,西方国家大大地进步。西方国家为什么进步?工业化。工业化最根本的动力是什么?最早是木头,然后是煤炭,再往下是煤炭和石油,煤炭和石油都是化石能源,化石能源是推动全世界工业化最重要的能源的动力。这个时代过了没有?这个时代没有过,但是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资源的破坏、环境的破坏越来越严重。这个问题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就有人提出。确保化石能源的安全供应、节能和化石能源的清洁化,这是现阶段我们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

    为什么这个时代没有过?中国能源消耗的总比例,煤炭占70%,油占到将近18%,天然气3.9%,清洁能源只有7.8%。不仅中国如此,我们看一看美国,美国用的能源最多的也是煤,第二是天然气,第三是石油,第四是核能(核电),核电是非化石能源,可是美国这个国家它的经济成长到现在为止主要还是靠化石能源,因此我说化石能源的时代没有过。但是化石能源时代的矛盾和问题已经越来越尖锐,压力越来越大,这是我们要转型的一个重大背景。

    我们可以看到,因为化石能源这个时代没有过,它的矛盾又突出起来,所以我们现在要转变能源的路线。它不仅需要有新技术的突破,而且必须付出很大的成本和相当长的精力时间。我一开始就讲,不要小看我们现在所讲的转型升级的重要性、艰难性,它是非常艰难的。

    在这个过程中间,政府应该扶持和发展新能源,鼓励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政策,要平衡。一方面要鼓励新能源,另外一方面要让化石能源清洁和高效利用,这2个东西要平衡到政策上,不要偏颇,不要过多地力量发展新能源,对化石能源的清洁和高效利用反而没有很大的注意。而且这个过程中间选择权更多地交给市场,不要过多地扭转市场的信号,要看到这个转化过程的重要性。

    举一个例子,上次到比亚迪参观,这个企业非常好,它在新能源创新方面有很大的贡献。可是到企业去看以后,可以看到能源路线转化有多大成本,它生产一辆普通的轿车的成本出厂价大概10万人民币左右,烧油的SUV成本10到15万元。转换成双动力汽车,也是一样的档次,用于城市出租车,据说深圳已经有这种出租车。那样一辆车的出厂价怎么卖?他告诉我这辆车中央政府补贴6万,地方政府再补贴6万,然后卖给了用户18万,也就是说那辆双动力车出厂价的成本是30万,而一辆烧油的车是10万。中间这个钱干什么?就是用于能源转换。这个转换付出巨大的代价和成本,纳税人要付出12万,然后客户还要付钱,大家来花这个成本,而这个转换过程还仅仅走到一半,一半烧油、一半烧电。其实那个电后面还是一个煤,煤发了电,电只是在使用的过程中间清洁化了。

    我们就可以看到,转换能源的技术路线是很艰难的,不仅要有技术的创新,而且要准备付出成本和代价。制定规划的时候,我反复跟有关部门说,经济转换也得算帐,搞清洁能源转换也得算帐,你不能不算帐,搞得现在新能源又好象是很红火,一窝蜂上,一会儿又说  投资过渡,产能过剩,因为新能源的核心技术还没有成熟,成本还很高,可是这条路我们又必须要走,中国面临这么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我们很艰难。

    所以我们说我们现在要建立一个现代工业经济体系,它是一个艰难变革的过程。怎么艰难?第一,我们要实施资源战略的重大挑战。前面讲过,西方工业文明、西方工业化之在19世纪中期以来超过中国,就是因为它走了工业化。工业化是要大量消耗资源的,同时还要开拓市场。中国现在遇到了巨大的资源约束,所以中国必须在资源战略上有重大挑战。第一个是能源战略,我们到底怎么样做,靠拉闸限电就能解决问题吗?

    第二个资源是土地。中国30年改革开放不仅利用了廉价的劳动力,很大程度上非常廉价地使用了土地。我们的所谓招商引资主要靠土地,劳动力当然也很重要。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什么这么快,从一个基础设施严重落后的国家,20、30年之内转眼之间就成为一个基础设施很多方面连发达国家也感到羡慕的状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投入的廉价的土地,修铁路、修机场,大量地使用土地。企业也一样,为了招商引资,也是大量的便宜土地。土地资源再这样用下去行吗?老百姓能不能有田?可以算一算,10年以来老百姓家庭财产的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土地,10年之前中国居民的家庭财产构成基本上就是一点存折,家用电器都算家庭财富,现在毫无疑问一般老百姓最重要的家庭采访就是住房。我粗略算了一下,老百姓住房大概价值80万亿以上,远远超过国有企业的价值。它的背后是什么?背后就是土地。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推进的过程中间土地也起了重大的作用。北京为什么解决了国有企业改革?北京叫“退二进三”,把二环以内的国有土地卖掉,价格很高,然后到搬到三环以外。老工业基地沈阳是“东搬西迁”,逻辑是一样,把土地增值的部分用来抵补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成本。这是我们30年来对资源的使用方式所取得的成就,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也积累了大量的矛盾,因此资源利用要作重大调整。

    第三是海洋资源。中国是一个大国,可是称不上海洋大国,日本是小国,可是日本称自己为海洋大国。海洋里面有巨大的资源,海洋资源怎么样才能够开发利用,必须要有强大的工业,没有强大的工业,就没有海洋资源的利用。我们说中国的工业化仍然是中期,我要走到中后期我其实持有保留意见。如果到了工业化后期,沙漠可以用,海洋也可以用,我们有这个能力吗?没有这个能力,很多皇帝只要有强大的工业就可以变成有用的地。如果我们有强大的工业,我们的海洋资源非常地丰富。大家可以想一想中国现在处于什么发展阶段,我认为说中国是工业化中期已经很不错了,远远没有到中后期,不要像外国人那样夸大中国的实力。

    最后一个问题,在现代工业体系的转变过程中间要形成更加合理的三次产业结构和实现三次产业之间的有效互动。三次产业的转换我认为它也是一个艰难的国家,很难一蹴而就。第三产业里面,有2个部分,第三产业里面的很大一部分劳动生产率是低于工业的,第三产业中间有一部分行业产间可能是劳动生产率是高于工业的。整个国家的劳动生产率要达到相当的水平之后,你再大规模地发展第三产业,才可能保证你总体的劳动生产率不下降,或者有提高。我们不要想像说,理论上说我只要发展第三产业,劳动生产率就会高,刚才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教授已经讲了,很多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很难提高,当然有一部分发达的产业比如金融劳动生产率从统计上来说很高,软件也很厉害,软件说是第三产业,可是结构的问题首先是价格,价格高了就高,价格低了就低,不好算。第一,一、二、三次产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合理比重,第二第三产业什么时候才成为中国不仅份额也大、而且劳动生产率也高的部门,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要想像搞第三产业大家都要当金融家,没那么好算。

    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制定规划的时候也讨论到它和传统产业怎么划分,边界不清楚。为什么边界不清楚?就是刚才讲的道理,中国工业化走到现在2个任务同时并存,第一个任务是我们继续要追赶发达国家,发达国家所拥有的对他们来讲已经是传统产业,可能对中国来讲还是新兴产业。比如说机械设备,比如说造飞机,美国造飞机当然是传统产业,美国三四十年前造飞机的水平我们中国现在都达不到,对它来讲是传统产业,对于我们来讲就是新兴产业。发展这些产业算不算我们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中国来说肯定算。我们有追赶发达国家的产业任务,同时中国经济规模已经这么大,而且我们的技术和国外的发达产业技术差距越来越缩小,过去我们可以主要依靠模仿西方的技术来实现我们的产业升级,现在这个模仿越来越难,越来越走到要自主创新,是因为你不自主创新,那个技术人家也不给你。美国三、四十年前的飞机制造技术到现在仍然认为不能对中国开放,我们必须要自主创新。

    另外新兴产业里还有一类,确确实实我们这个产业也走到了世界这个产业的最前端,和发达国家快接近于同样的水平。这时候这种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前面一类有很大的不同,前面一类我们的方向是明确的,只要创新将来一定有前途,是因为发达国家已经做出来了,发达国家搞大飞机,中国搞大飞机的路不会错。第二类的新兴产业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也是新的,这部分的产业有一个最重大的问题,它的特点是前途是不确定的,因为还没有把它当过主导产业。新兴产业就是说刚刚出现,战略性就是说将来它有可能成为主导产业。现在这个新兴产业在将来是不是真的会成为主导产业?是不确定的。比如说汽车,汽车将来究竟什么车占主导,是电车还是混合动力车,还是氢能源车,都不太确定。这些产业需要中国站在和发达国家差不多接近的技术水平上,这个东西也更加地艰难。

    我们讲了很多实现产业转型,问题是怎么实现转型?刚才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教授也讲到这个问题,是靠市场,还是主要靠政府?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必须要找到一条怎么样能够通过技术的创新,使科学发明成为大众产品,工业化的逻辑就是让科学的发明成为大众产品,要把科学产品作为大众产品这里面有2个最基本要素,第一个要素是技术上的创新性、先进性,第二个要素是它便宜,价廉物美。

    我们中国转型的含义在什么地方?中国过去的企业竞争或者产业竞争里主要利用了我们廉价的资源,劳动力、土地、能源、原材料资源获得了我的价廉物美竞争优势,走到现在我们再用廉价的劳动力、廉价的土地、廉价的资源已经不行了,我们要技术创新。可是技术创新仍然要解决价廉物美的东西,仍然是老百姓买得起的东西,无论是汽车还是电脑还是什么先进的东西,要让它成为战略性产业,它一定是老百姓买得起,老百姓买得起的东西一定是价廉物美。

    怎么样实现这样的一个目的?要实行机制的转变。什么样的机制才可以实现战略转型的成效,而体制、制度决定了机制。目前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就是体制、机制的改革遇到了重大的转型,我们有一个概念说产业要转型升级,我们的体制、机制也要转型升级,如果体制、机制不转型升级,产业的转型升级也很跟艰难,而且成本也很大。中国怎么样实现体制、机制的转型,有2个根本的问题,第一个是目标。为什么30年的改革开放成功?是因为我们拟定了一个目标,我们知道这个目标怎么样,政府作用应该减少,市场应该发挥作用,政府应该简政放权,这个目标也比较清晰。现在是有点不清晰,将来的目标  是什么?将来的产业体制、机制怎么样?政府审批起什么作用?政府是简政放权还是进一步扩大权力?国有企业是进一步战略更多的领域,还是国有企业要适当退出?现在改革目标有点不清晰。

    第二个是改革的动力,现在改革的动力不足。为什么要改?我日子很好过了,为什么要改?过去为什么要改?是因为穷,没饭吃,不改不行。现在为什么要改?政府知道简政放权,结果就是把管工业的部门全撤销了,现在政府就想我寸土不退,我哪个权力不放。当前如何实现转型升级是中国遇到的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也是30年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不要仅仅把转型升级看成一个仅仅是技术性的变化,它的基础是非常深刻的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行政改革的等等一系列问题。

    我就讲到这里,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认识产业转型升级 的报道

  • ·如何认识产业转型升级(2011-05-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